墓离是一点都不紧张,有本事你就把证据拿来,直接把我墓离带进警局。要么,你就给我闭上嘴巴,我来赏月跟你有几毛钱关系,你凭什么管?你又不是太平洋的警察,管的宽!

    看见周金涛不好的脸色,墓离心底别说多痛快了,之前这周金涛是周总督察的时候了没少为难他手的人。如今有了自家宝贝儿之后,这人是要找到一点证据都是很困难的事情。

    所以啊!他不得不感叹,家有儿子万事足啊!

    看着两人的脸色,那可是十分的解气啊!一边接受着笔录的查尔斯看着墓离也是微微一笑,不知道有什么特别的寒意。而又有两个看起来不错的警官走到周金涛身边小声说着什么。

    周金涛的脸色顿时就不好看了,墓离不用想也知道,肯定是去找证据。然后一点都没有找到罢了,不过这周金涛想要找到证据,那可真是在做梦!当儿子那爆破系统是做着好玩的?还说过家家的?

    真是搞笑!

    这样严肃的表情顿时让墓离心情不错,而查尔斯做完笔录之后就冷声道:“墓老大可真是好计谋啊!没有想到跟恐怖分子都还牵连上关系了,这一招可是恐怖分子常用的,没想到墓老大也会,不知道还有多少惊喜给我们?”

    查尔斯的脸色有些凝重,难道墓离其实是恐怖分子里面的人?

    要是真是这样的话,那可就真有些不妙了。之前那排名一二的杀手是他家的妹妹,就已经让他很是惊讶了,要真是如自己所想,墓离是恐怖组织的……那……一切可就真是脱离了轨道了。

    “恐怖分子?莫不是查尔斯你这老大当得太挫?怎么就不知道这最新的爆破系统早就已经在黑市流通了?难道你不知道?呵呵,那消息可真是够不流通的。不知道你手的人都是在做什么了?”墓离笑着。

    看来这查尔斯还不知道温暖和恐怖组织的关系,那肯定也不知道自己儿子是个强大的人物了,那也是个极好的消息。免得这家伙出手对付自家儿子,那可就不好了,再怎么强大,也还是个孩子而已。

    至少体力方面是斗不过查尔斯的。而且他还有变/态的嗜好。

    “是吗?那看来墓老大的消息来源挺广的啊!不过,你这次赢了不代表你就能走到最后,咱们有得是时间。”查尔斯冷笑着,自己的消息不够灵通?哼!是你的消息来源不正当吧!

    “既然两位这么有兴致,那么就继续赏月吧,我们走。”说着就带着自己的一大帮人离开了码头,墓离冷冷一笑,看着周金涛僵直的背影,又看了看对面的查尔斯就笑着道:

    “我说周警官。这么大一个黑帮分子在这里你不抓,你就这么无功而返啊?还是说念在人家的身份还有一层是告密者,所以你就不抓了?这样可不好啊!”墓离笑着道。

    周金涛转过身子看着墓离道:“墓老大,夜路走多了总会遇见鬼的,我就不信,你没有落的那一天。你的幸运总有一天是要用完的,别一天就只会耍嘴皮子。”

    “我可是好公民,你一天守着我干嘛?我可是依法纳税了。你这人还真是奇怪,这么个黑帮你不抓。老是要针对我。”墓离笑着道,他可真的算的是好公民,每年都依法纳税,从来都没有拒绝过。

    墓离回到别墅的时候,别墅内静悄悄的,什么声音都没有。他有种不好的预感。林清好和林陌桀每次都会开着灯,等他回来。这次是怎么了?而且,这几天是特殊时期,别墅内的灯都没有关过。

    现在这是怎么回事?

    “慕少爷,看来是出事儿了。”十八从暗处钻出来。对着墓离道。破碎的玻璃,和漆黑的别墅,一切都在暗示着不寻常。

    墓离直接冲上楼,一脚踹开了林清好的房间,没人。踹开林陌桀的房间,也没人,踹开林陌桀的书房还是没人。将一个一个房间都踹开之后,都是空无一人,他总算是知道为什么了!

    靠!

    这查尔斯竟然玩调虎离山。

    “十八,十二,马上通知手的人去准备。各个击破,一只蚊子都不能让它出a市的天!”

    “是!”

    “砰!”墓离一拳头砸在墙壁上,瞬间出现一个手印。他闭了闭眼,有丝隐忍。随即睁开眼,犹如地狱般的杀气迸发出来!

    查尔斯!

    真是好计谋啊!

    天,渐渐地变色了。林清好醒来之后看着陌生的景色有些微楞,这是哪里?站起身子打开窗户,海?怎么会在船上?这里是哪里?她记得,墓离说要去处理事情,然后……然后疼痛突然袭击而来,她就晕倒了。

    再然后了?

    就是醒来了。这里是哪里?

    脑子里就像是短片了一样,很多事情都链接不起来。

    外面是海,可这房间却很是奢华,“海豚?”林清好有些惊讶,这里到底是哪里,太平洋?还是a市的岛屿?

    忍住心底地惊讶,她**着脚走出了房门。这是在二楼?也对,轮船都是有几楼的,只是身体怎么会这么虚弱?她靠着栏杆慢慢走了去,腿软的不行,似乎力气都被抽走了。

    林清好不知道这艘船到底是有多大,她走了好久,都没有看见一个人影。转了一个又一个弯之后,林清好都快迷路了。本就虚弱,加上没吃东西,脑袋都还是昏昏沉沉的,有些搞不清楚现状。

    海风呼啸地吹着,难道这是一艘无人船?

    林清好仔细地观察了一会儿,四周都是海,这船一眼看去,也是极其庞大的。而且她敏锐的感觉到了,有红外线在扫射着,那就是说也有人在监视这里?摄像头林清好是不陌生的,针孔的她也见温暖和夏衣给看过。

    而且船的最顶端有一个发射装置,一闪一闪地红光,给人很危险的错觉。在扫视着周围的海域和船,林清好一点都不怀疑,若是有人不分青红地冲上去,肯定是死无葬身之地。

    海风很舒服,不像在海岛边时有种淡淡的腥味。只是,这么安逸的场景,给了她一种暴风雨之前的宁静,让她很不安。

    她怎么会在这里?

    不用多想,应该是被人掳走了,而这个人不可能是墓离,也不会是温暖他们的恶作剧。恨自己,恨墓离的是谁?李嘉怡?查尔斯?又或者说,这对恶毒的母子都参与了!

    a市的天气已经微微转凉,这里的温度却很高,似乎要高上十度不止。那也就充分地说明了这决定不是a市周围的岛屿。

    观察了之后,林清好就在船板上坐了来。她实在是太累了,身体也虚弱的厉害,到处都是摄像头,说不定谁在监视着她。她一定要镇定,到底是谁将自己带到这儿来的?

    只要一天,一天j就回来了,她就可以知道她的身体状况了。

    从医院出来之后,她就觉得很不对劲儿,自己的身体自己怎么可能不清楚?这么多年根本就没有食物相冲过,偏偏这次就给冲了?林清好的脸色很苍白,就像是好久都没有见过太阳一样。

    “唔,好痛。”林清好摸了摸额头,怎么感觉有伤来着?她的身体怎么会坏成这样?就像是枯败的花朵一样,到底是谁把她带到这里来了?空无一人的船,到底是怎么回事?

    林清好卷缩着身子,一阵疼痛突然袭击而来,她紧紧地咬住唇瓣。不是说没问题了吗?不是说食物相冲吗?这一阵一阵的疼痛是怎么回事?林清好强忍着不肯叫出声音来。

    说不定那个抓她来的人就在暗处看着,她一定要保持警惕,一定要!

    林清好无力地软瘫在地上,痛得大汉淋漓,刚才似乎听到了什么声音。头顶一处阴影,将阳光挡住,林清好抬起头,咬着牙看着一身白色的查尔斯,显得那么的英俊潇洒,果然是他!

    衣冠禽/兽!

    若是林清好还有力气的话,她一定会揍死这个人,可此时她半分力气都没有,唯能靠着船板才能勉强抬起头。

    “查尔斯先生,你把我带到哪儿了?”林清好向来都有自知之明,这个时候的她根本就不可能跟查尔斯逞口舌之快,说不定还会死得更快。新帐旧账一起算的话,所以,她不逞强,只是在询问一个问题。

    她就猜到肯定是查尔斯或者李嘉怡,结果真是!之前墓离说要去码头的时候,她就觉得怪异,看来是这人一手策划好的。声东击西,让墓离溃不成军,只是在这个变/态的人面前,她可不想认输。

    就算没有半分力气,也是一样。不逞强不代表要认输,林清好依旧带着淡淡的微笑看着查尔斯,苍白的脸上这样一抹笑容,显得很是动人,可惜,查尔斯偏偏是不动欣赏的人。

    “林小姐,我们又见面了。”查尔斯温柔浅笑着,灰绿色的瞳孔带着几分宠溺,却看得林清好头皮一阵发麻。在眼光的查尔斯显得那么耀眼,又是一身白色,就像是从天而降的白马王子一样。

    可惜,若不是林清好早先就知道了这个人的本质,说不定还会被迷惑。

    她不想认输,可现在她没有半分力气,就像是砧板上的鱼一样,只能是任人宰割,可她有种感觉,查尔斯应该不会那么容易让她死!(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