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想在查尔斯面前有半点脆弱,更不想让自己成为墓离的弱点,可目前的她似乎什么都做不到,从气势上她就已经输了半截,一个坐着一个站着。可她有什么办法?这一切都是她没有预料到的。

    查尔斯,查尔斯,这个人是要用自己威胁墓离做什么?

    妥协吗?

    还是……

    让墓离顺从他,成为他的人?

    不!

    她不会同意的!

    “林小姐,你的毅力不错,我以为你明天才会醒来。”

    这话什么意思?是说自己提前醒了,打断了他的计划吗?

    “那还真是不好意思,查尔斯先生。不知道你带我来的这里是哪里,有什么目的?我想你应该不是请我来欣赏风景的吧?这四面环海,你想用我威胁谁?”他的目标肯定是阿离,她已经猜到了。

    那是绝对的事情,毕竟这个男人对阿离……有那么几分心思。

    等等……自己已经被抓来了,那林宝贝了?

    林清好的眼神突然变得惊恐,挣扎着身子站了起来。抓住查尔斯的衣袖就摇晃着怒喊道:“我儿子了?你把他弄哪儿去了?你个混蛋!”说着就准备一巴掌朝着查尔斯打去,却无奈没了力气,又一次摔倒在地。

    看着林清好疯狂的样子,查尔斯嘴角扬起一抹优雅的笑容,看得林清好直想将他的双眼给挖出来。看着林清好的神色变化,查尔斯莫名一笑,有些狠意道:“陌妃菀,你终究是落在了我的手中。”声音很小,可林清好依旧听到了陌妃菀三个字。

    为什么这个名字如此熟悉?

    为什么?

    似乎在哪里听到过?

    “查尔斯,你说话啊!你这个变/态。你把我儿子弄到那儿去了!”林清好很愤怒,身子无法控制一直颤抖着,这个人到底将林宝贝弄哪儿去了?可林清好此时连站起来的力气都没有了,根本就没办法对付查尔斯。

    看着林清好脸上的惊恐,查尔斯一笑:“清好,别担心。你的儿子暂时还不会有事的,你放心,不过请你记清楚,我说的是暂时。”

    暂时没事?

    林清好松了一口气,依旧瞪着查尔斯,一双清亮的眸子变得微红,在眼光有种入魔的错觉。林陌桀没事就好,没事就好,只是落入查尔斯手中……林清好看了查尔斯一眼。怎么办,要是儿子的能力恢复……

    等等,什么能力?

    林清好一直都是优雅的,对谁都是微笑的,可这次林清好撕破脸皮大吼还是给查尔斯惊讶了,笑着道:“清好,我一直以为你是优雅的,可没有想到。你也是有泼辣的一面啊!”刚才似乎准备动手打自己?

    呵呵。

    原来,你的弱点就是你的儿子啊!

    墓离。我看这次你拿什么跟我斗?你的儿子,你的女人可都是在我手中了!

    我倒是想要看看,你还有什么?

    林清好知道林陌桀没事之后,就松了一口气,想着事情却被查尔斯打断。就冷笑道:“查尔斯,你知道吗?其实你这个人真的很可怜。很可悲,就算你的身份很高贵,所有人都尊重你又怎么样?这些人不是尊敬你!而是害怕你,害怕你!你知道吗?这个世界,没有人会爱你的。包括你的主子,他只会觉得你的感情肮脏!”

    “啪!”

    “你给我闭嘴!陌妃菀你没资格说这些?”查尔斯的眼眸被气红,风度也不在,看着林清好的样子,很想吃了她的肉,喝了她的血。

    而林清好却在思考另外的事情,陌妃菀?到底是谁?

    林清好偏过脸,这一巴掌她一定会记住的!一定会,迟早要还回来,林清好垂头,没有在说话,查尔斯冷笑道:“林清好,不要以为我不会动你,就算我不了口,我手有的是人,惹毛了我,对你没好处的,所以,你还是乖乖的待着。”查尔斯的声音很温柔。

    只是那温柔的让人作呕,林清好没有抬头,她怕自己忍不住又想揍这个人。可是她也知道,要是她有什么动作,这个人肯定会毫不留情的毁掉自己,毁掉林陌桀,所以,她不敢轻举妄动。

    在别人的地盘去挑衅别人,是一件非常不明智的事情。刚才已经傻了一次,她不会再傻第二次,那些话她也只是随口就说了出来。可照目前看来,这查尔斯真的有主人?而且还是查尔斯爱慕的?

    现在这艘船就像是一个孤岛一样,将她困住了,她多想化身孤岛的鲸,漂洋过海去找她的阿离。可是童话毕竟是童话,都是骗人的,如今她还能有什么办法?查尔斯这分明就是画地为牢,将她死死地困住。

    若是身体没有出问题,一切都还能有得想,可如今她连走路都觉得虚弱,又怎么会有力气去想别的办法?这就算是她长了翅膀都不一定能出升天吧?再说了,貌似这么大的船只有他们两人?

    之前一路走来,她可是记得清清楚楚,一个人影都没有出现。

    那会饿死吧?

    想到和查尔斯两人单独相处,她浑身的细胞都开始停止运作。查尔斯本就对她的倔强中意,之前有阿离捣乱,还能收敛一些。如今没有了阿离,那自己岂不是任由他摆布了?

    林清好现在是不能阻止查尔斯会做的事情,因为她根本就无能为力。

    看着林清好沉默,查尔斯眼波一闪,最后蹲身子伸出手将林清好的脑袋抬起来,笑得诡异道:“林清好,我劝你脑子最好单纯一点,不要有什么阴谋诡计,凭着没有恢复记忆的你,是对付不了我的。还有,你记清楚一点,你的宝贝儿子还在我手里,要是一个不小心,送给了我手的人,你觉得还有命在吗?”

    “查尔斯,你卑鄙!”林清好不敢乱说话,怕惹怒了面前这个人,对付她根本就没有什么,可林陌桀在怎么厉害,也只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而已。想到外界传说的查尔斯,林清好的心沉入了谷底,这要是查尔斯对林宝贝做了什么事情,她一定会杀了他的!一定会!

    “卑鄙?这个词语形容的好!林清好别说我没有提醒你,你的一举一动可关系着你儿子的生死。”查尔斯蹲在林清好面前,林清好被迫与查尔斯对视,看着那双温柔宠溺的灰绿色眸子,林清好不知怎地,总觉得好恐怖。

    林陌桀还只是一个七岁大的孩子,他什么都做不到的,怎么办?林清好急得根热锅上的蚂蚁一样,额头的冷汗都冒了出来。

    感受着查尔斯的手在自己脸颊上面划着,林清好忍住心底的恶心感。强装着冷静看着查尔斯,查尔斯的眸色逐渐加深,林清好并不陌生这种神色,那分明就是有了欲/望的神色,她经常在墓离眼中看见。林清好的身体紧绷着,一动不动地任由查尔斯在她脸蛋上滑动。

    “啧啧啧啧……清好,你说你这皮肤还真是嫩啊!难怪墓离对你这么看重,这都跟婴儿的皮肤有得比了吧?清好,还记得我第一次跟你见面的场景吗?那个时候我就说了我要追求你,可你不同意,现在你后悔了吗?后悔当初没有跟了我?”

    查尔斯诡异的音色在林清好听来就是异常的恐怖,稳住自己身躯,林清好一字一句道:“查尔斯,我儿子在哪儿?”她直接忽视查尔斯的话,对于这种变/态的人,回答他的话就是一个错误的决定。虽然被查尔斯掐着巴很难受,但是林清好却依旧执拗。

    因为她明白,这还不足以让查尔斯生气。

    “你还真是学不乖啊?不回答我的问题吗?”查尔斯手微微一用力,林清好的巴顿时就红了起来。查尔斯柔柔一笑看着林清好,那灰绿色的瞳孔里的宠溺都没有消失过。

    看着林清好不肯服输的眼神,查尔斯冷笑道:“你猜他在哪儿?说不定已经在海里喂鲨鱼了,或者说正在跟某些人滚床单?你愿意接受哪个答案?清好,你也不用着急回答我,我只是想让你知道,你,墓离,你跟墓离的孩子,都逃不了我的手掌心的!”

    林清好平静地看着查尔斯,心底却翻起了波浪,这个人什么意思?原来他一直窥觊地都是自己一家人吗?而不是单纯地就只是她跟墓离?这个变/态!他到底是不是人?

    林清好知道自己已经是墓离的弱点了,林陌桀也是。可如今,她跟林陌桀都在查尔斯手中,墓离要怎么办?按照查尔斯之前的说法,林清好是不会有侥幸心理,查尔斯会安排自己跟林陌桀在一起的。

    思索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抬起脸蛋,缓缓道:“查尔斯,你别动我儿子,只要你不动我儿子,我什么事情都答应你!”她家宝贝儿那么聪明,只要给他时间就一定能逃脱的,如果自己一个人,可以换取他们父子活来,那她的死也就有用处了。

    查尔斯对她的目的本就不纯,而唯一的,只要她顺从了查尔斯。也就相当于背板了墓离,那她活着还有什么意思?就算所有人都原谅了她,她也会觉得自己活着就是个侮辱。(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