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的一生要经历很多事情,虽然她的人生已经走到了终点,可是她不后悔。不后悔遇见了墓离,不后悔跟他在一起的一切。

    如今,林清好已经没有更好的办法了,她只能拖着查尔斯,给林陌桀争取时间,让林陌桀能逃出去。

    林陌桀的消失,恐怖组织肯定会采取措施的,虽然不知道是为什么。但她就是知道,从之前苏越的出现,后来的温暖,夏衣,还有保护林陌桀的人,无一不在显示林陌桀对恐怖组织的重要性。

    自己就算是死,也要拉着这个恶心的人垫背!

    “清好,这可不像你啊!你的伶牙俐齿了?你不是喜欢拐着弯儿抹着角骂人的吗?现在来吧?我就站在这里让你骂。来吧,你越骂我的心情就越是好,你越是觉得哪个人对你重要,你越是担心,我就越是想要毁掉。清好,你告诉我,你还担心那小家伙吗?”查尔斯微微笑着,带着几分疯狂。

    林清好咬牙,这个疯子!

    查尔斯靠近林清好,唇都要触到林清好的唇了,可她却无处可逃,只好平静地看着查尔斯。刚才他不是说了越骂他越兴奋?那自己就一直平静如水吧,一定要给儿子争取时间,一定要!

    林清好继续沉默着,她不说话总行了吧?这样也不用担心自己会说错什么。

    “说起来,清好,你刚才说什么事情都愿意做?”查尔斯打量着林清好的身体,林清好穿着粉色的吊带连衣裙,在阳光显得十分粉嫩。而此时,查尔斯的手指在林清好的身体上不断地游走着。

    林清好努力将头顶的蓝天白云换成墓离的脸,才能忍住。可身体依旧是颤抖不止,心底有着恐惧。她一直以为,她这辈子是会是墓离的人。可现在才发现,很多事情她根本就做不到。

    她一直都觉得很多事情自己能解决,可如今,她却希望有人踩着五彩云来救她。林清好竭力忍住满腔的泪水,不让它从眼中滑落。阿离,阿离,她心底一直在叫着这个名字,给自己勇气,让自己能坚持去,换得林陌桀的一线生机。

    她的委屈查尔斯不会理会,她的害怕查尔斯也不会去看。

    看着林清好的样子,查尔斯很有快感,他们这种人。总是喜欢慢慢折磨人,而不是直接解决。他们很享受整人的这个过程,让人濒临崩溃的边缘,让人忍不住想要求死。

    没有人能救她,没有人能救得了她,她只能忍受着。会有人来救她,已经逐渐变成了奢望,她必须要一个人奋斗。一个人忍受查尔斯变/态的手段,必须忍受住。忍受查尔斯对她所做的一切事情。

    林清好闭着眼睛,不想去看自己如此懦弱的样子。可查尔斯偏偏掐住她的巴,逼迫她与其对视着,清亮的眸中有种刚硬,不肯认输,不愿意服输。林清好的目光太倔强。

    老实说,林清好现在的样子很符合他的胃口。而不是像陌妃菀一样,那么飘渺,而且他也不是陌妃菀的对手,可明明就是相似的脸庞。为何灵魂有这么大的差别?

    看着查尔斯逐渐朝着自己靠近,林清好的身子抑制不住的开始颤抖,查尔斯微微笑着:“清好,你这是在害怕吗?可你这眼神可是坚定的狠啊!你知道吗?其实最初我也只是想玩玩你而已,可没有想到你却拒绝了,这也才让我仔仔细细地观察了你,对你有了那么几分心思。可后来我却发现,你这性子跟墓离还真不是一点的像啊!”

    查尔斯一直笑着,唇角微微勾起,身子也贴到了林清好的身子上。他看得出来,林清好在伪装着平静,不由得讽刺一笑,伸出一只手指顺着将林清好的肩带滑,在她胸口处不断地开始徘徊。

    这是一种折磨,可在这场较量上,林清好似乎已经输了。

    “清好,这还只是开始,很多事情我们要慢慢来。你在颤抖什么?害怕我吗?不必,我会对你很温柔的。你可不要像那些女子一样柔弱,拿出你的勇气来,让我看看你跟别的女人的区别,让我更兴奋一些。毕竟,墓离的女人,总不会那么不经玩吧?”查尔斯的声音带着淡淡地讽刺,可林清好依旧是昂着头,没有半点反应。

    就算查尔斯的话语再龌龊,再肮脏,再挑衅,只要不听,什么都不算。

    看着林清好依旧不言不语,若不是身体还在微微颤抖,查尔斯丝毫不怀疑这是一个木头人,扬起唇角一笑之后,在林清好的锁骨上轻轻地落了一个吻,感觉到林清好的身子一紧绷,查尔斯笑着道:“虽然我不玩别人玩过的女人,可墓离是个例外,我倒是想要尝尝他上过的女人,是个什么滋味。加上对象又是清好你,那我就可以接受了。”

    林清好觉得锁骨那里已经从骨头都开始冷掉了,因为查尔斯的气息就像是阴冷的蛇一样。连血都是冷的,透过肌肤传到心底的时候,忍不住的一个寒颤,她丝毫不怀疑,自己的心脏会随时停止跳动。

    林清好已经尝到了铁锈的味道,那是她自己的血,娇嫩的唇瓣已经被咬破,一抹鲜红出现。她已经在极力的忍耐着,可查尔斯的动作越来越慢,故意折磨着她,恶心着她。

    她已经没有打算保住自己的清白了,因为这已经是个奢望了。她放弃了自己的身体,可这查尔斯就是不痛快地给她一道,而是在精神上开始折磨着她。林清好已经快要濒临崩溃的边缘了。若不是脑里闪动的人脑,她一定会崩溃的。

    查尔斯在逼着她去死,可又完全不给她机会死,不让她痛快地死。

    林清好现在什么都做不了,不止是身体没有一点力气,就连脑子也是混乱的。根本就清晰不起来,她在查尔斯的压迫,脑子已经开始出现了混乱,上次车祸她都没有感觉这么恐怖过。

    这完全是一种折磨,查尔斯的心够狠,他玩得欢乐,让林清好几乎崩溃。

    “查尔斯,你要上就上,是不是男人?罗里吧嗦的干什么?磨磨唧唧的是坚挺不起来吗?”林清好已经要崩溃了,也顾不得会不会惹怒查尔斯,横竖都是死,事已至此,根本就没有挽回的余地了。

    她是不会求这个人放过自己的,不会!

    已经逃不过,也没有人就得了自己,不过就是被强/暴而已,没有什么大不了的。对不起墓离,她以死谢罪!

    林清好知道墓离可能对这事没有多大的看重,可情况不能一概而论,她知道阿离是讨厌查尔斯的。可现在不一样,她知道墓离对她的感情,要是自己被查尔斯给侮辱了,他口头上肯定不会在意,可心底了?还会愿意碰自己吗?说不在乎是骗人的,谁不会在乎?

    这分明就是想要林清好和墓离一辈子都活在他查尔斯的阴影中,让他们一辈子都记得这个人,永生永世都忘不了。

    “清好,你说,我碰你的视频若是发给了墓离,他会怎么做?还会要你吗?”查尔斯温柔地笑着,双手撑在林清好的肩膀上,一百多斤的力让林清好的肩膀有些受不了。她明显地听到了骨头开始在抗议的声音,可查尔斯依旧不管不顾。

    林清好咬住唇瓣,没有说话,之前被咬破的唇又一次咬破。鲜红的血迹顺着唇角流到船板上,有着血腥的美。林清好的脸色苍白着,额头的冷汗不断的冒出,这男人用了很大的力气,要将自己给废掉!

    额头的上口被汗水弄湿,带来一阵疼痛感,林清好的身子忍不住的开始颤抖。谁来救救他?来一道雷劈死查尔斯吧,就算是赔上她的所有她特愿意。林清好知道这是奢望,可她任然控制不住自己要这么去想。

    她想活去,她不想哭,不想求饶。

    绝对不能!一定要忍住,一定要,林清好,你一定要忍住,陌妃菀,陌妃菀,我是陌妃菀,陌妃菀是不会认输的,是不会认输的!绝对不会!

    慕凉,你在哪里,慕凉……

    慕凉……

    查尔斯欣赏着林清好痛苦的样子,手腕一动,力气就加大了几分。可林清好依旧死死地咬住唇瓣,依旧不肯叫出声来求饶,查尔斯眸中有着兴奋。看着林清好唇角的血一滴一滴地落在船板上,瘦弱的身子也不停地颤抖,他就莫名地觉得一阵快感。

    林清好痛得快要昏过去了,她很想哭,很想,可她仅存的理智却在告诉她,绝对不可以,绝对不可以。落在查尔斯手上她就应该有这种觉悟不是吗?这个人手中是没有男女之分的,根本就不会放过自己的。

    林清好嘴腔里都是自己血的味道,眸色也开始变化,变得血红,她已经在竭力忍住了,绝对不能哭,不能哭。慕凉,你在哪里,为什么不来救我,为什么……为什么……不来救我。(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