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林清好即将昏厥,查尔斯就是一用力,让林清好疼得惊醒过来。林清好很难受,但是却不肯叫出声音来,查尔斯手指滑动,朝着林清好的脖子而去,扣住林清好的脖子冷笑着:“清好,你怎么就这么倔强?哭出来多好,你看,到处都是摄像头,观察着你哭泣时的表情,肯定非常的美!”

    林清好倏地偏头,这人是什么意思?林清好惊恐的眼神对上查尔斯微笑的眼,有些无力道:“查尔斯你想做什么?你这个变/态!”

    “变/态?清好,别这么说,我只是在想。我们打野战的这个场景录来然后寄给墓老大欣赏,肯定不错,你觉得如何?那肯定是比苍老师武老师的厉害多了。你说墓老大会不会生气?我要是让你在我的身颤抖的话?”

    林清好的脸色唰的变的惨白,看着查尔斯的眼神丝毫不掩饰的厌恶和恐怖。看着查尔斯微笑着朝着自己俯,林清好双手使劲儿地扳者查尔斯掐住自己脖子的手。

    “混蛋,你给我放开,放开!”林清好也不知道哪儿来的力气,她一脚踹在查尔斯的腿上,看着查尔斯的脸色突然变得阴沉,她心底就是一阵恐惧。查尔斯掐住林清好的喉咙将林清好举了起来。

    林清好已经感受不到外界的空气了,眼神也变得有些散焕,这样死了也行吧?虽然她不想死,可是有什么办法?意识逐渐消失,林清好的脑袋也开始空了,虽然她一直觉得查尔斯肯定会继续折磨她,不会让她这么容易死,

    明知道是这样。但林清好却依旧期望着查尔斯能直接将她的脖子掐断,让她死。这样,她就可以面对墓离了,不用担心自己会对不起她,可也只是一瞬间而已。她不想死,她有儿子。有深爱的人,她若是走了,他们怎么办?

    就在林清好即将要断气的瞬间,查尔斯的手却突然被红光一震,林清好就摔落在了地上。查尔斯捂住自己的手腕,打量着周围,是谁?是谁?林清好摔落在船板上,使劲儿的大口呼吸着。

    而查尔斯则是警惕地看着四周,到底是谁?

    这四面环海。直升机也停了,那刚才是谁对付自己了?那明显就不是现代该有的,林清好的眼泪终于是滑落了来,她是不想哭的,可却忍不住。

    打量了好一会儿也没有发现什么人,查尔斯直接抓起林清好就站起来,看着林清好倔强的脸,查尔斯笑得振奋道:“清好。你知道不知道我就是想看见你这么狼狈的样子,就是想看到你哭泣的样子。果然是够美啊!哭吧,大声的哭出来,说不定我心软就放过你了!”查尔斯的口气很是振奋。

    林清好使劲儿地咳嗽着,听到查尔斯在耳边的话,她只觉得一阵恶心,好想吐。也好难受。还想要哭,可看到查尔斯振奋的表情,林清好不得不伸出稍微有点力气的手,抹掉自己的泪水,她绝对不能哭。绝对!

    因为她已经明显地感觉到了查尔斯的变化,她不是什么纯情少女,更对这个反应很是熟悉。难道就是因为自己刚才哭了?绝对是的,所以这个人才这么兴奋,林清好往后面退着,可却被查尔斯直接搂住。

    那灼热的感觉直接抵住她,林清好是已经放弃了,可是她却没有打算在摄像头,而且,这变/态还说要把这视频给墓离看。她绝对受不了,那样,墓离肯定会疯掉的,一定会,会崩溃!

    她不愿意看到这种情况,可因为林清好的哭泣,查尔斯真正的欲8望已经苏醒了。搂住林清好的身子就准备强吻,虽然林清好奋力在反抗着,不让查尔斯碰到她。可林清好的身体本就虚弱,这么拉扯中,她已经有些受不了了。

    而且,更重要的还是,查尔斯似乎很着急,一反当时缓慢折磨林清好的样子,变得粗俗了起来,手动作也很粗鲁,见林清好反抗,直接就是一巴掌将 林清好打得摔倒在地,没等林清好撑起身子站起来,查尔斯就直接扑了上来。

    林清好惊恐地一阵乱踢脚,查尔斯一时间防备不及被林清好踢到,弯了身子。林清好爬起来,朝着不远处跑去,虽然知道自己逃不了,但是她也要努力,她不愿意在那摄像头面发生这种事情。

    要真是被查尔斯得逞了,她也不愿意被墓离看见,她不愿意查尔斯用这种方法去击破墓离的自尊心,她绝对不允许查尔斯这样伤害她最爱的人。

    林清好一路爬着走,很快就被查尔斯给抓住了。这样就能逃脱?除非是跳进海里,既然已经让他心底的欲/望苏醒,那么他是绝对不会在放手了。他查尔斯想要得到的人,谁能逃得了?

    就算是死了,尸体他也一定要得到!

    林清好的反抗已经彻底地激怒了查尔斯,查尔斯走上前就是几脚踢在林清好的小腹上,疼得林清好弯起了身子却依旧不肯停,向前方爬着。查尔斯的力气很大,林清好被打得吐血。

    却依旧忍着没有叫出声音来,她心底清楚,这个男人有多么的变/态。要是自己哭了,求饶了,那才是真的完了。

    林清好已经没有办法了,她认命了,她的吊带被查尔斯扯断。裙子也被查尔斯粗鲁的扯开,林清好的眼睛逐渐开始空洞,就那么直直地看着查尔斯在她身上亲吻。眼角的泪水也停止了,心如死灰。

    她已经认命了。

    逃不了了,就算她不想死,不肯认输,如今也是没有办法了。

    终究还是保不住了。

    对不起,阿离,对不起,慕凉。

    我已经尽力了,可我依旧逃不了。

    查尔斯在林清好身上乱吻着,肆意地蹂/躏着,可这一切都没能让林清好有半点动静。就像是一个木头人一样,林清好麻木了,石化了,就那么空洞地睁着双眼,眼角的泪水也已经干枯,嘴角的血迹也被查尔斯添干净了。

    已经完全没有了知觉,林清好的脑袋里出现了另外的一副画面。

    查尔斯使劲地摇晃着林清好的身子,怒吼道:“你哭啊!你继续哭,你给我继续哭!你给我继续哭啊!”声音带着沙哑,那是被情/欲渲染过的声音,他高大的身子完全将林清好的身子给掩盖。

    发了疯地喊道,可林清好始终睁着眼睛,里面没有一点波动,就像是死水一样。

    “主子,主子,主子,你一定要忍住,一定要坚强,皇上会来救你的,若素一直都在你身边,主子,你一定不要害怕,千万不能再哭,你一定要忍住,我们会来救你的。”一道温柔的声音在林清好的耳边响起。

    林清好走进了一片白茫茫的世界中,她轻声道:“你是谁?我认识你吗?为什么不能哭?皇上是谁?”

    “主子,你都忘记了吗?皇上是你的丈夫啊!西慕凉,我是若素,我是你的丫鬟,你还记得吗?主子,你千万记住,一定不能哭,皇上一定会来救你的!一定……”

    “你给我哭!给我哭!”查尔斯大吼着林清好,林清好眸光一动,发现查尔斯的欲/望竟然软化了,这是为什么?联想到刚才脑中响起的话语,林清好使劲儿的忍住,一定不能哭。

    这个人肯定不正常,需要sm才能勃/起,所以,自己之前哭让他振奋了。所以自己绝对不能哭,绝对不能,。想着林清好就轻笑出声,查尔斯凶狠地看着林清好,直接一拳揍在林清好小腹上。

    “我让你哭!没让你笑,你给我哭!给我哭!”一拳一拳打了好久,可林清好依旧竭力忍住,哈哈大笑着,嘲讽着查尔斯。查尔斯看着林清好的样子,愤怒至极,不停地在打她,踢她。

    看着查尔斯英俊的脸变得扭曲,林清好心中冷笑着,想让我哭?你是不是没睡醒?我才不会哭,满足你的兽/欲!查尔斯的力度越来越大,林清好已经开始麻木了,对于疼痛都没了多大的感觉。

    林清好不断的吐着血,她想,她应该快要死掉了吧?

    这样也好,至少她守住了一样东西,没有被查尔斯给侮辱。林清好一直瞪着大眼睛看着查尔斯,就是没有一滴泪水。都说女子是最容易背叛的,因为他们受不了酷刑,可在林清好这里完全就被颠覆了。

    林清好这般铁骨,又岂是一般男人能比的?

    查尔斯看见林清好这幅模样,气就不打一处来,一直疯狂地打着林清好。可似乎都没有用,到了最后林清好昏厥过去,眼里也没有一滴泪水,只是无奈的闭上了眼皮,累了而已。

    她已经痛到麻木了,再也没有半分知觉,

    林清好用自己的执拗捍卫了她跟墓离的感情,虽然之前查尔斯有吻过她的锁骨,可终究是没有做到那重要的一步。昏厥之前的林清好是庆幸的,庆幸自己坚持了来。(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