李嘉怡的声音很尖锐,墓离忍受不了,直接一拳头揍了上去。直接将李嘉怡打得摔落在地,他墓离是不打女人,可这种人已经不是人了。就需要另当别论了,而且,李嘉怡的话触碰了他的禁忌。

    克洛斯听到里面的声音,只是垂了头,虽然他觉得老夫人是可怜。但是爷也受过不少苦,在说了,这种情况他进去了也是白搭。所以果断不去了,就那么看着长长的走廊开始发呆。

    揍完之后,墓离二话不说的大步流星离开。看来这李嘉怡什么都不知道,就不用在这儿。

    对于李嘉怡他已经忍受得够久了,墓离一出医院。十二就出现了:“慕少爷,有消息了,那天晚上跟我们见过面之后,查尔斯的机就直接回了美国。”

    “直接回的美国?”

    “嗯,已经确定了消息了,只是当时的机太多,我们没有注意到这点。航线太过于混乱,估计那些航线也是查尔斯的人故意的。”十二沉声道,之前他们就有些怀疑,但一直不敢确定。

    “好,你让人继续查,查到最准确的位置,另外叫十八让手的人随时待命。”墓离冷声,虽然已经查到了一些,但是没有具体的位置他还是有些不放心,一定要坚持,坚持啊!

    我的宝贝们!

    “不过,还有一个消息,这个消息希望慕少爷要有心理准备,据查到的消息,似乎小少爷和夫人并没有在一起。而且九天和十九似乎也没有在一起。”十二本来不准备说,但犹豫了一秒钟之后还是说了出来。

    “你的意思是?”

    “跟查尔斯的机一起的只有夫人,小少爷并不在。另外几条航线也在我们怀疑之中。”

    “继续查,一定要搞清楚是哪几条航线。不管是如何,一定要仔细给我查,不管用什么手段。对了。联系苏越他们有什么线索了吗?”

    “已经联系了,目前还没有消息传来。”

    “好。辛苦你了。”

    十二走了之后,墓离就直接让司机开车去了jk国际,他目前的精神状况是不能开车的,要是出了问题。他们一家人怎么办?林清好和林陌桀都还等着他去拯救了。

    而墓离的新公司也确定了名字,ml。

    “霸天,这次的事情你准备怎么做?有消息了没,我们家两位可以不用那么着急,但是这小家伙和林清好是必须得先找到啊!这两个可都是手无缚鸡之力的人。”

    “暂时还没有。我已经让手的势力都尽全力在查了,可消息说这人是回了美国。但我查探的消息,查尔斯这人根本就没在美国,根本就没在他的大本营啊!这地方这么大,万一这查尔斯要是隐姓埋名,这要找起来还真的不容易啊!”

    “你说查尔斯这人是不是脑袋抽风了?这世界上的女人万万,他怎么就看上了墓离的女人了?你说这女人有什么好?”

    “好不好你我肯定是不知道,那我问你,夏衣有什么好?”

    楚霸天不说话了,陆熠微笑道:“你这话别让阿离听见了。本来就心情不好。”

    “晚了,我已经听见了。”墓离推开门。

    看着墓离脸上的黑眼圈,陆熠就皱眉道:“阿离。虽然找你家那两位是比较重要,但是麻烦你也照顾一自己的身体ok?你要是倒了谁去救你的老婆孩子?我可是听说你这两天都没吃饭,也没合过眼。既然现在已经有消息了,就不要着急了。”

    “是啊,阿离,你看看你,按照你目前这样子继续发展去。到时候找到你老婆孩子了,你还有那个精力去救人吗?这是我们刚叫的,吃点吧。”楚霸天拿出碗筷递给墓离。陆熠也给他倒了一杯酒。

    墓离将酒喝之后,沉声道:“这件事情你们就不用担心了。我自有分寸。”

    看到墓离的样子,陆熠微微摇头:“就目前来看。也只能先等消息了,虽然这话是空话,但是你也知道,目前也做不了什么。”墓离点点头,他自然是知道,这话是实话,但是按照林陌桀的说法。

    查尔斯身边有个叫夏不凡的人,电脑技术也不差,要是……他有些不敢想去。

    “阿离,你电话响了。”墓离正在沉思却听到陆熠的声音响起,墓离赶紧拿出电话,号码都没有看一就直接接通了,一定是十二十八打过来,说不定是有消息了。

    “喂,是墓老大吗?我是苏越。”清雅的音色透过冰冷的电话传了过来,墓离的心脏砰砰的跳着,苏越这个时候打电话过来,难道已经有消息了?按耐住心底的渴望,墓离沉声道:

    “你好,苏越,我是墓离,是不是有消息了?”就算在如此紧急的情况,墓离依旧是谦虚有礼。

    “林宝贝身上,阿暖和衣衣身上都是有通讯器的,我查过了,这些东西目前都在你家。”

    “这是什么意思?”

    “有人在带走他们之前已经将通讯器给取了来,丢在了你家。而且阿暖和衣衣的皮肤里都有一种追踪器,可如今也被取来了,就在不远处的公路上。”

    “你的意思是,有人割开了他们的皮肤,将芯片取了出来?”

    “是。”

    陆熠和楚霸天对视一眼,这么说,温暖和夏衣也有危险?但是他们都是知道分寸的人,墓离开了扩音,两人也都听得见。只是这藏在皮肤里都能被发现,这么说,查尔斯手得人貌似跟恐怖组织不相上?

    还是说,就是那个叫夏不凡的人?他到底是什么来历?

    林宝贝给他看的照片也就只是个娃娃脸,看起来根本就没有丝毫的威胁力。

    “这件事情你们也不用太着急,只要这些人一出现在阳光就能找到他们,我们已经把范围缩小在美国周围。”苏越说这话是有一定的把握的,毕竟这消失的三个人有两个是他们组织的杀手,一个是接班人,怎么都不会让他们消失的,况且经过这件事情,林宝贝应该就能来岛上接受训练了。

    “难道不是在阳光就不能发现吗?”

    “原则上来说,是这样。”

    “在子里也不能发现?”

    电话那边安静了,墓离和陆熠,楚霸天对视一眼,心底有着紧张。苏越犹豫了半会儿之后沉声道:“不能,除非是在阳光。”

    “而且,我不敢保证查尔斯手的人有没有已经熟悉这套系统的存在。毕竟之前的那一手太过于霸道了,这根本就不像是查尔斯的风格。”苏越沉声道,仪器毕竟只是仪器,是有局限性的。

    “这件事情就麻烦你了,苏先生。”墓离沉声道。

    “说笑了,先不说你儿子对于我们恐怖组织有多么重要,就说你两位好友的夫人也是我们第一恐怖组织的人,我们怎么会让他们有生命威胁。你放心吧,不过,墓老大,我给你一个建议,我们走的都是空路,可水路似乎没有人去查探过?你不妨从这方面出马,我可是听说,当晚,查尔斯在码头出现过。这可是一条线索。”

    “嗯,谢谢了,我知道了。”

    “那先这样了。”说着就挂了电话,楚霸天和陆熠不可置信地看着墓离道:“阿离,你怎么跟第一恐怖组织挂上关系了?”看着两人一点都不懂的样子,墓离顿时无语道:

    “你们刚才没有听到苏越说,哪两个人是他们组织的吗?你们自家老婆是什么背景你们不知道?”

    两人对视一眼,果然,之前有猜测,但是猜测毕竟不能成为事实啊!

    林清好被困在船上又过了两天,那天查尔斯手太重,差点直接将林清好给打成了残废。浑身的细胞都在叫嚣着,虽然已经过去了两天。但伤势依旧没有好,林清好的五脏六腑都在抗议,火辣辣的疼,身上到处都是青紫,林清好以人眼可见的速度,瘦了来。

    林清好就算是疼痛的难受,她也没有哭出声音来,因为她知道这个房间里面有多少监视器。好就好在,这两天的行驶,船靠在了某个岛屿的港口。林清好的情绪一直都是紧绷着,不知道什么时候查尔斯就出现了。

    之前林清好一直在怀疑这个船上是不是只有自己和查尔斯两人。可在受伤的这两天她发现自己完全想错了。因为她的三餐全都没有落过,而且也有人照顾她的病情,给她换药。

    只是这些人来去如风一样,很快就走了,而且怪异的是。这些人都穿的隔离衣服,就像林清好是个细菌体一样,看着林清好的目光也很怪异,有的是恐惧,有的是怜悯,很多很多。

    她不知道之前是怎么样,反正她醒来的时候看见,那小护士给自己换药的时候。手都在颤抖,似乎做了一件什么大事,仿佛林清好就是一个细菌体,一个传染源一样,让他们不敢靠近。

    而且,送饭的人也是,看着林清好明显带着惊恐。每次将饭菜放在桌子上了之后,就急急忙忙地跑了出去,活像自己是洪水猛兽一样,这让她很是怀疑。这些人到底是在搞什么鬼?又是查尔斯的新招数吗?

    她想问点什么都没有机会,这些人总是来得快去的也快。(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