小三刚走出房门,就被两个人挡住了身影,小三抬头一看,是自己的同行,点头示意之后,他带着先前的同行走楼梯,那两个提着木桶的人走进了房间,直接走进内间,走到桶前,将里面的水倒了进去。

    话不多说,倒完直接转过身子走了,还顺便关上了房门。

    陌妃菀检查了一,房门的确是被关上了之后,就开始脱衣衫,不一会儿就脱完了,陌妃菀将衣衫整齐的放在屏风上,看着刚才那两个人带上来的衣衫,是黑色的,陌妃菀点了点头,开始舒舒服服的泡个澡,是有些累了。

    木桶很大,陌妃菀靠在里面,不时的伸出手淋些水在自己身上,水很烫,可是陌妃菀似乎没有多大的感觉。

    陌妃菀拿起木桶上边放着的毛巾,轻轻擦拭着身体,很诡异的感觉,似乎有什么事情要发生一样,“咯吱……”很小的声音响起,陌妃菀浑身警惕提高,快速的穿好衣衫,没有穿鞋子,闪到了屏风挡着的一角。先前的时候她就发现了这个地方不会被进来的人发现,如今她躲在这里应该也不会被发现。

    吱吱…门被打开的声音,陌妃菀眼神暗了暗,这人的胆子还真大,就这么直接进来,是在找死吗?她的脸色自然的沉了来,在黑暗中看不清楚,只能看见那双睿智的眼睛在黑暗中闪闪发亮。

    陌妃菀屏住呼吸,连她自己都没有在空气中听到她的呼吸声,但是她却听到了另外一个人的呼吸声,她放在衣侧两边的手紧了紧,这个时候会是谁?自己好像没有仇人吧!?

    她站在那个角落里,一动也不懂,没有听到呼吸声,也没有感觉到有人的气息,白胡子站在内,不解的皱了皱眉,这丫头是去哪儿了?

    “这个时候去哪儿了?真是不让人省心。”白胡子叹了一口气,看了看周围一眼,准备走出房间,陌妃菀听到声音的那一刻,身体的警惕消失不在,似乎是个熟悉的人,声音有些熟悉,陌妃菀连忙从房间的一角走了出来。

    “你在找我?”陌妃菀从内间出来,站在内看着将要踏出房门的白胡子说道,白胡子的一只脚已经伸出了门外,听到声音后又立刻缩了回来,陌妃菀看着白胡子的动作没有开口说话,白胡子把门关好,回过身子。

    “丫头,我想跟你说点事情。”白胡子看着陌妃菀的脸,那和自己有几分相似的脸,这就是他们家族怎么也不会丢失的一部分,家族中的人只要是一个系的都会有些相似的地方,陌妃菀就是这样,白胡子完全没有想到自己会在这个偏僻的地方碰到自己家族中的小公主。

    丫头?陌妃菀听到这种亲切的称呼,有些怪异,有些心酸,还有些特别的感受,她不知道是为什么,总之,是很怪异的感觉,陌妃菀坐在椅子上,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白胡子,能从他的眼神中看出慈祥的目光,她觉得陌生,有些心悸。

    “你坐来说吧。”第一次她的声音也可以那么温柔,第一次这么亲切的跟人说话,在一边的房间内听墙角的陌其和陌夭夭都有些诧异,却在诧异间切断了联系,那是关于陌妃菀的一切,她愿意告诉给他们,他们就听,不愿意的话,她们也不强求。

    陌其和陌夭夭相对视一眼。

    白胡子有些欣慰,看着陌妃菀半响没有说出话来,陌妃菀的衣衫没有穿整齐,她感觉很不舒服,于是在白胡子正看着陌妃菀开始沉侵在自己的世界之中的时候,却突然见陌妃菀站起了身子,白胡子有些微楞,陌妃菀走到内间,很快就把自己的衣衫整理好了,还有内力将头发烘干了,看起来舒服多了,也感觉人舒服多了。

    陌妃菀走出内间,看着白胡子又看着自己,她抿抿笑,扯出一丝淡淡的弧度,开口道:“你深夜找我,一定是有什么事情要说的吧,不然的话也不会是这个时候来,那么这件事就是他们不能知道的,也不该知道的,你现在说吧,没有人会知道,除了你我。”

    看着陌妃菀睿智的样子,白胡子突然间觉得很欣慰,当年的那个单纯的小女孩已经不见了,现在这样子才是好的,对于未知的事情有着一定的防备心理,这是个很好的习惯。

    陌妃菀很冷静,比什么时候都要冷静,因为她知道,接来的话题,可能会跟自己的身世有关,白天的时候第一次见到这个白胡子她就已经知道了,这个人若不是自己的叔叔伯伯,那也一定是自己直系的亲人,因为,光看一张脸,就可以看出两人有很多相似的地方,还有身上的那股高傲的气息,如出一致。

    是任何人都不可能模仿到的。

    “你……对自己的身世好奇吗?”白胡子小心翼翼的开口了,他趁着刚才的一些时间,叫手的人去查了,知道她这一年就是在一个杀手组织中渡过的,而且,还失去了记忆。刚才陌妃菀淡淡笑着的样子,白胡子还以为她没有失忆,可是看着她看着自己陌生的眼神,白胡子才知道,自己想多了,她是真的失去了记忆。

    “好奇?好奇有用吗?我想你大概也知道,我已经退出了暗夜,不是那里面的人了,而且,我的目的就是找到我的亲人,找到我的家,也可以这么说,我曾经的家。”陌妃菀冷静的开口,她知道眼前的人可能就是她的亲人,本来她是没有怨的,可是刚才白胡子这么一问,陌妃菀却觉得有些委屈了,自己这么大一个人,若真的是他们家的人,丢失了这么久。要找的话早就应该找到了吧。

    可是她却觉得这些人压根儿就没有找过她!

    “不是的,丫头,我们找过你的,可是没有找到,所以就放弃了。这次能在这清水镇碰到你,我真的很高兴,二叔不为别的,你可是你父亲的掌上明珠啊,也是我们整个家中的小公主,自从你消失了,你娘一病不起,到现在还是躺着的,你父亲被迫娶了二房三房,不过还好,据说这二房三房的肚子也不争气,没有身孕,所以你回去还是大家最宠爱的小公主。”白胡子激动的说着,他不想陌妃菀误会,而且陌妃菀生来就和那个家族有着婚约,如今婚约只有一年之期了,怎么得也得将陌妃菀带回去,嫁不嫁是另外一回事。

    白胡子说完,就略微有些激动的看着陌妃菀,似乎在酝酿些什么。

    陌妃菀嗤笑一声,突然又哈哈大笑起来,声音不大可是白胡子却觉得这笑声太过于刺耳,一直在他耳边响起,有着余音未了之势,他是真帝爱这个小丫头,她小的时候也是很粘自己的,他只是希望她可以回去,看看她娘亲,那个可怜的女子。

    “你说你是我二叔?我二叔?”陌妃菀停了来,有些激动,伸出手指拿起桌子上的茶壶给自己倒了一杯茶水,顺手也给白胡子倒了一杯,白胡子伸出手接着,陌妃菀端起杯子,一饮而尽。

    喝了茶,陌妃菀放杯子,认真的看着白胡子,开口道:“我可以跟你回去,但是……”说着,陌妃菀似乎又是想到了什么,停顿了来,语气也有些不确定,开始支支吾吾起来,完全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

    “我是你二叔,我叫陌笙箫。你以前说,你最喜欢的就是二叔的名字了,笙箫,陌笙箫,那是你最喜欢的一种乐器了,你还记得吗?”陌笙箫也就是白胡子看着陌妃菀说道,她应该会想起来的吧,一定会的。

    “笙箫……陌笙箫……”陌妃菀想了想,记忆之中实在是没有这个人,“陌笙箫……陌笙箫……陌笙箫?”一句比一句声音大,陌笙箫以为她想起来了,期待的目光看着陌妃菀,陌妃菀整理了一思绪,真的不记得。

    “不记得有这个人,也不记得这两个字,我真的不记得。或许我忘记了吧。”陌妃菀看着说是自己二叔的白胡子充满期待的眼神,看着自己,自己确实是没有想起来,可能记忆中有这个人,只是忘记了而已。

    陌笙箫,倒真的是个不错的名字,有些女性化,她很喜欢这个名字。

    看着陌笙箫的脸色越来越没有亮色,开始变得有些惨淡,陌妃菀微微扯了扯嘴角,开口道:“不管以前我是不是很喜欢这个名字,可是我能告诉你的是,我现在很喜欢这个名字,陌笙箫,何以陌笙箫,笙箫。”

    笙箫……陌笙箫……

    溪尘……简溪尘……

    “你……觉得跟我们在一起的那个男子怎么样。”陌妃菀虽然有些犹豫,可还是问出了口,这个人想必真的是她的亲人吧,问一应该没有什么问题的。

    陌笙箫被陌妃菀这跳跃的思绪有些吓到了,这么快就跳到另外一件事情上去了,想了想,陌笙箫回答道:“你是说那个冷冷的男子吗?叫简溪尘的那个?”

    “嗯,就是他,你觉得他怎么样。”陌妃菀的语气不高,但是有着绝对的认真。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