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很是郁闷,就想起了之前夏衣说的一种毒,难道自己真是中了毒?要不要这么戏剧化?要不要这么狗血?

    真中毒了?

    而且还是会传染的?

    而且,只有查尔斯一个人不怕,最后自己就要被迫嫁给他?

    这是什么设定来着?

    狗血小说吗?

    还是电视剧里面的情节?

    她是真的有些担心了,毕竟之前夏衣说话时的表情还历历在目,很是慎重的表情。加上她之前试探性地要和医生说话的时候,医生也只是闭口不谈她的病情,只是告诉她吃什么药,有时候话还没说完就直接走了出去。

    不管是谁,跟林清好呆在一起都没有超过五分钟。

    就算是换药,一个人在五分钟之内没有解决的话,也是赶紧出去。换上另外一个人进来。她有一次盯着钟表的时间看了,只要是五分钟之后,这些人保准会离开。都不用人催,就跟着换上另外一个人。

    这么一来二去,林清好也明白了一些,肯定是查尔斯吩咐了什么,加上她这病有传染性,所以他们才不敢跟她说话。到了最后,林清好也不问了,任由这些人给她处理伤口之后跑出去。

    她已经在习惯了,就像是之前的疼痛一样。麻木了,不过,她不知道这样去,自己还会不会说话来着?唱歌解闷吧,似乎没那个心情。说话吧,没人会愿意跟她说。哭闹更是不可以,所以她一天都沉默着。

    这样的日子,林清好快要崩溃了!

    很难受。

    每天都在担忧着,查尔斯会不会突然进来袭击她。

    她时常坐在床上一想就是几个小时,连姿势都不会换一。而且睡觉也不关灯。因为她害怕查尔斯会从黑暗中出来。

    她总是看着门口,脸上有着警惕,可也只是过了一天之后。林清好还是睡觉了。后来她也想通了,对于查尔斯有个特殊爱好她也知道了。所以只要自己不求饶的话。这个人是对付不了她的。

    只要她不哭,这个人就不会动她,就不会碰她!

    这样,她也就放心了,她对得起墓离了。

    对得起林陌桀了。

    林清好发呆的时候就时常庆幸,从小自己就比较能忍。这次也完全忍了过去,不然查尔斯肯定不会放过她的,她也很谢谢那个叫若素的人一直在提醒自己。但也只是那一次出现了。所以林清好一直觉得那只是自己的精神寄托而已。

    虽然,陌妃菀,西慕凉这个名字非常熟悉。

    甚至有个名字曾经被她融入了骨血中。

    可如今,不记得就是不记得了。

    也亏得若素提醒了林清好,林清好才能竭力忍住。没有在查尔斯暴打的时候流一滴眼泪。

    不过,她也真是有些佩服她自己的,竟然这么被打都没有求饶。这种受虐的心那可是一等一的啊!这恐怕没有人能像她这样连一滴泪水都没有留来了吧?要是墓离和林陌桀知道了是会心疼还是颁发一个奖状给自己?

    她的宝贝不知道怎么样了,她一直很担心,生怕查尔斯会兽/性大发,为难林陌桀。他还只是一个孩子而已。肯定受不了的,而且,要是儿子被他……他不敢想去。按照儿子刚烈的性格会做出什么事情来。

    她真的很担心,现在查尔斯不会对她怎么样。但是林宝贝长得很他爹地那么相似,这查尔斯又窥觊阿离如此之久,要是一时间真做出了什么,那她就算是死也不会放过查尔斯,大不了同归于尽。

    一起死得了!

    林清好很想墓离,很想很想,就才过了四天而已,她就觉得像是过了几个世纪来着。

    看不到墓离的感觉。真的很难受。

    加上又受伤了,林清好的唯一的小女儿心性也爆发了出来。

    若是墓离此时在。多好。

    而且,林清好一个人呆在这个房间里。时常她都觉得恐怖。没睡觉的时候眼睛总是瞪得大大的,空洞的看着门口。

    没有人知道她在想些什么。

    她想知道墓离怎么样了,想知道林陌桀怎么样了。而且,她有种感觉,夏衣和温暖应该也被抓住了。

    加上这几天没有看到查尔斯的身影,她就不由得想这人是不是在想怎么对付墓离去了?亦或者说,现在已经跟墓离对上了?

    虽然乐得清闲,但对于林清好来说却是不好的消息。

    第三天的时候,她就已经被人蒙着眼睛带了船。等她睁开眼睛的时候已经到了另外的房间里。看着这房间的布置,林清好发现这明显就是查尔斯的某座私人岛屿,不然怎么会装修的如此好?

    林清好打量着周围的环境,想着有没有哪里可以逃出去,可是她发现她想太多了。她刚走出去一段距离,便没了力气,要休息好久。她怀疑这根本就不是因为自己身上的病毒,因为不可能会虚弱到这种地步,而唯一的解释就是查尔斯还给她注射了什么。

    就像电视剧里面写的十香软筋散之内的东西。

    林清好现在最喜欢坐在窗户边看外面的海,窗户的台很大,上面铺着绒毛。很舒服,林清好最喜欢赤/裸着脚上去,坐在上面,撑着胳膊开始发呆。她的目光大多是平静的。

    窗外的阳光很好,暖暖的,不会太热。海风吹来,很舒服,可林清好的心底也是凉的。无论是多大多暖的太阳都暖不了她的心,已经彻底的沉到了谷底。外面的风景就算是再漂亮,她也没有半分欣赏的心思。

    她满脑子想的都是,墓离为什么还没有找到她。

    为什么还不来救自己?

    这天,林清好的身子已经好了很多,力气也恢复了很多。如通往日一样在窗户边站了好久之后,她打开了房门,头一次走了出去。结果,到处都是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就像当初在那艘大船上一样。

    空荡荡的,给人心底有压力。

    林清好撑着墙壁,为什么没有人?

    医生去哪儿了?护士了?女仆了?为什么一个人都没有?

    她能看到各个角落都有监控器,不管走到哪儿都有人监视着。但是这么大的别墅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又或者说,这整个岛就只有自己一个人?她不敢去想,要真是这样的话……

    她会疯的,绝对会疯的!

    可是她却无可奈何,就算是她把监控器毁掉了,第二天又装上了。

    到了客厅的时候,林清好看到茶几上摆放着什么,赶紧过去上面的报纸拿了起来。看到上面是关于墓离的消息之时,林清好差点哭出来,可终究是忍了来。这里面到处都是监控器,她不敢哭。

    生怕查尔斯突然出现,jk国际改名字了,叫ml。乍一看是墓离,可她知道,那是林陌桀的m,林清好的l,加上他自己的ml。报纸是彩色的吗,上面墓离脸上的黑眼圈清晰可见。

    林清好伸出手指摩擦着墓离的脸,从额头到唇瓣。阿离,我好想你,我好想你。

    看到这张照片的时候,林清好蹲了身子。

    终于还是哭了,泪水一滴一滴打落在报纸上,满腹的委屈没办法说明。

    只是一张照片就能哭出声音来,这是有多委屈?

    难道她跟墓离,以后就只能这么相见了吗?

    她不要,真的不要。墓离的脸上是霸道的,跟七年后第一次见面一样,那般的霸道,不在有林清好熟悉的温柔,浑身都透露出一种肃杀。

    泪水将墓离的照片打湿,林清好手忙脚乱地擦拭着,结果越差越多。哭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倏地将泪水抹去,她怎么忘记了。这个时候怎么能哭?不是说好不哭的吗?说不定查尔斯正看着了。

    绝对不能哭,抹干眼泪之后,林清好换上了一抹笑容,她的阿离。

    看到墓离的照片之后,想要出去的心更加坚定了。将报纸原封不动的放,林清好撑着身子走出了房间。她必须弄清楚这里的解构,那样,墓离来救她的时候也可以少费点心。

    午后的阳光很好,海面也很平静。这座岛很大,这是林清好唯一的感觉,对面一眼望去,是无边无际地海,后面是山,丛林。

    如果要逃,哪里是唯一的出口,可是,丛林有多大?

    里面的情况如何?一切都不得而知。

    几次林清好都难受得想要去死,可后来,她想通了。都已经痛了这么久了,又何必在乎这几天?阿离一定会来救她的,所以,她一定要好好活去。之前女仆送来的东西她都不吃,这样一想通之后,她就吃了很多,要补充体力,才能对付查尔斯。

    刚走出别墅,林清好就听到有孩子嬉闹的声音,林清好赶紧快速走到阳光。看来这岛屿是有其他的人的,虽然声音只是隐约传来,距离也不近。但林清好依旧撑着身子朝着声音的来源走去。

    差不多二十几个六七岁的还在排着队列围着沙滩在跑步,有男有女,唯一的共同点都是黑瘦。这边的人这么多,一时间倒显得林清好住的房子太过于空旷了。林清好看着这些人的步伐,根本就不像是普通人的,而是训练有素的,难道这是一个基地?

    查尔斯的大本营?林清好又往那边走了几步,海里漂浮的黑色点是什么?随着慢慢靠近,林清好的瞳孔逐渐睁大。

    这……这是人的尸体?(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