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蹲身子,捂住嘴巴,怎么可以这么残忍?那可是一条活生生的人命啊!就这么被无情地抛弃了?连尸体都不能土安葬,被无情地丢在海水中喂鱼,这究竟是心狠到了那种地步的人才能做得出来?

    林清好的手指甲掐进肉里面,怎么可以这样?

    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人心都是肉做的不是吗?

    都是爹娘生养的,为什么要这么对他们?

    为什么要这么无情地对待这些孩子?

    他们才来到这个世界多久啊?

    还没看到这个世界的辉煌,在朦胧之际就已经回归了,这是何等的不公平?

    林清好抬眼,不远处几个身材高大的穿着军装的外国人,正举着冲锋枪对着这些孩子们,脸上的表情极其凶狠。要是这些孩子一个不注意,是不是就会被冲锋枪射成马蜂窝?

    林清好不敢想象去,这些是人吗?

    这就是美国的军队吗?

    为什么可以残忍到这种地步?

    他们家里没有妻儿吗?没有年老的父母吗?

    林清好撑着身子站起来,却不慎摔倒在地,几个穿着军装的人快地跑到了自己身边,五把冲锋枪就那么对着自己。林清好吞了吞口水,没有说话,脸色一阵苍白,要死了吗?

    此时却传来另外一道身影让林清好滚,林清好挣扎着身子起来。却无奈又一次摔倒在地,二十几个训练的孩子刚好跑到这边,最后一个看起来只有四五岁的孩子,伸出手将林清好给扶了起来。

    几个高大的军官立即脸色大变,咒骂着什么。

    林清好神色茫然的被人带走,到最后她也不明白发生了什么事情。将林清好护送到别墅外之后。几人就走了。

    林清好回到自己的房间,蒙住被子,难道她真是病毒传染体吗?为什么这么怕她?

    是夜,林清好做了一个梦。

    林清好看着眼前的孤岛,她来这里做什么?孤岛很大,四周都是海水。道上的植物大多也都是林清好所没有见过的。枝叶都非常地大,树木也很茂盛。她跟着人走进树林时,原本着的雨却变小了。

    时间一久便停止了“你们要带我去哪儿?”林清好看着前面两个纤细的声音大喊道,可是两人都没有回头,只是不停地带着林清好向前走,一直向前走。

    林清好能听到雨滴从树叶上滑落地声音,除了这个声音也在没有别的声音了。四周很安静,就好像医院的太平间一样,让人心生恐惧。林清好敏锐的感觉到自己身后似乎也有人跟着。可是她回头的时候却没有一个人。

    而前面的两人的身影动作很快,快到林清好有些跟不上,似乎被人保护在中间,可为什么看不到是谁?

    “我们已经进入了内部,大家一定要小心了。”是谁在说话?林清好疑惑地看着四周,不是前面那两个人传来的声音,林清好的脸色很严肃,将手中的武器握紧。武器?林清好垂头。她什么时候手中握着武器了?

    看着前面两个人小心地开着路,林清好也抛开其他的想法。握紧了手中的武器。拧紧眉头,一直跟随在两人身后,虽然不清楚目的是什么。但是她的自觉告诉她,这几个人不会害她,而且在不远处有什么东西在等着她。

    只是过雨的丛林明显就不适合走路,很多次。林清好都差点摔倒,却奇迹性的被扶住了。但她依旧看不到别人的脸,走了大约快二十分钟之后。终于走出了丛林。

    前面带路的人一招手,林清好顿时就停了身子。见着前面的人突然弯身子,浑身都崩得紧紧地朝着前面走去。林清好也跟着照做。神情肃然地盯着前方,究竟是为什么来这里?

    走了两分钟之后,林清好发现了,出现了类似于工厂一样的平方。一眼看不到尽头,但十分的整齐,看样子有不少人住在这里,可同时林清好奇怪的是,这些房子周围一个人也没有。

    “怎么一个人都没有?”林清好自言自语着,因为前面的两个人是不会回答她的这个问题,她的眉头紧紧地蹙着。

    前面一个身影快地超着平方而去,林清好躲在一棵树后面。看着那道身影的远去有着疑惑,难道是去勘察去了吗?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距离那人去了已经过去了五分钟却没有见到人回来。

    另外的一道声音只是顿了一,就对着林清好招手,离开这个地方。太诡异了,之前的人肯定是被抓了。林清好赶紧跟上,对着前面的一道身影就焦急道:“我们走了,那个伙伴怎么办?难道要丢他吗?”

    那人摇了摇头 没有说话,林清好无奈只好跟上。林清好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为什么她觉得一直都只有自己一个人?这个人为什么像个哑巴一样?虽然能感觉到她是友好的,可为什么不说话?

    偌大的孤岛若是只有一个人,那种感觉是多么的恐怖?让人忍不住全身发毛。

    林清好摸了摸自己的手臂,天哪,希望不要是她想的那样。

    “等一。”看着面前的一道身影正准备朝着一道深坑垮去,林清好大声叫道。加快脚步走上去,看着里面的东西之后,脸色顿时一白。一堆白骨,不知道已经有多久了,看得出来有人的也有动物的。

    而且,有一股难闻的味道。

    林清好脑袋里面闪过狼人交战的场景,难道这是查尔斯那个混蛋做的好事吗?之前是小孩子,现在是人狼大战?只能活一个?

    这想也知道,这一个人的力量有多大,活来的几率有多小,为什么他可以这么残忍?

    一滴水从书上滴,冰冷的感觉传遍林清好的四肢。她打了一个寒战,朝着那道身影看去,身影却极快地别过了脸。就是不让林清好看见,林清好摇了摇唇瓣,为什么?要让自己有种发毛的感觉?

    看看脸安慰一自己都不行吗?

    突然红光一闪,那人就给林清好打了一个手势之后就快地消失了。这真的只有她一个人了吗?倏地,林清好前面又出现了一道黑色的声音,冰冷道:“跟上。”会说话?

    林清好脸上有着惊喜道:“我们这是在哪儿?查尔斯的那座孤岛上面吗?我们这是要去哪儿?之前的两个人去哪儿了?”

    那人不言不语,等林清好说完之后,就冰冷道:“躲起来。”说着就先躲进旁边的树丛里,紧紧盯着之前的身影消失的地方。可是一分钟过去了,五分钟过去了,十分钟过去了,二十分钟过去了,也不见那人回来,林清好心底有着不好的预感,脸色也难看了起来。

    出现了跟之前一样的状况吗?

    一去不复还?

    为什么?

    照这样去,就只是剩自己一个人了吗?

    难道,他们已经被人发现了吗?这样一想林清好就唰的站起了身子。对着不远处的人影就道:“我们已经被发现了,我们从一开始就被发现了。”

    那人点了点头没有反驳林清好的话,这毕竟是唯一的解释了。不然,谁能好好的解释一,一个一个的人消失是为什么?豺狼虎豹吗?

    为什么没有一点声音?

    所以,绝对是查尔斯的人已经发现他们了。

    林清好心底暗想道,这座岛肯定就是查尔斯的那座孤岛。

    一定!

    一时间,林清好的心沉到了谷底,她还没能搞清楚什么状况。就已经要失败了吗?接来要做什么?

    林清好是绝对不愿意面前这个人也突然这么去打探情况的,因为很可能就像是之前一样,莫名其妙地消失。一点痕迹都不成留,她不要一个人,绝对不要一个人!不管怎么样,她都不想一个人!

    因为眼前的情况已经说明了一切,他们的一举一动都在别人的监视之中。所以,绝对不能贸然的行动,因为那都是白费力气,而且还损失人员。所以,绝对不能单独行动。

    两人找了一块空地坐之后,林清好这才看到了这人的脸。是一张极其陌生的脸很黑,说话间就只能看到白花花的牙齿在动着。林清好和黑人暂时在丛林中休息,为了接来的战斗,现在必须养精蓄锐。

    黑人递过来一块东西让林清好吃,林清好接过就开始没有形象的大啃。只有吃饱了才有力气去对付敌人,跟别人战斗,所以她一定要坚持,坚持,两人默默地吃着,谁都没有说话。

    “这里的人活来的是不是很少?就像一些传言说的,想要离开这里的人,提取任务之后就要开始不断的跟人挑战,一直杀人,一直杀人。不管是自己人,还是敌人,都杀,杀到最后只剩一个。是不是?”

    “你从哪儿听来的?”

    小说里看来的,林清好腹徘道。抬起头,看着黑人的脸,林清好轻声道:“真的是这样的吗?”黑人点点头,林清好心底一惊,垂头,还真是残忍啊!这个世界究竟是怎么了?(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