两人都沉默着,不言不语,想着各自的心事。

    就在这个时候,黑人的耳朵微微动了动,拉起林清好的手就跑,冰冷的声音传入林清好的耳朵:“快跑,有人来了!”

    这个人的手也好冰,林清好边跑边想到。

    此时,林清好也听到了不远处传来的脚步声。

    两人迎着烂泥路,使劲儿地往前跑着,要留住命,才能去想别的事情。她还不想死,她还有很多事情都没有完成。没有再见墓离一面,没有见到林陌桀平安无事,也没有看到温暖和夏衣。

    身后,十几个训练有素地黑衣人快地朝着两人逼近。他们对岛上的地图十分熟悉,林清好回头一看,顿时被惊了魂。这些人都穿着黑色的劲装,就像饿狼一样超着自己追来。

    时间越来越快,几人又是逼近了林清好两人几分。

    “你快走!”黑人将林清好一推,林清好差点摔倒。咬了咬牙看着已经跟那方人马对上的黑衣人,拔腿就跑。对不起,林清好边跑边回头,看着那一个人对上十几个人。

    一时间枪声四起,林清好闭了闭眼。

    渐渐地再也看不到那人的背影,枪声也停止了。林清好蹲在丛林中,抱住自己的腿,一瞬间安静来。

    整个世界都安静了来,静的可怕,静得让人发毛。

    这才过去多久,身边得三个人都消失了,就如她之前猜想的那样。全世界都只剩了她一个人。林清好站在安静地丛林中,瞪大眼睛扫视着周围。顺着来时的路走了一半,又掉头,一个人都没有!

    真的。只剩她一个人了。

    林清好的心底有着恐惧,安静地连水滴声都听到见。林清好也接受了现实,真的只剩她一个人了。她的同伴们都消失了,只剩了她。

    她的心情十分沉重,犹豫了半会儿之后,林清好站起了身子。这个梦。自己若不做点什么,肯定不会结束的!林清好在心底告诉自己,这就是一个梦,绝对是一个梦。所以,她要将这个梦打碎,回到原来的世界。

    若是不像前走,那留来的就只有她一个人。

    这样的结果,她不要!

    就算只剩了她一个人,她也要超前走。搞清楚到底是怎么一回事。

    林清好手中拿着冲锋枪,一只手往嘴里喂着巧克力,她需要体力。之前因为乱跑,此时她已经分不清楚哪里是东南西北了。跑得太急,根本就没有注意到,刚过雨的天空还是乌云弥漫着。

    林清好一步一步走在泥泞中,一次一次告诉自己。这是自己的梦,没有什么是完成不了的。只要自己想。自己愿意,一切都得按照自己的意愿来。所以。她要放手一搏。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天空逐渐黑了。不像是之前的乌云弥漫,而是真的要天黑了。天只要一见黑,就黑得特别快,更何况林清好又是在林子里。本就比外面的情况要差很多。

    林清好找了一块干净的地方,靠着树干做了来。深呼吸一口气。林清好闭了闭眼睛。感觉到十分恐怖的气氛朝着自己逼来,之前情绪没那么放松的时候还没有感觉到恐怖,如今一松懈来,疲倦加上恐怖,让林清好靠在树干上熟睡了。

    迷迷糊糊中。林清好觉得脖子处一阵凉意,就像是查尔斯靠近的感觉。那么的诡异,那么的不安,林清好感觉到那丝凉意在不断的滑动,丝丝滑滑的,有些怪异。睁开眼,对上一双蛇眼,顿时吓了一大跳。

    林清好吓得尖叫起来:“啊啊啊啊啊----”

    蛇看着林清好发出嘶嘶的声音,还朝着林清好的身子不断滑。

    林清好反应极快地抓住蛇的七寸就直接丢在地上,随即站起身子,就直接朝着蛇一阵乱踩,力气十分大,用上了全身的力气。蛇落在地上之后,还没反应过来,林清好便踩了上去。

    挣扎了几便没了动静,半响,林清好才从蛇身上离开。因为已经确定它死了,站在之前的那颗树,林清好大口的呼吸着,心脏依旧紧张地跳着,额头的冷汗顺着脸颊流。

    她最怕蛇了!

    看着蛇的尸体被自己踩得鲜血淋淋,林清好将鞋子在水塘里使劲儿的洗着。最后拿起自己的东西跑到另外一边,不敢去看蛇恶心的死相。跑到另外一边之后,林清好倏地跪倒在地。

    就算这是个梦,也真的太恐怖了!

    她跪坐在地上,双手捂住脸颊,放声痛苦着。将所有的委屈,所有的恐怖都哭出来。从来没有这么想要墓离在身边过,阿离,你在哪里。林清好在心底呼唤着,为什么,要丢我一个人。

    压抑的哭声,在密集的丛林里,显得十分的诡异。

    树叶被夜风吹起,沙沙地响声,也比平时来得恐怖很多。

    不知道哭了多长时间,终于将情绪都发泄完了。林清好倏地站起身子,却脚一麻,跪坐久了腿麻了。林清好就一屁股坐来,揉了揉自己的腿,大声道:“这是本姑娘的梦,本姑娘一定会掌握的!谁都别想吓着我!”

    声音很大,在整个丛林里回荡着,树叶沙沙的声音继续响起。

    林清好一把抹干了眼泪,这个梦是让自己去挑战吗?哼!她林清好向来都不是服输的人!她一定会胜利的!一定会!

    坚定了信心之后,林清好又拿起了冲锋枪。不再迟疑地就朝着前方走去,夜是很黑,可难得的是过雨的天还出了月亮。

    林清好拿着一根棍子当拐杖,在黑夜中将近走了一夜。才终于走出了树林,看到了一座奇怪的山脉,以林清好的好视力朝着远方看去。那半中央似乎有着建筑物,她当高兴地跳了起来。

    那就是她的目的地,有了建筑物,就代表着有人在。

    所以,她绝对不能放弃,也顾不得走了一夜身心都已经疲惫。依旧不知累的超前迈进,有了目标之后就更是有了干劲儿。

    出了树林之后,林清好就朝着山奋斗。可看起来十分容易的山,爬起来却十分的艰难。因为在林子里的时候是看不清这山的全部。这山脉间竟然诡异地出现了断层,中间有一道几十米的裂缝,只要是稍不小心,掉去那就是粉身碎骨。

    林清好连犹豫都没有,将冲锋枪背在身后,皱眉咬着牙上前。找了一个比较好爬的地方之后,林清好先是用双手抓住上面突起的石头,紧接着,一只脚一只脚的往上。两只脚都上去之后,稳住了身子,又开始朝着另外突起的时候抓去,然后,是脚,一次又一次。

    冷汗顺着纤瘦的脸颊滑,她的衣服早就已经湿透了。浑身都是湿漉漉地,给她带来了不少的压力。她紧咬着牙齿,一点也不放松警惕,一点一点地朝着上面攀爬着,手掌都破皮出血了,可她却没有感觉到痛,也对这些毫不关心。她全然不管自己的手掌已经血肉模糊,仍旧是朝着上面,坚持不懈地爬去。

    爬了一个小时,两个小时,在林清好即将要虚脱没有力气的时候。终于看到了尽头,她微微一笑,稍微放松了一,却差点滑手掉落去。吓得她直接抓住了石头,看着那碎石掉落去,连响声都没有。

    不远处就是尽头了,加油!

    林清好鼓励着自己,终于,她爬出来了。整个人就那么平摊在哪儿,连动动手指的力气都已经没有了。她大口的喘息着,胸膛也剧烈的鼓动着。

    山顶的风很大,也很凉,吹在林清好身上,冷得她直哆嗦。本来因为精神紧绷就已经湿透了,此时风一吹,那效果,真是极好。恢复了一些力气之后,林清好又吃了一块巧克力,看了看不远处的建筑物。

    “一定要快点,一定要。”如果不休息的话,在天黑之前应该是能到的。所以她必须加油,必须!

    休息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又爬起来了。站起身子,朝着目的地而去。

    走了大概半个小时,林清好瞪眼看着面前这一根铁链。这是什么?天龙八部里的场景吗?她不是段誉,也不是虚竹,更不是慕容复,最重要的是,她不会轻功啊!这要怎么过去?

    林清好知道,在这里绝对不能掉以轻心。因为,说不定还有更多的挑战等着自己。

    铁链面就是万丈深渊,林清好已经不敢往面看了。暗骂一声之后,林清好坐来,思考对策,要这么办?身上也早就已经是伤痕累累了,不时还有血水渗透出来,染红了衣裳。

    看上去,触目惊心,很是可怜。

    林清好知道自己的潜能,也知道自己的情况很糟糕。就算这是在梦中,她是打不死的,是不会死的,可想要回头已经没有可能了。她清楚的知道,她只能选择继续走去。

    这是她的梦,她是不会放弃的,更不会让任何一个人有能力控制住她的梦,除了她自己!(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