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呼吸一口,林清好闭了闭眼,再次睁开眼睛时,里面全是坚持。握住其中一根铁链之后用力扯了几,发现挺坚固地,这才将四肢缠住,身子朝,爬了上去。爬上去之后,林清好才感觉到了这铁链的恐怖之处。

    阴冷地风吹佛着,林清好感觉到了冷。照理说,这是梦,她不应该感觉到的。可偏偏那么清晰地感觉到了。她的双手本来就受伤了,行动就比较缓慢,她不敢往面看,只能硬着头皮朝前行进。

    也就才走了四分之一而已,若是她放手,掉去摔死,也就会从梦中醒来。

    但是这样的结果,林清好却不能接受,她想要的,并不是这个!

    “林清好,都坚持了这么久了,千万不能放弃。不能轻言放弃,你要相信,你一定可以成功的。一定,一定!”

    林清好的话刚落,手上却一滑,差点就松开手摔落去。吓得她另一只手死死的拽住铁链,双脚快夹住铁链。

    “好险,好险。”林清好深呼吸一口气,浑身都僵硬着,顾不得去多想,就直接超前进着。休息越久就越是可能掉这万丈深渊,所以,她不能休息。好长一段时间过去。

    当林清好摊在地上的时候,她都记不起来自己是怎么爬过来的。身上到处都是血迹,手上更是触目惊心,惨不忍睹。身子微微哆嗦着,怎么都停不来。是真的被吓着了,吓到不能停止颤抖。

    “哈哈哈哈哈哈----我坚持来了,我成功了!”林清好大声地叫着,发泄着自己心中堵着的那口气。终于可以放松了,一直紧绷的神经。她庆幸的是。手上的伤都不痛,果然,这冒险的话,还是梦中比较好。

    不会有疼痛感。

    短暂地休息之后,林清好又开始了,此时她的速度已经很慢了。在一旁捡起木头当成拐棍继续用。即将要抵达山顶的时候。林清好的心又咯噔地跳了一。最后就是狂喜,终于到了吗?

    走进之后林清好才发现,之前看到的建筑物,不就是一座城堡吗?不!严格来说,是别墅吧?很大很大的别墅,但距离城堡还是有些距离,四周都是高墙,唯一的铁门关着,林清好眨巴眨巴眼睛。似乎在哪儿看见过?

    听到铁门吱吱吱的声音响起,林清好赶紧躲到不远处的一块大石头后面。露出一个脑袋观察着周围的环境,除了之前的平方之外,似乎这地方也就这类似城堡的别墅了?

    那这么说,自己的目的地应该就是这里。

    只是,那三个人都 不见了,没有人回答她的问题。

    到了目的地之后要做什么?

    林清好直接在大石头后面一屁/股坐了来,先思考一。之前觉得目的地是这里。但是。接来要怎么做?要做什么?直接冲进去?

    不!

    那绝对是找死的行为,那就必须得想个办法才行。

    铁门被打开彻底被打开的声音传来。林清好赶紧伸出头,悄悄地看着。黑衣人?还都是排成队伍的,少说也有几十个人。林清好屏住呼吸,看着一队人马走到不远处,其中一个人大声说了句什么之后。

    其余的人都开始脱了自己的衣服,朝着不远处跑去。

    林清好的眼眸顿时一亮。这不是好机会吗?背着冲锋枪,在左闪右避地情况。林清好终于悄无声息地靠近了那批人马的衣服。那些光着膀子的人越跑越远,越跑越远,完全给了林清好偷衣服的方便。

    瞄准时机,林清好就用她的木头拐杖勾了一套黑色的衣服过来。抱在怀中之后。顺着之前的路,又跑到了之前的大石头边。直接将衣服套在身上,林清好迅速离开这个地方。

    林清好看了看天,此时应该是接近上午十点左右的时间,她从最开始到现在,已经过了两天时间了。又有呵斥的声音响起,林清好慢慢靠近,见铁门里又有包得一身黑的人走了出来。

    林清好躲在一边等待着机会,终于。到了快中午的时候,这些人马不在排列的那么整齐。而是有进有出,林清好也将头完全裹着,只露出了一双眼睛。挺胸抬头就朝着里放走去。

    有几人一直盯着林清好看。林清好浑身都紧绷着,直到最后也没有发生什么。林清好终于混进去了,松了一口气的她。走到一边,暗自拍了拍胸脯,可真是有够紧张的,差点被吓死。

    之前那几人都是凶神恶煞地盯着自己,她都以为自己曝光了。

    休息了一会儿,林清好就开始打量这里了。小心翼翼地避开其余的人,林清好神色警惕地朝着里面走去,穿过一间又一间房间之后。林清好的眼神也从之前的惊恐变得麻木,这些人哪里是在训练?简直就是在拼命!

    这一个一个都往死里揍,看得她赶紧加快脚步,竭力忍住心底的恶心。

    正低着头快速走着,却有人拍了一自己的肩膀,随即一道冰冷的声音传来:“喂,你跟我过来。”

    冰冷的没有一点温度,就像是死人一样,林清好顿时就僵硬了,一动也不动。垂头转过身子,扯了扯自己头上的黑布。希望不要被发现了,林清好的双腿微微有些发抖,压低声音道:“是。”

    既然是训练的地方,那就肯定是回答是,或者不是。

    林清好不敢多说话,入目是一个长相比较斯文,看起来温文尔雅的男子。林清好记忆中,没有这个人,薄唇,剑眉,与这幅温柔的面容不同的是。这男子的声音很冰冷,就像是寒冰一样。

    没有多看一眼林清好,就直接转身冷酷道:“跟我过来。”

    林清好垂头,跟在这人身后,心底不由得暗骂。早知道就该走快一点,就不会被这人给发现了。双手垂在两边。林清好跟着男子经过了一层又一层的训练场地。直到走入内部,才干净了许多。

    刚走过的地方,很多都有鲜红的血迹,是才留不久的。林清好一面观察着周围,一面跟着男子前进。将所有的线路都深深记在脑中,这些对她逃出去十分有利。在林清好胡思乱想中。

    两人来到了一排排的房间前。走到其中一间房门前。男人伸手推开,然后指着写着卫生间三个大字的房间,冷水道:“去给我放洗澡水,我要洗澡。”

    林清好赶紧点头,二话不说就直接走进去,将浴缸里放满洗澡水。

    与外观不同的是,这里面的房子十分宽阔,也十分简单。除了一些必备的东西,再也没有多余的物品。而更多的是枪,和刀。

    正在等待热水将浴缸装满,却突然传来了“砰!”的一声,林清好迅速转身回头。就见之前的斯文男子站在自己的身后,面无表情地看着她,之后走到一边就开始脱衣服,林清好一时间呆愣了,竟然就那么傻傻地站着。没了动作。

    林清好就那么睁着大大的眼睛看着斯文男子将衣服脱了一个精光之后,这才打量着男人的身材。肌肉十分的结实。有八块腹肌,肩膀十分宽厚,臀部也很完美。胸膛是典型的倒三角,有着人鱼线。

    林清好的目光继续往滑,那腹处一根东西狰狞地昂着头。与男子斯文的面容十分的不搭,看起来极其凶神恶煞。林清好别过脸。暗叹一声,身材不错嘛!随即又醒悟过来。

    脸色微微一红,转身,装作淡定的声音道:“没事我就先出去了。”说着就朝着门把处伸去,准备将卫生间门打开。

    “站住!”冰冷的声音传来。林清好紧张的停了脚步,没有转身。男子又出声道:“过来,给我擦背。”

    擦背?你妹的!

    本姑娘都没有给墓离擦过!

    但是,目前的情况却容不得林清好拒绝。林清好转身,垂着头走到男子身后,半跪着就拿起旁边的毛巾,给他擦着背。林清好手中的伤虽然不痛,但是也有些血迹。林清好一直在诅咒这斯文男子,却没有注意到手因为沾过水,和血融合在一起,从男子肩头低,落在了男子面前。

    林清好顿时脸色一变,男人也唰的抓住林清好的手。林清好从身后掏出手枪就对着斯文男子的脑袋,男子依旧偏头,看着林清好厉声道:“你是谁!”并没有害怕林清好手中的枪。

    林清好微微眯起眸子,就准备朝着斯文男子开枪。却没有料到,这男子的身手如此之快,还没来得及等林清好开枪,斯文男子的身子便快速的一歪。林清好由于惯性就直接扑进了水中。

    这周围的隔音效果似乎并不好,两人这动作不大。却依旧是惊动了外面的人,不到一秒钟就有了敲门声响起,同时一道凝重的声音也传来道:“队长,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

    不等里面的人回答,几个男子就将房门推开,几个穿着黑衣的人就走了进来,凌厉的目光扫视着内的一切。(未完待续。。)

    ps:  推荐新书《重生暴力千金》萧伶韵这辈子最庆幸的是,

    上天给了她第二次重生,让她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踹开渣男,揭穿闺蜜继母大人,打倒爱演戏的堂妹。

    既然你们无情,那就别怪我无意,既然你要嫁给我老爸。

    那我就要嫁给你干爹,让你叫我干妈!天天膈应你,直到膈应死你!

    可方韵洁的干爹是什么人呢?

    那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那是黑暗帝国的不朽传奇。

    铁血无情,心狠手辣,似乎不好勾搭啊o(╯□╰)o

    http://3347650.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