宽阔的浴室里,只有斯文男子坐在浴缸里,见几人冲了进来,冷声道:“有事?”

    对方见男子的脸色,赶紧摇头恭敬道:“刚才听到声音,所以……”

    话还没说完,斯文男子就道:“没看到我在洗澡吗?滚出去!”

    “是!”

    几人快速消失将房门关上,房门刚关上,林清好就从水里蹦了出来。直接朝着男子招呼而去,斯文男子脸色一变,冷声道:“我救了你,你不知恩图报也就算了,反而敢动手!”

    说着就直接一脚将林清好踢远,随即一刀劈在林清好的脖子上。林清好醒了过来,冷汗淋淋,睁开双眼看着房间里空无一人,松了一口气。不知道,上次那小孩子如何了?

    这果然是个梦,梦里她已经经历了那么多,却在最后一步失手了。

    扬起一抹苦涩的笑,林清好转身,今天已经是多少号了?

    走到大厅,上面的台历显示着十月五日。已经过了一个星期了啊!阿离,你怎么还没找到我?

    走到外面,林清好看着那个小孩子一个人坐在沙滩边。想到在梦里经历的一切,林清好甩了甩脑袋,怎么会觉得跟现实很像?肯定是自己出现幻觉了。走上前,林清好才发现这个小孩子皮肤很白。

    而且是个华裔,漆黑的眸子,漆黑的发丝,脸上有着红肿,嘴角边也有破皮。一双小手上全是青紫。林清好正准备抱着他,却又想到之前那些人看着自己的眼神,收回了手。

    坐在小男孩身边,林清好轻声道:“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顾辙,姐姐你生病了吗?”顾辙见林清好虚弱地撑着身子,怯生生地道。

    “只是有点不舒服而已。你没事吧?”林清好想起之前的事,顾辙摇摇头,看了看四周道:“我没事。”似乎不知道林清好在问什么。看着顾辙打量四周的样子。林清好倏地响起这地方都是监控器,就站起身子道:

    “你快走吧。不然被我连累了就不好了。”听到顾辙说没事的时候林清好松了一口气。但是谁知道查尔斯会不会透过监控器看到这一幕,然后对付顾辙,或者那这个孩子威胁自己?

    “没事的姐姐。”顾辙的眼一直都看着波澜的大海,然后小声道:“姐姐,要是你出去之后,你能帮我去看看我的家人吗?”

    “家人?”林清好轻声道:“你不是孤儿吗?”

    “我不是孤儿,我是被掳到这里来的,但是已经回不去了。”顾辙小小的眼里有着悲伤。林清好心底一疼,这个孩子可是比林陌桀都要小啊,看着顾辙的小脑袋,林清好轻声安慰道:“没事的,要是姐姐能出去的话,一定会去的。”

    “谢谢姐姐了。”从林清好身边经过的时候,顾辙快地说了一个地址。林清好的眉头倏地一皱,正准备还问些什么,但顾辙的小身影已经远去了。林清好坐来,刚才那个地址……难道真有那么凑巧吗?

    只是希望不要连累到他才好。看到顾辙的样子,似乎并没有事?那为什么那些人都是一副自己的病源的目光盯着自己?

    这一切,是哪里出了问题?

    林清好垂着脑袋。眼泪滑眼眶,为什么这个世界要这么残忍?

    可没来得及等林清好多想,不远处传来的响声却让她抬起了头。直升机!上满肯定是查尔斯,林清好咬牙站起身子。不想看到这个人,可没等林清好走几步。查尔斯就出现在了林清好面前。

    一件亚麻色的大衣随风飘动,让他看起来十分有气质。林清好直接面无表情地从他身边经过,查尔斯唇瓣掀起,微笑道:“怎么,清好不待见我?看见我来就想走?何必这样呢。你这身体恢复的不错,都能走出来欣赏风景了。”

    林清好十分不想搭理查尔斯。但是她又想知道,这个男人到底在她身上动了什么手脚。于是。停脚步,头也不回的就冷声道:“你到底对我做了什么?”语气很是冰冷。

    虽然有些气短,但是林清好依旧想要知道。

    就这么站着也是一件很废体力的事情,但是林清好却硬撑着。因为她不想在这个男人面前显示出一点的虚弱。看来她的猜测是没有错的,这几天查尔斯都不在这个岛上,而是去了别的地方。

    谈判的时候一定要气场强大,才能不输人。

    “清好,你就这么不愿意看我?你都不看我,我怎么回答你的问题?”优雅地音色在林清好耳边响起,林清好心底咯噔一声,威胁?

    林清好冷着脸转过身,看着查尔斯冷声道:“现在你可以说了。”

    “真乖。”查尔斯说着就伸出手准备摸林清好的脸。林清好眼一瞪,别过脸,查尔斯呵呵一笑,带着几分诡异道:“没想到你竟然这么快就发现了,不愧是墓离的女人,就是不一样啊!聪明!”

    这一次又伸出手,林清好却没能躲过,但脸色依旧很冷。直接无视掉查尔斯在她脸上滑动的手,怎么那么像梦中的那条蛇?不过,她睡梦中的那条蛇已经被她给踩死了。所以,她一直相信,查尔斯,总有一天会死在直接手中!

    “直接回答我。”林清好不想跟这个人有过多的言语交谈,也不想听他继续废话。

    “我刚才似乎看到你跟一个小男孩在说话。”查尔斯的嘴角勾着笑,林清好的心倏地沉,这话是什么意思?见林清好冷冷地看着自己。查尔斯若无其事地道:“也没多大的事儿,这个男孩要解脱了而已。”

    “什么意思?”林清好死死地盯着查尔斯,解脱?

    这个词语是褒义词还是贬义词?

    林清好不得而知,但是,她却有种不好的预感,眼皮也跳得厉害。

    林清好看到不远处的海滩上,依旧有些黑色的小身影。就瞪大了眼眸。难道查尔斯是这个意思?

    很快,查尔斯就给了林清好的答案,直接搂过林清好的身子。强迫林清好看着不远处漂浮的尸体。笑得欢乐道:“看到了吗?那些人已经解脱了,所以。跟你谈话的这个孩子也快了。很快就跟他们一样,也许会更惨一些也说不准,这样你懂了吗?”

    林清好的眼神顿时毫无波动,心底那唯一的希望也被查尔斯生生的打碎。被查尔斯像个木头人一样拥在怀中,脸上的表情就如同溃败腐烂的花朵,那么的可悲可泣。

    “混蛋!”林清好低声道,查尔斯抬起林清好毫无血色的脸,就笑着道:“混蛋?呵呵。你都这么叫了,我要是不配合,那岂不是对不起你?”

    “你对我做了什么?”林清好的声音毫无波动,她的心已经死了。想起之前那个可爱的小男孩,她的精神已经要崩溃了。那个孩子说没事的时候,她还送了一口气,可结果还是害了他。

    他那么善良,还那么小,为什么就不能活得更久一点?

    林清好的心在滴血,一种疼痛似乎从心底传到身上的每个部位。为什么这个人可以面不改色的说出这种事情?为什么可以对不远处漂浮的尸体无动于衷?他的心是肉做的吗?

    还是,冰冷的机器?

    怎么可以如此残忍?

    “为什么。”

    林清好张了张嘴巴,多余的话说不出来。只是一直念着为什么。声音有着悲伤,查尔斯微笑着,灰绿色的瞳孔里有一种宠溺的笑容,伸出大手揉了揉林清好柔顺的长发,笑着道:“我不是说了,我对你很感兴趣,我查尔斯看上的从来都没有得不到的。”

    “可你,似乎没有多看我一眼。”查尔斯回想第一次见面时的场景,林清好哆嗦了一身子。突然回过神来,声音颤抖道:“你什么意思?你是说第一次见面你就给我了药?”

    “呵呵。”查尔斯冷笑。拍了拍林清好的苍白的脸,有丝赞赏。“清好,你果然没让我失望,智商很高啊!不过,你也应该庆幸,你跟墓老大一直都没睡过。我没有告诉吧?你这根本就不是药,而是一种新型的病毒,我想夏衣应该不陌生才对。难道她没告诉你?这种病毒是不能与人结合的,当然,这其中并不包括我。这个世界上除了我,再也没有人能碰你了。”

    “你知道,碰了你之后会有什么后果吗?”查尔斯吊着林清好的胃口,林清好的贝齿咬着唇瓣,都咬出了血,查尔斯伸手抹掉,放进自己嘴里。满足的一笑道:“那就只有一个后果,我想你应该知道。”

    看着查尔斯恶心的动作,林清好的身体开始哆嗦了起来。她此时是不是该庆幸,每次都被打扰了?没有做成?不然,这个时候墓老大已经去见了阎王了?尝到嘴里味道的林清好紧紧地咬住唇,有丝隐忍。

    若是可以,她真想将这个男人碎尸万段,然后丢到海里喂鱼!

    只是,这样去,她要怎么办才好?

    原来,她并没有猜错,自己真的是个病毒源头。但是第一次见面的时候,并没有什么异常,是什么时候给自己注射的?林清好的脑袋有些懵。(未完待续)

    ps:推荐新书《重生暴力千金》萧伶韵这辈子最庆幸的是,

    上天给了她第二次重生,让她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踹开渣男,揭穿闺蜜继母大人,打倒爱演戏的堂妹。

    既然你们无情,那就别怪我无意,既然你要嫁给我老爸。

    那我就要嫁给你干爹,让你叫我干妈!天天膈应你,直到膈应死你!

    可方韵洁的干爹是什么人呢?

    那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那是黑暗帝国的不朽传奇。

    铁血无情,心狠手辣,似乎不好勾搭啊o(╯□╰)o

    p://3347650.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