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的心沉入了谷底,呼吸也有些不顺畅,她紧抓住自己胸口的衣服。难受得蹲了身子,这说明了什么?她是个杀人狂魔吗?极度的恐慌让林清好心跳速度也变得不一样。

    “清好,何必这样?你不是还有我吗?就算是墓老大不能碰你,我还是可以的。”查尔斯微笑着,在阳光就像一个天使,披着天使衣服的恶魔!看着林清好的目光有丝憎恨,让林清好闪了眸。

    林清好一直以为,这个世界上。其实没有坏人的,可这一刻,她却真实的感觉到了。原来一个人的心真的可以狠成这样,真的可以是铁做的。铁石心肠用来形容查尔斯再适合不过了。

    林清好脸上的表情十分的无助,身子微微卷曲着,谁可以救救她?

    一双明媚的眼眸变得空洞再也没有了半分色彩,查尔斯的声音也被自动屏蔽,传不进她的耳朵。

    林清好从没有这么绝望过,以后,她连最亲近的人都不能碰了吗?

    “不,不对!”林清好倏地站起身子,疯狂的大笑着,笑得眼泪都流了出来,在阳光闪烁着。林清好恨恨地瞪着查尔斯,“你不是说碰了我的人都会死吗?你这说法是有错误的,要会死,阿离他们早就不在这个世界上了!”

    “清好,你非得让我把一切都摆在门面上来说吗?既然这样,那我就告诉你吧。是,墓老大是还没有死,可你知道是为什么吗?那是因为我在你的病毒还没有发作之前就带你离开了a市。还没有来得及传给墓离,不然你以为,你家里的人还有命在吗?我这样说,你清楚了?”

    “查尔斯!你这个混蛋!”林清好愤怒地大吼。心底是两种感情在交战。一种是惊喜,一种是悲哀。惊喜的是,墓离和林陌桀他们都会没事,不会被传染。悲哀的是,她终究是传染体,不久于世。

    “混蛋?清好。你还真是不学乖啊!”查尔斯微微笑着,伸出手将林清好的身子提了起来。

    拍了拍林清好的脸笑着道:“你忘记之前我说过什么了?你要时刻记得,你的命是跟你的儿子有关联的。”

    “我想你心底一定是在窃喜,你的儿子和墓离都没事吧?呵呵,我告诉你,我是不会让他们这么早死的。一切游戏才刚刚开始,这主角都死了那不是没戏看了?我要让你尝尝从希望中落到地狱的感受,那一定会很美妙。”

    查尔斯桀桀地笑着,林清好垂头。没有说话。

    刚才在庆幸墓离他们没事的时候,也在庆幸那个叫顾辙的孩子没事。可如今,查尔斯这一番话完全将她的心给冰冷,还只是五岁大的孩子啊!难道就要消失在这个世界上吗?

    沉默了好久,林清好才接受了事实。

    沉着脸道:“被我碰过的人还有几天可活?”第一波传染体,第二波传染体肯定存活的时间是不一致的。林清好清楚,这么多年没吃过猪肉也见过猪跑了。

    看着林清好冰冷眼底透露出的希翼,查尔斯唇瓣扬起。微笑道:“五天,啧啧啧……清好。你现在的表情我非常满意,这么的绝望,这么的悲伤,是不是对生活顿时没了热爱?”

    “你放心,你是第一波传染体不会这么容易死的。至少临死前,我会让你见见你的好儿子跟你的好男人。让他们看看你的惨不忍睹的死相。还是说,清好你希望,他们早点找到你,跟你一起死?”

    “查尔斯,你这个混蛋。我要杀了你!我要杀了你!”林清好直接一脚朝着查尔斯踢去,可是无奈身体虚弱太久。还没踢到查尔斯,自己便先倒了。林清好一拳打在沙子里,脸上全是恨意。

    她想杀了这个人,想要将这个人的血喝光,尝尝是不是热的!

    她想将这个人的心挖出来,看看到底是红的还是黑的,是肉做的还是铁做的。

    从来没有恨一个人恨到这种地步,她痛恨自己此时无能为力的感觉。痛恨自己为什么没能像夏衣和温暖一样,有着防身的本领。

    此时的这种情况,她除了绝望,已经没有别的办法了。

    要想查尔斯人性一次,那是绝对不可能的事情。

    “清好,你别担心,这个孩子快死的时候,我会让你看的。看看这个孩子死之前可怕的模样。让你心底深深地记住,这个孩子是因为你才死的,是以那位触碰了你才死的。”

    “查尔斯,你可以再变/态一些吗?”林清好憎恨地看着茶儿子,声音从牙缝里钻出来。

    “当来,如果你乐意看的话,你要知道,人的潜力是无线的。等着你他们来救你,我看你是不要做梦了。这个地方要是能被找到,那我查尔斯岂不是白混了。”查尔斯微笑着。

    “把解药给那个孩子!”林清好跟查尔斯灰绿色的瞳孔对视。

    “清好,你觉得我是会听你话的人?”查尔斯听到林清好的话之后,大笑了几声,随即垂眸子看着地上的林清好,眼眸里尽是笑意。在嘲笑着林清好的天真,竟然会抱着自己会有善良这一面的想法。

    不过,这药,当真是没有解药的。

    毕竟,

    这是专门对付他们的,他又怎么会准备解药?

    不过,林清好的想法的确是很天真。

    他查尔斯早就已经被骂了这么多年了,又怎么会在乎她这么几句,变/态,混蛋?

    想惹他生气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事情。

    “清好,你这样子是要哭吗?我可是最喜欢你哭的模样了,你哭!哭给我看。”看到林清好的眼眶微红,查尔斯倏地大声道:“哭!你给我哭!像那天一样,给我悲哀的痛哭!”

    “你疯了吗?”林清好倏地被这一声吼给惊醒,微笑着抬起头,脸色虽然是苍白的。但林清好是不会哭的。

    再知道这个男人的变/态之后,自己还会当着他哭?

    那可真是有病!

    见查尔斯愤怒地看着自己,林清好忍住心底的悲戚道:“怎么?难道还要像上次一样打我吗?我是不会哭的,因为我的心已经死了,心都死了还能哭吗?查尔斯,其实你真悲哀。这个世界上没有人关心你。”

    看到查尔斯变了脸色,林清好倏地闭嘴。这个时候惹怒查尔斯是一件不明智的事情,只是第二波人是能活五天,那自己呢?能活几天?十五天?一个月?三个月?来这个岛上已经五天了。

    “查尔斯,我还有几天可活?”

    “第一波传染体,只有一个月可以存活的时间。”查尔斯冷冷道,看着林清好的脸,有着深思。

    “是吗?一个月啊!”林清好垂头,一个月减去五天。那也就是说自己只有二十五天的生命了吗?

    真是可悲啊!

    这一生,就这么完了。

    什么事情都还没有做好。

    她还没有跟墓离结婚,她不想死。

    她还没有给林陌桀生一个妹妹,她不想死。

    她还不知道自己的亲生父母是谁,她不想死。

    可不想死又能如何?

    二十五天之后,就会变成一堆白骨。

    其实,仔细想想也不是什么恐怖的事情,毕竟人都是会死的。

    早死晚死不都一样吗?

    “不。不一样的,不一样。”林清好嘟囔着。早死晚死怎么会一样呢?

    “清好,你也别这么绝望。你死不死,其实都掌握在我的手中,我要你一个月后死,你就可以一个月后死。我要你这个月死,你就只能这个月死。”查尔斯嚣张到。

    林清好冷笑。心微微颤抖着,看着查尔斯脸上浅浅的笑容就冷声道:“查尔斯,你以为你是阎王吗?你让我死我就死?可惜,你不是中国的人。阎王老爷是不会帮你的,你还是求你家的上帝吧!”

    “是吗?我倒是希望。一直都能看到你这么尖牙利齿地状况啊!只是清好,你能坚持吗?我老实告诉你,这药还就是针对你跟墓离制作的。怎么样,荣幸吧,你可是第一批实验者,也是唯一的一个。”

    见林清好脸色一变,查尔斯继续道:“从我带你离开a市之后,墓离要是抱你一,或者牵你的手,都会成为第二波传染体,只有五天的寿命。你觉得如何?我这个主意是不是特别好?按照墓离的个性,说不定在你只剩五天的时候在跟你啪啪啪,然后你们一同死去。只是,这一切哦度简历在墓老大能找到你的基础上。你不觉得,这其实很好玩吗?”

    “墓离一碰你之后就会传染,我现在倒是很希望墓离能快点赶来了。因为我已经迫不及待的想要看看他脸上的表情是多么的精彩动人。噢—说起来,我对墓老大也有几分心思,你说,用你威胁的话,墓离会不会自己洗干净了上我查尔斯的床?”

    “不要这么看着我,林清好,你只需要记清楚一点。想要整死你们,我查尔斯多得是办法。”

    林清好哆嗦着身子,这个人已经完全疯了,陷入了魔障。根本就已经不是人了,没有共同语言,这就不是个人了!完完全全已经毁了三观。(未完待续。。)

    ps:  推荐新书《重生暴力千金》萧伶韵这辈子最庆幸的是,

    上天给了她第二次重生,让她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踹开渣男,揭穿闺蜜继母大人,打倒爱演戏的堂妹。

    既然你们无情,那就别怪我无意,既然你要嫁给我老爸。

    那我就要嫁给你干爹,让你叫我干妈!天天膈应你,直到膈应死你!

    可方韵洁的干爹是什么人呢?

    那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那是黑暗帝国的不朽传奇。

    铁血无情,心狠手辣,似乎不好勾搭啊o(╯□╰)o

    http://3347650.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