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查尔斯,你觉得你的计谋能达成吗?”林清好将心底的想法死死地压住,不去想那呼之欲出的答案。她不愿意面对那个残忍的事实,她不要,全身的细胞都在抗议着。

    可是看着查尔斯那笃定的模样,林清好似乎能才想到,他心底那恶心的想法。

    看着查尔斯不回答,林清好心底冷笑一声。想要让墓离妥协是那么简单的事情吗?况且,查尔斯要真敢那么做。她这条命就不要也罢,靠她是不可能逃出去的,这四周都是海,后面又是丛林。

    只是不知道,这是一座孤岛,还是连接大陆的岛?

    这里到处都有监视器在闪着红光,不远处也有拿着冲锋枪的高大男人们。戒备如此森严,想要离开,那几乎是不可能的事情。

    更何况,她身体这么虚弱,能离开,就只是一个愿望而已。

    虽然之前做的梦跟这个地方很相似,但还没来得及深究,查尔斯就已经回来了,完全将她的心思也压了去。

    第二日,林清好的病毒又一次发作了,连起床的力气都没有。脑袋一直昏昏沉沉,都失去了知觉。

    林清好病毒发作的时候,叫顾辙的孩子最终还是死了。她永远都忘不了顾辙最后说的那句:“姐姐,其实我不想死,我还想见我的爸爸妈妈,可惜没有办法了。”一个五岁的孩童说出这句话。

    林清好的心如刀割,她自己也是一个孩子的母亲。

    看到顾辙在她怀中死去,林清好的心,沉入了谷底。这是查尔斯故意的,故意让顾辙死在自己面前。林清好这样想着,但是她也知道。顾辙是被自己害死的,要不是顾辙为了拉她一把,又怎么会被传染?

    这么小久失去了生命?

    心底牢记在海边时顾辙说的地址,如果她出去了。一定让林陌桀好好孝顺顾家的人,一定。

    在此之后,林清好的情绪一直都很低沉。吃饭也没有胃口。她是真的怕了查尔斯,因为她发现。查尔斯这个人,是没有心的,真的没有心。而且,林清好也避免跟查尔斯相见。

    她每天都躺在床上,闭着眼睛,装睡。

    查尔斯的手段,她是真的不想在尝试第二次了。

    林清好清楚的明白,自己只有二十三的生命了。在这仅剩的日子里。她尽量不要去惹怒查尔斯,这样还能愉快地多活几天。

    在林清好装睡期间,查尔斯也来了几次。命令医生给她打针,医生依旧如同往常一样。对于林清好是惧怕的,但打过针之后,身上的病毒似乎稳定了许多,没有时不时就会发作一次的状况了。

    林清好心底明白,查尔斯不会让她这么早死。因为,他在等着墓离自投罗。

    林清好稍微能坚持的时候。就不让医生给她注射药物。查尔斯也不是每次都来,查尔斯没来的时候,林清好都拒绝了。是药三分毒,林清好清楚,这药里面肯定也有些有害物质,说不定还会像罂粟一样上瘾。

    那种地步。她不要。

    虽然,打了针之后,立即就不痛了。

    但,只要查尔斯不来,林清好就拒绝。医生也毫无办法。

    林清好不是没有想过,从查尔斯嘴里套出一些讯息。可查尔斯也不是简单的人,总是四两拨千斤地将林清好的问题扯到一边。在林清好着急的时候又明确的告诉她,这病毒,是没有解药的。

    而医生给她注射的,也的确是缓解疼痛的药,没有副作用。

    林清好才不会相信查尔斯的鬼话,无副作用?

    要真是如此,为何嘴角边有嗜血的笑容?

    当她是瞎子吗?

    一天一天数着还有几天可活,这是一种折磨。林清好业清瘦了许多,原本就瘦的她看起来只剩了骨头。浑身都没有几两肉,期间,林清好想过自杀。可查尔斯将所有的尖锐东西都给收了起来。

    除此之外,查尔斯没有别的动作。

    可林清好终究也只是想想,其实人都是这样。整天念叨着我要去死,我要去是死。可真的到了那一步时,却退缩了,好死不如赖活着。不是吗?古人原来也会骗人啊!

    林清好时常在想,人死之后,会不会像小说里写的那样,能够重生?

    她不敢轻易去尝试,生命只有一次。说她贪生怕死也好,胆小也罢。

    毕竟,数着自己剩余生命过日子的又有多少?

    林清好的发丝也逐渐变换着,不再那么乌黑,透露出几分雪白。林清好脑子里也多了一些莫名的场景,就好像她亲生经历过一样。

    她在想,难道真的是人之将死,所以回想起了前世今生的事情吗?

    那记忆中那个温柔宠溺的男子,是否就是今生的墓离?

    这样想着,林清好的鼻子就酸涩了,眼眶也充满了泪水。可是她却忍住,没有苦楚声音来。

    林清好不想绝望,因为,一旦有了绝望的念头之后。心底就会盖上这个印章,再也除不掉了。j的医术那么高,他一定会有办法救自己的。在墓离他们没来之前,她唯一能做的,就是保证自己的生命安全。

    想到还能活着见到墓离,林清好的嘴角都扬起了一抹笑意。虽然她心底明白,这种几率很小,但,查尔斯也说了,自己临死前会让墓离来见她的。所以,林清好也满足了。

    如果真的要死,那能再见林陌桀和墓离一眼,那也算是死而无憾了。

    只是,没有看到查尔斯惨死,她有些不甘心。

    是夜晚,林清好坐在窗户边,风扬起她的发丝。从灯光看,她的发丝逐渐在透露出银白。她靠在窗户上,眼眸闭着,尝尝的睫毛因为微风吹来而不安的眨动。但嘴角却有着一抹微笑。满足的微笑。

    查尔斯进来的时候,看见的就是这么一副场景。

    心微微跳动,有了一抹一样的情感,还没来得及深思,变已经消失了。

    林清好不是真的熟睡了,而是因为查尔斯进来。她根本不想理会而已。睫毛微微颤抖,明显就是装睡,查尔斯扬起一抹笑,手中拿着一张照片,凑近林清好耳边,轻轻吹了一口气。

    明显地看着林清好的脖子一缩,查尔斯诡异地一笑道:“清好,睁开眼睛看看,我给你带来了什么好东西。这可是你一直都想要知道的。过时不候哦,清好,睁开眼睛吧。”

    查尔斯优雅大的声音带着几分蛊惑,林清好紧闭着眸子,依旧不想睁开。查尔斯温柔诡异的声音在耳边继续响起,林清好终于睁开了眼。看到面前的照片时,一把夺了多来,瞪大眼睛仔仔细细看了话之后。确定照片上的人没错了。

    唰的一从窗台跳,拿起一旁的花瓶就朝着查尔斯头上砸去。

    却被人一脚踢碎。林清好浑身都紧绷着,看到照片上的人。林清好的心都在滴血,照片上,十几个身材高大的男人,正在折磨一个小男孩。小男孩粉嫩的脸上都是恶心的液体,而照片上的小男孩的模样。

    活生生的就是林陌桀。

    林清好疯了。这是她的宝贝啊!她和墓离的宝贝,却被查尔斯手的人如此侮辱。上面每一个男人的面孔,林清好都深深地记在了脑海中。浑身的嗜血分子都在叫嚣着,黑丝成雪。

    林清好的手紧紧地握着,额头上的青筋暴起。脸色苍白。

    看着林清好变得雪白的发丝,查尔斯微微一愣,没等林清好发现,。查尔斯又笑着道:“清好,你和墓老大的儿子来头还不小啊!恐怖组织未来的继承人,得到这个消息,我可是付出了不小的代价啊!这么点礼物,送给他,我都觉得少了。”

    这么小的一个孩子竟然是恐怖组织的继承人,查尔斯知道的时候吓了一大跳。

    但随即,就给林清好和墓离都准备了礼物。

    查尔斯拿着这张照片到林清好面前的时候,a市的墓离也收到了一份录像带。那里卖弄清晰的记录着,这张照片是怎么而来的过程。而墓离的动作也更加粗鲁,直接将电脑给砸了。

    幸好的是,没有第二个人看到。看到墓离如此神奇,杰克,杰西,杰图,杰输。j,m,林一都没有说话。这些人以来,气氛已经够紧张了。而且,不知道查尔斯那混蛋的老巢究竟是在哪儿。

    林清好愤怒到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没有眼泪可以流出来。看着查尔斯嘴角的一抹笑意,林清好倏地就蹦起身子朝着查尔斯扑去。速度很快,快到查尔斯都没能反应过来。

    将查尔斯扑到在地,林清好直接伸出手掐住查尔斯的脖子,死死的掐住。不肯松手,查尔斯的手扯着林清好的手臂。却无奈,林清好这个时候的力气变得很大。怎么也扯不开,当外面的人听到声音赶来时。

    就看到林清好像个疯子一样坐在查尔斯身上,双手都掐着查尔斯的脖子,而查尔斯的眼睛已经闭上,没有了反应,顿时被吓了一跳,赶紧上前。(未完待续。。)

    ps:  新书《重生暴力千金》萧伶韵这辈子最庆幸的是,

    上天给了她第二次重生,让她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踹开渣男,揭穿闺蜜继母大人,打倒爱演戏的堂妹。

    既然你们无情,那就别怪我无意,既然你要嫁给我老爸。

    那我就要嫁给你干爹,让你叫我干妈!天天膈应你,直到膈应死你!

    可方韵洁的干爹是什么人呢?

    那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那是黑暗帝国的不朽传奇。

    铁血无情,心狠手辣,似乎不好勾搭啊o(╯□╰)o

    http://3347650.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