月光依旧照耀着整个海面,风平浪静,林清好的精神状态有些恍惚。到如今,她已经不知道自己该怎么做了,活着究竟是为了什么?她不懂了,也迷茫了,看着外面的夜空,心中悲凉一片。

    终究还是哭了出来,夜风吹来,林清好的手从脸上划过。看着灯光晶莹的泪珠,林清好埋了头,肩膀不听歌地耸动着。门外,三名大汉听到子里压抑的哭声,也只是惊讶了一瞬间。

    这个女子的忍耐力有多高,他们是亲眼见证过的,在主子的折磨,硬是生生的没有一滴眼泪。如今,是因为什么事情这么脆弱?几人对视一眼,眼底有着疑惑,却没有半丝同情。

    同情别人就是害死自己,这种想法,他们已经根深蒂固,是不可能会改变的。

    林清好从来都没有脆弱到这种地步,无声的哭泣着。没有一个人愿意和她承担这份痛苦,她的不安,她的惶恐,一直憋在心底,没有突破口。黑夜,是最好掩饰脆弱的时候,林清好这般强大的女子也是一样。

    她这一生,哭泣的次数不多,可在这短短的几天内,却似乎要将今生的泪水都流干一样。

    子里很安静,以至于门外响起轻微的脚步声时,林清好立即抹干了泪水。她知道,是那个人来了,那个害了她的人。绝对不会在他面前哭出来,虽然眼睛微红,但林清好的脸色依旧刚硬。

    眸中的悲伤也被极快地掩饰,换上了一抹脆弱的笑容。

    刚抹掉眼泪,门就被打开,林清好没有抬头。可听这脚步声,林清好就知道。是查尔斯来了。

    刺眼的灯光被打开,林清好依旧看着窗外,她不想看见脏东西。因为她怕眼睛会瞎掉!

    “清好,怎么哭了?告诉我。是谁欺负你了,我去把他碎尸万段。”查尔斯的音色一如初见那边,温柔而优雅,带着几分宠溺,让人忍不住深陷其中。可林清好却感觉到了浑身的的毛孔都张开,有一种被阴冷地蛇给盯住的错觉。

    林清好没有回头,干涩的唇瓣一抿,微风扬起她雪白的发丝。声音透过凉风传进查尔斯的耳朵:“哭?那不是哭,那只是我的心流了鼻血而已,我的眼泪已经干了,再也流不出来了。查尔斯,你不是离开了吗?又回来干什么。”

    声音是薄凉的,没有半分情绪。就算是恨透了这个人,可林清好已经不愿意将自己的情绪给这个人看清楚,好让他一直看着自己的笑话。

    而且,她心底有个想法。查尔斯根本就没有离开过岛上,之前只是做样子给别人看的。就算是不回头。她也能猜到查尔斯此时的表情是多么的讽刺,他的眼神地多么的可恶。

    见林清好平静,查尔斯也不动怒。直接走到林清好身边。将椅子一扯,发出吱吱吱的声音,坐,撑着头看着林清好,“怎么?我不能回来?这岛可是我名的,不过,也幸好我回来了。不然怎么会看到这么一出好戏?包括清好你惊慌失措的模样。”优雅的音色带着淡淡的笑意。

    林清好意识地准备握紧拳头,最终却还是放开,垂头不言不语。

    查尔斯继续笑道;“你猜。之前被销毁的机是谁的?你家男人墓离又做了什么惊天动地的事情?”

    林清好心底一惊,墓离做了什么大动作吗?

    不过。她也能猜到一些,按照她对墓离的了解。这么久一点消息都没有的话。他是不会坐以待毙的,肯定直接轰了查尔斯的大本营将查尔斯逼出来。心底是这么想,可是却不愿意说出来。

    不是都说沉默是金吧,她如今很穷,一分钱都没有。要节约用钱,所以,不管查尔斯说什么,她始终不言不语。可查尔斯似乎也不愿意林清好说什么,自言自语着。

    林清好不想听,自动屏蔽查尔斯的话,脑袋里想着别的事情。她想一个人呆着,而不是跟一条毒蛇待在一起。

    查尔斯这话是想要套自己的话吗?

    看来这人,并没有那么了解墓离。经过查尔斯的这一番话,林清好也明白了一些东西。那就是那四辆直升机里绝对没有墓离,因为这个男人对于墓离的那种恶心的感情她是知道的。

    阿离要是真的死了,那现在查尔斯绝对不会跟自己废话了。

    如今是怎么也不明白,当时怎么会有那种愚蠢的想法。会以为那几架直升机里面有墓离?看来真的是被这病毒给毒坏了脑子,墓离是谁?那可是墓家的当家人,怎么会做如此愚蠢的事情?

    她的阿离一向心思稠密,是不可能会做出这种事情的,她心底清楚。

    只是关系则乱,稍微错了一。

    但不会维持太久,她一直都相信墓离,绝对会来救她的,一定!

    见林清好依旧不说话,查尔斯嘴角的温柔消失了,换上了一抹阴狠。直接将林清好的脑袋也扭了过来跟他对视着,嘲讽道:“你以为你不说话就可以了吗?你要是真的想当个哑巴我可以成全你!”

    “看来,你是不想知道墓离做了什么事情?哼!林清好,不要跟我玩沉默是金这种事情,惹怒我的后果你承担不起!”

    林清好将查尔斯的手拍,平静的看着他:“你要说就说,何必管我?反正我说不说话不都是这么一回事吗?你想要做的事情我也没有办法阻拦,你想要说,我能听得见,不用这么大声音叫我。”

    至于这么激动吗?

    不过就是不想说话而已,林清好平静地看着查尔斯,目光毫无波动。

    呵,查尔斯冷笑一声,看着林清好平静的样子,就讥讽道:“你不是说我残忍吗?那你知道墓离做了什么事情?直接三妹导弹轰了美国慕家的大本营,你知道那是多少条人命吗?这还包括周边的普通百姓。林清好。你还敢说我残忍吗?我还没有墓离那么狠心,连无辜的人都要连累。”

    林清好心底微微一颤抖,美国慕家大本营被轰了?

    那……美国政府会做什么?

    狠心?不!林清好向来都不是善良的人。一直做到别人敬我一分我还她一丈。查尔斯连自己七岁的儿子都不放过,连顾辙那种才五岁大的孩子都不放过。又怎么能说残忍?

    林清好的心底有些愉悦。果然猜中了。她就知道墓离会这么做。之前恐怖组织轰了美国慕家大本营一次之后,她家的那位小公子就一直想着也要去轰一次。这次,他老子做到了,这小子不知道会不会高兴呢?

    林清好倏地想到午的时候,查尔斯急急忙忙离开的样子。抬起头依旧面无波澜道:“查尔斯,你跟我说这些又有何用?你不知道人在做天在看吗?你做的一切都会遭到报应。而美国慕家被轰这也才只是第一步,这是老天在替像顾辙一样死去的孩子找你报仇,你没有资格怨任何人。因为这是你种的因,而墓离的这一举,就是替你结了果。”

    因果循环不是吗?

    自作孽不可活,若不是你查尔斯这么大的手臂,将所有人都得罪。你美国慕家也不至于遭到全毁的地步,而这一切,总归来说,还是你查尔斯造成的。

    “是吗?那是你们中国的话,跟我没有关系。我只知道,墓离这一动作我很生气。不知道。你们一家人,是否还有力气接受我的怒火?”查尔斯拿出手帕擦了擦手,仿佛摸了林清好是个多么大的错误一样。

    看着查尔斯矫情的模样。林清好平淡道:“你想要做什么请随便,何必要来请示我?马威吗?我已经是个将死之人了,还有什么可在乎的?大不了就是鱼死破,我一家三口在地狱里团聚而已。”

    “你对着我发怒有什么用,第一,不是我轰了你的大本营,谁轰的你找谁去。第二,我已经在你手中了,命也掌握在你的手中。你根本无需担心我会做些什么。毕竟,你也清楚。我什么都做不到。第三,你的大本营没有了。不要找我,你有钱有势,在重新建立不就行了?找我一个将死之人做的了什么?我是神吗?还是上帝,能翻手覆云,左手覆雨?给你变出一个大本营来?”

    “你这孩子怎么这么幼稚呢?童话里的世界都是骗人的,是根本就不会存在在这个世界上的。这是现实,不是二次元,也不是三次元,更不是在梦中。有些事情发生了,就已经无力改变了。毕竟,这个世界是没有后悔药的,旧的不去新的不来,前尘已去何须执着?”

    林清好的声音很平淡,就仿佛说一件无关紧要的事情,那般的轻描淡写。查尔斯一直没有说话,看着林清好的唇瓣不断的动着。一句一句类似安慰的话从她嘴里说了出来,可查尔斯心底清楚,林清好是不可能会安慰他的。

    毕竟,他们是仇人,而且,他也不需要。(未完待续)

    ps:新书《重生暴力千金》

    萧伶韵这辈子最庆幸的是,

    上天给了她第二次重生,让她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踹开渣男,揭穿闺蜜继母大人,打倒爱演戏的堂妹。

    既然你们无情,那就别怪我无意,既然你要嫁给我老爸。

    那我就要嫁给你干爹,让你叫我干妈!天天膈应你,直到膈应死你!

    可方韵洁的干爹是什么人呢?

    那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那是黑暗帝国的不朽传奇。

    铁血无情,心狠手辣,似乎不好勾搭啊o(╯□╰)o

    p://3347650.新书求围观。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