林清好十分明白,她这番话可能会让查尔斯生气,说不定会杀了自己。可是,她就是想要说,想看看这个男人被毁掉一切的时候有什么表情,是不是也那么的痛苦,那么绝望。

    墓离会轰掉美国慕家,那也是被查尔斯逼迫的。以前在家的时候,两父子就分析过了,没事的话就留着美国慕家。反正也不碍事,还能起到镇压的效果,更重要的是。这美国慕家跟政府的关系不清不楚,一般人是动不得的。

    但,之前恐怖组织已经开了一个先例,而墓离这次,也算是彻底给他毁了。林清好看着查尔斯,查尔斯也看着林清好。嘴角一抹笑意,从林清好的话说完之后,就一直没有消失。

    看得林清好心惊胆颤,不知道这诡异的笑容背后又有怎样恶毒的计划?

    查尔斯越是笑得温柔,林清好就越是不安,偏偏不能表现出来,一时间快要分裂成两个人格。

    而林清好此时,最想要做的事情,就是让查尔斯滚出去。她不想看见他,可查尔斯明显不将这一点放在眼中。林清好从窗户上来,直接走到床边,直愣愣地看着查尔斯,就差没说,你还不滚?

    查尔斯微微一笑:“是真的要睡了?还是不想看见我?”

    “既然你已经知道,又何必说出来。”林清好脱鞋子,直接躺在床上,闭上眼睛。

    看着林清好这番模样,查尔斯终究是动了怒。站起身子将椅子一脚踢倒,直接抓住林清好的衣领将她提了起来,与他对视。可林清好眼中并没有惊恐,依旧是平静的,就仿佛已经习惯了。

    查尔斯的眼神阴鹫。冰冷道:“清好,你知道吗?每次看到你,我都好狠狠地掐住你的脖子。看你惊慌失措的眼神。”

    “是吗?可惜,你没有见到过不是吗?”林清好笑了。这一晚第一次笑,有些勉强的样子。却依旧很美,凝视着查尔斯的眼眸,林清好笑着道:“你知道我每次看到你的时候想做什么吗?我想把你剁碎了喂狗,丢进海里喂鱼。我希望你喝水能噎死,吃饭被噎死,走路被摔死,坐车被撞死。坐船遇上海啸,出门被雷劈死,去山上遇见地震。还有很多很多,你的每一种死法,都在我脑袋里面,每一天,我都在想着用一种新的方法让你去死。”

    查尔斯的脸色阴狠,看着林清好那抹刺眼的笑意就觉得心脏猛的缩进,听到林清好这番话的时候。双手收紧,掐住林清好的脖子。冷声道:“看到你这么拧的样子,每次都让我忍不住想要掐死你。可掐死你了,又怎么能让墓离自动送上门?我不会如你的愿。你不就是想要激怒我?让我没了筹码?林清好,不要以为我不知道你在想些什么。”

    林清好就算难受,也没有出声,听着查尔斯的废话。

    “你说,要是墓离来了,就只是看到你的尸体。会如何?会发疯吗?又或者说,看到你和一堆的男人在一起做的画面,那又如何?还能接受你吗?不,这些都不够狠。最狠的应该是,一把火烧了你。你再也不存在这个世界。他肯定会生不如死吧?除了死,他便再也见不到你。你觉得这个办法又如何?”

    “可是,你敢做吗?”林清好被捏住了喉咙,声音有些嘶哑。她有力气,但不能暴怒出来,所以,她极力忍着身上的不适。

    查尔斯,总有一天,你会后悔你所做的一切。

    不!不是总有一天,而是这一天已经快要来了,查尔斯,到时候你连后悔的机会都没有,你对我做过的,对我儿子做过的,让我的阿离受尽了这么多的苦,我都会还给你。

    不止是你,李嘉怡我也不会放过,绝对不会!

    林清好的眼神变得凌厉,嘴角却依旧笑着。那副鬼魅的样子看得查尔斯一阵不爽,直接一拳揍在林清好的小腹上,林清好瞬间便喷了一口血,捂住小腹蹲了来。可查尔斯依旧没有放过她。

    又一次将她提起来,一巴掌直接将她的脸蛋打歪。好不容易恢复的脸又一次变得红肿不堪,可林清好依旧笑着,吐了一口血血之后,抬起头笑着道:“查尔斯,你有种就打死我!”

    查尔斯的确是没种,听到林清好的话之后脸色变得扭曲,目光阴鹫得核人。

    可终究,查尔斯还是没能将林清好打死。就如同林清好说得那般,他没种,他这一辈子都不可能会有种。

    林清好捂住自己的小腹,蜷缩在床上,整个人的精神状态有些不好。一整夜都没有睡着,她如今的身体太差了,加上被查尔斯这么不要命的揍了之后。林清好一子就垮了来,第二天,女仆送饭过来,才发现林清好的呼吸有些困难。

    这才急急忙忙地通知了医生,可医生来的时候林清好已经醒了。拒绝检查,医生无奈,查尔斯也懒得理会林清好。医生就直接离开了,林清好一直坐在窗户边一整天,什么东西都没吃。

    又是到了夜晚,林清好整个人都不舒服了起来。明显的感觉到了在发烧,但林清好就是不愿意医生来。她自己明白,她的身体抵抗力降了,小病小痛的肯定多。心情不好的时候,情绪都是莫名的烦躁。

    林清好整个人很不舒服,心底难受得想要哭,在这无人岛上过了十天。可林清好怎么都感觉自己已经不像是活着了,行尸走肉一般的生活,第二天起来的时候,心情已经好了许多。

    睡了一觉之后,林清好的精神状态依旧不好。但跟平常也没多大差别,吃早餐的时候,林清好脑子中一直都是镜子里消瘦的自己。再过一段时间,恐怕就只剩寡头了吧?

    到时候,家里的几人还能不能认出来自己?

    想着林清好就不要命的把食物嘴里塞,虽然她已经吃不出来这些食物的味道了。味觉已经没有了。咸淡她都不知道,她只是想要多吃一点,等墓离找到自己时。还能认出自己。

    青丝已经雪白,清纯的脸蛋也变得沧桑了一些。吃完之后林清好的脑袋剧烈的痛了起来。忍住不适去卫生间拍了拍冷水,没有用,林清好认命地爬回了床上。躺在床上没多大会儿就睡着了。

    左边的脸颊依旧有些红肿,虽然医生已经处理过。但林清好醒来就拒绝了,没有处理完。

    头痛得厉害,林清好睡得并不安稳,林清好醒来的时候,已经是午了。外面的阳光依旧灿烂。虚弱的从床上起来,林清好打开门就朝着外面走去。昨晚的三人被换走,变成了一男一女。

    黑眸黑发,看起来像是中国人,但一出口,林清好就知道。这不是中国人,是混血儿,而且这两人的脸色更冷。跟在林清好身边,林清好就觉得自带了俩空调似的。

    站在骄阳也感觉不到热了。

    林清好站在海边,看着不远处的机残骸。眸色一变。其实,她心底有着希望,但也同时希望墓离不要来。昨天这几架机是怎么毁掉的,她看得清楚。她不认为,墓离会有神功能躲过。

    林清好看向不远处,一群孩子们依旧在训练。只是看到林清好的时候,宁愿绕得远远的,也不愿意靠近。林清好苦笑,是因为顾辙的死让他们害怕了吧?林清好并不介意,如果可以选择的话,她也不想让顾辙死去。

    不远处。那群孩子们的声音,脚步声传进林清好的耳朵。如果。顾辙那一次没有好心的想要将自己拉起来,此时也正在训练吧?这几天海边并没有多尸体。这也就是说明了,这些孩子中没有人死去。

    可惜的是,她连顾辙的骨灰都没能留,便被查尔斯给毁了。

    唯一留的也就只有他的一小嘬头发,林清好一直都待在身上,用线缝成一个小包。她答应过顾辙,要将这个交给他的父母,顾辙说,他们家一脉单传,就他这么一个孩子,肯定会伤心很久。

    但,上天已经不给他这个机会了,但愿,来世。他们还能在续前缘,他还愿意做他们的儿子。

    想到这里,林清好的心就疼了起来,顾辙是多么想要活来啊!可是却因为自己,活活地丢了命,就算是她出去了,找到了顾辙的父母,见到了他们。她要怎么补偿?她要怎么才能求得他们的原谅?

    不,最好是不要原谅她,因为,她自始至终都无法原谅自己。

    那个孩子曾经说过,姐姐,我很想活来,可是。却没有办法了,姐姐,你出去之后能好好照顾我的父母吗?

    那个时候,林清好没有哭,可此时,却想要哭。但,终究不敢哭,她怕查尔斯倏地出现,她怕对不起墓离。

    林清好看着不远处的孩子们,开始发愣,这些孩子,一定要都活来,才好啊!跑步的时间很快就过了,孩子们也从林清好的视线中消失,林清好无力地坐在沙滩上,眯起眼眸。

    海风吹起她雪白的发丝,在眼光散发出晶莹的光芒。那么的耀眼,让人无法忽视,但却又让人心惊,因为那副模样,就仿佛要随风飘走一般,那么的飘渺,那么的空。(未完待续)

    ps:新书《重生暴力千金》

    萧伶韵这辈子最庆幸的是,

    上天给了她第二次重生,让她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踹开渣男,揭穿闺蜜继母大人,打倒爱演戏的堂妹。

    既然你们无情,那就别怪我无意,既然你要嫁给我老爸。

    那我就要嫁给你干爹,让你叫我干妈!天天膈应你,直到膈应死你!

    可方韵洁的干爹是什么人呢?

    那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那是黑暗帝国的不朽传奇。

    铁血无情,心狠手辣,似乎不好勾搭啊o(╯□╰)o

    p://3347650.新书求围观。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