就只是这么几分钟的时间,林清好倏地不想看见任何人,想要将自己藏起来,就像是乌龟一样,缩进自己的壳里。不愿意让别人看到她的脆弱,更不愿意面对任何人。

    她承认,她胆小。她不想死,更不想身边的人死。也不想,别人因为她而死去。

    本来是出来散散心,可看到那群孩子们之后,她的心却被堵了起来。再也没有了心情,转身一言不发地回房间,身后两人跟上。对于林清好的动作没有半分不满,脸上甚至是没有表情。

    又是夜晚,林清好一天都没有看到查尔斯了。如果,她的猜测没有错的话,在她不知道的情况,查尔斯已经出了岛。终于可以安心的睡觉了吗?林清好想着就爬上了床,闭上眼睛。

    可刚一关灯就听见了轻微的声音,林清好顿时耳朵竖了起来。难道查尔斯又回来了吗?她脸上的表情有些难看,不会又要过来啰嗦半天吧?她现在一点都不想看到查尔斯,见到他就觉得恶心。

    但过了一会儿之后,并没有脚步声响起,林清好盯着天花板,发现没有熟悉的红光时,林清好一愣,查尔斯把监视器关了?这么好心?让她有种不好的预感,可接来,给她的是惊喜不是惊吓。

    因为她听到了她熟悉的声音,听到这声音之后,她的眼泪再也忍不住。直接从眼眶冲了出来,优雅的音色想起:“清好,清好,听得见我的声音吗?”

    那是墓离的声音,林清好的泪水滑,轻声道:“阿离。是你吗?”

    声音带着明显的哭腔,来人的声音一顿,随后一软道:“别哭,我就在你身边,明日记得去你今天散步的地方,就跟平常一样。”

    “嗯。我知道。”林清好说着就要站起身子,却又想起不能打草惊蛇硬生生地忍住了,眼泪不断地滑,一会儿之后,林清好看着监控器又一次红光满面,抹了抹泪水,她就知道,阿离一定回来的,她就知道。

    现在。一切都要跟平常一样,不能被发现一点异常。

    她一定要忍住,只是希望明天查尔斯不要回来才好,林清好如同往日一样。半夜爬起来坐在了窗户边,吹着冷风,终于等到了这一天。

    只是,她的宝贝儿在哪儿?

    又受着怎样非人的折磨?

    查尔斯给她看的照片,一直都在她脑中消散不去。但她宁愿相信那不是她的宝贝。因为她的宝贝若是这样,绝对会求死。不愿意活来。她也在不断的像佛祖祈祷着,希望查尔斯给的照片是ps成的。

    林清好将床/上的被子拿起来裹在身上,看着外面的月色。心情一阵激动,终于和墓离要见面了,似乎能感觉到墓离的呼吸声一样。想到这里,林清好眼眶中的泪水就想要要滑。

    这几天她一直都过着生不如死的日子。担心林陌桀,担心墓离来了会被查尔斯手的人……很多很多,让她寝食难安,倏地,林清好想起一件重要的事情。没有跟他说自己身上有病毒的这件事情。

    她捂住脑袋。怎么可以忘记?

    现在就祈祷,墓离已经发现了不寻常,准备好防辐射的衣服吧。林清好默默地念着,希望这声音能够传到墓离的耳朵里。而在不远处的墓离,也察觉到了林清好与别人的不同,就想起了之前夏衣说的,林清好可能中毒的事情,不然也不会青丝成雪。

    看到那海边的一缕白色时,他的心都要碎了,这还是他的清好吗?瘦的不成人样了,远远的看去,也掩饰不了她的虚弱和脸上的红肿。墓离咬牙,不知道查尔斯那变态到底对她做了什么!

    林清好终究是回到了床/上,她有种感觉,墓离还在她身边。于是她用被子捂住头,嘟囔道:“阿离,你怎么还没有找来?阿离,我只有十几天的生命了,你要是再不找来,就可能见不到我了。”

    “阿离,我好想你,好想宝贝儿,好想见你们。阿离,你知道吗?我身上有病毒,谁都不敢接近我,谁接近我就会死的。起初我不知道,可后来,我没力气的时候摔倒了,一个叫顾辙的小孩子将我扶了起来,可是第五天的时候。他就死了,查尔斯跟我说,我中的病毒是一种传染体,被我碰过的人只有五天可以活,阿离我该怎么办?”

    “那个孩子才五岁啊!还那么小,有很懂礼貌,很乖巧的一个孩子。可是他就那么死在了我的面前,阿离,你知道吗?我当初恨不得死去的是我,这样,就不用连累别人了。可惜,我终究还是害了他,阿离,我时常都在庆幸,查尔斯在我毒发的时候带我离开了,不然这毒就会传染给了你们了。”

    林清好自言自语着,声音不大不小,外面的人刚好也能听见。但也习惯了,林清好有时候睡觉的时候也会说这些话,此时他们也只是以为林清好又在说梦话了而已。

    林清好说到这里的时候是真的很难受,难受的卷缩起了身子。每次想到顾辙她都难以接受,那么可爱的一个孩子就那么死在了她的怀中。她无奈,她没有办法,就算是想要杀了查尔斯她也做不到。

    “阿离,我好想你。阿离,我又做了一个梦,你知道吗?梦里只剩我一个人,你们都走了,我找不到你们,全世界都只剩了我一个人,我走了好久好久,都没有看到你们。”

    “阿离,我是不是快死了?”这句话说完之后,林清好感觉到了空气中属于墓离的气息消失了。林清好捂在被子中,有着压抑的哭声,她知道,她的话墓离都听见了。

    阿离……

    阿离……

    林清好用着悲伤的嗓音一遍一遍叫着,门外的两人直接捂住了耳朵,这么悲切的声音听起来就让人很是不舒服。他们是坏人没错,可心底那么仅有的一点良知都差点被林清好这么几声给唤了起来。

    若是林清好知道的话。说不定会继续去,直到这两人受不了放了自己。可惜的是,她不知道。

    树林中,十二,十八,暗夜几人脸色有些凝重。墓离去了好长一段时间都没有回来。他们心底都有着不安感,毕竟这件事情是很冒险的。虽然已经知道查尔斯不在岛上 ,但谁又知道他会不会像昨日一样,突然回来?

    墓离从排水管出来的时候,心底也是松了一口气。只要林清好还活着,一切事情都好说,虽然进排水管是一件不怎么光荣的事情,但是墓离却顾不了那么多。当时暗夜说替他进去,就直接被他给骂了一顿。

    他自己的老婆。要别人确定安全有什么用?

    要他自己亲眼确定了,他才能放心。排水管不大不小,但墓离也是费了一些劲儿,毕竟他的身材也是不小。这要是十二十八其中一个来,估计就直接卡在中间,进不来出不去了。

    等了接近半个小时,还不见墓离回来,暗夜直接就说道:“我要过去看看。这么久了,我担心爷遇见不测。”

    “不行。再等等,你要对墓少爷有信心,有什么事情可以难倒他的?”十二冷声道,虽然脸色依旧不好。

    “十二说得对,暗夜你这小子怎么可以对我没有信心。”墓离的声音传来,几人同时松了一口气。暗夜激动地直接冲上前去。打量了墓离个遍,直到确定没有受伤这才松了一口气。

    看到墓离没有问题了,暗夜才问道:“爷,夫人怎么样了?”虽然墓离的神色并没有什么异常,但几人还是有些担心。毕竟。查尔斯的心人人皆知,要是对夫人做了什么……他一定将他的皮剥来做成人皮灯笼!

    墓离的脸色一沉,想要林清好之前说的话,又联想起夏衣的话。看了看面前的这六个人,几人对视一眼,墓离这表情,让他们也觉得事态有些严重,十二冷静地问道:“墓少爷,怎么了?”

    “有件事情我要告诉你们,之前查尔斯这个变/态给清好注射了一种毒品。而这种毒品会传染性,要是谁跟清好身体接触了就只能有五天的生命。所以,你们最好不要碰她,我们准备的东西中有没有隔离衣?”

    六人脸色顿时大变,其中一个特工出声道:“墓少爷放心,这件事情楚少爷早就预料到了,所以让我准备了。刚好八件,就是以防万一。”

    “真的?”墓离的声音很是惊讶。

    几人都看着这名代号为九的特工,九点点头道:“嗯。”

    “那就太好了。”

    而另外一边,被楚霸天和陆熠救出来的温暖和夏衣也正和一个小女孩赶往某地。温暖一手牵着小女孩,冷声说道:“虽然我不知道你为什么会帮我们,但是谢谢你了。”

    “不用谢,我要救的,也就只有那一个人。”女孩的声音很甜,跟她冷冰冰的表情很不符合,温暖一笑没有说话。小女孩的身手她都看在眼中,是个不错的苗子,只是不知道是被谁训练出来的?(未完待续。。)

    ps:  新书《重生暴力千金》

    萧伶韵这辈子最庆幸的是,

    上天给了她第二次重生,让她有了从头再来的机会。

    这一世,她要踹开渣男,揭穿闺蜜继母大人,打倒爱演戏的堂妹。

    既然你们无情,那就别怪我无意,既然你要嫁给我老爸。

    那我就要嫁给你干爹,让你叫我干妈!天天膈应你,直到膈应死你!

    可方韵洁的干爹是什么人呢?

    那是黑道上数一数二的豪门大佬,那是黑暗帝国的不朽传奇。

    铁血无情,心狠手辣,似乎不好勾搭啊o(╯□╰)o

    http://3347650.新书求围观。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