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着慕雪琴的手枪指着自己,林清好丝毫都不紧张,带着笑容好意提醒道:“慕雪琴,别说我没有好心提醒。你们爷的变/态你们是知道的,你可千万要想清楚,你要是这一枪打在我身上之后,会造成什么样的后果?查尔斯又会给你什么样的惩罚?我想对于查尔斯的手段,你们应该比我清楚才对。”

    看着两人的脸色一沉,林清好顿时好心情,没错,这就是威胁。

    那又如何?

    慕雪琴浑身紧绷着,知道林清好是故意惹怒她。她也在提醒自己不要生气,可林清好的话,想让人不生气都难。要不是海在她身边拉住她,提醒她这个女人身上的病毒。

    恐怕自己已经死了,但是……心底好不甘心啊!

    硬生生地将怒气忍来,慕雪琴朝着来时地路返回。看踩在沙子上的脚印就知道这个女人的怒气有多重。林清好看着她转身,很无耻地笑着问道:“喂,慕雪琴,你不打了吗?机会可是只有这一次,我可是给了你机会打的,你不打就算了。”

    林清好唇瓣扬着笑意,转身朝着目的地走去。脚的动作无声地加快,在海边扬起雪丝随风飘动,瘦弱的身躯,齐腰的雪丝,几乎几乎透明。就好像要乘风归去一样,看起来,很唯美。

    海也微微愣了,慕雪琴转身就看到海呆愣的看着林清好。当一怒,直接扯着海的耳朵,愤怒地说着什么。

    林清好却不愿意去听了,她如今,只想朝着她爱的人奔去。

    都说,如果我有一个爱人。哪怕是漂洋过海我都要来爱你一次。这一句话,很能代表林清好的心情,如今。她很想奔到墓离身边去。

    “海,你在看什么?你不要告诉我。你这个女人了?”慕雪琴的脸上有着愤怒,有着委屈,更多的是伤心。男子回眸,赶紧解释道:“怎么会?你忘记她是什么人了?我的心里只有你一个。只是,你不要去招惹她了。你没看出来,人家是闲得无聊再逗你开心嘛?你还专门往上面送给人家解闷,你说你笨不笨?”

    “不准说我笨,我怎么不知道?可是我就是忍不来这怒气。你们就这么一个毫无半分力气的女子。需要我们两个精英来守着她?这不是大材小用吗?爷的决定我一点的不满意。”慕雪琴扯着海的衣袖撒娇道。

    海沉静地道:“爷的决定岂是你能评论的?这也就只有我们两个人在还好,这要是让别人听到了,你不想活了?”

    远远地,只有一点点的声音传进林清好的耳朵。林清好站在昨天跟墓离越好的地方,见两人还在吵些什么,当脚步就是一块,正准备往树林离去。她不能急,不能,不然这个男子看出一些什么了。

    “好了,别说了。嗯?爷?是,是,我知道了。我马上带她回来见你。”海说完,也没来得及跟慕雪琴解释,边朝林清好走去,边沉声道:“林清好小姐,抱歉,请你跟我回去一趟,爷要见你。”

    声音传进林清好耳朵,林清好没有回头。因为她跟男子的距离有点远,说没有听见的话也是可信的。只是。这个时候查尔斯回来了?林清好心底有着不安,依旧装作没听见。超前走着。

    男子的脸色微变大声道:“林小姐,你听到我说的话了吗?”男子几步跑到林清好距离一米的地方。停身子脸色有些不好看。这个女子到底是听见了还是没听见?

    林清好侧身,看着大汗淋漓的海,疑惑地歪着头问道:“你说什么?”脚步不停地朝着树林走去,虽然心底已经紧张的要死,但是脸上依旧表现得镇定,没有半分泄露。

    “林小姐,我希望你不要让我为难。”海沉声道。

    “你说什么?麻烦你说清楚ok?”林清好的语气也有些不好,脸上隐隐有些不高兴,男子这才深呼吸一口气,继续道:

    “爷有吩咐,现在要见林小姐你,所以,请林小姐跟我们回去一趟。”说话的期间,慕雪琴也赶了过来。

    海一字一句地说着,脸色微沉,林清好却不介意地一笑,充满嘲讽道:“凭什么我要听他的?他以为他是谁?搞笑得很,谁知道,是不是你们为了整我商量好的对策?想要我上当,再去练个几百年吧。”林清好说完转身,不在理会。

    又靠近了一些,林清好压住心底的暗喜。慕雪琴不耐烦地道:“你这个女人,找死是不是?本小姐才没心情跟你玩这个,跟我们回去,要是你继续想要为难,就不要怪我不客气了!”说着又将枪拿出来。

    林清好冷笑一声:“我就是要为难你又能如何?慕雪琴,有本事你就开枪啊?我倒是想看看,你有什么本事?不要只是会大呼小叫,就像一只狗一样,惹人厌烦,狗都比你好一些,至少知道看人脸色。”

    “你找死!”慕雪琴扣住扳,海一愣,反应过来就想要阻止,此时。林清好却听到身后传来熟悉的声音:“趴。”

    林清好根本就不多想,按照这声音的命令直接趴了身子。反应速度比海和慕雪琴还要快两分,而同时。林清好感觉到一阵犀利的风从头顶划过,伴随着闷哼声和砰倒地的声音响起。

    她微微抬起头,就见到海和慕雪琴满身是血的躺在地上。眼睛瞪得大大地看着自己,林清好微微一闭眼,刷的站起身子,心底的惊恐还为消失。脸上也全是苍白,不言不语地朝着树林跑去,看到那一抹熟悉的身影时,眼角的泪水滑。

    朝着墓离奔去的林清好,脸上有着笑也有着泪。跑到墓离身前准备扑上去的林清好,硬生生地将自己的身子给控制住。看着那熟悉的脸庞,林清好伸出手,想要顺着轮廓抚/摸,却终究只是无力的滑。

    整整两个星期没有见面,他瘦了好多,原本就已经是偏瘦的体格。如今怕只剩骨头了吧?一袭黑衣的墓离看起来冰冷了好多,浑身都有一种肃杀之感,眉间的疲惫怎么都掩盖不了,看得林清好又是泪水滑。

    “阿离……”包含了千万种情绪的声音从林清好的唇瓣中吐出。

    看着林清好别扭着不敢碰自己的身子,墓离上前一步,直接将林清好抱在怀中,心疼得到:“白发很好看,不丑。”林清好顿时埋在墓离怀中柔弱地哭出声来,带着哭腔的声音不满道:“就算丑也不准说。”

    倏地,她的身子一僵,伸出手想要推开墓离的身子。墓离却紧紧地将她控制在怀中,林清好着急地道:“阿离,你放开我,我身上有病毒,五分钟之后就会开始传染的。你现在身体又虚弱,很容易传染的,你快放开我。”林清好猛烈的挣扎,让墓离有些无语。

    直接将林清好的头按在怀中之后,柔声道:“没事的,别怕,现在还没有五分钟了。你要是不想将病毒传染给我,那就不要挣扎,挣扎会让定都加速传染的。你让我抱一会儿,清好,我都两个星期没有见到你了。我好想你。”

    我好想你……

    这四个字很轻,但是却让林清好的动作停了来,任由墓离紧紧抱着她。墓离不是会说矫情话的人,但我很想你这四个字一出来。她的眼眶顿时就是一热,鼻尖也微微一酸,紧咬着唇瓣。

    我也很想你,阿离,比任何时候都要想。

    无时无刻不想在你身边,而现在,能看到你,真的很好。

    似乎,这辈子的好运都用完了似的。

    遇见你,是我这辈子最幸运的事情,我的阿离。

    林清好伸出手将墓离的身子紧紧抱着,就恨不得把自己融入到墓离的骨血中去。墓离的身子倏地一震,也加重了力道。

    终于,能抱着她了。

    这绝对不是错觉,墓离的眼眶也有些红。以前他是绝对不会相信,爱一个人会到这种地步,一日不见如隔三秋,可现在他信了。就像是中了一种毒一样,戒不了不想戒掉。

    什么叫海枯石烂?地老天荒?他只想要他们母子在他身边就好,他就已经拥有了全世界。

    十二和十八两人很不想去打扰他们,但是,按照之前那一男一女的对话。查尔斯恐怕要回来了,要是再不去的提醒腻歪的两人,那可就不妙了。暗夜沉着脸走上前去,恭敬道:“爷,夫人,该走了。”

    其余几人暗地里给竖起了一根手指,暗夜果然够强大。

    “那就走吧。”林清好对着暗夜一笑,虽然没有见过这个人。但估计是暗门的人吧?而且看他能来打扰自己跟墓离相处的画面,也就明白了这个人的身份地位不低,不然也不敢贸然过来了。

    “嗯。”墓离直接伸出手拦着林清好的肩膀,难得的好心情。笑着牵着林清好的手,走进去之后,林清好又发现了四人,几人都恭敬地对她叫着夫人。林清好也是微笑着点点头。(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