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跟在身后,看着墓离的好心情,和墓离怀中娇小的身躯。更引人注目的,还是那齐臀的白发,在树林中显得有些不寻常,带着几分诡异。被墓离牵着手,林清好这也才发现,这里的几人的穿着都是一样的,而墓离也带着黑色的手套。

    这也才明白,之前查尔斯的手都是全副武装是什么意思了。这病毒要传染的话,肯定不是通过空气,是皮肤直接性的接触才会传染,知道这一点之后,林清好的心也安定了许多。

    “别乱想了,我们都准备了隔离衣,穿在里面的。你这病毒不直接接触肌肤的话是不会传染的,所以,你不要太担心了。”墓离伸出手揉了揉林清好的长发,眸中有丝心疼。

    林清好昂头,将他的心疼收在眼底,一笑,顿时如百花盛开道:“阿离,你别担心,这一袭白发我并不讨厌,况且,这能染黑不是吗?其实,我这样,很像混血儿,你不觉得吗?”

    “什么混血儿,那明明就是杂交种,说得这么高大上档次干嘛?”墓离的话,一如既往的犀利,毒舌。

    林清好一笑,几人走在他们身后,无语地道:“你这种说法不是把自己也给骂进去了?我记得,你可是混血来着。”

    墓离顿时瞪眼,有些不满道:“就不能配合我一?”

    “不能,谁让你找我了我这么久。”林清好不满地道,声音里满满都是笑意,虽然心底依旧有些不安,但跟墓离在一起,天大的事情都不是事儿了。

    墓离脚步不停,理直气壮地道:“人家小龙女还等了杨过十六年呢。你这才等几天?”

    “唔,阿离,我跟你说。你这话可就错了。”林清好一副笃定的样子,墓离顿时就好奇了。笑着问道:“你说说看我哪里说错了?不是吗?等了十六年,在谷底。直到杨过跳去才找到她。”

    “阿离,你听我说,这原著里面是不是说了。这杨过找到姑姑的时候,姑姑还是十六七岁的样子?这姑姑本就比杨过大六七岁,再次见面怎么也都不是这个年纪啊?”

    也不知道是为了缓解气氛,还是什么,其余的几人也都安静地听着林清好说着为什么。

    “大家也都只是知道姑姑被尹志平给强了。可你们发现没有,姑姑之前怎么都愿意跟杨过在一起,又怎么会突然答应嫁给绝情谷主?这并不是因为觉得谷主的话说得对,而这一切都是因为姑姑肚子里已经有了尹志平的孩子。所以她,那段时间的情绪也很反常,她在害怕。而跟杨过决定继续在一起了,就因为黄蓉的几句话就改变主意了?当然不是这样,那是因为,之前一时激动,忘记了肚子里有孩子这件事情。”

    顿了顿林清好继续道:“因为黄蓉怀中的郭襄。她又想起来了,觉得自己对不起杨过。杨过知道之后可能会不要她,所以。就直接跳悬崖了。这绝情毒这么厉害,难道一点点蜂蜜就能治好?这种说法当然是不靠谱的。可能会有一点改善,将毒压制了几年,然后剩了小小龙女,也就是姑姑和尹志平的女儿。在小小龙女成长的这段时间里。姑姑每天做的事情,就是将以前和杨过的一切告诉给小小龙女,让她记住。并在临死前将生平的武功传给小小龙女,这也是小小龙女为什么会玉女心经的原因。因为她没被破身。而十六年后,杨过知道姑姑可能不在世上。就找到姑姑跳去的地方,也跳了去。而遇见了小小龙女。这个时候的杨过已经老了,但小小龙女却认识她。正是因为从小。姑姑就在她耳边说,这其中也包括姑姑地杨过的感情。”

    “啊?是这样吗?夫人?”暗夜有些惊讶,他也是看过一些的人,却没有猜到这一点。

    这十六年后的小龙女是姑姑的女儿?

    “嗯,你们还记得那时候,杨过不是说了一句话吗?他说自己已经老了,而姑姑却依旧这么年轻。这是自然年轻,人家小小龙女才十六岁,自然是年轻。而小小龙女如初见的姑姑一样,杨过自然是没有认出来有什么不同。更何况,姑姑早就将所有的事情讲给她听了。你们想想,我说的是不是。”

    林清好带着笑意看着墓离,身后的几人都没有说话。

    墓离“……你赢了,我还真没发现。不过,杨过还是十六年,虽然等的是女儿……”

    “嗯,”林清好一笑,看着墓离的侧脸,突然很想吻一。但又努力控制住自己的身体,这要是亲了,就真的传染了,她可不愿意发生这样的事情。

    墓离眼尖地发现了林清好的脸色变化,倏地大声愤怒道:“该死的查尔斯,这人果然是个变/态,哪儿弄的这么变/态的病毒,害得本少爷想要亲一口都不行,靠!这死畜/生!”

    林清好顿时沉默,要不要这么心有灵犀?

    她刚想到这里,墓离也就直接吐出了这句话,这还要不要人活了?这后面还有人呢?

    几人都强忍着笑意,墓离和林清好牵着手继续走着。倏地,一阵爆炸声在不远处响起,几人脸色顿时一变。林清好抓紧墓离的手,十分的紧张,呼吸也有些不顺畅,她就知道,查尔斯肯定不会那么简单就让他们走的。

    心底的不安逐渐加大,林清好只好顺着墓离的脚本跑着,再也没有发出一点声响。十二十八快地超前窜去,将看到的场景告诉给墓离之后,沉声道:“墓少爷,怎么办?”

    这已经走到树林的尽头,是一片大的海域,有着很多高达的岩石。林清好对于这些描述都很陌生,几人都躲在一块大石头后面没有说话。前面有几个高大的男人正对着对讲机,表情严肃地说着什么。

    同时,眼眸还到处看着。林清好抓住墓离的手,看了看不远处的人,又看了看墓离。眉间有丝猩红闪过,却没有人注意到,在林清好沉思这瞬间,几人已经听到了明显地狗叫声。

    几人脸色顿时一紧,墓离冷声吩咐道:“你们分成两人一组,好好地陪着这些人好好玩一玩,不过,保住性命才是最重要的,其余的事情。在保住性命的前提进行,知道了吗?”

    “是。”

    几人都回答道,暗夜动了动唇瓣,脸色有些着急想要说些什么,却被十二拎着衣领离开。走远之后才道:“你家主子有自己的打算,你就不要去参合了,而且,我总觉得,你们夫人也不是那么简单的人。”

    “……”暗夜没有说话,看了十二拉着自己的手,脸上一丝潮红闪过,十八微微挑眉,似乎有些基/情的样子?

    几人走了之后,林清好拉住墓离的手,这才不安道:“阿离,我担心……”墓离伸出手指将林清好的话阻止,笑着道:“清好,你要相信我,你的老公我可是万能的。”

    “唔……”林清好瞪眼,这个时候耍什么帅?这是耍帅的时候吗?

    真是!

    看着林清好不安地小脸,墓离松开手笑着道:“别担心,会没事的。”声音很轻很软,林清好靠在墓离的怀中,感受着他的疼惜。心底一阵暖流经过,有他在真好。

    看着林清好雪白的发丝,和几乎呈现的透明色,墓离的脸色就有些难看。这十几天,不知道她在岛上究竟受了什么样的折磨,不然,为何在听见自己的声音时,就崩溃地哭出了声音?

    她是那么坚强的人,所以,墓离很想立刻就带着她离开。

    一秒钟都不要在这里停留。

    担心?

    她的确是有些担心,她担心的不是别的,而是因为查尔斯的目的从一开始就是用自己引墓离出来。这要是查尔斯将他们两人都抓住了,会对墓离怎么样?林清好不敢想去。

    也不愿意脑补出来那些画面,这是她不愿意看到的。

    “清好,你在担心什么?”看着林清好的脸,墓离沉声道。林清好回眸,带着笑意,也有着认真,看着墓离的眸子,一字一句道:“阿离,我不担心我自己,我担心你。其实,你只要将你自己保护好,那我就不担心什么了。”

    林清好这话说得很直,她也知道墓离肯定会猜到她话中的意思。

    两人之间突然安静了来,墓离深邃的眼眸凝视着林清好。良久,他无奈一笑,将林清好拥抱在怀中,什么话都没有说。抱着林清好,看着她如花的笑颜,就已经是拥有了一切了。

    墓离何尝不是这么想?只要林清好没事就好了,可墓离没有想到的是,会从林清好的嘴里听到这一句。只要你好好保护自己,我就没什么可担心的了,这是把对方看得比自己重要的意思啊!

    墓离,微微一笑,而林清好的那个对方,就是自己,是他,墓离。

    两人都是一样,只要对方安全,他们什么都愿意做,什么都愿意牺牲,什么都愿意放弃。

    而这其中,包括他们自己。(未完待续)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