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咳咳咳咳咳……”林清好喝了好几口海水,此时正抱着墓离咳嗽得厉害,海水呛到鼻子里,十分难受,好一会儿才恢复正常。林清好打量着周围,一片蓝色,海洋的颜色。

    没等她多看一眼,墓离直接将林清好的脑袋扣住,狠狠地吻了上去。那力度恨不得直接将林清好给吞进肚子里去。林清好来不及多想,便被墓离给引导了,林清好推着墓离,这丫的,怎么忘记了自己身上还有病毒这件事情?

    这要是传染了,怎么办?

    墓离疯狂了,一种死里逃生之后的疯狂,狠狠地咬着林清好的唇瓣。林清好挣扎了一会儿之后,便停止了动作。这会儿估计已经传染了,这样想着就开始回应起墓离的动作来。

    好一会儿,墓离才松开固定林清好脑袋的手,转而将林清好抱在怀中,紧紧地禁锢着。感受到墓离的大力,林清好伸出手拍了拍墓离的背部,轻柔的声音传进墓离的耳朵:“没事了,阿离,没事了,你看,我不是好好的吗?”

    跳去的时候她没有多想,只是将头埋在墓离怀中,但想起来也真是够害怕的。那机就在不远处爆炸,空气中还余留着硝烟的味道,海风吹来,林清好颤抖了一身子,好冷。

    墓离的手微微颤抖着,看了林清好好一会儿,才松了一口气。连亲了林清好几口之后,这才缓过神道:“清好……”

    “阿离,我们活来了,你看,要不是你说跳来,我们估计就要被炸死了。都说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们的福肯定就在不远处了,只是……你现在肯定被我传染了,身体有没有什么不适?”林清好紧张道。

    “没什么问题。”墓离脸上也有着疑惑,林清好凝眉,究竟怎么回事?难道是还没反应过来。只是,目前似乎不应该想这么多,要是不游到岸边去的话,待会儿就得喂鲨鱼了。

    “阿离,现在怎么做?”看了看周围的蓝色,林清好脸色镇定道。

    “会不会水?”墓离看着林清好,应该会游泳吧?只要撑过这里,一切就好说了。只是,目前也不知道这个地方是哪儿,总之先得爬上岸再说,不然一切都等于废话。

    “游泳吗?当然会。”对着墓离一笑,林清好也没多想,之前那战斗机里面的人肯定是死了。但她一点都不愧疚了,这些人若不是要追杀自己又怎么会死?她不想死,所以就只能别人去死。查尔斯的人不也是这么想的吗?

    两人又说了一会儿,恢复了一些体力之后,这才慢慢朝着岸边游去。在黑暗中,看得见一些亮光,两人对视一眼,都有着惊喜。游了一会儿之后,林清好的身体就有些撑不住了,踩着水休息了一会儿,看着不远处的墓离,笑着道:“阿离,你知道吗?我以前学游泳的时候,最开始学会的就是踩水。”

    “踩水?”墓离疑惑,这可是个新鲜的词语。

    “是啊,你看我现在,就是踩着水,累了休息的时候也不会沉多好。阿离,你现在不也是的吗?”林清好笑着道,墓离看着林清好笑得开心,也就点点头,踩水?他可是稍微用了一点技术的,不然如何能踩水成功。

    想到之前林清好带着他快上树的场景,墓离倏地想到了一些什么,包括之前叫若素的人突然的出现。点了点林清好的鼻子,斜视看到不远处有一块很大的礁石,笑着道:“我们来比赛,看谁先到那块礁石上面去。”

    “好啊!”林清好点点头,没有多想,就朝着那边游去,而两人没有发现。他们所谓的礁石,正在动着。爬上去之后,林清好深呼吸一口气,看着墓离正缓缓游来笑着打趣道:

    “这人老了,动作都要慢一些了。”林清好没有喘气,墓离倒是先喘上气来了。墓离正准备说些什么,却看到林清好的身子突然一晃,顿时脸色一变大声道:“清好,坐稳了,你那不是礁石,是深海鲸鱼!”

    “啊?”林清好呆愣的呼出一声,赶紧低头,看着自己的身子不断升高。脸色顿时惊恐了起来,墓离的脸色也有些不好看。踩着水不敢有所动作,林清好看着墓离脸上的惊恐,伸出一根手指比了比,墓离顿时了解,学着鱼的动作,朝着鲸鱼的尾部游去,只希望不要被鲸鱼看见。

    两人的心都跳到了嗓子眼,特别是林清好,她在背上还不要紧,暂时不会被鲸鱼发现。可要是墓离一被发现了,那就只有一个后果,被鲸鱼吞掉。眼看着就要到尾部了,鲸鱼却倏地转头,墓离顿时瞪眼,直接跟鲸鱼来了一个对视。

    鲸鱼的眼很恐怖,根本没有情绪可言,墓离一动也不动。看着鲸鱼朝着自己靠近,林清好脸色一白,倏地从鲸鱼背上跳溅起水花,噗通一声,鲸鱼的目光顿时被林清好吸引,墓离咒骂一声朝着林清好那边游去。

    要是两个人之间只能活一个,那个人一定要是林清好。可没等墓离靠近,就发现,鲸鱼的动作停了来,脑袋也晃悠着,似乎在找什么,一会儿之后就又停止了动作,跟之前的姿势一样,停了来。

    墓离暗自松了一口气,这才看身边的场景,却看到了一双担忧的眼睛。墓离将林清好抱紧,林清好的脑子一片空白,刚才她似乎做了一件很不可思议的事情。反应过来的林清好剧烈的呼吸着,看了看遥不可及的海岸,轻声道:“阿离,刚才,是怎么回事?我这是有超能力了?”

    这确定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吗?

    “刚才我也不知道,但总算是逃过了一劫,你怎么能跳去?这要是鲸鱼吃掉你了怎么办?你脑子里面在想些什么?要是让你就这么死了,之前还不如直接被炸得粉身碎骨!”墓离的语气有些沉怒,林清好也没有说话,等墓离发完牢骚之后,这才笑着道:

    “现在不是没事吗?不过刚才的确是有够惊险的,我真的怀疑我有超能力了,等休息一会儿,我来试试我会不会。阿离,你看一,那边不远处是不是礁石?这次要确定一,要是的,我们就试试,这鲸鱼背上,我休息都不能安心。”

    “嗯。”墓离说着就从衣服内侧里面拿出一个折叠的东西,组装完成之后林清好才发现竟然是一个望眼镜,看着墓离看向不远处的一块很大的突起,她心底有着紧张,不要又是鲸鱼才好。

    “这次是礁石,只是,你这真是超能力吗?”墓离有些怀疑,林清好笑着道:“我也不知道,那我们先休息一会儿。你看着鲸鱼的脑袋是朝着另外一方的,等它潜水去的时候我们就游过去。”林清好说着,手还仅仅地抓住墓离的手,脸上虽然是笑着,可心底还是很紧张啊!

    只是不想让墓离担心罢了。

    夜风很凉,林清好冷得瑟瑟发抖,墓离伸手将林清好圈在怀中。也不知道这鲸鱼什么时候潜水?看着林清好消瘦的脸蛋,墓离笑着打趣道:“这要是被传染早就传染了,别担心了,我看你这病毒估计也就变异了。想要我墓离死,哪有那么简单的事情。”

    林清好没有说话,只希望像墓离说得那样才好,坐在鲸鱼身上。林清好现在很想做一件事情,那就是拿出相机拍照,给自家儿子看看。嘚瑟嘚瑟,他家妈咪是个多么英勇的人物。

    “阿离,你猜我在想什么?”将身子朝着墓离怀中窝了窝之后,林清好轻声道。墓离的手在她身上的到处作乱她也没有管,想着自己的事情。但墓离也能克制一,毕竟是在鲸鱼身上,还是需要时刻警惕的。

    摸了摸林清好雪白的发丝,墓离亲吻了一,笑着道:“你在想什么?”

    “你不猜猜?”;

    “不猜。”

    “真不给面子。”林清好翻了一个白眼,缓缓道:“我是在想,要是现在有个相机多好,我就可以把这一幕拍来。你说别人会不会以为是在拍戏?我们这一天经历的事情可真是够惊险的。要不是这鲸鱼身体庞大,我们可就死定了。”

    软软的声音乘着夜风吹进墓离的耳朵,墓离的嘴角也有着笑意。跳机没死已经是很大的福气了,而且还没有被鲸鱼发现。之后被鲸鱼发现,又躲过,这就是第二次好运了,说起来,也的却是大难不死必有后福了。

    “我们运气好,也是我们命不该绝,查尔斯那混/蛋都还没死。老天是不会收了我们的,要让我们好好收拾查尔斯。现在我们是不是要感谢一查尔斯?给你注射了着病毒,造成你身体的变异,都会了。”墓离的声音带着几分戏谑,也有几分伤感。

    林清好微微一笑道:“我希望我这病毒没有传染给你,要真变异了才好。真会的话,我们就可以远离这个危险之地了。只是,我们有着好运气,不知道,我们宝贝儿怎么样了。希望没事才好,你看,我们如今已经安全了,宝贝儿跟衣衣和阿暖在一起,应该早就安全了吧?”

    声音里面有着不确定,带着几分希翼,墓离没有说话。话题倏地变得有些伤感,将林清好的身子抱得更紧了一些,嗅着林清好身上的味道,墓离的心这才没有那么恐慌了,只有抱着林清好,他才有一种真实感。这个人还在他身边,真的还在。r1152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