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没送吃的给大小姐?”语气平稳,听不出有任何的不满。

    张启天却突然觉得心惊,不知道是不是黑夜的问题,他没有再开口回答阿大的话,双手紧紧握住手中的马绳,双腿也紧紧夹着,他觉得今天晚上有些异常恐怖,透着月色星光,看见铁索桥的水是黑幽幽的,只能听见它在桥咆哮着,看不清楚,但是完全可以想象出那发怒的样子,有很大的吓人的声响。

    ……………………

    中夜。

    侍卫们在后面有序的走着,保护这马车,马匹都是训练有素的,看到火光,完全没有害怕的感觉。

    这个时候众人耳边却响起了一阵粗鲁的笑声,“哈哈哈哈哈哈……”在这黑夜之中特别明显,几人都被这种气氛感染,都哗笑起来,大家都感到了异常的轻松,因为刚才短暂的话语,本来沉默分气氛一子被风吹散,残留着的怒气瞬间消失,在这一子全都烟消云散了。

    马车内,陌妃菀听着外面的笑声,从软榻之上起身,那个看起来跟自己一般大小的女子已经熟睡过去,陌妃菀走到一个放了几本书的地方,拿了一本书起来回到软榻之上坐好,蜡烛就在软榻边上的桌子上,桌子上还有一些点心,陌妃菀把眼光放在书本上,手中拿着一块糕点慢慢的往嘴里送,轻咬了一小口,味道还不错,是桂花糕,还蛮好吃的,陌妃菀将手中剩的桂花糕拿到眼底看了看,一口咬。

    江上的风吹得马车的帘子呼呼直响,陌妃菀的心情却很平静。

    “别笑了,大小姐和二爷都在休息。”笑声骤然停,但是还是有些嘈杂的低语传入马车内,陌妃菀没有作声,只是静静得看着自己的书,这本书是介绍这个朝代的一本书,陌妃菀看得起劲儿。

    书中有个内容竟然是,现在的皇帝是弑父坐上皇位的,陌妃菀看到这里,有些无精打采了,正准备放书,又准备躺,却在关上书得时候瞅见了一个陌字,陌妃菀又将书打开,翻到陌字哪里,是对陌家的一些介绍。

    陌妃菀静静得翻着书,陌家竟然是一个很大的家族,传说是跟一个隐士家族有关,但是又没有仔细说明,几代都是朝廷大将,只是一般都不怎么管朝廷中的事情,甩手掌柜一样的,陌妃菀嘴角有些微抽着,就完了?这么一点介绍!?

    无聊………

    陌妃菀将书放到一边,她不敢熟睡,毕竟这些人到底是不是真心对自己,她都不知道,警惕心很重,陌妃菀又躺了,陌妃菀刚躺,就听见衣服得哗哗直响得声音,她没有翻身,感觉到脚步走到她所睡的地方,站了一小会儿之后,小声的说道:

    “睡着了吧?应该是睡着了,出去吹吹风。”

    陌妃菀的呼吸很平稳,完全没有被看出来是在装睡,她有些担心今天晚上可能会有什么事情发生,听到帘子被掀起得声音,陌妃菀的心里禁不住也跟着跳了起来,却还是没有翻动,只是侧着耳朵,凝神谍着外面的动静。

    感觉到有人出来,阿大回过头看了一,是澄心,是夫人手的一个得力丫鬟,阿大自言自语得低声道:

    “这丫头出来干吗?不在里面照顾大小姐。”

    澄心坐到赶马车的马夫旁边,马夫一个眼神也没有给她,澄心也不介意,就坐在旁边,目光一子就扑捉到了前面马车之上的阿大,看到阿大看着她的目光,她开心得笑了笑,伸出手挥了挥手。

    阿大的马停了来,马车还是在前进着,马车到阿大的马旁边的时候,阿大皱了皱眉,看着澄心道:

    “你这个时候跑出来干吗?大小姐休息了吗?”

    “嗯呢。大小姐已经睡觉了,所以我出来吹吹风。”

    马车内,陌妃菀听着外面的声音,神经突然松懈了一,外面的声音越来越小,听得见得只有外面铁索桥江水呼呼直响的声音。

    马车外,澄心站起身子,火光洒在她脸上,影子投在铁索桥面上,江风肆意得吹着她的衣衫,在黑夜中显得特别唯美。

    “你先进去吧,外面太冷了,你一个女孩子大半夜的晚上出来吹什么风,快进去。”

    “不要,大小姐已经睡了,阿大,我就出来吹一会儿风就回去,大小姐一时半会儿也醒不了的没事。”

    “你以为大小姐是你,一天只知道睡,快进。”

    “啊啊啊………不要嘛,阿大,等啦!”小小的抗议声,澄心瞪着眼睛看着阿大,阿大脑中在速的思考着,到底是怎样,最终还是理智战胜了情感,阿大没有再犹豫,看着澄心声音略提高了一点。

    “快进去,外面太冷了。”

    “阿大………”澄心手绞着衣角,有些委屈,大小姐都睡觉了啊,干嘛还要自己去守着她。

    “快进去,我不想在说第二遍。”说完,阿大骑着马又开始前进,马走到张启天的边上,没有回头去看澄心,和张启天的马并肩着。

    “哼!”澄心瘪了瘪嘴,小嘴一歪,将绞着衣角的手一甩,转身掀开帘子走了进去,心中的不满充斥着澄心的头脑。

    站在陌妃菀的床边,澄心的心中有些犹豫,本来她是不准备这么做的,可是刚才阿大惮度,让她不自觉得想到了二夫人的话,大小姐回去后,夫人肯定不会如以前一般疼爱自己了,果然,刚才阿大的感觉就是这样子的,澄心明显得感觉到了。

    陌妃菀听见了她走进来的声音,这个时候陌妃菀翻了一个身,澄心本来凑近的身子突然后退一步,吓了她一跳,她又轻手轻脚得继续走进,才发现陌妃菀只是翻了一个身而已,并没有醒来。

    松了一口气,澄心暂时放弃二夫人所说的,走到床边坐,静静得在思考些什么。

    澄心松了一口气,陌妃菀在松了一口气,她天生对危险有种特别的感觉,刚才明显得感觉到这种气息的,却又突然间消散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