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唉……看来情况不妙啊!”陌笙箫叹着气,自言自语道。

    如今的情况就像是闹僵了一般,若是陌妃菀能站出来骂上两句,吵闹两句,陌笙箫还会有底一点,可是陌妃菀就坐在那里,不说话也不看哪儿一眼,这才叫他伤了神,陌笙箫瞪了旁边的澄心一眼,一定是这丫头惹着妃菀了。

    澄心看着陌笙箫的动作,心里有些苦涩,难道真的是被二夫人说中了?

    这大小姐一回来,就夺走了一切的关爱,不不不!!她不允许这样,坚决不允许。

    阿大在边上一直没有说话,张启天他们就在周围不远处,但是阿大没有做他们的吃的,准确的来说,他就做了两份,大小姐和二爷的。

    阿大一句话也不说走到自己的马旁边,将一个包袱打了开,拿出两个小碗,一个大碟勺和两把小的勺子,又走到火堆边。

    用碗盛了两碗分别递给陌妃菀和陌笙箫,中间坐着的澄心却没有,澄心当脸色变了,心情十分不快,看了阿大一眼,她站起身子走到马车前,爬了上去。

    阿大看着澄心的动作,有些犹豫,但还是理智战胜了,他没有上前去,澄心必须要改变一了,因为,毕竟陌妃菀才是夫人的女儿,大小姐一回去,夫人肯定不会如同往常一般疼爱她了,而且她的地位也会降低,那么现在就先让她习惯一,免得以后回去了作出什么事情来,惹大小姐讨厌了,连陌家都容不她。

    可现在的澄心似乎一点也没有意识到自己原本的身份,意识到自己的地位。

    不一会儿,陌妃菀喝完了粥没有继续要第二碗,早餐的时候她的胃口通常都不好,这次也不例外。

    陌妃菀利索的站起身子,准备再去河边洗一,刚站起来,陌笙箫就看见了她的动作,不解得问道:

    “你去哪儿?我们马上就要走了。”

    “我去洗洗手。”

    “那你小心点,水很急。”

    “嗯。”

    一问一答的方式,本来没有什么意外,似乎一切都很正常。

    这个时候澄心却从马车内出来了,她的玉佩不见了,就这么一晚上她的玉佩竟然不见了,那可是夫人送给她的,可是现在却不见了,一定是她,太过分了,澄心脸上带着怒气,怒火冲天得朝着火堆走来。

    陌妃菀转过身子,正抬起脚步。

    “站住,你这个小偷!”

    所有人都惊呆了,阿大连忙奔到澄心身边,怒斥道:

    “你疯了吗?你现在是在跟谁说话。”

    “你让开,我怎么了,大小姐了不起啊,大小姐就可以随便拿人的东西了吗?”澄心在怒气中,根本就没有看清楚眼前是些什么人,以为还是如同往常一般,所有的事情都可以按照她的想法来。

    阿大站着没有动,他没有感觉到陌妃菀的怒气,但是二爷身上的怒气他已经明显得能感觉到了,阿大心中咯噔一声,糟了,看来这件事情不妙啊,但是大小姐应该是不会拿澄心的玉佩的,只能说是她自己弄丢在哪里了。

    “你好好想一想,是不是自己掉在什么地方了。”阿大拉着澄心的手臂,不让她继续前进。

    “你放开我,我一直在马车上没有来,能掉到哪里去,马车里也只有我跟她两个人,不是她难道是我自己拿了吗?”澄心已经走火入魔了,阿大这么觉得,那可是大小姐啊,她这么说话。

    “你……”阿大还准备说些什么,口中的话还没有说出口,就被陌笙箫打断,随即出的还有澄心的身体。

    “闭嘴!”陌笙箫觉得自己真的是忍到了极点,手掌一挥,竟然是用上了三层的功力,阿大眼看着澄心的身子到一颗树干上,随即又顺着树干落。

    “噗……”落在地上的澄心一口血喷出,阿大心中一惊,却还是站在原地没有动作,不是不敢,而是不能。

    陌家是一个家规比较严格的地方,完全不准以犯上,若是出现了此类情况,陌家的任何人都可以先杀之。

    阿大嘴唇动了动,终究还是将未说出口的话给咽了回去,此时恐怕只有大小姐说话才有用吧,阿大的目光看向陌妃菀,却发现陌妃菀的目光根本就没有落在这里过,她的目光直视江中的水。

    “陌家家规第一百五十条,给我背出来。”陌笙箫气得快要发疯了,这澄心本来是挺时大物的一个人,现在怎么变得这样不懂事。

    “陌家家规第一百五十条,以犯上者,杀无赦。”澄心撑着站起身子,嘴里还留着血,却还是站起来说道,刚才的那一瞬间她真的嗅到了死亡的味道,也正是这死亡的味道使她清醒了,她是一个丫鬟,她竟然忘记了自己的身份,去和主子叫板,这不是作死的节奏吗?

    想通之后的澄心忍住胸口撕裂般帝痛,噗通一声跪到地上,对着陌笙箫道:

    “二爷,是澄心的不对,澄心不该因为一些事情被迷惑了双眼,请二爷责罚。”澄心跪在地上,她想清楚了,二夫人所说得那些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情,她本就不是陌家的大小姐,夫人对她这么好,她早就应该是感恩戴德了,而不是想着法子赶大小姐走。

    但是澄心还是放不面子去跟陌妃菀说,所以她只是跪在离陌笙箫不远处,跪得笔直,脸上的神情也没有任何的不满,只是从捂着胸口的手来看,刚才似乎真的受了很重的伤,毕竟她只是一个平凡的人,没有练过武功。

    阿大看着澄心跪在那里的样子,倔强不屈,摇晃着身子似乎快要倒了,阿大有些不忍,正准备走过去,澄心的目光却突然间和他对视了,看见阿大眼中的不忍和雄,澄心心中暖和了一些,朝着阿大勉强笑笑,摇了摇头。

    陌妃菀并没有走远,刚才的话她都听见了,她能感觉到这个女子身上所有的气息变化,也包括现在的释然,说实话,她是很欣赏她的,知错能改,善莫大焉,不过她唯一不喜欢的就是她懂不懂就跪。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