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是陌妃菀极其不喜欢的。

    陌妃菀又坐了来,此时的马车旁,火堆旁,两个人站着,一个人坐着,一个人跪着,站着的一人脸上有担心的表情,一人脸上却很纠结,那另外的两个女子,一个淡定从容的坐着,一个狼狈万分的跪着,嘴角还吐着鲜血。

    沉默了一会儿。

    “你起来吧。”陌妃菀不是小气的人,况且这个女孩子的性格她还是喜欢的,知错能改,有个性,可以留在身边。

    澄心刷的一抬起头,看着陌妃菀,和陌妃菀的眼睛来了一个对视,似乎有些不相信自己刚才听到的话语,却看见了一双无波的眸子,无色无欲,陌妃菀看着澄心瞪大的眼,点了点头,像是在确定刚才那话的确是她说的一样。

    又回过了头,澄心转头看着阿大,阿大也点了点头,澄心才准备站起身子,却没有想到她的身体却不允许了,刚支撑自己站起来一直腿,随即却整个人都晕了过去,听到噗通的声音,陌笙箫才回过头。

    刚才他一直在想,自己是不是手重了,果然是的,可是不这样的话,陌妃菀恐怕对这个家的感觉都不大好吧,陌笙箫偷偷的瞅了陌妃菀一眼,却没有想到,他的目光刚看过去,陌妃菀就扑捉到了,陌笙箫尴尬一笑,走到火堆边闷着脸坐了去。

    阿大在澄心晕倒在地的那一瞬间,快的闪到了她的身边,将她从地上抱了起来,放到马车里的地上,走出来看着陌妃菀问道:

    “大小姐,我可以将她放到床上一吗?她现在受伤了。”

    “嗯。”陌妃菀点点头,那一句她不是早就把床给睡了吗?现在问有什么意思,但这句话终究还是没有说出口。

    阿大又进了马车,过了一会儿之后他又出来了,手中拿着一个盆,盆边上搭着一个白色的毛巾,阿大快速得走到江边打了水之后又快速的回到马车上。

    陌妃菀坐在火堆边没有说话,陌笙箫沉默了一会儿,他有些小心翼翼地问道:

    “妃菀刚才澄心的事,你没生气了吧。”

    “我一直都没有生气。”陌妃菀看了小心翼翼的陌笙箫一眼,陌笙箫这种感觉让她觉得自己是豺狼虎豹一样可怕。

    “哦,那就好,你也别生气,这丫头刚才也说了是被人误导,所以你别生气了。”

    陌妃菀看陌笙箫那意思,像自己是外人一样,也对,自己本来就是外人,是个人都能听得出来,陌笙箫话中的维护之意,而且像是自己做错了什么一样,陌妃菀突然嘲讽得笑了笑,开口道:

    “你这意思就是我做错了。”

    这话一出口,陌笙箫之觉得似乎连空气就开始冻结,他抬起头看了陌妃菀一眼,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不知道什么时候陌妃菀的脸色有回到了以前那样,没有任何表情。

    陌笙箫心中咯噔一声,糟了,这陌妃菀的脾气他本就琢磨不透,刚才自己那意思不会是被她误解了吧。

    “妃菀,你别乱想,我不是那个意思。”陌笙箫着急的开始解释。

    “住口。”

    “妃菀……”

    “闭嘴,我不想听。”陌妃菀说这些话得时候一直带着一种很气定神闲的感觉,可是又能让人从她的话中听到她的不满以及不耐烦,脸上还有着一丝莫名的笑意,陌笙箫只觉得那笑刺眼极了,似乎就是嘲讽的笑着,好像他刚才的解释只是自作聪明一样,可事实的确是这样,他刚才的解释,陌妃菀一个字也没有听进去。

    陌笙箫只觉得一阵尴尬,似乎又做错了一件事,在陌妃菀的面前,他就感觉自己是个小孩子一样,什么事情都怕出错,也不知道是为什么。

    再次安静了来。

    陌笙箫的脸上是一副说不出的模样,愁眉苦脸,焦眉愁眼,唉声叹气?

    什么表情都出现在了他的脸上,陌妃菀没有去管他想那么多,她也不会自己生气,为了别人生自己的气,有什么用,怕气死了自己,别人才会笑掉牙吧,陌妃菀喜欢看到的是别人生气,别人哭泣。

    不得不说这是一个非常不好的习惯,可是陌妃菀偏偏就有了,你习惯她可以待在她身边,不习惯自己走好了,她不强求,陌妃菀就是这样子的一个人,不玩心计,但是不代表不会,只是希望不要遇到那个让她想玩的人,后果她自己都不知道是怎样的。

    陌笙箫一面用干的树枝画着,一面犹豫着到底还要不要和陌妃菀开口介绍一陌家,马车里的书他也翻了,上面介绍的根本就不是现在的陌家,完全不一样了可以说是,犹豫了一会儿陌笙箫还是开口了,好歹自己还是长辈了,不可以这么缩头缩尾的,一点长辈风范都没有,而且还丢陌家的脸。

    “你想知道一些陌家的事情吗,妃菀。”

    “不想知道。”

    额……陌笙箫再次被呛声了,原本他以为陌妃菀会点头,他就好进行一步的解说,可是现在陌妃菀一句话就给他堵在门口了,陌笙箫觉得自己太失败了,刚才的事情做错了,现在都没有办法挽回了都。

    “妃菀……”

    “我现在不想听见任何声音。”酷酷得说完这句话,陌妃菀一点也没有被陌笙箫脸上的尴尬神情所影响,从容的站起身子,拍了拍身后的灰,继续她之前想做的事情,那就是洗手这件伟大的事情。

    “妃菀……”身后又传来了陌笙箫的声音,这次陌妃菀是真的不耐烦了,她倏地停身子,在陌笙箫还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本来已经走了一截路程了,却又突然出现在陌笙箫的面前,看着陌笙箫的眼睛,陌妃菀一字一句,说得非常清楚:

    “我不想在我还没有回陌家的时候,就已经对陌家失去了那唯一的亲切感,现在我请你,我最伟大的二叔,现在立刻马上,回到你的马车去,我在回到陌家之前,不想在看你一眼,可以吗?”说完,干脆利落的转身,没有一丝犹豫。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