剩陌笙箫站在那里,有些被吓着了的感觉,反应过来之后,陌笙箫以最快的速度回到了自己的马车上,等坐在马车里了,陌笙箫才反应过来刚才自己做了什么事情,是被自己的侄女儿两句话也吓回来了?真丢脸,陌笙箫将脸埋进被子里,辛亏刚才没有人看见。

    站在马车上的阿大看见二爷以快的速度冲到自己的马车里,有些不解,但是却又没有看到陌妃菀的身影,他将手中的盆放在地上,盆里的脏水已经倒了,现在找到大小姐之后就可以继续走了。

    阿大将火堆熄灭之后,拿出一个笛子,吹了吹,很尖锐刺耳的声音从笛子里传了出来,陌妃菀正在洗手,听到这笛声,眉角皱了皱,又开始洗手,这个时候却听见了一阵马蹄声开始传来。

    阿大站在那里,看着张启天等人骑着马过来,示意了要走了的意思之后,脚步快速的朝着江边赶去,果然那里蹲着一个人影。

    “大小姐,可以走了吗?”

    陌妃菀站起身子转了过来,点了点头,等陌妃菀上来了,开始走了,阿大才开始跟了上去,张启天看着两人的身影慢慢走近,眼中的思索有些未名,陌妃菀也懒得去管,走到马车前就身而上,待陌妃菀走进马车内坐好,就听见马车外,阿大的声音传来。

    “走了,队伍都要跟上,保护好大小姐和二爷。”

    “是!”一阵雄厚的声音传来,马车似乎已经开始行走,因为陌妃菀听到了马夫的声音,驾驾驾驾,还有车轮滚动的咕噜咕噜声,陌妃菀在倒软榻旁,又看了一眼床上的女子,却瞅见地上有一块玉佩,在床的面很不显眼的位置,若不是陌妃菀站在软榻边也看不见。

    陌妃菀没有去捡它,只是看了一眼之后在软榻之上坐了来,等她自己发现吧,想着陌妃菀就躺了来,软榻上面的被子很薄,只是一层很薄很薄的被子,陌妃菀将那薄被子拿到一边之后,就开始歇息起来。

    她不想听陌笙箫讲关于陌家的事,是因为她想自己去发现,虽然对未知的事情有些恐惧,可是更具有挑战性,她想自己去试一试。

    马车缓慢的开始前进,阿大有些担心澄心,不时得回过头看向马车的方向,旁边的张管家疑惑得看着他,难道他不在的这段时间是发生了什么事情吗?

    一路无言。

    一路上的风景很好,陌妃菀望着窗外,看着路边早开的花儿,秋天竟然也有花开,一对蝴蝶在哪儿来去,马车虽然行驶得很慢,但在这个时候却显得特别的快,外面奠空似乎很美的样子,清新的空气,陌妃菀感到莫名的安稳,趁着现在先睡个美美的觉,未来有很多的事情在等着她了。

    陌妃菀想自己该放弃现在的身份,回到陌家吗?不止一次这么问自己,心底的那个答案都是肯定的。

    所以,她接受了。

    顺其自然是她的性格。

    外面的世界虽然蓝天碧绿,白云悠然。

    陌妃菀躺在软榻上,薄被子的陌妃菀的眼神阴晴不定,目光中有些畏惧,似乎看到了什么恐怖的事情,唇瓣也在淡淡得清颤着,她握紧了自己的手,能清晰的感觉到那温度,苍白而冰冷。

    维持这个表情几乎维持了一个钟头,终于,她动了一,换了一个表情,不知道想到什么事情,睫毛轻轻的扬起,嘴角也是微微扬起,唇边留着一抹笑,眼底还有着水雾经过的痕迹。

    “简溪尘。”唇瓣淡淡的触动,说出了心底的那个人。

    没有太大的声音,那个人不知道在哪儿,但是,陌妃菀却将他放在了心底,准备深埋,不知道还能不能遇见,那天看到得那个人应该是他吧,不过为什么是光头?为什么!没有人回答这个问题。

    难道是因为不想和自己在一起。才去的吗?

    陌妃菀不相信,在这件事情,她是宁愿相信简溪尘的,她只是讨厌自己竟然会认错,为什么会认错,明明都已经感觉到了不是吗?为什么还会是这样。

    压抑的点点像是哭泣的声音,陌妃菀没有哭,但是却莫名的压抑着自己,她不想被别人看到自己的软弱,她不想。

    在这种沉默的气氛中,陌妃菀渐渐熟睡。

    咕噜咕噜是伴随着陌妃菀睡着的音符,陌妃菀熟睡的时候澄心已经刚刚苏醒了过来,她睁开眼睛,看了看,是在马车中,外面还有着马车行驶的声音,她想起身,才发现,胸口疼痛得厉害,努力撑起身子,她倒吸了一口气。

    没想到二爷真的会动手,不过自己也是做错了。

    大小姐……

    澄心想到了陌妃菀,一个激灵,刷的从床上站了起来,却看到了在软榻之上睡得好好的陌妃菀,入仙的脸庞,长而卷翘的睫毛,睁开的时候很美,闭着的时候显得也很是可爱,清秀。

    这就是大小姐,澄心在心底告诉自己。

    是自己以后的主子,她来陌家很晚,因为乖巧才被夫人叫去身边伺候,对她也很好,只是从来没有听说过陌家还有另外一个小姐,澄心以为只有佳人小姐,因为那是整个陌家都知道的是二夫人的女儿,陌家的小姐,她以前就一直在奇怪,为什么大家只是叫佳人小姐为佳人小姐,从来不叫大小姐,原来真正的大小姐是另有其人的。

    可是……

    澄心又想到来之前,二夫人把自己悄悄叫道一边所说得话,很多人都看见了,却都装着没看见,府内的人都知道,大夫人一向都是在祠堂里,很少会出来,只是府内的都知道自己的大夫人身边的人,不敢对自己不敬,可是现在大小姐回去,恐怕会有很多人不满吧,而且佳人小姐也在几天前就出来了,只是她带了人皮面具,自己怕是也认不出她来。

    澄心还是觉得胸口有些疼痛,她有些受不了,蹲了身子,差点摔倒在地,她手扶着床沿,将自己转了一个身子,腹部对着床边,皱着眉头,却不小心瞥见了地上有一个东西,她忍着痛将东西捡了起来。

    玉佩!

    这不就是夫人给自己的那块玉佩吗?澄心小心得将玉佩放在自己的怀里,看来是真的误会大小姐了。澄心头看向陌妃菀软榻的位置,眼光中有丝歉意。

    她受夫人疼爱不是靠运气,是因为真的懂事。

    刚才那对陌妃菀不敬的事情,只是因为急昏了头,澄心有些沉默了,刚才大小姐一直没有说话,没有反对,所以自己才……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