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二日清晨。

    阳光透过马车的链子射进马车内,软塌之上的可人儿翻了个身之后被阳光刺醒,伸了一个懒腰,揉了揉眼睛,。

    哗啦啦……

    布链子被掀起的声音响起,陌妃菀揉揉眼睛,看向进来的人儿,是澄心。

    “大小姐,还有两个时辰的路程就到陌家了,您现在要起来吗?”澄心手中端着一些糕点,对着床上还在懵着的陌妃菀说道。

    嗯~

    陌妃菀还有些迷茫,不是在客栈的吗?怎么一醒来就是马车里了。白嫩的脸上有着淡淡的疑惑,澄心笑笑,端着手里的东西走了进去,将手中的糕点放在桌子上。她走近陌妃菀,将放在屏风的衣服拿了来。

    “小姐,现在要起来吗?”陌妃菀点点头。

    不一会儿,澄心就伺候着陌妃菀将衣服穿好了。

    接着就是洗簌。

    “小姐,快趁热吃一点吧。”

    “……”

    陌妃菀没有回答,但是她的动作证明她是有听到的。

    陌妃菀拿起一块糕点,张开嘴巴咬了一口,嗯……好好吃的味道,有股甜髓直心间。

    “不错。”

    看到澄心的表情,张大的嘴巴和瞪大的双眼,她很惊讶。陌妃菀能确定她是在惊讶,不过这是在惊讶什么。

    她还不知道。

    “你在惊讶什么。”澄旋到的不是疑问的语气,似乎就是这么一句话,平淡而无奇。

    “小姐,我……”

    “轰隆隆轰隆隆……”打雷的声音在马车外面响起。

    “这是……”

    澄心快速走到窗户边,外面奠气变得阴沉沉,雷声震天,刚才还是阳光明媚,现在就是雷声阵阵。

    “小姐,怕是要雨了。”

    “嗯。”陌妃菀应了一声,也走到窗户边,雨是常见的,但是这种突然变换奠气却是不常见的。

    天空似在骤然间被什么控制了一般,阴沉沉的,密密麻麻的乌云都聚聚到了一起,雷声像是在为谁呐喊助威。

    阿大抬起头看到这种阴沉沉奠气,低声咒骂了一声:

    “这是什么烂天气。说雨就要雨。”

    “就是,什么怪天气。”

    “好了,继续赶路吧,早点回去早点好。”

    阿大看向那似乎是在狰狞笑着的黑云,马车依旧行驶着,直到冰凉的雨点落到他们的脸上,才讲马车一旁的包裹打开,将挡雨的蓑衣拿了出来,披在身上。

    “大家都把蓑衣拿出来上。”阿大回过头大喊了一声。

    “好。”

    几个声音不断的从雨中传入几人的耳朵中。

    陌妃菀伸出手,雨点落在手掌中,有些沁凉,陌妃菀看向远方,澄心不知道她在想些什么,转过身找了一件披风。

    陌妃菀听到动作,没有回头。

    “小姐,天气变凉了,披上这个比较暖和。”澄心边说边把粉色的披风披到陌妃菀的身上。

    陌妃菀低头看了看衣服的颜色皱了皱眉。

    “怎么了小姐,是不喜欢这件吗?”澄心动手准备将披风拿来。

    陌妃菀伸出手拦住了她,“没事,只是不习惯这个颜色。”

    “小姐,您以前阿,最喜欢的颜色了,老爷也总是给您用最好的布料,只是后来你就失踪了,夫人可是伤心了好久。”

    “夫人?”陌妃菀喃喃自语道。

    “是阿,夫人以前可是大漠公主,说起来小姐也算是大漠的公主。”

    雷声轰隆隆的响起,陌妃菀看着外面的雨稀稀疏疏的着,耳边传来澄心柔柔的声音。

    外面雷声震天,一道道闪电在眼前一闪而过,澄心看到后,将陌妃菀拉到一边。

    陌妃菀一个反手差点将澄心给一掌拍,在关键时候停住了。

    澄心还没有反应过来,她将陌妃菀拉到一边的同时说道:

    “小姐,闪电和打雷的时候要离窗户远一点。”

    若不是这一句关心的话,陌妃菀都不知道在自主反应的时候会发生什么事。

    而澄心也不知道,在这么一瞬间,就在生死边缘走了一趟。

    “小姐,我们老家是比较偏远的一个小村子,小的时候,娘亲告诉我,打雷的时候是不能离门口太近的,会惹怒天神,带来疾病的。”看着陌妃菀似乎不知道的样子,澄心开口解释道。

    陌妃菀点点头,的确没有人说过这个,不过也没关系。

    “我们不是在客栈的吗?”陌妃菀终于将心中的疑团问了出来,她明明记得昨晚上,旁边房间内有些不协和的声音响了大半夜,最后她起床了,她是去干什么了?

    是去干什么?为什么想不起来了?这是为什么?

    “小姐,你没有印象了吗?”澄心有些不相信,带着质疑的语气问道。

    她看了澄心一眼,点点头,的确不记得了。

    “小姐,你昨晚上半夜将大家都叫了起来,说旁边房间的人很吵,你睡不着,那个时候阿大也不在,后来就找到了张总管,然后就启程了,阿大是后面才跟上来的。”

    听着澄心的话,陌妃菀只觉得脑子里一片混乱,为什么她没有一点印象,而且,脑子里有一些什么东西似乎要出来了一样,总是闪过一个人很温暖的笑脸,可是却看不清楚模样,只是有着淡淡的轮廓,跟自己很像,难道是自己的娘亲?

    传说中疼爱自己的娘亲,那个是大漠公主的娘亲。

    “小姐,虽然,你说不想知道以前的事情,但是奴婢还是想啰嗦一,你一定要提防佳人二小姐和二夫人,她们……”

    “二夫人?”还没有说完,陌妃菀就打断她道。

    “是的,小姐,二夫人,怎么了吗?”

    “为什么要娶两个女人?”

    “啊!”澄心似乎是听见了什么不可思议的事情一样看着陌妃菀,陌妃菀忍不住皱眉,“你这又是干什么,有什么好奇怪的,我问你啊,为什么他要娶两个女人。”

    “他?”

    “是老爷吗?小姐。”澄心看着陌妃菀变幻的脸色,连忙问道。

    陌妃菀点点头。

    “嗯,这个我也不知道,我去的时候就已经有二夫人了,而且也有了二小姐,现在府中的一切大小事情都是二夫人在管,夫人她一般都不管府内的事情的,小姐,你回去了一定要提防二夫人,还有张管家也是,他都跟二夫人走得非常近。”

    陌妃菀将澄心的话听在耳中,记在心里,看来那个家中还是有不欢迎自己的人存在的,至少从澄心的口中可以得到这一点的消息。

    圣都陌家。

    府内很多人影走来走去,大小姐要回来了,这个消息是昨天晚上传回来的,府内的人都起得很早,说是不出意外的话午时就能到。

    只是今天奠气似乎有些不喜人,竟然是绵绵的清雨。

    陌家大院内,一个厢房里,几个小丫头正在窃窃私语着。

    “大小姐要回来了,真好。”一个看起来年长一些,十八芳年穿着粉色布绸的女子说道,脸上得笑意一直没有褪过,是打心底里在高兴着。

    “春香姐姐,你为什么这么说了,大小姐是谁呀,为什么我们从来都没有看见过了。”另一个穿着蓝色布绸的丫鬟说道。

    “哎呀,你这小妮子,我就给你讲讲吧,大小姐的名字叫做陌妃菀,是不是很好听的名字。”见周围的小丫鬟点点头,叫春香的女子才坐了来缓缓讲道,在坐来的时候她对着身边同样是粉色衣衫的女子使了个眼神,那女子在周围几个蓝色布绸的女子没有发现的情况走了出去,在门口站好,避免有二夫人的爪牙在。

    “大小姐可是一个琴棋书画都会的女子,而且非常得温柔娴淑,可以在一年前却莫名其妙的消失了,没有人知道是为什么,也就是在一年前,我们陌家才开始想着要在官场上开始立足,你们看,若是我们在官场之上有人的话,说不定大小姐早就找到了,也不用等到现在是不是,陌家的复出就是为了找到大小姐回来。”

    “哎呀,春香姐姐,我们不是想听这个,我们是想知道大小姐究竟是一个怎么样的人。”

    “是呀,春香姐姐,今天大小姐就会回来了,若是大小姐能留我们几个在这陌苑就好了,我们本来是在厨房帮忙的,这次是二夫人说府内还没有那么多的丫鬟,所以才把我们调过来的,我们不想去厨房。”

    “以前的大小姐温柔娴淑,是一个可人儿,心地也很好,只是如今我也不知道了,若是大小姐回来的时候你们表现好一点,说不定会被留来的,你们就好好伺候着吧。”

    “咳咳咳……”正在大家都准备还说些什么的时候,门外传来了一阵咳嗽声,春香收起脸上柔和的表情,瞬间变得严肃,站起身子对着周围的五个穿着蓝色布绸的女子说道:

    “现在,请你们记住一点,你们现在的衣衫已经换成了蓝色,也就是说,从今天开始你们就是陌家的二等丫鬟了,要时刻记得自己的身份,一切以主子为大,知道了吗?”

    周围的人虽然都不知道为什么春香突然之间会这样,但都还是乖巧的点了点头,回答道好的,春香点了点头,这些人都还是识时务的人。

    她和澄心,还有外面的木子和自己都是以前跟在陌妃菀身边的人,在这个陌府内,只有她们三个是以前陌妃菀身边的人了,其余的人都不知道被二夫人弄去哪儿了,所以她们必须要时刻保持警惕。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