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快点,快点,都给我动作麻利点,离午时不到一刻钟的时间了,大小姐都要回来了,还没有弄好,都弄了一个上午了,你们都不能再动作麻利一点吗?快点,快点。”

    整个陌府,一个上午。听到的就是这句话。

    从陌府门口经过的人都忍不住朝里面看一眼。光看门外,就已经很干净了,这陌府平时就比较干净,这次就像是将宅子给翻新了一遍似的,连府外的花花草草似乎都开得更加娇艳。

    刘妈站在门口,看了看门匾,很新很有深意,霸气外露。满意的点了点头。

    又朝府内走去,看到府内周围的一些花花草草,不由得皱了皱眉,边上站着的一个人连忙问道:

    “刘妈,是哪里没有做好吗?”语气很是紧张,这陌府今日的气氛可不同往日,可是不能出半点差错的。

    刘妈到处瞅了瞅,少了点什么。

    “你们去将小院子里的漫天星搬些过来,放在这边,都给我摆放整齐,这满天星可是大小姐最喜欢的一种花。”

    “好的。”那人点头应道,连忙带着几个人朝着小院方向的地方跑去。

    整个陌府,没有人在闲着,走来走去的人多得是,整齐有序,丝毫不见混乱。

    陌苑内,春香听到木子的咳嗽声便大声得对着几个丫鬟训道,丫鬟们虽然不知道所谓何事,但还是点了点头,脑中关于大小姐的事情一子被吓散,不知道刚才听见了何事。

    “哎喲,你这小蹄子还训起人来了,还做得人模狗样的。”未见其人先闻齐声。

    “李妈妈好。”

    “李妈妈好。”

    伴随着声音走进来一个四十几岁的老妈子,老妈子看着春香几人见着自己也不叫声好,语气略带讽刺得嘲笑道。

    “李妈妈说笑了,我这是在几个丫头规矩了,俗话说。这没有规矩不成方圆,若是大小姐将这几个丫头留了来,这规矩方面必定是好的,若是人人都像李妈妈一般,我怕这陌府以后可就没什么规矩了,李妈妈觉得春香说得可对。”

    听到春香的话,李妈妈气得脸都青了,没想到这小骚蹄子这么会说话。

    看着李妈妈没有说话,春香低了头,刚才还好让木子在外面,不然这李妈妈如此进来,可真是会出大事情,刚才自己那么大声训几个小丫鬟,一是让木子知道自己已经听到信号了,知道有人进来。

    二就是希望打断几个丫头脑中的想法,避免这些人都说了不该说得事情,毕竟能留在陌苑中的人都是需要一定的考验的。

    “李妈妈,若是你没有事的话,我们就想请你先出去了,毕竟我们不像你那么闲,这子我们都还没有打扫完。”春香笑吟吟得开口道。

    俗话说,伸手不打笑脸人,可这李妈妈似乎不吃这一套,看着春香脸上的笑,李妈妈只觉得那是在讽刺自己,她眼睛在小小的眼眶中转了一圈,尖声道:

    “好你个小蹄子,还教训起我来了。”说着,将衣服袖子往上一撸。

    木子刚走到门边就听到李妈妈如此骂道,脸色唰的沉了来,他们是大房的人,二房本就低一等,如今这话,像是要翻天了似的。

    “李妈妈,这府内可是有规矩的,你如此闹去,可敢跟我到老爷面前争个一二。”木子三步作两步走到春香身边,对着春香笑了笑,随即转过身对着李妈妈说道。

    “看来你们这两个小蹄子,是想造反了是吧,去老爷那儿,我才不去,别忘记了。这陌府上,现在可是由二夫人管着的,你们大房的人迟早有一天会被赶出陌府去,一群吃白食的废物,养着有什么用。”李妈妈讽刺道,这府中谁不知道她是二夫人手的,平时见了她都叫一声李妈妈,可这大房的人却从未有过先例。

    “李妈妈,府内这么叫你,是给你面子,是因为你是府内的老人,你可别忘记了规矩,我们是大房的人。”春香觉得自己已经说得很明白了,若是这李妈妈在不懂其中的意思,她可就不会留面子了。

    李妈妈听春香这话的意思就是自己在倚老卖老,恼羞成怒道:

    “好你个小骚蹄子,今天不教训你,我就不是李妈妈。”

    听到李妈妈的话,内的几个丫鬟都放手中的活儿,连忙站到春香和木子身边,无声得表示支持,虽然惹不起二夫人,但是他们就不信这李妈妈一子能记清楚这么多人,在说,这上面还有春香姐姐和木子姐姐。

    两位姐姐给撑着了,都没有发现的是,穿蓝色布绸的有个女子在朝着李妈妈使劲儿的使眼色。

    “李妈妈,你该去前厅帮着二夫人打理一些事物了吧,我们这陌苑容不你这蹲大佛,麻烦你就不要再这里闹了,我们很忙。”木子的语气很不好,话中有明显得赶人意味。

    “好你个贱蹄子,你们大房就了不起了啊,可以欺负老人了啊,这什么世道了,我今个就想看看你们大房的人是准备怎么欺负我这个老妈子。”李妈妈直接做在地上,撒泼似得道。

    “李妈妈,在这么闹去,可就不好了,虽然我们夫人不常管事情,可也请李妈妈你别忘记了,在怎么说,我们夫人也是这陌府名正言顺得女主人,你们二夫人只不过是一个二等丫鬟爬上主子床的女子。”讽刺的语气从木子嘴里传了出来,春香没有阻拦。

    大小姐就快回来了,就如李妈妈说得那般,他们是不怕的,大小姐回来了有底了。没有人敢把他们怎么样,就算是二夫人也是一样,毕竟二夫人只是个妾,称她为夫人那真的只是叫着好听的,府内的嫡系毕竟是大小姐。

    “你这骚蹄子这话是作何意思,是在说我们夫人吗。”李妈妈将撸起的袖子放了来,从腰间拿出一块手帕,看样子是准备开始哭。

    木子和春香一对视,那眼中的意思不言而喻。

    “放开我,放开我,你们这两个骚蹄子,我要去请夫人将你们赶出陌府,你们快放我来,放我来。”李妈妈的声音在陌苑响起,木子和春香似乎没有听见一样,直接将她提到陌苑门口丢了来。

    内的几个丫鬟愣住了,从未见过这种场面,她们都是听说过大房这边剩的人不多,但是都是跟着大夫人从大漠过来的,力气都很大,而且不好相处。

    也都知道,大房的人地位比二夫人得地位还要高,但是那也只是听说,却从未看见过,几人连忙跟了上去,这种不常见的状况,值得一看。

    李妈妈没有想到,这春香这贱蹄子说动手就动手,她都没有时间去思考,看着几个穿着蓝色布绸的女子走了出来,大声怒吼道:

    “你们几个小蹄子还不把老身扶起来,是想我去把二夫人请过来将你们都赶出陌府吗?还不快点给我过来。”

    看着李妈妈的语气,几人都被吓着了,脚一顿之后便快速走了过去,有一个丫鬟却是个例外站在原地没有动。

    木子和春香一对视,看来这个女子倒是沉得住气,若是可以留在陌苑也是不错的。

    “快点,老身是鬼吗,还不给我快点过来。”看到几人朝着自己走了过来,李妈妈脸上闪着得意的笑容,刚才被丢出来的事情一点都不记得了,只记得现在被人扶起来的骄傲。

    “李妈妈,话我们就说这么多,希望你没事不要再到陌苑这边来,我们是不欢迎的,我相信我们大小姐也是不欢迎你的。”春香看着几个丫鬟将李妈妈给扶了起来,开口说道。

    “呸,你们不过就是几个小贱蹄子,看我待会儿告诉夫人后将你们直接送到勾栏院去,看你们还得意得起来。”李妈妈吐了吐口水,讽刺得说道。

    “李妈妈,我希望你能懂点规矩,我可不想以后别人都嫌陌家是个没有规矩的家族,若是你还是这样的话,我们就只有到夫人那里去平平理了,顺便将主权拿回来。”

    “瞧你这语气,你以为你是陌家的主人吗?说拿回来就拿回来,现在老爷最疼爱的可是我们家夫人,你们那大夫人都人老珠黄了,谁还会喜欢,别说拿回主权,我看弄不好你们都会被赶出陌府,我就等着你们到时候来求我。”李妈妈看了看陌苑的牌匾,不屑得说道,她才不怕,谁不知道大夫人早就失宠了。

    春香远远得看见刘妈朝着这边走了过来,耳边又传来李妈妈不羁的话语。

    正准备说话,却看到刚才一直没有动作的那唯一的一个蓝色布绸的丫鬟动了,春香和木子都看着她的动作,李妈妈也看见了,眼睛瞪得老大,眼神躲躲闪闪,似乎在害怕什么,有些不敢直视的意味在里面。

    “娘,你闲丢人还没丢够吗?”

    娘?几个丫鬟都回过了头,看着走过来的人,同时松了手,本来就没有站好的李妈妈在吃摔倒在地,木子和春香脸上也闪过一丝诧异,看来还是没有做好防备工作,竟然混进来了一个二夫人那边的人。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