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子大约三十一二左右,身穿绿色绣着白色碎花的宽袖裙子,髻上斜插着镶嵌着白玉簪子,脚一双美丽的绣花鞋。秀眉如柳,白玉面,秀雅端庄,偏偏又带着一丝媚气。快步走到陌妃菀的身边,拉起陌妃菀的手,带着亲切的语气说道:“菀儿啊,你失踪了这么久,可真让娘思恋啊,走过去坐着,让娘好好看看。”拉着她的手就准备带她到一边的椅子坐。

    “啪!”的一声,陌妃菀一巴掌毫不留情的将女子的手拍开,看着眼前的女子惊愕得神色。陌妃菀眉毛一皱,瘪嘴说道:“你抓痛我了!”

    张雨翠只觉得手臂都不是自己了的一样,该是红了吧。不对,应该肿了。这贱蹄子刚才使的劲儿也太大了,怕是用上了内力。失忆都没能让这贱蹄子失去武功吗?张玉翠手指握紧手,眼睛里闪过一抹厌恶,她刚才就只是拉着她的手,根本就没有用力,这贱蹄子竟然会说痛?张玉翠虽然是这么想着,但是脸上却是带着一脸的歉意,靠近陌妃菀,没有去拉她的手,而是准备抱着陌妃菀,她一边动作一边开口道:“菀儿,是娘不好,娘刚才可能是高兴过头了,啊……啊!”

    陌妃菀眼中闪过一丝冷意,这个女人明显对自己没有任何亲近之感,而且看长相。她也不可能是自己的娘亲,这样想着,陌妃菀脸上全是愤怒。一巴掌将张玉翠拍撞着墙之后落地,随即走上前,一脚踩在她身上,对地上的张玉翠怒吼道:“你竟然想害我,准备搂着我的时候杀我。你这个坏女人,简直是不可理喻。”

    地上痛苦的张玉翠完全错愕,这是什么状况,她那里要杀她?

    别说是张玉翠,在场的几人都还没有反应过来,倒是刚刚走到门口的春香弄懂了,看着陌妃菀目光的认真,若不是刚才目睹了一切,恐怕她也会被误导了。得到的消息中并没有小姐喜欢睁眼说瞎话啊,这点。可是没有想到的。

    只知道小姐是个冷酷的人,可看现在。也不禁其然。

    春香走了进去,径直站到陌妃菀的身边,陌妃菀回头看了一眼目光又看向地上的女子,收回了脚。

    “咳咳……”张玉翠反应不得不说是快,她捂着胸口一脸痛苦得看着大厅内唯一的男人,双眼泪珠浴垂,委屈痛苦得叫道:“老爷,扶我一把好吗?我有些站不起来。”说着只见她自己尝试着站起身子,却又摔倒在地。

    陌笙寒见张玉翠的样子不似作假,站起走到她身边刚准备将她扶起,就见张玉翠伸出得那只手。肿了,都开始侵血丝,和手腕白嫩的皮肤相比之显得狰狞。这真是妃菀刚才打的?陌笙寒皱眉,伸手将地上的张玉翠扶了起来。

    侧目看到门口一脸风尘的陌妃菀,也不出火来。第一次回家。希望留给菀儿的是美好的回忆。对着张玉翠道:“你先到一边坐着吧。这痛一会儿就好了。”

    张玉翠见陌笙寒如此说道,眼中一闪而过的悲哀。他竟然对自己的伤熟视无睹,心中愤恨又悲切。听话得坐在一边的椅子上,坐到椅子上后心中的委屈更甚。低垂的泪水终是落了来,目光看着陌笙寒,柔情而委屈。

    陌笙寒能看懂她的意思,却无奈稻了口气。看着她凄苦得样子,明显是陌妃菀的手重了。对着陌妃菀用着严肃的语气道:“菀儿,你怎么这么没大没小,手也没个轻重。快去。跟你娘道个歉。”

    陌妃菀抬眼,这才正式看看自己的爹爹。五官俊美秀气,看起来一副老好人的模样。双鬓有一丝雪白,身穿黑色的衣袍,身姿挺拔,已然是中年,却魅力未减。

    这个爹爹看来是如澄心说得一般,是疼爱自己得吧。这句话出口却没有半点威力可言。那么,就让自己也尝试一大小姐们的骄纵之气,免得浪费了这大好的身份背景。

    陌妃菀瞅着张玉翠得委屈面色,眼睛一眯就是衣服欲泣的模样,那小脸瞬间雪白,委屈至极,似乎是陌笙寒刚才的话吓着了她一般,控诉道:“你到底是不是我爹爹啊!什么都不问问,就说是我太过用力了,那为什么我不打他们。偏偏要打她。爹爹,她是我娘亲吗?长得都不像。”

    陌笙寒闻言面色顿时一暗,怎么忘记了这一点。这不是菀儿的亲生娘亲啊!毕竟是血溶于水,会感觉出来的。

    陌笙寒面色微变得对着一旁的刘妈说道:“夫人怎么没有来。”

    “回老爷,木子已经去请夫人了,请老爷,大小姐,二夫人,二小姐稍作等待。”

    二夫人?果然是这样,陌妃菀嘴角一扯,二小姐?顺着春香的眼光看去,坐在那里一直没有说话却看着自己几人的人,看来。是个不可小视的角色。

    陌佳人看着陌妃菀的模样,真想上去撕碎她的脸。才回来就能令爹爹想起大娘忘记自己的娘亲还受着伤,这是那半天相处却没有现的事情。看着陌笙寒长年未变的脸色竟然变了。陌佳人走到张玉翠身边对着陌笙寒道:

    “爹爹,你看看娘亲,她都吐血了。”又几步走到陌妃菀身边。

    “嘭!”的一声跪倒在地,满脸的诚意歉意,着急道:“大姐姐,是我娘亲刚才不好,不该对大姐姐太过亲昵。希望大姐姐原谅娘亲一次。先让娘亲去请大夫好吗?大姐姐要妹妹做什么都可以的。”

    娘亲被打得吐血,陌佳人气愤不已。却掩饰得对着陌妃菀道。

    陌妃菀听她这意思,就是把罪名给自己坐实了,似乎刚才就是自己的错一样,是自己没大没小。出手没有轻重。不过看着张玉翠嘴角流出来的血,陌妃菀眨了眨眼睛,这母女娘果然不是好角色。

    她出手的力度自然是掌握了的。也不会将人直接拍出血。那么这一切就只能是他们母女俩策划的。

    果然是好计谋啊!心机深沉。不过陌妃菀又怎会让她们如意。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