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色已经大亮,清水镇的人们都喜欢早起。

    此时的大街之上,已经很是热闹,小贩们的吆喝声,小孩们的嬉笑之声,可慈禧斋的们却还是大关着,有一个看起来四十多岁的中年男子走到慈禧斋门口停了来,伸出手敲了敲门,没人应。

    来人似乎有些不耐烦,又一次敲了敲门,还是没人应,那人火大了,提起脚在门上踹了一,又单脚跳着离开,在慈禧斋周围摆摊的小贩看到,莫名的一笑,有弹位上的汉子准备怒斥出声,却被身边的女人拉住。

    似乎不愿与人为敌,那人觉得无趣,便离开了。

    大街之上还是如往常般热闹,不同的是,原本每日开得最早的慈禧斋的门却大闭着。

    百姓们疑问,却是没有去管。

    清水镇是个很繁华的地方,却也是一个地痞最多的地方。

    “都快点让开,马受惊了……”本就吵闹的大街之上,突然传来一道娇声。

    众人循声望去,只见一个红衣女子骑在马上,那马横冲直撞,似乎真的受了惊,大街之上的百姓赶紧让开,这受惊的马是很可怕的。

    大街之上经常有这种事情生,虽然匆匆忙忙,但是小贩们还是快的将自己的东西摆放好,躲在一边,马也不会踢到他们。

    “啊啊啊……”只见那女子大声惊叫了以来,马绳也勒不住那高大的马匹,在小贩们的眼中,那匹马快的朝着慈禧斋的门上撞去,众人都为马匹之上的女子捏了一把冷汗,却是爱莫能助,只能看着。

    眼看着马匹快要撞上慈禧斋的大门了,却突然间出现了一个人,这个人似乎是从空中出现的,没有人看见他是怎么出现的,他骑在马上,就只是淡淡的扯了一马绳,那匹马立马停了来,在原地渡着步子,没有在狂。

    红一少女抬头向后看去,刚才真是吓着她了,她不过是出来见识一世面,却没想到会生这样的事情,后悔死了。

    可是当她回过头看见眼前的人之时,那种后悔却不消而散。

    她确定自己是喜欢上这个看起来面瘫的男人了,虽然他是一脸冷酷的样子,可是禾心暖还是觉得他很好,不为别的,就是刚才自己的马受惊了,周围的人是有多远躲多远,可是他却不是,他不知道是什么时候出现在她的身后的,刚才马受惊了,她的反应有些迟钝。

    可是却能感觉到这个人的好心,她看了他一眼,脸色微红,还是第一次和男子这么接近。

    “大小姐,你在哪儿?”一片吵闹之声突然传了过来。

    “管家,在那边,我看到小姐的马了。”

    “驾……”一阵马蹄声传了过来,禾心暖皱了一秀气的眉毛,真的是讨厌,这么快就追来了。

    “恩公,你带我快点走好不好,这些人根本就不是什么好人,快点带我离开好不好。”禾心暖拉着男人的手撒娇的说道。

    “……”男人没有说话,他本不想来救这个女子的,至于为什么会来救,他也不知道那个比他更加面瘫说是自己师傅的人为什么要救她,他说要救,所以他便来了。

    “恩公,你叫什么名字,恩公,你快点带我离开啊,他们就快要追过来了。”禾心暖的语气有些着急了,她不想回家去,因为父亲肯定让自己嫁给那个什么简家少主的,她不愿意,听说那个简家少主是个大胖子。

    她可不想嫁给一个胖子,特别是看到恩公之后,可是恩公似乎看起来有些不爱说话,而且是个光头,没错。就是光头。

    “恩公,你是哪个寺院的大师吗?大师都是有仁慈之心的,你带我离开好不好?他们真的不是好人,他们已经杀了我的父亲和母亲,这些人都是坏人。”禾心暖不知道自己在说些什么,她就是想和恩公在一起,不想跟家族中的人回去。

    她是家族中唯一的女儿,听母亲说早年和简家定了婚约,现在婚期逼近,她才想着要逃出来,只是没想到这么快,家族中的人就追了出来。

    无旋着眼前的红衣女子的谎话,可是不知道为什么他的确是想救的,特别是刚才红衣女子的那个皱眉的动作,他觉得很是熟悉。

    “无心,该走了,救个人要这么久吗?”一道冷声传了过来。

    禾心暖循声而去,也是一个大和尚,这个大和尚脸上的表情跟自己身后的这人很是相像,禾心暖感觉这个和尚像是在凶恩公一样。

    怒斥着出声:“你个大和尚,凶什么凶,报上名来,敢凶本小姐的恩公,你是活得不耐烦了吧。”

    小贩们都停了手中的生意,好笑的看着眼前的这么一幕。

    两个大和尚和一个红衣小姑娘,那马上的大和尚像是看上了人家小姑娘一样,稳稳的坐在马上,也不马,就这么看着慈禧斋的大门。

    无心看着叫自己的绝心,他只记得自己是一个和尚,从小就和绝心生活在一起,可是他对绝心却不是很熟悉,无心撤回了看着慈禧斋的目光,看向绝心,绝心的功力比自己高,在他的记忆中比试了很多次,都是自己输了。

    加上昨晚上的一次比试,无心知道自己现在还不是绝心的对手,所以当什么事情需要做决定的时候,无心都不说话,无事之时他就开始练功。

    可是在刚才,听到这个红衣女子的话的时候,无心却明显的感觉到绝心的气息变了变,无心有些纳闷,绝心说自己从小跟他是好兄弟,可是无心却感觉绝心比他老太多,像是中年人一样。

    无心只觉得他是显老。

    “怎么,你不说话,就是心虚了,凶什么凶,恩公,我们走。”禾心暖见那个站在地上的大和尚动也不动的看着自己,眼中怒气迸,将马绳从无心手中拿了过来就骑着马走了。

    远处的马蹄声越来越近,禾心暖心中越来越着急,这马似乎不听自己的话,慢悠悠的晃着。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