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夜笼罩的陌府,显得特别的寂静。

    院中有点微风,带着谢掉的点点花香,月光,院中的树影也摇摇晃晃。

    陌妃菀看着院子里巡逻的两个侍卫,翻身一跃到了另一个房顶。

    正准备直接越过,却听到点蟋蟋蟀蟀的声音。

    张玉翠的房间?

    陌妃菀趴着身子揭开了一块瓦片,很黑,什么都看不到?没人?

    陌妃菀正怀疑着,却突然听到有些奸细却有小声的男人声音。

    陌妃菀侧着耳朵仔细听着。

    “快点进来,没有人看到你过来吧?”女人的声音响起,陌妃菀脸上闪过一丝疑惑,这个声音好像没有听过。

    “放心吧,女人小的办事您还不放心吗?没人会现的。”阴沉暗哑的声音响起。

    陌妃菀有些听不清楚他们在说什么,她不是一个喜欢听墙根的人,可是这种情况,以前也没少做过。

    陌妃菀略一思考,看了看院子里,负责巡逻的两个侍卫已经不在院子内了,她房顶一跃而,没有一点声响。

    从知道她那个娘亲失踪了之后,这个院子里隔一段时间都会有侍卫,不过这些对她来说,没有任何顾虑,这种事情碰得多了。

    背贴着冰冷的墙壁,陌妃菀慢慢朝着房间旁边移动,这两人还弄得真隐蔽,竟然不点蜡烛,看来也是怕有人怀疑。

    陌妃菀一步一步移到门前,内的声音已经停止了,竟然说完了?这么一会儿的时间?

    陌妃菀伸出一只手指,沾了一点口水将房间的门戳了一个小洞。

    黑漆漆的,什么都看不清楚!

    陌妃菀感觉到一丝挫败,几天没有过这种生活,都退化了?

    “好了,你先走吧,记得按照我的吩咐来,好处少不了你的。”张玉翠看着眼前的男子,虽然不怎么可靠,但是这个时刻,只要有银子什么事都好办。

    况且,将军似乎对那件事情有些怀疑了,这事看来得尽快了。

    眼中一丝邪恶的光芒闪过,黑夜中的中年男子并没有看到。

    男子转身准备从门口出去,手已经准备将门推开。

    门外陌妃菀赶紧闪到一边,黑色的布衫?

    “等一,从这里走,这个时候出去,若是被人现就麻烦了。”张玉翠看着男人将要推开门,突然间觉得有些心悸,赶紧叫住了他。

    “怎么了夫人,难道你准备和小的一夜**?这小的自然是没什么意见的。”阴沉又带着邪笑的声音,男子转过身子,眼睛不断的在张玉翠凹凸有型的身姿的瞧过。

    还真是个尤物阿!

    男子叫孙大炮,是个专门做人口贩子的生意人,很多窑子里的年轻姑娘都是被他弄去的,残害过不少女子。

    而且这个女人的滋味,他也……

    “别废话了,快点走,等有人现就不好了。”张玉翠看着男子的眼神,从心底里泛起一丝厌恶,忍住要吐出来的酸气,小声说道。

    孙大炮见被打断思想,也不气恼,看了张玉翠一眼,走到内的一个花瓶前,将花瓶一转,出来了一个隔门。

    孙大炮从兜里拿出一个火折子,吹了一口气,头也不回的就朝里头走去。

    id="9_ad_1">

    陌妃菀见没人出来,又听见里面似乎有什么咯吱声,就猜到里面有地道,转身朝着皇宫的地方身而去。

    起的时候不小心踩到一根枯枝,出一声很小的吱呀的声音。

    该死!陌妃菀忍不住暗骂一声,怎么感觉今天什么都不顺!

    听到门外的声响,张玉翠赶紧将花瓶一转,回到原始的地方,看了一眼没有任何异常之后才转身将门打开。

    “咯吱!”

    “没有人?”一声疑问。

    消失在黑夜中,没有人回答她,她返回内,还好每次都会说出那一句话,不然真怕有人怀疑到她头上,最近她得温婉一些,这将军似乎变了!

    张玉翠心想。

    陌妃菀从看见张玉翠出来就离开,这个人,她倒是想看看她想做什么。

    看来得展一自己的势力,若是自己没有猜错的话,陌夭夭和陌其估计明天会赶到圣都来吧。

    那两个人怕是闲不住。

    那么,明天就去弄些丫鬟进来,前些天刘妈说的被她拒绝了,刘妈也因为朱氏的失踪在府内渐渐没有地位,现在就是闲人一个,陌妃菀也觉得她该休息了。

    陌妃菀脚尖点在房顶上,快得越过一个又一个房顶。

    皇宫内,位于北面的是各个宫妃嫔的住处。

    南面是皇子们的住处,在这个朝代没有一个皇子是跟着自己的生母住的。

    晚上都是住在自己的宫殿中,不过这也仅仅是未成年的皇子们。

    陌妃菀翻出白日里春香告诉她的事。

    这一代的皇帝还未篡位之前,最大的皇子便有双十年华。

    最小的却是才出生没有多久。

    讲到这里的时候并没有多少意外,皇帝之家,三宫六院,三千妃嫔都是很正常的事情。

    况且这个皇帝还是历代以来最少的,妃子最少。

    四个贵妃,皇后,七十二个没有任何地位的妃嫔。

    他还是皇子时太子妃一个,侧妃两个,通房四个,八个小妾,算是少的。

    如今在位不过一年,却多了七十个,陌妃菀听到春香讲到这里时,不仅笑道:“这些皇帝也都不怕精尽人亡。”

    春香却笑笑道:“小姐,宫里的每个娘娘也不是都有侍寝的,只是据说朝中的大臣们觉得陛的子嗣太少,选的各地的美人进宫。陛虽然是篡位,但是不得不说的是……哎呀,说远了。”

    “继续说。”

    陌妃菀当时很感兴趣,就让她继续说了去,才知道。

    这历代皇子是必须要有七个,公主要有七个,虽然不知道是从什么朝代开始的,这老祖宗留的规矩却是每个皇帝都遵守了。

    而且,现在的陛还差一个皇子,两个公主。

    所以各个大臣都把自己的闺女往宫里送。

    但是一年以来,各个宫里传出的喜讯也不少,可都是莫名其妙小产了。

    id="9_ad_2">

    陛大怒,了一道圣旨,他年轻时在外有一子,定为太子!

    朝中大臣无人反对,也没有人敢反对!

    于是太子之位就这么被确定了。

    无论那个遗留在外但子是个什么样的人,如今却是整个王朝地位第二的人。

    哪怕他是一个痴傻的人也是一样。

    陌妃菀边往皇宫的地方走去,边想到,那自己现在去皇宫是去干什么?

    “我去皇宫干什么?”陌妃菀将脑中的话不自觉的说了出来。

    好像是没有必要!

    陌妃菀又照着原路返回,抬起头看看天上的月亮,快到月圆之日了。

    这样想着心中又是一痛,似乎有些什么东西要爆出来。

    她赶紧将那种思想抛到一边,那种痛苦虽然能想起一些东西,但是有时候宁愿没有记忆。

    陌妃菀看着月亮,思绪渐渐飘向远方,脑中有两个小人在争吵着。

    一个说要尽快恢复记忆。

    一个却说,那些记忆说不定不是什么好的记忆,会忘记那些记忆,说不定就是因为心中想把那个记忆从心底里割掉。

    “不对,不对,若是不想恢复记忆,那你为什么要回到陌家来,你回陌家不就是想找回以前的记忆吗?”

    “错,大错特错,回陌家只是暂时的一个决定,是因为现在已经退出了暗夜,没有事情做,回来陪这些三大姑四大姨的消遣消遣也不错,跟恢复记忆没有任何关系。”

    陌妃菀看看这边,看看那边,似乎都有自己的想法。

    既然这是自己心中的想法,那让她们继续说,说完了自己在来决定。

    “你这么说就错了,你才是大错特错,错的离谱,自古以来,没有谁愿意失去记忆的,更何况这记忆说不一定很重要,况且若是没有记忆,怎么能知道是谁把娘亲给掳去了,你倒是说出个一二来。”

    “你简直就是不可理喻,等陌夭夭和陌其来了,看一看周围的人,就一定能知道娘亲的去出,为什么要恢复记忆?”

    “这这……你简直就是胡言乱语,陌夭夭和陌其也有看不透的人阿。”

    陌妃菀正准备采取不恢复记忆的想法,却又突然间看到赞成恢复记忆的似乎又有想法了,陌妃菀才冷静来。

    “一定要恢复记忆,没有从前的记忆你就不是一个完整的人,那么你来到这个世界就没有任何意义。没有任何意义!!”

    “怎么没有任何意义?也可以就从现在开始总有记忆,不用去想以前那些不完美,或者是根本就不想回忆起来的记忆。”

    “你这简直就是无理取闹。”

    “你才是无理取闹。”

    陌妃菀忍不住抚眉,嘴角有些微微抽搐,这些想法真是她脑子里的吗?

    真是肤浅阿!

    “我不想跟你这种人吵,我始终赞成恢复记忆,不多说,不再见!”

    “我不想跟你这种人吵,我始终赞成不恢复记忆,不多说,不再见!”

    吵完,头同时一偏,粉唇一嘟,都能挂酱油了。

    就这么完了,陌妃菀眨眨眼,在眨眨眼,好像是的。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