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天干物燥,小心火烛!”

    陌妃菀一个冷惊,听到巡街道的声音,才回过神来,就站了这么久?真是傻,摇摇头,陌妃菀身而起。

    “大狗,刚才我好像看到一个黑影起来了。”两个人影现在陌妃菀刚才所在的位置。

    “你眼花了吧,我什么也没有看见,走了,还有一会儿就结束了。明个儿就不是我们了,换他们年轻人吧,我们老了,这眼睛也开始花了。”

    叫大狗的男子看了看月亮,扯着身边的人的袖子边走边说道。

    这个世界有很多时候什么东西是他们这种人不能看见的,他都会选择无视。

    “我真的看见了。”吵吵闹闹的声音,一个人相当于几个人。

    “你看错了。”冷静的话语传来。

    看着大狗镇定的样子,不像作假,二狗忍不住心想,难道自己真的看错了?算了,管他的。

    陌苑陌妃菀的房间内,陌妃菀扯掉黑色的衣裳,直接丢在地上,将自己脱了个精光,让身子埋在软软的棉被中,不一会儿边熟睡了过去。

    待床上的人呼吸平稳了,从黑暗中才走出来一个人,一身黑衣,跟陌妃菀以往的装扮很像,她就是暗杀最新的第一杀手,魅影。

    月光印照,魅影手中的匕在着冷列的光。

    魅影一步一步走向陌妃菀的床,看着床上丝毫没有警惕的女子,眼中闪过一丝诧异,这真的是阿六?

    同时她的心中也生出一丝怀疑,这跟传说中的差别也太大了吧。

    不说样貌,单说这看起来柔弱的身材,就跟传说中的第二杀手有很大的区别,而且她睡着的样子完全就像是个没长大的孩子。

    整个人卷成一坨,感觉像小狗睡觉一样。

    就算一步一步慢慢朝着床边靠近,听着床上均匀的呼吸声,魅影再次怀疑为什么左护法要她来杀这个女子。

    为什么?魅影心底闪过一丝自嘲,这不是任务吗?收起眼中的怀疑和点点不忍。

    握紧了手中的匕,朝着床上刺去。

    “噗!”

    没刺中?魅影以最快的度闪到黑暗中。

    繁华的大床上,陌妃菀翻了一个身,伸出一只手将另外一个绣花枕头抱在怀中。

    id="9_ad_1">

    魅影站在黑暗中,自动调整着有些混乱的呼吸,开始有些自嘲,这也太紧张了吧。

    魅影摸了摸脸上银色的面具,上面冰凉的触感让她有些絮乱的呼吸声平稳了来。

    床上均匀的呼吸慢慢传入魅影的耳中,魅影将匕插到靴子里。

    从黑暗中渐渐消失……

    圣都安逸轩总店天字一号房内。

    周金涛站在窗户边,看着外面的月亮,不久就是月圆之日了阿!

    心中有些感叹,不知道该做些什么。

    “咯吱!”

    门被打开的声音传来,周金涛没有回头,开口道:“任务完成了吗?”

    魅影低着头,声音有些承重:“护法,这真是暗主得命令吗?”

    周金涛身子微微怔了一,口气没有任何变化道:“任务完成了吗?”那微微的一怔,魅影没有错过。

    “失败了。”魅影抿唇道。

    “怎么回事。”周金涛转过身,看着面前这个成熟充满的女子。

    黑色的劲装,凹凸有致的身材,傲人的。纤细的柳腰,笔直的双腿。

    饱满的红唇,当真是个尤物,最煞风景的却是那在月光和蜡烛光泛着的冷列光芒有些刺眼。

    “好了,那去吧。”打量完魅影,周金涛面无表情道。

    “……”魅影没有说话,直接走了出去,没有带上门。

    “出来吧。”周金涛坐在椅子上,刚才魅影9还在的时候他就已经感觉到有人来了,魅影刚一走,周金涛就倒了一杯茶,坐到椅子上等着这人出来。

    周金涛的话刚落,从刚才的窗户里跳进来一个人,笑嘻嘻的看着周金涛。

    “你是谁,来这里有何事情。”周金涛小口的饮着杯里的水,掩饰着自己的紧张。

    “给我一个身份。”来人一声白衣,语调没有任何起伏,像是冬天刮过的风,沁如人心。

    id="9_ad_2">

    “呵呵……”周金涛大笑起来:“你是谁?”

    “我说给我一个身份。”来人一直低着头,重复着一句话,周金涛脸上闪过一丝不喜。

    “你到底是谁。”周金涛皱了皱眉,十分不喜这个人,太傲了。给他的感觉。

    “……”

    “你想要一个什么身份?杀手?小妾?”周金涛脑中闪过一个想法,这个想法也说了出来。

    “杀手!”白衣女子冷酷道。

    “好,什么名字?”周金涛看着眼前的女子,没有必要去问为什么,能加入暗夜是可以的,只是……暗主那里,应该没空来管这边,周金涛暗忖道。

    “白衣隐。”女子说话的同时抬起头,蒙着面纱,但是从那双冰冷的眸子,周金涛能感觉到这个女子心底的阴暗。

    没有生气!死水一般的双眸,像幽灵一样。

    周金涛从怀中拿出一块圆形碟片,拿出一把小的,精美的匕,对着铁片就是刷刷两。

    “好了。”随手就丢给了白衣女子,丢的时候故意用上了三分的内力。

    女子伸出手,铁片便到了她手上,到手便收到怀中,转身离去,没有多余的话。

    周金涛目送着白衣女子离开,直到冷风吹了进来,他才将门关上,上床休息。

    “姐姐,我们为什么要晚上赶路阿?”陌其第一百零一次开口问陌夭夭这个问题,实在是不解阿,本来决定好了是明天晚上启程的,可是陌夭夭却在半夜的时候将她和夏不凡给吵了起来。

    说是要启程。

    对呀对呀,为什么要晚上启程,夏不凡睁着那双迷人的双眼看着停来的陌夭夭。眼中的意思不明而喻。

    陌夭夭回过头,看着陌其和夏不凡,解释道:“我觉得我们的动作似乎被有些人现了,所以为了确保我们真的能帮上妃菀姐姐,我们必须得晚上出。”

    “可是……”陌其张了张嘴,想说些什么。

    最后还是闭上了嘴。

    “你想说什么,其其。”陌夭夭伸出手摸了摸陌其的头,柔和的问着,刚才其其欲言又止的样子很是可爱。

    让她紧张的心情有些愉快,不知道怎么回事,从她决定去找陌妃菀之后,就莫名的有些紧张,似乎有些什么事情要生。

    心中也闪过一丝头绪,正准备想完抓住的时候,那种想法却又奇迹般的消失了。

章节目录

光头萌夫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木圣玥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木圣玥并收藏全本小说光头萌夫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