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铭这三天里脑子很沉,现代的人和古代的人总是在她眼前晃荡,昏昏沉沉的,觉得很难过。虽然身边陪着夕洛和陆渊,却总觉得少了点什么睡得很不安稳,时不时发出几句嘤咛和呓语。

    陆渊看筱铭这样子,更是心疼不已,自家妹子怎么在炎走了以后便成了这样子。

    当然,他自然也知道,炎临走的时候留了魍、魉二人,一是保护筱铭的安全,而是随时知道他们的行动。

    现在魉肯定已经通知了炎有关筱铭的情况,现应该已经赶过来了吧。这两个人之间的牵绊真不是一时的,可是一想到自己和夕洛要承受炎的怒火,陆渊就慎得慌,炎可不是那么好相与的,何况现在这女孩还是他的心头肉。

    一想到这,陆渊便觉得世界末日来了,忙不迭敲起门,古老的木门吱呀一声打开,走出来的却是一个十五六岁的少年,一身素衣,睁着晶亮的大眼睛问道,“你是?”

    陆渊忙双手抱拳,倒像是个江湖人士,“在陆渊,舍妹得了风寒,还望离辰阁出手救助。”

    少年歪着头,打量了一夕洛,看他怀中抱着一名女子,再看眼前的陆渊,点点头,“容我向主子通报一声。”

    “吱呀”一声,少年又关上了门。

    夕洛皱了皱眉头,“小渊子,为什么一定要来这里看?别的医馆不行么?”他对樊城不是很熟,只是一直跟着陆渊,但看这医馆……

    “夕洛,我看小筱妹子的病不像是普通的病,既然要看,就看最好的。这离辰是这一代最有名的神医,年轻有为,我相信他的实力。”

    说话间,木门又开了,走出了一名男子。那名男子身着一袭白衣,脸头发也是用白色丝带绑起,散在肩后,面容姣好,五官精致,嘴角含笑,一双黑色的眼睛似乎能洞悉人心,带着慑人的光芒。

    当然,陆渊也不是吃素的,立马回看过去,青色的眼里写满了尊重与打量。

    男子看见陆渊青色的眼睛,眸中闪过一丝光芒,然后很好地掩饰了过去。

    “是谁要看病?”声音如同白玉落于珠盘,十分清脆。

    夕洛向前跨出一步,“是我妹妹。”说罢,心疼地看了怀里的人一眼。

    娇俏的女子安静地睡在夕洛怀里,安静得像一个陶瓷娃娃,似乎一碰就碎了。她的呼吸浅浅的,脸上是不正常的红色。

    离辰移开了眼睛,自是知道眼前二人都是上四族的贵族子弟。

    “你们是谁?”男子温润的声音再度传来。

    “在夕洛。”夕洛声音淡淡的,他只是希望眼前这个男子真的能治好筱铭。

    这几天观察来,他行走江湖多年,也觉得筱铭的病来的太奇怪了,表面上看像发烧,但肯定还有更深层的原因,不然她不会沉睡了三天之久,期间只是迷迷糊糊地灌了点喝的进去。

    听到夕洛这个名字,男子也不诧异,众所周知,陆渊和夕洛是好兄弟,再看眸色,离辰也已经猜出他们的身份,“她呢?”虽说离辰不爱多管闲事,不过要救得人的底细他还是要摸清楚,而且,这个女子竟然能让夕洛和陆渊如此紧张,身份绝对不低,他没必要招惹这样的人。

    “咳咳——”筱铭睁开了眼睛,眼前的情景让她有些愕然,看到自己躺在夕洛怀里,侯爷在一边,再看眼前的人干净得就像天上的仙人,筱铭一时竟然弄不清状况了,抬起右手,摸了摸涨涨的额头,“夕洛哥哥,我们在哪里?”

    随着筱铭的动作,宽大的袖口滑了来,筱铭右手的手链就这样暴露了出来。

    离辰睁大了眼睛,一步走到筱铭面前,伸手就抓住了筱铭的右手腕,夕洛惊愕不已,这离辰是怎么了?陆渊看的一愣,竟是忘了阻止他。

    “男女授受不亲,离辰阁请放开我妹妹。”夕洛也有点动怒了,抱着筱铭他无法出手,自家的妹妹岂是他可以觊觎的,何况还有小炎子。

    “这条手链你哪来的?”离辰一反常态,语气满是焦急询问着筱铭。

    筱铭没想到一条手链会让他这样,又想到寻找凤凰珠的时候,手链的怪异,正想说句话打消他的念头,不了喉咙口一股腥甜味,“噗——”竟是直接吐出了一口鲜血,血迹沿着离辰的白色外袍,慢慢渐染,染出一片妖异的颜色。

    “小筱!”夕洛惊呼出声,“离辰阁,请你救我妹妹,你要什么我们都答应。”看到离辰对手链的态度,夕洛就敢肯定,离辰一定会救筱铭,老天保佑,筱铭千万不要出事。

    离辰也从惊呼声中回过神,“快,把她带进去,我马上救她。”

    偌大的房间内,筱铭旺仔床上,整个人昏迷了过去,离辰把着她的脉,眉头越来越皱,最后,他放了筱铭的手。

    “离辰阁,我妹妹她怎么了?”夕洛忙问道。

    “表面上看是风寒入体,高烧不退,但我把她的脉,发现还有气息很弱,不出所料,她应该是中毒了。”离辰淡淡地说道。

    夕洛和陆渊齐齐倒吸一口气,什么毒,竟然让他们和北堂炎三个都没有察觉到,在他们的保护竟然还有人能够毒?

    “什么毒?”

    “黄泉落。”离辰说出这三个字,眉头又皱了起来,这惹到的麻烦越来越大了。

    夕洛和陆渊皆是一副不敢置信的样子,怎么可能?

    黄泉落是江湖上出了名的毒药,由九十九种毒草和九十九种毒虫炼制而成,无色无味,杀人于无形。

    中毒者根本不知道自己中毒,只有一个月后毒药慢慢作用,发作后,一开始中毒者只会感觉浑身酸痛,疼痛过后便是一波又一波的针刺,犹如万箭穿心,最后,中毒者血脉全身逆行,折磨致死。此毒甚为阴毒,乃是毒教的秘药,据说无药可解,中毒者中毒后神智尽散,甚至无法自尽。

    “离辰阁,请你一定要救救她。”夕洛心已是难过至死,是他没有保护好小筱。

    陆渊低着头思索道,“不对啊,如果是黄泉落,她现在不会这样陷入昏迷啊,不像是中这毒的迹象。”

    离辰点点头,“这位姑娘中毒不到半月,再加上风寒入侵,与黄泉落的毒性冲击在一起,所以才会陷入昏迷。”

    “可有解救的方法?”夕洛急忙问道。

    离辰不说话,看的夕洛,陆渊一阵心急。

    “有是有,不过,我需要两样东西,我这里没有。”只缺少两味药材,要是一般人也许他不会说,但是眼前的人也许真的可以拿到,另外,他还真的不希望眼前的女孩中毒身亡,他还有很多事要问她。

    “是什么?”陆渊自信这世上没什么事他拿不到的,他拿不到,炎也拿的到。

    离辰面无表情,“断魂草,天雪莲。而且必须在五日内集齐,她的毒正在扩散,五日后,回天乏术。”

    陆渊好看的眉毛皱在一起,五天实在是有点紧,而且这两样东西不容易拿。夕洛神色并没有多大变化,但仍是看的出隐隐的担忧。

    “不论如何,我们一定会拿到这两样东西。离辰阁,拿到这两样东西,一定可以救小筱么?”离辰神色正常,道,“七成的把握。”

    陆渊点点头,这离辰是医仙的弟子,这他是知道的,这才把筱铭带过来。要是去一般的医馆,兴许根本看不出筱铭的毒,这次,他无比庆幸自己一闪而过的念头——把筱铭带来这里。

    不过,这两样东西也真的要花点心思。

    “我现在先用银针压制她的毒,请二位离我远点。”离辰从一旁的矮几上拿出一个布包,微微展开,露出了里面的金针。

    离辰状似随意拿出几根金针,在筱铭周身的几个大穴扎。

    陆渊向夕洛示意,多年来的默契,夕洛守在房中,陆渊则快步走出了房门。

    走到了离辰的院子里,天空十分阴暗,透着一股子寒冷。

    “魉。”陆渊对了天空叫出了这个字。

    “在。”黑色的身影蓦地出现在陆渊面前,男子单膝跪地。他原本是听命于北堂炎的,但自从筱铭出现后,他便是被派到她身边保护她。他的主人其实只有筱铭和北堂炎两个,要不是事情紧急,他现在也不会现身。

    “炎应该已经知道小筱生病的事,他现在在哪里?”

    “魍已经通知了,但主子尚未前来。”男子语气平静,似乎这一切与他无关。

    “什么?!”陆渊一惊,没想到炎这次竟然这样决绝。

    “魍呢?”炎在筱铭身边派了两名暗卫,绝对是重视她的,魍前些日子已经去通知身在西边丰都的炎,既然已经知道了,怎么魍还没回来?

    “魍被主子派走了。”魉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冰冷,没有丝毫情感波动。

    “你现在知道小筱的情况了,尽快通知炎有关断魂草和天雪莲的事情。”说罢,陆渊挥了挥手,魉便消失了。从丰都赶回来需要三日,还好,还有两天的期限。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