用了轻功甩了夕洛,只想看看她一个人在集市做什么。想看看这个他心底放着的人,到底有没有恢复以往生气。抑或只是,想要单纯地看看她,似乎,她的一举一动都能给他带来无尽的乐趣。他早就到了集市,只是远远地看着她,看到她生涩地卖着菜,看着她多给别人多斤多两而懊恼地敲自己的脑袋,看着她变得阳光,笑得一脸的灿烂,他的心就像沉浸在蜂蜜中,甜的无可救药。也许他真的中了一种毒,一种名为爱情,名为夜筱铭的毒。而且,毒入骨髓,难以根除。

    “卖啊,怎么不卖,公子要多少?”这个妖孽,你想玩,我就陪你玩,我倒要看看你买了青菜怎么办。想想一个绝色的人拿着几斤青菜,那场面她就想笑。

    北堂炎撑着巴,好像在思索很重要的事情,把筱铭上上看了个遍,“这菜我不想要了,想买别的。”

    看着他打量的目光,筱铭心中生出一种诡异的感觉,这可是她和妖孽交手多天自然而然生出的第六感。

    “不买菜?那你要什么,我这里只有这个!不要算了,别挡着我做生意。”筱铭恨不得早早把他赶走,却没有发现自己对着眼前的妖孽竟是一点尴尬都没有,好像他们之间什么都没有发生过,十分自然。

    “你,我只想买你,不想要菜。”黑曜石般的眸子盛满了笑意,眼底写满了认真。我,只想要你。

    筱铭被他说得脸上一红,暗道怎么又被他调戏了。

    “你,别妨碍我做生意了。”

    “你没发现,你这里的菜已经卖得差不多了么。”不说没有发现,筱铭往婆婆那里看去才发现,周围的人多了出来,还大多是年轻女子。这妖孽!

    老婆婆这时也注意到筱铭身前站着的男子,“小姑娘,这是?”

    “婆婆,您别理他,他是个捣乱的。”看到筱铭脸上小女儿似的娇嗔,心也明白了几分。

    “小姑娘,菜也卖掉了,咱们收拾收拾,你啊,先去集市逛逛,等会来我家吃饭。这位公子啊,如果你不嫌弃,也就一起来吧。老婆子家在南城门的小巷子里,到了那你问问街坊邻居李婆婆就成。”

    “婆婆,您怎么叫他一起呀?”筱铭一脸无奈。

    “那多谢婆婆了。”北堂炎无视了筱铭,直直对老婆婆笑去。

    “呵呵。小姑娘,要抓住眼前人。”

    老婆婆手脚利索地收拾着东西,道,“我先走了,小姑娘别忘了一会来吃饭,老婆子家里好久没来过客人了。”

    筱铭还想说点什么,老婆婆挥挥手,和她说了再见。筱铭只得和北堂炎大眼瞪小眼,好不无趣。

    “小筱,走吧,逛逛樊城,你应该还没上过街。”北堂炎低低的声音打破了两人之间的沉默。

    筱铭撇撇嘴,的确没什么事好干了,那就逛逛吧,这次她可要好好地逛逛!

    “走吧,你要当好导游哦,还有,钱得是你付的。对了,我们就这么出来没事么?夕洛哥哥和侯爷知道么?”

    “无妨,他们已经知道了。”说着,无比自然牵起筱铭的手便离开了人声鼎沸的集市,向隔壁一条大街走去。

    筱铭看着覆盖在自己手掌之上修长的手指,妖孽……

    妖孽,为什么在我拒绝了你之后,你还可以一如既往地对我好,为我找药,为我奔波,和我打闹。这样的你,让我觉得自己好卑微,好自私。妖孽,我多希望你可以一直牵着我的手,走到时间的尽头。

    “樊城最出名还是西子湖,要不要去看看?听说今晚的姻缘会也会在那里举行,还有花灯会。”

    筱铭点点头,调整好自己的心情。妖孽,也许我们不可能在一起,但在这段有限的时间里,我夜筱铭一定会给你最好的回忆。有生之年,我们再回忆起来,是不是就不会那么苦涩?

    回握了一妖孽的手,筱铭脸上带着释然,整个人沐浴在阳光中,好似重生了一般。

    “妖孽。”

    “嗯,我在。”

    “妖孽。”

    “嗯?”

    “妖孽。”

    北堂炎停脚步,看着筱铭调皮的笑意。

    伸出手,摸了摸筱铭的头,“我一直都在。”

    筱铭毫无顾忌地展开笑容,“嗯,我知道。”

    “走吧。先去隔壁街逛逛,一会去西子湖。”紧了紧握着筱铭的手,北堂炎迈开了脚步。现在算是拨开云雾见青天了么?至少,这个小女孩,没有以前那样的躲避,那样的退让。至少,她的心不再是紧紧关闭着。

    筱铭此时的心无比澄净,以前没有想通的事,也在这一刻豁然开朗。

    前几天,自己差点死在沈筱阁莫手里,是妖孽救了自己。她恨他,拿她做诱饵,她怨他,把自己放在那么危险的境地。无非一个情字,否则,她不会如此愤怒。

    妖孽,原来,我很早就喜欢你了,也许我第一天醒过来看到你的时候就已经万劫不复了。

    侯爷说你一直派人保护我,所以,你才会放心以我为饵,侯爷说,我应该勇敢一点,侯爷说,你为了做了太多太多。

    妖孽,现在我不想去考虑未知的未来。

    妖孽,这一次我想为自己而活,活在当。

    妖孽,也许人这一生就该疯狂一次。

    妖孽,遇到你真好。

    妖孽,你喜欢我,我也喜欢你,真好。

    两人交相而握的手紧紧贴在一起,一袭浅紫色衬得天蓝色的衣衫无比晶莹,颜色那么适中,让人移不开眼睛。破碎的阳光洒在身上,带起了满地的温柔。爱情,在不知不觉间,滋长,发酵。

    筱铭和北堂炎就这样牵着手逛着樊城的小街,虽说在古代做这种事情总是让拘泥的古人难以接受。但北堂炎是何人,哪会去在意个礼教,本就是个离经叛道的人,筱铭更不用说,一点都没觉得有什么不妥,她最喜欢牵着喜欢的人的手走在城市的各个角落。如今倒也算是遂了她的愿。

    两个都是绝美的人,把樊城的百姓都给惊艳了一把,又不得不叹一句,果真是金童玉女,也就少了那些指指点点。

    说起来筱铭真的没有好好逛过樊城,也没有真正意义上这样轻松愉悦地逛街。此时的她在人群中挤来挤去,像条鱼一样灵活,看得北堂炎无语,只有小心地在她身边为他挡去人流。

    突然,筱铭停在了一个冰糖葫芦摊子前。这里的冰糖葫芦都是现做的,几枚山楂洗净放在一旁,拿出细棍子串在一起,再放到秘制的糖浆中这么一过就成形了。

    在现代筱铭倒是也没吃过这种东西,说到底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对这种东西总是情有独钟。“老板,你的糖葫芦怎么卖?”

    “两个铜板一串,小姐要几串?”

    “给我两串吧。”说完,北堂炎顺手递了一块碎银子过去,这还是好不容易从身上找着的。

    老板可犯难了,“小姐没有铜钱么?这,我可找不开。”

    筱铭看了看摊子旁的小孩子,他们都踮起脚看着糖葫芦,眼巴巴地想吃,可是都没有买。

    “老板,不用找了,多做几串糖葫芦给这些孩子吧。”

    孩子们一听,开心地跳了起来,“谢谢漂亮姐姐。”

    筱铭顺手摸了摸附近一个孩子的头,“别谢我啦,要谢就谢这个大哥哥吧,钱是他付的,我们都是沾了他的光。”说完,递了一串糖葫芦给北堂炎,笑着道,“请你吃。”

    “谢谢大哥哥。”孩子们脸上的洋溢着纯净的笑容。

    “这算你请我?”

    “这糖葫芦在我手里,当然是我请你吃的了。嗯,我请客,你付钱。”

    北堂炎摇摇头,她总是有这么多奇怪的言论。这么想着还是接过了糖葫芦,只是拿在手中,并未开吃,他一向不喜甜食。

    张嘴咬了一口,筱铭轻叹出声,“嗯,真好吃,又酸又甜的。”

    “还真是个没长大的孩子!”说着,北堂炎宠溺地摸了摸筱铭的头,把一缕碎发拨在她脑后。

    筱铭又咬了一颗山楂,口齿不清地道,“当孩子多好,都没有烦恼。又一串糖葫芦就会让他们很开心很开心。”

    北堂炎不予反驳,筱铭,你的快乐让我为你守护。

    两个人就这样,一个吃着糖葫芦,一个拿着糖葫芦,逛着一条小街,似乎怎么也走不完。

    逛街的时间过得很快,筱铭也觉得有些饿了,便提出去李婆婆家,北堂炎自是没有意见。去之前,顺便买了很多补品和日用品给婆婆捎去。照筱铭的说法,婆婆一个人在家,肯定是不大会买这些,卖菜也不见得赚的了多少钱,日子也肯定是清贫的。

    两人一路上随意地聊着天,北堂炎话也不少,到给筱铭讲了许多趣事,一路上气氛都很好。

    兜兜转转,就来到了李婆婆的家。

    李婆婆家并不大,和普通人家也没什么差别,矮矮的房子前有个篱笆围成的小菜圃,估计卖的菜都是菜圃里的。房子看上去有些年头,自有那么一股农家小院的味道。

    看到二人的到来,李婆婆赶忙把手在围裙上擦了擦,“你们来了啊,我刚做完菜,我去端菜,你们先坐会。”指了指院子里摆放的矮桌,李婆婆一头钻进了厨房。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