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没,小哥,你这根发带怎么卖?”筱铭摆了摆手,拎起一根深紫色,绣着金边的发带问道。

    小贩眼前一亮,“小姐眼光真好,这根发带是我的震摊之宝,只卖五十两银子。别看这只是一根发带,您看这绣工,可是天第一绣坊的。有次啊,我帮了那绣娘一点忙,她便送给了我这根发带,绝对是正品,五十两银子一点都不贵。”

    筱铭对古代的钱没有什么概念,在这百夜王朝,一般三十两便足够三口之家一年的开销。

    不过这小贩倒也没有漫天要价,谁都知道,这天第一绣坊的东西可是算的上皇家御用,那云纱就是第一绣坊的东西,无怪乎要价如此。

    筱铭身上也就一张一百两的银票,还是她从侯爷那里拿来的,这也不心疼,“就要这发带吧。”小贩拿着一百两的银票,“小姐,这,我这小本生意可找不出啊。要不,您在这等等,我拿到钱庄去换?”

    小贩心里可是乐开了花,他这条发带一般人不会买,所以一直放在这了震宝呢,谁想今天竟然卖出去了,这可赚大发了!

    筱铭一听还要等,忙摆摆手,“不用找了,剩的钱就当时你刚才给我答疑的酬劳吧。我还有急事,先走了。”

    小贩一听,这可是天上掉馅饼的好事啊,刚想说再送她几样饰物,抬头的时候只看到筱铭跑着离开的背影。

    跑到了天第一楼门前,筱铭顺了一呼吸,待到自己心跳平复了,才走进门去。

    妖孽无论到哪里都是耀眼的,只消一眼,筱铭便看到了坐在床边喝着茶的那个人。脚也不犹豫,走了过去十分自然地给自己到了一杯茶,急急喝了去。

    北堂炎转动着茶杯,看筱铭一脸潮红,暗想这是去哪里,一会问问魍去。

    “慢点喝,别呛着。”

    “妖孽,我们走吧,去西子湖玩。”

    “别急,吃点东西再走。”这丫头,真相不吃晚饭就去玩,还真有她的,自己才大病初愈,怎么就不知道爱惜自己的身体。

    筱铭努了努嘴,丝毫没有感觉到这个动作是她在最亲的人身边才会做,“不想吃,吃不。”

    北堂炎看着她小孩子般的动作,宠溺地笑道,“多少吃点,对身体不好。否则别怪我不带你过去。”

    “怎么老是用这个威胁我。”低低的声音很不情愿。

    此时小儿便过来上了几样点心,其中还有筱铭最爱的荷叶酥,其他都是些精致又管饱的点心。

    两人在天第一楼稍做休息便前往了樊城最为有名的西子湖。

    西子湖畔特意辟了一块空地出来,空中挂了很多花灯,小摊小贩的叫卖声不绝于耳。小孩子也凑起了热闹,手中挥舞着烟花棒,玩的好不开心。

    人还真不少,在其中来来往往的,莺莺燕燕的嬉笑声不绝于耳,还有才子佳人吟诗作对,猜灯谜,些许风花雪月的气氛不言而喻。

    筱铭走在北堂炎身边,笑着看着周围的人,脸上大多都洋溢着快乐的笑容。

    “我们去哪里玩啊?”走了一圈,可能不是身处其中的原因,筱铭觉得有些无趣。

    “跟我来。”说罢,北堂炎又牵起筱铭的手,往湖边走去。

    到了堤岸上才发现湖面上大大小小飘着很多画舫,丝竹声隐隐约约传来。

    筱铭正疑惑他俩这是要做什么,却见远远地划过来一艘画舫,放了甲板上岸。

    北堂炎走了上去,“小筱,上来吧。”

    虽是觉得很奇怪,筱铭还是踏上了甲板。

    她还没上过这种画舫,里面倒像是和古装电视剧中的装潢无差,不过多了一丝古韵。

    画舫分为两间,里面一间有一张桌子,酒菜都在上面,还有一张案几,摆上了文房四宝。外间则是摆着一架古筝,二十一根弦,紫檀木为底。筱铭来到古代就没碰过琴,上次看到云姬弹古琴,她就有种蠢蠢欲动的感觉。

    慢慢地走向古筝,筱铭伸出手,闭上眼睛虚空感受着。北堂炎见状没有打扰,随意地走进内室坐在桌前,看着筱铭。看来自己猜对了,小筱果然是会琴的。

    睁开了眼睛,筱铭手指细细地感受着琴面上的花纹,随手拨了几个音出去,叮咚一声,声如清泉,不由赞叹道,“好琴。”

    像是找到了多年的老朋友一样,筱铭勾起嘴角,眼底满是柔情蜜意,“妖孽,弹琴给你听。”

    北堂炎看着筱铭眼中的欣喜,眼里也是淡淡的笑意,“好。”

    筱铭坐正了身子,手指轻压琴弦,轮抹琴弦,带出一片清音。就像是和老朋友叙旧一般,单调的音符在指尖跳跃,却带出了无限的遐想。

    摇指,拨弦,音调蓦地高昂了起来,成串的音符带着别样的情感流淌在心尖。

    筱铭微侧着头,闭着眼睛,感受着每个音符的生命,每个音调的情感。长发披散在身后,蓝色的绸衣带出水样的媚色,手腕柔若无骨,蓝色的手链带着微暖的弧度,拨动着心弦。

    高楼百馀尺,直上江水平。明月照人苦,开帘弹玉筝。山高猿狖急,天静鸿雁鸣。曲度犹未终,东峰霞半生。

    西子湖上的乐声似乎都停止了,只剩筱铭这船不寻常的音调。

    轻拢慢捻,嘈嘈切切,忽的,琴音又加快了,尾音一收,余音袅袅,如丝如缕。

    手指轻放于琴弦上,感受着久未散去的琴音,筱铭的脸上绽放着北堂炎从未见过的神采,那般耀眼夺目,无法忽视。

    收回心神,北堂炎问道,“这首曲子叫什么,从来没听过。”

    “春江花月夜。春江潮水连海平,海上明月共潮生。”

    “好曲,好琴。我当真不知道小筱的琴艺已经如化臻境了。”北堂炎拍了拍手,眼中写满了赞叹。筱铭的琴是云姬、锦瑟所不能比的。她的琴有自己的感情,琴在她的手远不是一架乐器,而是一个朋友,一个可以倾诉所有心事的朋友,一个在她手会绽放光芒的朋友。

    “呵呵。”筱铭也不谦虚,接了这声赞叹。别的她或许无话可说,可是说到琴,她对自己有着无比的自信。琴,她练了十几年的琴,就像她的命一样。她记得很小的时候在爸爸的书柜中翻出过一本琴谱,爸爸告诉她是这是妈妈留给她的第二件东西,于是,就像疯了一样,她了各种古乐器,也许这样就能离妈妈更近一点。

    看着筱铭出神的眼睛,看着她眼中怀念的神色,北堂炎心中一紧,想说点什么打破这样的氛围,却发现自己是那般的无能为力,他根本不知该说点什么。

    “小筱妹子真是高人不露相,侯爷我第一次知道你还有这样的琴艺,你这手拿出去,什么云姬,什么白纤儿,都得靠边站。我家妹子这琴才是冠绝无双!”人未到,声已先到,不是陆渊是谁。

    掀开帘子,陆渊,离辰,夕洛接踵而至。筱铭看了北堂炎一眼,估摸着这几人,这艘船都是妖孽事先安排好的。

    “侯爷,离辰,夕洛哥哥,你们都来了。”筱铭笑着向三人颔首。

    “小筱啊,你的琴声可是把我给惊艳了一把,我夕洛走遍天,第一次听到这么动听的琴声呢。你瞧这四周的画舫,都是被你的琴声吸引过来的。”夕洛还是一袭白衣,拿着扇子,自成一股风流的味道,眼神瞟向坐着的北堂炎。

    “夕洛哥哥,你又拿我打趣。你的琴我也是过耳难忘!”夕洛和她的琴南辕北辙,他的琴潇洒豪迈,她的琴婉转多情,各有所长。

    几人也不拘束,纷纷落座,喝着小酒,赏着月色。

    离辰还是一副疏远的样子,他从不是个爱凑热闹的人,若不是陆渊强拉他来,使尽了手段,他也不会出现在这里。

    酒过三巡,话最多的陆渊耐不住,又开了口。

    “炎,你把小筱妹子藏在这里可不厚道啊,要不是我认出了你的船,我还不知道我家妹子还有这么一手。”

    “你不是听到了么。”意思是,你这家伙得了便宜还卖乖。摩了摩杯子,北堂炎一脸的不屑。

    “炎,你也……你知不知道我为了你……唔……”陆渊还想说什么却被夕洛捂住了嘴巴。

    “嘿嘿,小渊子喝醉了,别理他。”夕洛打着哈哈,“小渊子,我有话对你说,跟我出来。”说完,夕洛便把陆渊拖出了船舱。

    北堂炎挑了挑眉,他大概猜到了点,小筱这么大的转变,陆渊可能就是主导者之一,那么他先前在筱铭身上闻道的泠香味就可以解释了。

    筱铭一脸的无语看着活宝的二人,举起酒杯,“他们走了,那我就先敬离辰一杯吧。离辰,谢谢你救了我一命,大恩不言谢,我干了这杯,你随意。”仰头便灌了一杯。

    “筱铭不必感谢我,毕竟,我也有求于你。而且,救你最主要的那两味药也不是我寻来的。”离辰也不拘束,同样地干了一杯。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