有求于我?筱铭不经想起第一次和离辰见面时他失态的情景,摸了摸手腕上的链子,“还是感谢你,有什么事要问我,我必定是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说着,筱铭又举杯端向北堂炎,“妖孽,谢谢你为我寻来的两位药,谢谢你这一路的照顾。这一杯,我敬你。”连喝两杯,筱铭的脸上带着一点红,眼中些许媚色,实是勾人。

    北堂炎不发一言,同样灌了一杯去。伸手拉住了坐在身旁的筱铭,“别喝了,这酒虽然不错,但是喝多了还是会醉。”

    “嗯,我知道。”筱铭对着他一笑,风情万种。

    一笑,北堂炎心神都被打乱了,勉强才稳住。这丫头的样子若是被别人瞧去,不知会生出多少事来。自己也暗决心,绝对不能再让她碰酒了,这个害人的东西。

    突然,收到暗卫的消息,北堂炎眉头一紧,筱铭一直看着他,“怎么了?”

    “无事,我有些事要处理,你先在这里待会,我去去就来。”说罢,北堂炎起身掀了帘子也出去了。

    船内只剩筱铭和离辰。

    “离辰,你刚说有求于我,现在就剩我们两个了,你说吧,我到底有什么可以帮到你的?”她一个异界来的人,怎么就能让一向清冷的离辰做出那样的反应呢?

    “筱铭,别的话我也不多说,我只问你一句,你的手链是哪来的?”之所以会救她都是因为这条手链,虽然明知自己会卷进一场未知的风波,但这条手链对他来说实在太重要了。

    “这条手链?”筱铭抚上手腕,奇怪道,“这条手链是我母亲留给我唯一的东西。”

    “什么?!你的母亲?!”离辰睁大了眼睛,一把拽住了筱铭的手腕。

    筱铭再一次见到离辰的失态,心中更是诧异,手腕被他抓得生疼,“对啊,离辰你怎么了?还有,能不能先放开我。”

    意识到自己的失态,离辰立刻放开了手,“对不起,我失态了。只是,筱铭,这条手链对我来说太重要了,请你不要骗我好么?这条手链真的是你母亲给的?我能不能见见她?”

    筱铭眸中一片黯然,“是的,这条手链是我的母亲给我的,你也不用见她,她早在我出声时就去世了,我也没有见过她。”

    什么?!去世了?离辰眼中一片失望。

    空洞的眼神对上筱铭担忧的目光,离辰笑了笑,笑容虚空,“筱铭,有没有兴趣听个故事?”

    筱铭点点头,她直觉这个故事会让人心伤。

    “我原本是个弃婴,从小就和师父待在幽谷,师父就像我的亲生父亲一样,教我所有的东西。他的医术,他的知识,他所有的一切。我原以为我会和师父就这样在幽谷生活一辈子的,可是没想到,师父早就中了黄泉落的毒,无药可救。”说罢,离辰自嘲地笑了笑,医仙又如何,他还不是救不了自己的师父。

    “无药可救?可是,离辰,你还不是把我就回来了么?”既然她都能被救回来,怎么就不能就他呢?

    离辰摇摇头,自嘲地笑了笑,“那个时候我根本不知道怎么解黄泉落,而且,师父中那毒已经二十多年了,全靠草药维持性命,表面看来一切都好,毒却早就渗透了,药石无灵。所以我恨透了这毒,才潜心研究出黄泉落的配方,才有了救你的方子。”

    筱铭感受到了离辰身上浓浓的哀伤,是啊,一个像父亲一样的人就死在自己面前,自己是个医生却束手无策,这是多么悲哀的事情。伸出手,筱铭握住了离辰的手,给以无声的安慰。

    离辰沉浸在自己的回忆里,无法自拔,“师父生前最喜欢和我说他的事情,说得最多的便是这条手链。”眼神飘向了筱铭的手链,离辰的眼神才聚集在一起。

    “手链?你难道见过?这条手链在我家超过二十年,你不可能见过。”

    “的确,我没有亲眼见过,但是师父的房间里有这条手链的仿制品,和你手上这条一模一样,我不会认错。这条手链还有个名字——蓝瑙之链。”离辰说得一脸笃定。

    “我这条可不可能是仿制品啊?”筱铭心里隐隐有些猜测,自己手上的手链不会是几千年的古董吧,这也太……

    离辰又摇摇头,“师父说过,由于手链表面镶嵌的宝石是由千年积淀才形成的,不仅不会随着时间的流逝而损坏,反而会熠熠生辉。另外这宝石名为灵蓝,极为珍贵,世上不会再有第二条一模一样的。如果要鉴定手链是不是真的,你只要滴一滴血进去就知道,灵蓝嗜血。”

    什么?还有这种功能?筱铭感觉这石头还真是霸道,但是免不了好奇,她似乎感到自己的心里有一个声音叫她这么做,好像有什么要破茧而出。接过离辰手中的银针,轻轻一挑,一滴鲜艳的血就滴落在手链上。

    两人都屏住了呼吸,看着耀眼的红沾染上素净的蓝。

    鲜艳的红色以肉眼看得见的速度缓缓消逝在蓝色的表面,直至完全消失。蓝色石头的表面没有留任何痕迹,只是越发的妖艳。

    筱铭身子不由自主一颤,她一直以来戴的到底是什么东西?而且,这真的是蓝瑙之链么?这是不是就是自己会来到这里的原因?筱铭突然觉得头很痛,什么东西在她脑海中一闪而逝,来不及抓住。

    离辰却像是如释重负一般,“我果然没有猜错,的确是蓝瑙之链。”

    “离辰,你刚才说你师父有一条仿制的,那么这条手链究竟和你师父有什么关系?”这一切到底是巧合还是冥冥中的注定?

    “这条手链是师父这一生最爱的女子的。师父没有告诉我他和那个女子相知相识的过程,只是每次提起她的时候,神情是那般的缱绻眷念,幸福却又苦涩。”眼前好像又浮现出师父那种怀念到极致,眷恋到极致的眼睛。

    筱铭没有打断离辰,这时候的他脱去了那身清冷的光辉,只是一个在怀念亲人,渴望亲情的人。在现代没少听过爱情故事,可是为什么到了古代,那一个个爱情纷至沓来时,这么让人窒息。夜丞相,李婆婆,现在还有离辰的师父……爱情,多么让人心伤。

    “师父一直放我自由自在地生活,只是在临终之时,师父他要求我,以后若是遇上有着蓝瑙之链的女子,一定要倾尽全力帮助她。如果可以的话,师父希望再见她一次,了了他的心愿。”离辰的眼中隐隐有些亮光,但声音一如既往的清冷,“原先我本不想救你。黄泉落已经消失近二十年,这次再现江湖,必定再掀风浪。江湖的水已经够浑浊了,我也不想卷入风波。可如今,为了师父,我只能入江湖了。”

    筱铭皱了皱眉,没想到自己中的毒竟然牵扯这么多,还有手链的事情。

    “离辰,我没有想到这件事会把你牵扯进来。”

    “无妨,救了你,也算是完成了师父的一桩心愿,当初离开幽谷来到樊城又何尝不是踏足江湖,只是这次,江湖不知会掀起多大的腥风血雨。”离辰把眼睛放到了船舱外的湖面,月光撒在湖面,岸边隐约传来嬉闹声,看似平静,却早已波涛汹涌。

    “我相信,不管会出现什么事,只要我们坚定地走去,就不会惧怕任何风雨。”不是说,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么。至少现在已经找到了一颗凤凰珠,另外三颗也不会远了吧。

    ———————————————

    船舱外。

    “小渊子啊,平时这么机灵,刚才差点穿帮了!”夕洛一脸的恨铁不成钢。

    “我错了,我错了,我刚才只是不小心。”陆渊一脸的懊恼。幸好夕洛拦得快,不然他们两个做的一切都白费了!

    两人脑袋凑在一块,悉悉索索说着什么。

    “啪——”突然,陆渊感到肩膀被拍了一,吓了一跳,“啊,炎,你吓死我了。”一看是北堂炎,陆渊才平了平心,他还在想谁有这么大本事,神不知鬼不觉地出现在他和夕洛身后呢。

    “渊,夕洛,谢了。”他自然知道他和筱铭现在能这样少不了他们两个的帮忙。

    夕洛忙上前捶了一拳,“你小子,竟敢对我说谢!”这么多年感情放在那里,竟然敢说谢?

    “炎,你这样我和夕洛可真要生气了,这么多年兄弟就是拿来谢的?”

    “我知道。”北堂炎微微一笑,这两个人啊。

    陆渊好奇了往船舱里望了望,“哎,炎,奇怪啊,你怎么一个人出来了?小筱妹子呢?”

    “我出来找你们。刚才暗卫传消息过来,柳城王家上上一百四十六口人被灭门了,只有王染儿侥幸逃脱。”

    “什么?被灭门了?”夕洛一脸震惊,“怎么回事?”

    “暗卫来报,找到凤凰珠的那个密室也被翻查过,金银珠宝都没少。”

    陆渊上前一步,“这么说,来人是冲着凤凰珠来的?可是为什么要这么歹毒,灭人满门?有没有什么线索?看得出来手法么?”

    “暂时没有线索,手法老辣。我怀疑,这件事和筱铭中毒有关。渊,你查得怎么样了?”

    “有点头绪,但很乱,我会派人加大力度,你别担心。”拍了拍北堂炎的肩膀,陆渊也露出了凝重的神情。

    “黄泉落重现江湖,看来,江湖到底是要乱了。不过,越乱越好,我啊,很久没事干了,现在啊,嘿嘿……”夕洛笑得一脸奸邪,终于能有点乐子了。

    “找凤凰珠的事不能再拖了,明日我们就启程前往邑都。”北堂炎淡淡地吩咐了去,不论如何,绝对不能再让小筱受伤了,必须要先发制人。没有人能够伤了他的人还好好地活在这个世上。

    “好。我会派人通知我爹。炎,今天姻缘会,你和小筱妹子也不要只待在画舫上,出去玩玩吧。据说,姻缘会的姻缘算得很准哦!”陆渊笑着戏谑道,虽然出了很多事,但是,今早有酒今宵醉,其他的明天再说呗!

    “对啊。”夕洛也来凑热闹,“真的很灵!”

    北堂炎把眼神放到不远处的姻缘桥上,嘴角微微上扬。很灵么?

    “妖孽,你的事情解决了么?”筱铭的声音从船舱中传来,一会便出现在甲板上,离辰紧随其后。

    她和离辰该说的也说了,吃了点酒菜实在是没什么好说的了,离辰似乎也没什么兴致。筱铭这只得出来,还是上岸比较好吧。

    “要上岸么?”北堂炎看到筱铭眼神总是飘到岸上,十分贴心地问出了这么一句。

    筱铭点头如倒蒜,“嗯,想去看看姻缘桥。”

    “哎……小筱妹子,我们几个都去姻缘桥上玩玩吧,我一直听说这桥,都没玩过呢。”

    “是啊,突然就很想去看看呢。”

    陆渊和夕洛这两位媒婆无时无刻不在发挥着作用。

    一行五人上了岸,吸引了不少目光,少女们面带羞怯,时不时抛几个媚眼过来,让筱铭好生无语,是谁说古代女子保守的,她可一个没见过!

    “好了,据说这姻缘桥很灵的,大家随便走走看?嗯?”陆渊把几人引到了辅桥。

    筱铭看着差不多的辅桥,顺着左手边就走了上去,“我走这个。”其余四人也分别选了一个入口便走了进去。

    辅桥不短,筱铭一个人走在辅桥上,夜晚的风吹着脸庞,有些寒意,但是看到远处人声鼎沸的集市,便有种莫名的温暖。周遭也有许多少男少女,脸上带着些许忐忑,都在担心一会能不能遇上自己的心上人。筱铭微微一笑,也许姻缘桥正是美在这里吧。

    就像张爱玲说的那样,于千万人之中,在茫茫人海,遇见我所遇见的人,于千万年之中,在时间的荒野,没有早一步,也没有晚一步,刚巧赶上了。

    这样的情景是谁都想要的吧。妖孽,不知,你是不是在桥的那头。

    眼前的路逐渐减少,人流似乎都涌上了一个地方,那里就是姻缘桥么。

    筱铭突然停了步伐,抬起头,看着天上的明月。心里也有了那份期待与忐忑,心跳仿佛都不属于自己。妖孽,不知道你会不会在桥的那一端。

    暗笑自己怎么也信起了这缘分,筱铭抬足向前走去,连她自己都没有发现身上一种风萧萧兮的感觉。

    姻缘桥铺了很多台阶,筱铭默默数着台阶向上,想要靠这冲淡心里的紧张。听着桥上传来的失望的声音,心也紧了几分。妖孽,要是没有看到你的话,我也会像他们一样失望的吧。

    台阶终究是没了,整整九十九阶,暗喻长长久久。

    视线从脚上移到水平,周边的人来来往往,桥的那头是各种陌生的脸,或悲或喜,却没有她熟悉的那张。

    紧紧提着的心终究是放了,却带着一丝失望。原以为这种骗人的把戏自己不会在意的,原来自己也是个肤浅的人,也会去在意这些。

    妖孽,原来我们真的是有缘无分。

    筱铭转过身,想要回去看看花灯会。姻缘桥的游戏,玩的真的很失败。

    抬起脚准备那九十九台阶,却感到来自身后一道灼热的视线。

    手无意识地拽紧了袖子,咬了咬嘴唇,缓缓地转过身去。

    还是那道紫色的身影,带着魅惑人心的力量,黑曜石的眸子带着笑意,嘴角的笑意也在不断地加深。

    小筱,你逃不开我的。

    小筱,这是你的姻缘。

    小筱,不要再想逃开。

    筱铭盯着离自己足有二十米的人,没有挪步,只是微微地笑着。

    妖孽,我算不算遇到你了?算不算在这茫茫人海中遇到你了?

    以为自己会狂喜的,可是没想到现在的自己是如此平静,平静地好像一早便知道你会出现在这里。

    几个字在心口似乎要喷薄而出,妖孽,突然好想对你说那几个字,妖孽妖孽……

    周围的一切对两人来说都是虚无的,好像这座名为姻缘的桥上只有他们两人。

    许是月色太过诱人,星辰太过闪亮,给桥上的人营造着梦幻一样的仙境。

    筱铭一步一步向前走去,一步一步,走得那么用力。

    一二三……

    整整十九步,一步不差,筱铭站在了北堂炎身前,仰起头看着北堂炎漂亮的眼睛。

    “妖孽,我喜欢你。”

    北堂炎带着笑意的眼睛闪过震惊,不信,而后是狂喜,最后眸子里迸发出星辰般耀眼的光芒,像大海一般的深邃。

    微微低头,便攫取了眼前人的红唇。

    筱铭再一次惊住了,想过无数次他听了这句话的反应,却没想到是以吻封缄。

    蝶翼般的轻吻带着妖孽身上好闻的味道,占据了她所有的心神。

    “闭眼。”北堂炎的声音带着一种蛊惑,筱铭眨了眨眼睛,缓缓闭上。

    头顶的光影暗了来,他的唇带着缱绻的温暖又落了来,那般旖旎的滋味,和着酒香,充斥了她的世界。

    唇微微刺痛,筱铭张开了唇,此间,便是一发不可收拾的滔天巨浪。舌与舌的纠缠,带着一种近乎疼痛的触感,却让她感受到至死般的沉沦。

    唇微分,筱铭狠狠地吸了几口空气却又被封住了唇,带着属于北堂炎的那份霸道。

    夜风吹起湖面,写华美的诗篇,月色倒映在湖心,缠绵温柔,动人心弦。

    这一吻漫长而又短暂。

    北堂炎放开了唇,筱铭顿感昏眩,浑身无力,倒在他怀里。这世间最美的景色仿佛都在他怀里,那般夺人心魄。

    低低笑了一声,揽住筱铭的腰,施展了轻功便离开这座桥。桥上的人这才醒悟过来,刚才他们似乎看到两个仙人一般的人在这里,怎么就像风一样消失了?那样的吻,似乎带着月神的祝福,神圣不可侵犯。至此,樊城每年姻缘会的盛况更胜以前,只是因为有那样一个传说,有一对仙人便是在姻缘会上相遇,然,这已是后话。

    周围的景色高速转,筱铭还没有回过神来,只是感到自己的身体就像化作了一潭春水,只能循着本能寻找最坚实的依靠。

    风从耳边吹过,带着熟悉的声音,浮光掠影,岸芷汀兰,层层叠叠。

    脚终是寻着了实地,北堂炎把筱铭带到了樊城的最高楼阁——摘星阁。

    远方灯影幢幢的姻缘会在夜色的笼罩带上了迷蒙的色彩,让人看不真切。

    楼高百尺,空中的明月旁渲染着一圈月晕,似乎触手可摸。

    看着怀里的人似乎还没有反应过来,脸色依旧酡红一片,眼中满是朦胧的水光潋滟。北堂炎一个没忍住,又吻了去,细细密密的吻,带着男人极致的温柔,伴着男人独特的气息,无法挣脱,筱铭再次坠入一片汪洋,如浮萍一般,沉沉浮浮,没有靠岸。

    一吻终了,北堂炎低着头,额头抵着额头,声音带着微微低沉,“小筱,再说一遍。”

    筱铭的脑中还是一片混沌,感受着额头传来的温软,又开了口,“我喜欢你。”单纯的回答掺着的嚅嚅的音色,惹得北堂炎又在她嘴上轻啄了几口。

    良久过后,筱铭才回过神来,才意识到自己整个人都困在妖孽怀中,大窘之忙想挣脱,无奈北堂炎一双手置于她的腰间,让她无法动弹。

    手上又紧了几分,北堂炎蹭了蹭筱铭的额头,“我喜欢你,小筱。”

    心猛地狂跳了几,又平静了来。

    筱铭伸出手,缓缓地不带一丝迟疑回抱住了他,把头埋在他怀里,听着他规律的心跳声。

    “我知道,我一直都知道。”含糊不清的声音从方传来,北堂炎感受着胸前淡淡的暖意,一种难以言喻的感情涌上心头。

    “呵呵……”此时此地,似乎什么都表达不了他的心情。

    爸爸,小铭想要自己争取幸福,所以,我对他告白了呢。

    小艺,小铭想要为自己活一次,所以,我告诉他我喜欢他。

    “小筱什么时候喜欢我的?刚才么?”

    怀里的脑袋动了动,“不是。”

    “那是什么时候?醒过来的时候”

    “不是。”

    “那小筱喜欢我多久了?”

    筱铭抬起头,星空似乎都倒映在她的眼睛里,湛亮湛亮。

    “很久很久了,你呢?”

    “比很久很久还要久。”

    筱铭盯着北堂炎的眼睛,嘴角咧开了大大的笑容。

    踮起脚尖,细细的吻又落在男子的唇上,生涩地吻住男子的双唇,女子似乎懊恼不已,不知如何继续去。男子轻轻笑出声,化被动为主动,温存而又细腻。

    圆月如玉,淡淡梨花,溶溶月色照在拥住的人身上,似梦非梦,似花非花。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