筱铭看北堂炎脸色似乎是好转了,叮嘱让他好好休息,便回了自己的房间。陆渊一脸凝重,原想去找他老爹,被夕洛拦了,说这么晚了不要打扰他们休息了。何况,他今天还要给北堂炎调理,这人丝毫不懂得照顾自己,元气哪是一时半会补得回来的?

    筱铭一人回了房间,夕洛把北堂炎扶到了他的房间,和筱铭一东一西。北堂炎自从用了摄魂术就没有讲过话,或许他真的伤得很厉害,可她却什么都帮不上,真的很没用。

    坐在床上,屈起腿,抱住了膝盖,就像抱住自己一样。筱铭心里乱成一团,事情好像很简单,好像那凤凰珠就是在凤楼了,那么他们只要拍那名花魁,凤凰珠自然就到手了,可是为什么她的心会这么不安?为什么她总有股不好的预感?

    小狸似乎也感受到她的不安,安静地呆在筱铭旁边,小小的身体蜷成一团,给浑身冰冷的筱铭带去一丝温暖。

    突然闻到一股好闻的香味,筱铭迷迷糊糊竟有了睡意。只是眼睛闭上之前,似乎看到有个人站在她的床前。

    床前站着一名身着黑衣的人,黑衣人看了一眼筱铭软去的身子,伸出手揭开筱铭的右手手腕。蓝瑙之链静静地躺在那里,那人的身子似乎颤了颤,而后背起筱铭,形如鬼魅便闪出了王府。

    小狸在床上看着筱铭被带走,呜呜低叫了几声,回答它的只有一室寂静。

    黑衣人快速地行动着,转眼便把筱铭带到了一家别院中。

    一名女子忙上前,把筱铭扶到床上。

    “姐姐,确定是她么?”女子的声音隐隐有些担心。

    “师傅的手链在她手上,不是师傅给她的话,我想不到第二个人。”黑衣人的声音传来,竟然也是个女子!

    “现在怎么办?”

    “先把她弄醒,我费了很大力气才把她劫了出来。她还有一个武功高强的暗卫保护,我让小鸢把他引开了。”黑衣人摘了面纱。

    “她究竟是什么身份?竟然还和恪亲王府有关。”

    “问问就知道了。”

    女子点点头,拿出一个白色的瓶子,让筱铭闻了闻。

    “唔——”筱铭缓缓地睁开眼睛,发现床前站了两个不认识的女人。

    “你们是谁?”三番五次被抓,筱铭已经没有好气了。

    女子上前安抚道,“姑娘,你不要害怕,我们没有恶意。”

    “那你们抓我过来干什么?”

    “姑娘,我们只是想问你点事情。”女子还是柔声细语地问着。

    筱铭眼骨碌转了一圈,注意到那名没说话的黑衣人,她总是觉得有些眼熟,又多看了几眼,总觉得她的眼睛在哪里见过。

    又仔细回想了一遍,筱铭有些难以置信,“你是墨浅?!”

    黑衣人也没有想到会被认出来,笑了笑,道。

    “我的确是墨浅。姑娘,深夜把你掳到这里的确是我们的不是,不过若非事出紧急,我们也不会这么做。”墨浅的声音很好听,干净澄澈,让人如沐春风。

    “你们想做什么?”为什么她到了古代就这么吃香了。

    “姑娘,请问你右手的手链是哪里来的?”墨浅盯着筱铭的眼睛,不愿放弃她一丝一毫的表情。

    怎么又是她的手链?难道这条手链还有什么秘密不成?

    清了清嗓子,“这条手链是我母亲留给我的,我没见过她,而且她已经去世了。”

    筱铭十分配合地把她们接来会问的一并回答了。

    墨浅眼中带着浓烈的悲伤,声音都有些颤抖,“你的母亲是不是叫风予?”

    筱铭眼神闪了闪,风予?传说凤楼的创始人,怎么可能!

    “当然不是。我母亲姓林,叫林瑜,跟你们不会有关系,她只是个普通人。”

    墨浅长叹了一口气,“姑娘不知,这手链乃是凤楼楼主风予的贴身信物,所以见你带了这手链,我才会把你带到这来。”

    “那风予现在在哪里?”筱铭小心翼翼的问道,这凤楼果然不是简单地地方。

    “风予是我的师傅,二十年前师傅便消失了,再也没有出现过。姑娘,这条手链师傅一直都是师傅贴身带着的,师父说过这便是楼主的象征,日后谁有这手链,便是楼主。”说完,墨浅便跪在地上,边上的女子也跪了去,“墨浅/梨落,拜见楼主。”

    筱铭还在消化墨浅的话,转眼间便被她们这架势吓到了,这跪天跪地跪父母,怎么可以跪她?

    “二位姐姐快起,我受不起你们这么大的礼!”说完,筱铭便要床扶二人起来。

    “楼主自然是受得这一礼。”两人还是不愿起来。

    筱铭了床,也跪了去,“古人云,跪天跪地跪父母,二位姐姐别这样,是要折煞我么?”

    “楼主快起,墨浅受不得!”谁想筱铭会如此这般,不过想到风予的性格,墨浅也了然了一些,这姑娘八成和师傅脱不了关系。

    三人又拉扯了一番,最后墨浅二人还是拗不过筱铭站了起来。

    “姐姐,为何有了这手链便是楼主?要是被有心人夺去,那怎么办?”她十分不解,认物不认人,这个十分不合理啊。

    “楼主不知,这蓝瑙之链是有灵性的东西,非一般人可以佩戴,所以老楼主才会让这手链成为楼主的象征。”

    筱铭不由得苦笑,看来这楼主是赖不了了。“姐姐,为何你知道我有这条手链?”

    “今日楼主是陪着承渊侯爷去的凤楼,凤楼和恪亲王府颇有渊源,属自然是多多注意了些。再后来楼主您被人撞了撞,属才得见您的手链。”

    点点头,原来是这样。“姐姐,我有一事相求问。你一定要告诉我!”

    “楼主言重了,但凭楼主吩咐,属万死不辞。”

    “姐姐,我只想问你一件事情。你应该知道今年花魁赛的赢家会得到一颗珠子,那颗珠子现在在哪里?我要它!”既然是楼主了,那么很多事情都可以说开来。

    墨浅和梨落对视了一眼,似乎有些难言之隐。

    “还请楼主责罚!”说完,墨浅又跪了去,梨落随即也跪了去。

    这风马牛不及的是怎么了?

    “姐姐,你们快起来,怎么又跪了。”这古人动不动就跪的习惯非常不好啊,她可要折寿了。

    墨浅见筱铭又要来扶,忙站起身,“楼主可能还不知凤楼的真正身份,这也是关系到那颗珠子的事情,说来话长。”说完,墨浅朝一边的梨落使了个眼色,梨落便出去,轻轻地关上门,内只剩两人。

    “无妨,那颗珠子对我来说很重要,姐姐你慢慢说。”据说凤楼的背景不一般,不知道到底多强大呢。

    墨浅脸上露出了怀念的神情,缓缓道,“凤楼是我的师傅风予二十年前一手创立的,那年我还只有五岁,师傅从街上把我捡了回来,教我唱歌跳舞还有武功。也就是那年,我陪着师傅一起为了凤楼努力。”

    “姐姐那时候很幸福吧。”与其说是师傅,更像是母亲一样啊。

    “是啊,那时候很幸福。师傅对每个人都很好,楼里的姐妹也很好,凤楼就像大家的家一样。呵呵,好像说远了。”墨浅尴尬地笑着,继续道,“凤楼表面上只是一个清楼,实际上是师傅收集情报的地方。”

    “收集情报?为什么风予要收集这些情报?”

    “师傅没有说原因,不过凭着贩卖情报,楼里的收入也是十分可观。后来师傅说她有要事要办便离开了,原以为几年她就会回来的,没想到这一走便是二十年。”

    筱铭点点头,大概明白了些,难怪侯爷派人去查的时候什么都查不到,人家也是搞情报的啊!

    “姐姐,那这和那颗珠子又有什么关系?”

    “楼主别急,这就是我要说的。自从师傅走后,楼里人心也有些不齐,虽然我是代楼主,但仍有人不服,分成两派。一派是以我为首的一派,希望等会楼主,另一派则是嫣儿那一派,希望自立楼主。我们两派明面上和和睦睦的,背地里没少争执斗狠。”想着往日的好姐妹竟变成这样,墨浅心里也十分不好受,辜负了师傅对她的嘱托。

    “所以我才急着寻找新楼主,皇天不负有心人,终于让我找到您了。”

    筱铭抚额,还有这么一层,可是她真的只想问有关那颗珠子的事情啊!

    墨浅也注意到筱铭的眼神,“嫣儿弄得花魁赛,原本我也没有去注意,只是说道那颗珠子……”说的,墨浅从怀里拿出了一支簪子,“楼主您看。”

    那簪子通体是银色的,顶部是一颗精致的蓝色宝石,筱铭又仔细看了看,“这是灵蓝?!”

    果然是楼主托付的人,“是的,这上面的宝石是灵蓝,这根簪子是师傅给我的,也算是代楼主的信物,我一直带在身上,那日我去了嫣儿的房间,她恰好不在,桌上放了一个红木匣子,我便打了开来,未想这根簪子竟然发光了。所以我想那颗珠子定和楼主有些关系,估摸着嫣儿也不知道,所以才想把那颗珠子送出去。”

    筱铭一惊,那的确是凤凰珠了。

    “姐姐,不瞒你说,我来了这就是为了那颗珠子,我一定要拿到。那颗珠子现在在哪里?”

    墨浅没想到筱铭的情绪会这么大,笑了笑,“楼主不必担心,我知道那颗珠子必定重要,早使了偷梁换柱之法。现这颗珠子在我这里。”

    筱铭悬着的一颗心也放了来,“那就好,姐姐,一会你能把它给我么?它对我来说很重要。”

    “那是自然,凤楼任何一样东西,楼主都可以随意拿取,包括我们的命。”

    “姐姐言重了,我什么都不会,说起来,这楼主也是当不得的。姐姐当了代楼主这么多年,还是由姐姐担任楼主吧。”

    “楼主万万不可,信物在您那里,墨浅不敢逾矩。而且,嫣儿那一派已经生出异心了,还望楼主回楼,重新整顿。”

    筱铭咬了咬嘴唇,这些事情她根本不会,怎么给她们“清理门户”?而且,她这楼主本就名不正言不顺的。

    正想出声拒绝,却是听到了梨落的敲门声,“姐姐,小鸢去了这么久还没回来,会不会出事了?”梨落的声音中也带了一丝焦急,那小鸢是她们中年纪最小,武功最强的,只是现在怕是出了什么事了,不然也不会没回来。

    “小鸢是?”

    “楼主身边有一名暗卫,为了将楼主带出来,小鸢便将他引开了,只是现在还没回来,不知有没有出事。”

    筱铭这才想起来,“天啊,姐姐,那暗卫武功绝对不低,我们快回去!估计要出事了!”

    见筱铭神色不对,墨浅也着急起来,“楼主先去梨落那儿,我去拿那颗珠子。”看来嫣儿的事还得找个时间好好说说。

    “嗯。”筱铭点了点头,自己身边的暗卫定是妖孽安排的,武功绝不会低,恐怕现在已经抓住小鸢了,大家应该都知道她被“掳”了吧。只是妖孽还有伤,恐怕又要打扰他休息了吧。

    “楼主。”墨浅走了过来,手里拿了个木匣子交给筱铭,“我们走。”

    说着,墨浅搂住筱铭的腰,展开轻功,急急往恪亲王府赶去,梨落紧跟其后。

    夜里的风有些大,筱铭打开了匣子,又是那样红色的光芒,映衬了手链蓝色的妖冶,是了,确实是凤凰珠。这是第二颗凤凰珠了,还有两颗。

    墨浅也是担心小鸢,轻功更是提到了极致,转眼便来到王府前。

    原先熄灯的王府此时已是灯火通明,筱铭轻叹,看来是连老王爷都惊动了。

    “姐姐,你随我来。”说着筱铭便踏了进去。

    来到了王府的大厅,远远望去,只见北堂炎和陆冕坐在首位,陆渊,夕洛坐在一边,地上跪着一个身着黑衣人,身形很小,还是个孩子啊!

    陆冕不知说了些什么,脸色十分不好看,北堂炎的脸色也有些苍白,夕洛和陆渊在一边,眉头紧锁。

    筱铭心里更是难受了,自己又让别人担心了吧。

    此时,两边又走出了几人,似乎是要用刑了,小丫头也是铁了心不说,背挺得直直的。

    “住手!”眼看就要上刑了,筱铭忙出声阻止。

    厅里的几人见那消失的人竟然安然无恙地出现在这里,惊讶之余也放心了。

    北堂炎更是直接站起身,看到筱铭从暗处走出来,紧紧提起的心终于是放了。当他知道筱铭被掳走的时候,心没由来得疼,那种疼痛就像要死过去一样。

    原想再用摄魂术让那被抓的丫头说出筱铭的落,却是被夕洛拽住,厉声问他还要不要命!当时他是想,要是筱铭出了什么事,他估计也是不想活了吧,还好,她没事,她回来了。

    感情,便是在不知不觉中,像杂草一样疯长了么?

    筱铭见北堂炎向她走过来,急忙走上前,“我没事,我没事,让你担心了。”

    北堂炎也不说话,就这么看着她,良久才把她拥入怀中,颇有一丝恨铁不成钢的意味,“再这么吓我,看我怎么收拾你!”

    筱铭听这话也知道妖孽没生她的气,心也定了来,在妖孽耳边轻声道,“我拿到凤凰珠了。”温热的气息扑在北堂炎耳边,带出一种异样的情愫,北堂炎轻推开筱铭,眼里带着询问。

    筱铭转过身,向陆冕,陆渊,夕洛点点头,对着门外喊了一声,“墨姐姐,你进来吧。”

    说完,墨浅便从夜色中走了出来,“草民墨浅,拜见恪亲王爷,小侯爷。”便福身跪在小鸢身旁,轻声道,“小鸢别怕。”

    陆冕见到墨浅,也站起了身子,面上带了几分高兴,“你是凤楼那个小丫头墨浅?”

    “王爷是我。”说完,墨浅抬起头,好让陆冕看的仔细些。

    “真的是你!我都十几年没见过你了,快起来,好孩子,别跪着了。”说完便要去扶。

    几人也知道这凤楼和恪亲王府是脱不了关系的,安心等着文。

    墨浅也站了起来,顺便扶起了一旁的小鸢。

    “谁能给我解释一今晚的事?还有,老爹,你怎么和凤楼有关系?那凤楼的牌匾是你的墨宝吧?”见两人又有叙旧的趋势,陆渊忙问自己的老爹,这事情怎么越发古怪了。

    陆冕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又看了看墨浅,视线在室内几人身上流转,末了,道,“二十年的旧事了,也没什么不好说的,这次,一次性说完吧。大家都坐,说起来,我也不知道记不记得清,要是记岔了,墨浅记得提醒我。”

    几人纷纷落了座,看向坐在首位的陆冕,陆冕笑了笑,“你们应该都知道凤楼时风予建立的吧?”

    北堂炎几人点了点头,“这风予啊,其实不是叫风予,她行走江湖的时候才用这个名字,她啊,叫林语枫!”

    此话一出,筱铭直直地看向北堂炎,震惊之余,筱铭又握住了右手的手链,这几件事她总觉

    得有些关联,但不敢想去。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