她努力地想着之前的事情,可是脑海中总是一片空白。

    她甚至不记得自己叫什么,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出事的。

    只有那个哥哥告诉她,他是从河里救起她的,那天他正好在船上巡视疏通的工作,这才便救了她。她好像伤得很重,身体的五脏六腑都经过了极大的挤压,就连脸上也是被割破了留了两道狰狞的疤痕。虽然用了很多药,但是那疤痕一直都在。

    只要一开始回忆以前,她就开始头痛。大夫说是脑袋里撞出了血块,喝药调理着,等到血块没了或者遇到了什么事刺激了,便能想起来。

    她也就顺其自然地在这住了,两个多月了,一直是那个叫萧清逸的男子照顾着她,把她当妹妹一样疼爱着,在这府里她也算是有了二小姐的身份。萧清逸还给了她一个新的名字——萧若漪。

    她很喜欢萧清逸,在他的身上她总是有种安心的感觉,而且萧清逸能给她一种熟悉亲近感,他喜欢弹她的额头,摸她的脑袋,这些动作让她都感到无比安心熟悉。

    习惯性地抚上右手的手链,萧若漪又陷入了深思,只是这种思考一般都无疾而终。

    “算了,不想了,该想起来的时候自然什么都会想起来的。”

    入夜,若漪梳洗打扮好了才去了前厅与萧清逸会和。

    以防那两道疤痕过于狰狞吓着人,若漪还是蒙了一张淡粉色的面纱,只露出一双灵动的眼睛。

    “哥哥。”若漪看着萧清逸笑了笑。

    “好啦,丫头,等会人多,记得要跟紧我。”

    “知道啦,不过哥哥你答应我让我放烟花的!”

    “你乖乖听话我就让你放。”

    “嗯。”若漪重重地点了点头,真的很想放烟花呢。

    撇了跟随的随从,萧清逸拉着若漪的手便自顾自地逛了起来。

    颍都街上充斥着人群,大家都为了这堤坝落成而欢喜着,总算不用再受水灾之苦了。

    解放了的人们在街上肆意地欢庆着,不管是大人还是小孩,脸上都是洋溢着满满的笑容。

    小孩子是最喜欢玩的,手中拿着烟火棒已经自顾自地玩了起来。

    若漪看得心中一动,目光追随着小孩子手中金色的烟火棒。

    萧清逸早知这女孩骨子里是孩子一般的天性,趁着若漪羡慕的光景,拿了几只烟火棒给她,“来,先放两只玩玩。”

    “哥哥最好了。”

    若漪接过烟火棒点燃,淡金色的火焰“噗呲噗呲”燃烧着,照亮了她的脸。

    挥着烟火棒在空中转圈,若漪的眼角都是笑意,萧清逸在一边看她玩得开心,脸上的笑意也越来越深。他承认他的确喜欢眼前的女子,哪怕她的容颜不再。他喜欢这个女孩,心疼这个女孩,两个月,他照顾着她,陪她说话聊天看书,有时两个人之间的默契都让他感到震惊。如果可以的话,他希望她一辈子都不要想起那些过往,就这样无忧无虑地活着。

    烟火棒终于是点完了,若漪看着发呆的萧清逸,拉起他的手,“哥哥,前面还有好玩的呢,走吧。”

    萧清逸看着两人握紧的手,褐色的眼睛绽放出了五彩的光芒,“好,你小心着点。”

    熙熙攘攘的人群,若漪总还是穿不过去,便停在了人群的中。

    怕她被挤走,萧清逸握着若漪的手愈发紧了。

    “砰——砰——”一朵烟花陡然升上空中,骤然爆了开来,四散出银色的小烟花。金色与银色在空中交织,人群中爆发出了喝彩声,这么美丽的烟花还是第一次见到。

    “砰砰砰——”似是又点了几只,四五朵烟花一同上了半空,在空中交织出一朵更大的花,五颜六色,色彩斑斓。

    “好漂亮。”若漪轻声赞叹。

    “这只是刚开始,后面的烟花更精彩。”萧清逸突然觉得叫工匠连夜赶工烟花是多么正确的决定。

    烟花持续在空中绽放,一颗没有停歇,艳丽的光芒照亮了底的人,若漪仰起头,看着点点星火落在了云雾河中,又看着一朵接着一朵的烟花在空中绽开。

    “嘭——嘭——”这次的烟花声倒是和刚才的完全不同。

    萧清逸俯到若漪耳畔,“来了。”

    若漪把头仰得更高了,满眼期待着。

    连着升起了几道金色的光芒,在空中留一道淡淡的弧线,突然安静来,人群中纷纷窃窃私语道士怎么回事,突然那几道光芒爆发开来,接二连三十几声爆炸声传来,暗金色的烟火炸了开来,如柳枝般的火星蔓延了开来,遍布了半个天空。一道又一道的柳条不断垂来,就如那首诗说的那般,万条垂绿丝绦。

    空中宛如有一棵金色的柳树,把金色的柳条洒满人间。

    人群中无比寂静,所有的人都被这个烟花震惊了,久久不能回过神来。

    若漪也如同人群一般,静静地欣赏着无边的美景,直到火星消逝在了云雾河的河面上。

    烟花仍在空中爆炸,但是远没有刚才那般震撼。

    人群也渐渐散了开去,人们开始进行自己的活动。

    “哥哥,我也想去放烟花。”

    萧清逸含笑看着若漪期待的光芒,点了点头。

    若漪欢呼了一声,跑到了放烟花的那边,萧清逸早就派人等在那边给她预备了。

    若漪拿着香火点了引信,捂住耳朵跑到了一边去看着烟花在空中爆炸。萧清逸只远远地看着她,嘴角含笑。

    (此处建议听《不过情人节》,很有感觉~)

    连着点了几个烟花,若漪也觉得无趣了,看着周围的笑脸,突然就觉得感伤起来。

    看着周围人笑得无比开心,可是她总觉得有种悲伤蔓延开来。

    抬起头,便被不远处河边的一道人影吸引住了。

    那人着了一件绛紫色的衣服,长发披肩,只用一条紫色的发带束住一缕,在夜风的吹拂,发带扬起炎乱的弧度。

    那个人就那样站在江边,一动不动,可是若漪分明觉得他是那样孤单忧伤。

    脚步不由自主地移了过去,只见一个穿了青色衣衫的男子上前拍了拍男子的肩膀说了点什么,紫衣男子转身便跟着他离开了。若漪远远地看不清他的脸,只看得到他怀里抱着一只白色的小东西。

    若漪加快了脚步想要追上他,却被人群阻隔了。

    她不知道为什么自己会这样,但是此时的她只想追上那人,告诉他,不要悲伤。

    “让一让,不好意思,让一让啊。”拨开了人群,若漪追到了转角,却发现人来人往的街头却没有了那道紫色的身影。

    难道,我认识他?若漪心中自问自己,嘴角扯出了一抹苦笑的弧度。

    “若漪,你跑到这里做什么?”萧清逸好不容易追上她,这丫头,不看紧了就会乱跑。

    若漪转过头看着他,眼泪就这么不受控制地流了来,“哥哥。”

    “若漪,怎么了?”萧清逸被她的眼泪弄得措手不及。

    “哥哥。”若漪蹲了身子,放声哭了出来,她不知道她为什么要哭,只是觉得心里好难过好难过,就像有一只手绞得她生疼,洇出了血来。

    萧清逸俯身搂住了若漪,拍着她的背安慰着,“不哭不哭……”

    原本走远的紫衣男子似乎听到了什么,转过了身,只看到四热闹的人群,还有蹲在人群中的一男一女。

    “怎么了?”身旁的青衣男子询问出声。

    紫衣男子摇摇头,摸了摸怀里的小东西,转身便离开。

    自那晚的烟花过后已过了两日,这两日,若漪就未曾出过房门。

    萧清逸不是没问过她为什么哭,但都被若漪打发了过去。

    青苏看着她那般还是忍不住劝着,“小姐,您总不能一直待在房间里呀,您不是说过人应该出去晒晒太阳么?不然就要发霉了。”

    若漪倚着窗看着池塘里露出花骨朵的荷花,“青苏,我没事的,我就想想点事情,想通了就好。”

    “可是,可是您也不用把公子拒之门外呀。”青苏颇有些怨念,这府里上上谁都看得出来公子对这无端冒出来的二小姐是一门心思得好。可这人就是不领情,哥哥,哥哥叫得开心。

    “青苏,你真的好啰嗦哦,当心以后嫁不出去。”若漪终究是受不了青苏的聒噪。

    青苏脸上一红,“小姐,我是说正经的,您还拿我打趣!”

    “好啦,也不是我不见哥哥啊,哥哥他最近也很忙不是么?”

    “府里好像要来客人了,公子一直给准备着呢。”

    “客人?什么客人?”她来了两个月,第一次听说有客人来。

    萧清逸在颍都可算得上是一方之主,自从他的父亲三年前病死后,萧清逸作为长子便袭了父亲瑾亲王的封号。萧清逸年方二十五,倒是还没有妻室,若漪问了才知道这萧清逸要娶的非要是自己喜欢的。老亲王在世时给他说过亲,都被他给拒绝了。

    至此,到萧家提亲,送礼的人确实不少,但客人倒是还真没有过。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