黑色的发丝在空中扬,紫色的衣袍隐隐闪着银色的光芒,堪比空中的明月。

    男子宛若神祗,白皙的脸庞上带着一丝犹疑,眼睛里包容这如海般的深情。

    理智告诉她这样像罂粟般的男人应该赶快远离,可是她的脚却生生停在原地,脑海中的声音越来越强烈。

    男子终于是走到她面前,定定地看着她,最终伸出手向她耳鬓掠去。

    忘记了闪躲,忘记了阻止,若漪眼里只剩他。

    男子的手微微有些颤抖,末了,还是缓缓揭了她的面纱。

    微风吹过,黑色的面纱扬在空中。

    男子怔怔地看着脑海中熟悉的脸庞,那消失了两个多月的人就这么站在了他眼前。

    冰凉的手掌抚上她的疤痕,这种感觉让她觉得很熟悉很熟悉。

    男子看着她的脸,双唇嗫嚅出声道,“小筱,小筱。”

    若漪身躯一震,这个声音,这个声音,她抬起头望进男子紫色的瞳眸,泪就这么毫无预兆地滑落,心好疼好疼。

    男子终是把她拥进怀里,死死的抱着,像是穷尽了一生的力气。“小筱,我的小筱。”

    萧清逸手中的杯子已经被捏碎,血液缓缓流淌,他丝毫不知。

    陆渊早就站起身,定定地看着舞台中的两人,不知何时开始,眼泪也掉了来。

    若漪犹豫地伸出双手,回抱住了他,就像身体的本能一般,环住了眼前的人。

    原本空白的大脑忽地闪现出无数的画面,有哭的,有笑的,有生气的……一幕一幕,头就像被撕裂般的一样。

    脑子不断地抗议着,最后实在是承受不了,若漪,不,应该说筱铭,软了身子,晕在了北堂炎的肩头。

    “小筱,小筱。”北堂炎急急地看着她,“离辰,离辰!”离辰也是跟着来的,隐在陆渊身后,此时急急地掠到筱铭身边,把着脉搏。

    萧清逸看着混乱的宴会,似乎什么东西在他的身体里流失了。

    “她到底是谁?”

    陆渊看着他,明白了什么似得,轻声道,“夜筱铭,炎王唯一的爱的人。”

    “唯一的,唯一的。”萧清逸身体一晃,扶住了桌子,再也无法思考。

    这一夜,萧王府的夜宴,以混乱收场。

    北堂炎一直握着筱铭的手,小狸很乖地趴在筱铭床头,时不时舔舔她的脸,“唔唔”叫着,表达这它的开心。

    陆渊忙问着施完金针的离辰道,“怎么样?”

    离辰一边收拾着,一边道,“没事,你们不要担心。筱铭她之前应该失忆了,脑子里的血块在溶解,我再开点药给她帮助就行,之所以晕倒也是脑子刺激得太大了。”

    长舒了一口气,陆渊这才放心来,两个多月来提心吊胆的日子终于过去了,他也总算能看到炎的笑脸了吧。

    离辰到了外间写着药方,北堂炎似乎是怕筱铭消失似的,一动不动看着床上的人。

    陆渊这才发现筱铭脸上多了两道疤痕,“离辰,小筱妹子的疤痕……”这个疤痕应该可以去掉吧。

    离辰笑了笑,“你别忘了我是医仙,别人没有办法,我总还是有的,再开点别的药,抹点冰肌玉露就行。”

    真好,似乎一切都回来了,对了等会还要通知洛那个家伙。

    刚想转身,陆渊便看到了靠在门外墙边的萧清逸。

    他的眼神他不会看错,又是一个为情所困的人。

    “萧王爷。”

    萧清逸苦笑了一声,“你也别叫我王爷了,如若不嫌弃叫我清逸吧。”

    陆渊从善如流,“清逸,你叫我承渊吧。”

    “好,承渊,我想知道若……不是,筱铭的事情。”现在的她已经不再是那个跟在他身后的若漪妹妹了,而自己也不能再以哥哥的名义捆住她了。

    “清逸,你是在云雾河救起她的吧。”两个多月前的记忆在他眼前回放。

    萧清逸点了点头。

    “两个多月前,筱铭被奸人挟持到云雾崖上,后来那人带着筱铭跳了崖,我们找了很久都没找到她,还以为她……”陆渊说得很简洁,但萧清逸听来却是惊心动魄。

    难怪他救起筱铭的时候是那般模样。

    “我救起她的时候,她浑身上都是伤,大夫差点都救不过来了。后来还是我用药给她续着命,老天有眼吧,她活了过来,只是伤了脸。”

    “幸好,找到她了。”幸好他们来了这里,来了萧清逸这里,不然,不知要错过多少次。

    “筱铭她和炎王……”似乎是抱着侥幸的心理,萧清逸还是问了这么一句。

    陆渊拍了拍他的肩膀,“他们是恋人,很相爱很相爱。”

    呵……很相爱的恋人,原来是他晚到一步。

    萧清逸不再说话,只是透过镂空的木门,看着那个神一样俊美的男子抓着女子的手,宛若珍宝。

    他早就知道自己输了,若漪在他面前会笑会玩,但是他知道她只是把他当做哥哥一样。那晚若漪在大街上哭的时候他就知道,他和她之间阻隔得太深太深了。但是他依旧抱着那样自私地想法,也许,也许若漪再也不会想起以前的事情,或许他们就能这样一直在一起了。

    可是,现实总是喜欢捉弄他,幸福来得快去得也快,他的若漪,已经不见了。他的妹妹,只会在那个人的怀里,哭泣,欢笑,与他无关。

    这种事情,陆渊也不知道怎么安慰,看离辰出了房间才跟了上去。

    “你们放心,不会有事的。都去休息吧,让他陪着筱铭。”

    陆渊点点头,“清逸,看来今晚又要麻烦你了。”他们得住在这里。

    “承渊客气了,青苏,带客人去厢房休息。”

    青苏一直在门外候着,福了福身,“两位贵客,请随青苏来。”

    陆渊看了一眼萧清逸,还是没说什么,点点头和离辰一起离开了。

    萧清逸仰起头看着空中的明月,突然就觉得自己是那么多余的一个存在。

    “呵……”低声自嘲,闭上眼睛,止住了那涌上心头的辛酸。

    筱铭是在小狸的舔/弄醒过来的,昨晚一夜的沉睡,让她头疼欲裂。

    不过看清了眼前的情况,她还是有点震惊的。

    昨夜的记忆就停留在北堂炎抱住她的那刻,而现在那个人就趴在她的床头,小狸摇着短短的尾巴,讨好地看向她,琉璃的眼睛里写满了开心。

    筱铭失笑,两个月没见,这小东西竟然那么想她了。

    摸了摸小狸的毛,也算是安慰了一,筱铭一直看着北堂炎,他的右手腕有一道淡淡的疤痕,不仔细看的话根本不会注意。

    突然,北堂炎抬起了头,两人的视线就这么撞上了。

    对视了良久,筱铭突然就笑出了声,伸出双手便抱住了他。

    “妖孽,我好想你。”

    北堂炎这么久以来不安的心,在这一刻终于是安定了来。

    回抱住筱铭,贪婪着闻着筱铭身上熟悉的味道,呢喃出声,“我找到你了。”

    筱铭笑了笑,什么都没有说。

    这一刻,她不想去管为什么自己会摔云雾河,不去想那凤楼的一切。也不想去想那冰冷的河水是怎样摧毁了她的意志,吞噬了她的一切。她只知道此刻的她是温暖的,有着爱她的人最炽热的怀抱。

    不过,这个时候总有人出来破坏。

    “咳咳——”陆渊见二人你侬我侬地,生怕张针眼似的,“我只是来送药的,你们继续继续。”说着便退了出去。

    筱铭好笑地看着他,脱离了北堂炎的怀抱,“侯爷,你别走了。”

    陆渊笑兮兮地拿着药碗过来,“趁热喝了吧。”

    看着那黑乎乎的药水,筱铭直皱眉,“为什么我要喝药?”

    陆渊不说话,示意她问北堂炎。

    “清了你脑子里的淤血,还有脸上的疤痕。”说着,北堂炎便摸上筱铭脸上两道疤痕,紫色的眸子里满是心疼。

    筱铭握住他的手,轻声道,“没关系的,不是有离辰的药么?”

    说着,筱铭接过药碗,灌了去,陆渊趁这时,偷偷竖了大拇指给北堂炎,你行,这比什么劝都有用。

    筱铭塔拉着舌头,“好苦,好苦,离辰的药怎么这么苦?”

    陆渊摊手,“良药苦口利于病!”

    筱铭看了他良久,陆渊被她看得浑身发毛了,她才道了句,“侯爷,好久不见。”

    一怔,陆渊忙笑开来,“嗯,小筱妹子,欢迎回来。我,我还有事,先出去了。”

    陆渊几乎是狼狈地夺门而出的,不是没担心过这个妹子,两个多月来,这个妹子的安危一直在他的心里放着。

    只是现在看到她好好地在那里,笑着和他打招呼,那种难以言喻的感觉让他差点就掉泪来。

    “侯爷怎么了?”离辰见陆渊在花园中低着头,笑着问道。

    “啊,离辰,我没事啊。”

    离辰没有戳破他微微泛着红色的眼睛,“哦,我只是来告诉你,冰肌玉露我这里没有了。”

    冰肌玉露是离辰的独门秘药,北堂炎手上那道疤痕也是抹了那个,这才淡去了不少痕迹。

    “没有了?”陆渊瞠目,怎么会。

    离辰点头,“所以要重新做,可是没有药材。”

    “所以,你是想让我去采药?”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