离辰再度点头,“那是你家妹子,你不去谁去?”

    “好吧。”陆渊只有无奈地应承来,“我这就去找。”

    “好。”陆渊,也许这样就能弥补你心中的愧疚吧,一直都知道你在难过当初怎么没有去凤楼,现在这些,应该可以让你不再胡思乱想了吧。

    离辰望了一眼筱铭的房间,笑着便走了,空间还是留给那两个人吧。

    内,筱铭正乐此不疲地问着北堂炎她消失的这段日子发生的事。

    “妖孽,夕洛哥哥去哪里了?他怎么没来?”

    “夕洛有要事在身,回帝都了。”

    “凤楼怎么样了?嫣儿和牡丹呢?”

    “凤楼交给墨浅了,至于那两个女人,都死了。”

    筱铭见他轻描淡写地便说了死,也不再问去,她大概能猜到原因。

    “你的手怎么了?”筱铭拉着他右手手腕,他这么强的一个人怎么会受伤呢。

    北堂炎摸了摸筱铭的头,没有回答,这个傻丫头,告诉她指不定要多自责。

    “都过去了。”轻啄她的额头,北堂炎不再言语,那个夜晚,他不愿再想起来。那种疼痛,让他永生永世都无法忘怀。那个时候,他苦心经营的世界就像轰塌了一般,支离破碎。

    筱铭没有刨根问底,他不想说的事她别想知道。

    “对了,妖孽,你怎么会来这里?而且还是用炎王的身份?”这个问题才是最重要的!

    “呵……因为凤凰珠在萧家。”

    “什么?!”筱铭一惊,怎么会在萧家,“可是我在这里两个月根本没有感应到啊。”

    “我早就收到消息,萧家有一棵古树几个月前被闪电批成两半,之后便是红光乍现。萧清逸吩咐了人不准透露出去。而且日子和你来的那天相吻合,那颗珠子应该在萧清逸手里。”

    筱铭点点头,萧清逸啊,“哥哥对我很好。”

    “哥哥?”北堂炎挑眉看她。

    “额……就是萧清逸啦,我这两个月多亏了他的照顾。”

    “我自会谢他帮我照顾了本王的未婚妻。”萧清逸看她的眼光根本不是哥哥看妹妹,他不会看错!

    筱铭面上一红,未婚妻,第二次听到了这个称呼,她还真的很不习惯啊。

    “小筱。”北堂炎突然很认真地叫她。

    “嗯?怎么了?”

    筱铭刚抬头,细细密密的吻便落了来,带着小心,带着怜惜,带着清润。

    为了配合他似的,筱铭大胆地回吻过去,让他安心,让他宠着,让他温暖。

    好闻熟悉的味道透过唇舌传来,筱铭贪恋着这味道,属于她的味道,属于她的妖孽。

    辗转的轻吻就像是一抹阳光融化了绵延的雪上,带着绚烂温柔,暖暖地包围住相爱的两人。

    回廊上的紫色蔷薇花瓣又落了来,不少伴着窗户落在了房内。

    白色的小狸趴在床上仰头看着两人,看着窗外洒进来的阳光,挠了挠自己的脑袋,自己玩去了。

    晚饭的时候,筱铭终于是和北堂炎携手出现在萧家大厅里。

    陆渊,离辰,萧清逸一个不差。

    看着萧清逸略带沮丧却强打起精神,筱铭说不愧疚是不可能的。这个人无条件地照顾了她两个月,给她找最好的大夫,用最好的药,只要有空就陪着她说话,聊天。她感受得到他喜欢她,她也试着接受过他,她喜欢萧清逸对待她的方式,现在想来倒是那些细小的动作给了她他是北堂炎的错觉。

    以前失去记忆的时候什么都还好,可是现在恢复了记忆,倒是略显尴尬了。

    不过,该面对的迟早都要面对,筱铭还是走到他面前。

    萧清逸含笑看着她,掩饰着眼中的失落。

    “王爷……”

    话刚出口就被萧清逸打断,“若……筱铭,怎么恢复了记忆就不认我这个哥哥了?叫得这么生疏?”

    筱铭张了张嘴,笑了笑,“哥哥,我重新介绍一自己,我叫夜筱铭。”

    “筱铭,你好。”萧清逸十分客气。

    筱铭不知道说点什么来缓解此时的气愤,只得无意识地看向北堂炎。

    而这意识的动作却让萧清逸更觉伤感,原以为自己可以接受的,可是现实摆到眼前的时候,原来自己并没有那么厉害,可以毫无波动。

    北堂炎看着萧清逸的神情,了然于心,上前揉了揉筱铭的头,对着萧清逸道,“这些日子来多亏王爷对筱铭的照顾了,炎在此谢过了。”

    “炎王殿多虑了,筱铭怎么也算是我认得妹妹,对她照顾也是应该的。”噙着苦笑,萧清逸陪着北堂炎打着太极。

    这个男人无时无刻不在宣誓着他的主权。

    “大家坐吧,也别再这里客气了,还是说说我们的计划。”还是陆渊先出了声。

    几人纷纷落座,筱铭习惯性地跟着北堂炎坐在他身边。

    萧清逸眼神一暗,什么都没说。

    “清逸,我也不绕圈子了,其实这次来颍都,其实是为了一样东西。”陆渊还是充当着枪头鸟这个角色。离辰在一边喝着茶,并不说什么,筱铭也安静地听着。

    “什么东西竟要如此兴师动众?”他也早猜到这小侯爷和炎王不会无端端来这里,原先以为找到筱铭他们便会离开,没想到还有一层原因。

    陆渊看了四周的人,萧清逸会意地挥退了他们。

    “清逸,你那里是不是有一颗暗红色的珠子?”陆渊一开口,便把萧清逸吓了一跳。那件事情他吩咐人不得走漏,没想到还是被他们知道了。

    他也不想隐瞒什么,或许也是看在筱铭的面子上,“不错,我是有这样一颗珠子,怎么了?”

    陆渊倒没想到萧清逸回答得如此爽快,这倒是让他一愣,顿时不知该怎么说去,再说去到是显得他们居心叵测了。

    筱铭也知道他的难处,结果话,轻声道,“哥哥,我们四个人现在之所以会出现在这里都是因为那颗珠子,我们有责任拿回那颗珠子。”

    这番解释还是让萧清逸如坠云端,“怎么说?你们为什么要那颗珠子。”

    气氛一时凝固了起来,众人到不知道如何继续这个话题。

    筱铭算是在场比较了解他的人了,略微思量了一便问道,“哥哥,你知道那颗珠子叫什么吗?”

    也不知她葫芦卖的什么药,但他仍是回答,“我不知道那颗珠子叫什么,但是那颗珠子恐怕我不能给你们。”

    “为什么?”筱铭没想到萧清逸竟然这样果断地拒绝,不愿意给他们。

    “萧氏有一本族谱,你们应该知道吧。”沉吟了半晌,萧清逸最终还是开始解释。

    陆渊正色,“略有耳闻,据说那本族谱不仅有萧氏的宗族之人,还有萧氏之祖的预言。”

    “不错,那颗珠子正是应验了萧家先祖之预言,伴红光而生,于雨夜生。”萧清逸淡淡地说着。

    “所以呢?”筱铭继续问着。

    “先祖有言,此珠要于萧家祠堂供奉,所以,我不能给你们。”萧清逸也是一脸无奈,先祖之言,他不能不尊。

    众人再度陷入沉默,“哥哥,能不能带我们去看看那颗珠子,我只是想确认那是不是我们要的。”

    萧清逸点头,“当然可以。”说着,便带着几人前往后院的祠堂,连“若漪”都没有去过的地方。

    陆渊和萧清逸走在最前方,北堂炎和筱铭处于最后。

    “要是真的是凤凰珠怎么办?”筱铭隐隐有些担忧起来,她总不见得去抢吧。

    北堂炎低头看着她苦恼的脸,低低笑了一声,“你以为这珠子真能安好在那里?”

    “怎么说?”筱铭讶异地看向他。

    北堂炎笑着回答道,“不是还有一批人要凤凰珠么?”

    他的一句话到让筱铭有些了然,还有人在追着凤凰珠,这么说来,萧清逸这的这颗珠子也不一定能保存来,也极有可能被夺走。

    “可是要是被他们拿走了,不是更苦恼么?”好奇宝宝继续询问。

    “萧清逸不会让他们拿走,而且,我定然要他拱手相送。”

    “你是说,把凤凰珠变成一个烫手山芋,让他不得不松手?”

    “小筱变聪明了。”北堂炎笑眯眯地说道。

    筱铭拍掉摸在她脑袋上的爪子,“你上次在凤楼也说那个黑衣人会出现,结果什么都没有!”

    “小筱还记得那个拍茹儿的人么?”

    “他?难道?”筱铭难以置信地看向北堂炎。

    “我派了魅跟踪他,结果被他发现了,不出所料的话,他就是那个人。”

    筱铭点点头,“可是他要那颗假珠子干什么?”真是越来越奇怪了。

    “不清楚,见机行事吧。”

    话音刚落,前方的萧清逸便停了来。

    一间古朴的子出现在了众人面前。

    子以黑色为主基调,带着庄严的肃穆,安静严肃陡然升起。

    大大的牌匾上写了萧家宗祠四个大字,无不透着一种凛然霸气。

    宗祠的两边站了两排人,纷纷执了长枪,笔直地站着。

    “这个?”筱铭不解地问道。

    “萧家宗祠关乎着萧家的运势,自然不能被有心人轻易破坏,所以才派了这么多首位在这里。”萧清逸为筱铭解答。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