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堂炎眼疾手快扶住她,打横便把她抱了起来,脸色也有些阴沉。

    “妖孽,我自己可以走的。”当着这么多人面,筱铭还是有些不好意思。

    “别动。”出口的声音带着不容拒绝的意味。

    剩的几人面面相觑,不知如何是好。

    青苏早在门口候着了,这小姐自然是住原来的房间。

    “带路。”

    “是。”青苏哪敢怠慢,忙领着人朝房间走去。

    陆渊无奈地看着,只得说了句,“清逸你也早点休息吧。”

    “承渊也是。青璃,带客人去休息。”

    “是。”

    回廊上,筱铭环着北堂炎的脖子,低着头看着自己领口的花纹。

    妖孽很生气的样子,可是她不知道为什么。只能乖乖的。

    北堂炎一步一步走得很稳,不一会儿,青苏便为他们推开了房门。

    “小姐,需要青苏伺候么?”

    筱铭瞄了瞄北堂炎,“不用了,青苏,你先去吧。”

    青苏也是极怕这传说中的炎王,又放心不自己的小姐,又看筱铭地给她一个安心的眼神,才踌躇着出了门。

    “妖孽,你要干什么?”筱铭抱着被子偷偷打量着他。

    北堂炎对着筱铭粲然一笑,“小筱说,孤男寡女,共处一室,要干什么?嗯?”最后一个“嗯”带着他特有的嗓音,魅惑天成。

    筱铭也不怕会做什么,“盖棉被,纯聊天啊!”

    “嗯,那要聊什么呢?”北堂炎逼近筱铭,盯着她的眼睛,“毒教教主怎么样?”

    筱铭叹了一口气,突然就伸手抱住了北堂炎的腰身,把脑袋埋在北堂炎身上,低低说道,“妖孽,我有点难受。”

    筱铭此时半坐在床上,北堂炎则是站在窗前,摸着筱铭墨黑的头发,声音突然就温柔了来,他知道她在难受,“怎么了?”

    摇摇头,筱铭把脑袋埋得更深了,“你说为什么大家都带着面具生活着。”

    “每个人都有他自己的责任,带着面具是为了保护自己,就像渊,洛,还有我都有着伪装。”这丫头,估计又是被谁骗了,沈筱阁莫那件事他一直记得,她最不能忍受的便是被自己的朋友欺骗。

    “为了保护自己么?”

    “对。”

    筱铭从北堂炎怀里退出来,微红的眼睛盯着北堂炎,“妖孽,你在我面前是没有面具的吧?”

    北堂炎坐在床上,拍着筱铭的背,“小筱很单纯,在你面前我不需要面具。”

    室内陷入了寂静,北堂炎等着筱铭对他坦白,这件事肯定离不开那毒教教主。

    良久,筱铭才定决心,“那个毒教教主,我知道是谁。”

    北堂炎微微一笑,把筱铭搂到怀里,拿巴抵着她的头,给她足够的温暖。“嗯。”

    一个字,没有怀疑,没有猜忌,没有问为什么,无条件地信任,无条件的保护。

    “他是水青玹。”

    第二次在筱铭嘴里听到这个名字,似乎是那个神医。

    “我记得他的声音,也许他没想到我在,也许他也没有想隐瞒。虽然我们只认识了一个时辰不到,可是他给我感觉就像是认识了好久的朋友。我从来没有怀疑过他,可是他却……”

    听到毒教教主开口的那刹那,她就知道,是他,那个声音虽然不温润,甚至带了阴冷,可是筱铭就是知道是他!

    嗜血珠,黑衣人,凤楼,串联了起来。

    当初墨浅即使用嗜血珠来代替了那颗凤凰珠,水青玹需要嗜血珠,同时也要凤凰珠。

    于是,以神医的身份开了那样的药方,通过陆钦的力量得到了嗜血珠,利用嗜血珠和凤凰珠相似的特点,引他们入局。

    十分自然地接近筱铭以谋取凤凰珠,一石二鸟。

    可是他没有想到离辰的出现,离辰打乱了他所有的计划,他便将计就计假意江南,转移了所有人的视线。让谁都无法怀疑到他身上,至始自终,他只是有着隐世神医这一个身份。

    凤楼选花魁的那一晚,他的目的便是那颗嗜血珠,他定然知道凤凰珠在她手里!他要的只是嗜血珠!他要的,或许还是他们,死!凤楼一役,他只是起到了推波助澜的作用,看着自杀残杀的两派,妄图坐收渔翁之利!

    也许,筱铭更大胆地想着,水青玹的目的根本不是凤凰珠,只是他们!破坏他们的安排,更想要置他们于死地。

    “他为什么要这么做?他看上去那样谦虚,那么温柔的一个人,为什么会这么恶毒。”筱铭不断地问着北堂炎,问着她自己。甚至,想要问水青玹。

    “小筱,别去想了,还有我在。欺负了我们的人,我不会让他好过。”北堂炎安抚着筱铭,这个女孩子,总是把人想象得很善良,却被一次又一次伤害着。

    水青玹,呵……估计这个名字也是假的吧,伤害了他们,就要付出代价!

    “妖孽,我再也不要相信别人了。”筱铭赌气地说了这么一句。

    北堂炎觉得好笑,却也只能安抚,“好,我们再也不相信别人了,睡吧,丫头。”

    筱铭睁着大眼睛,说话的声音还有些鼻音,“我睡不着。”

    “那你想做什么?”耐心地问。

    “聊天。”

    “聊什么?”

    “跟你讲我的故事好不好?”突然就很想在这个陌生的世界,找个人说说她的事情,他,自然是不二人选。

    “好。”只要是她想,他自然愿意听。

    说完,北堂炎便和衣带着筱铭躺。筱铭也没有挣扎,安静地躺在北堂炎怀里。

    娇小的女孩窝在男子怀里,是那般契合。

    “你想听什么?”筱铭倒不知道怎么开口了。

    “你想说什么就说,我听着。”又调整了一位置,北堂炎在筱铭额头印了一个轻轻的吻。

    “唔……从爸爸开始说吧。爸爸是我唯一的亲人,我的父母在我很小的时候就去世了,只剩我和爸爸两个人相依为命,爸爸很厉害的,”筱铭脸上带着满满的笑意,“爸爸年轻的时候就接收了家族的企业,然后努力地把林氏做大做强,让我快乐地当着公主的生活……”

    筱铭絮絮叨叨地讲着那些琐事,北堂炎也不烦,安静地听着,适时发表点意见,虽然有很多东西他听不懂,但是她在他怀里,就足够了。

    一夜就这样过去了。

    黑夜被黎明取代,太阳也升上天空,散发着耀眼的光芒。

    雕花的木门被轻轻地推开,青苏见自家小姐和炎王躺在一张床上,紫衣男子搂着怀中的人,只露出一点蓝色的丝绸,紫色和蓝色的搭配,就像是时间最和谐的颜色!细碎的阳光在两人身上打温暖的气息,房间里弥漫着淡淡的花香,夹杂了炎王升上好闻的熏香。

    青苏一时间竟然忘了身处何地,这样的情景大概在仙境才能看到吧!

    捂住了嘴巴,青苏轻声轻脚退了出去,她不愿意破坏这样的美景,那就像是亵渎一样的行为。

    虽然青苏尽全力做到了不发出声音,但北堂炎还是发现了。

    低头便看向怀里的人,昨晚她不知讲了多久,累极了才睡着。她的那个世界让他有了极大的兴趣,她在那个世界像公主一样无忧无虑地活着,有亲人,有朋友,没有尔虞我诈,没有明争暗斗。

    刚想起身,却发现自己的一缕发丝被她紧紧地攥在手里。

    似乎是听到了什么声音,她“咕哝”一声把头更深地埋在了他怀里。

    北堂炎苦笑,看来她不醒,他今天也是起不来的了。

    又看了看睡着的女孩,北堂炎只得陪着她继续睡,反正他也很久没睡过懒觉了。

    抱着喜欢的人,心总是很安定,浅浅的呼吸声又在内蔓延开来。

    筱铭醒过来的时候,一抬头就看到了北堂炎白皙的巴,这才想起来他昨晚是陪着她睡得,什么都没做,倒真的是盖棉被,纯聊天。

    又抬了抬,筱铭看清了北堂炎的睡颜,长长的睫毛覆盖在眼睑上,像蝴蝶一样蜷曲,让身为女子的她都有些嫉妒。

    安静睡着的北堂炎卸了往日的邪魅妖娆,倒也有些纯洁的意味,天使与魔鬼两种气息在他身上发挥的淋漓尽致。

    就像是受到了蛊惑一样,筱铭轻轻地吻了上去,笑得像偷腥的猫一样。

    她一直都觉得北堂炎的嘴唇有种甜甜的像蜂蜜一样的味道,让她难以抗拒。

    似乎是吃不够一样,筱铭又凑上去亲了亲,刚想离开,便见到北堂炎睁开了眼睛,紫色的眸子里满是戏谑的笑意。

    他早在她醒来时便也清醒了,闭着眼睛想看这丫头想干什么,结局似乎出乎他的意料,不过他很喜欢这样的感觉。

    筱铭也是被震惊地忘记了离开他的嘴唇,北堂炎低低一笑,筱铭气恼地想要离开。

    一个天翻地覆,她便被压在身。

    “小筱的热情我收了。”

    说完,北堂炎便铺天盖地地吻了来。

    “唔……”低声的挣扎却让北堂炎趁虚而入,灵活的舌头就这样攻城略地起来。

    身体就像不是自己的一样,筱铭觉得就像触电一样,一种酥麻从脚底传遍了她的全身,甚至忘记了呼吸。

    唇与唇的纠葛,舌与舌的缠绵,带领着筱铭踏足从未遇到过的世界。

    这个吻,说长不长,说短也不短。

    筱铭面色潮红,只有靠着大口大口的呼吸才能平复来。

    而罪魁祸首却一脸笑意地看着她的窘迫。

    筱铭气极,抄起枕头就向那妖孽砸去!

    “小筱,你谋杀亲夫。”

    “……”

    一直在门外候着的青苏听着里间传来的声音,尽责地问道,“小姐,要起了么?”

    筱铭一听也不闹了,“你,快点走!”

    “为什么?”北堂炎整理着自己的衣服,“我在这里不好么?嗯?”威胁,这是威胁。

    和他斗,筱铭大多都是输的那方,“算了。青苏,你进来吧。”

    青苏低低应了一声,低着头和顺地走进来,伺候筱铭。

    两人出现在众人面前的时候已经将近中午。

    陆渊又是一脸意味深长地看着两人,眼神里满是惋惜。围着筱铭转了两圈,得出一根结论,“真是女大不中留啊!”

    筱铭笑着回看过去,绕着陆渊走了一圈,“男大家中留啊!”

    陆渊vs筱铭,完败。

    “离辰,他们欺负我。”陆渊走到离辰身边寻求安慰。

    离辰淡淡瞥了他一眼,低头喝了一口茶,“哪凉快哪呆着去,别在我这里碍眼。”

    “炎。”

    某人斜坐在椅子里,满身慵懒,“离辰,记得给渊开点药。”

    “什么药?”陆渊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

    筱铭凑到他耳边,低低说了几个字。

    整个人就像打了霜的茄子一样,蔫了。

    萧清逸看着四人之间不容人破坏的默契,深深地感受到了自己的格格不入。

    “对了,炎,昨天洛传了信过来。”刚做正事的时候还是要做的。

    北堂炎接过信笺,略略看了一眼。

    见几人都看着他,揉了揉眉心,“第四颗凤凰珠有落了。”

    几人一愣,没想到夕洛带来了这个消息。

    “在哪里?”陆渊直问,他没看过那张信笺。

    “帝都白斐。”

    “白斐?”想来也是,凤凰珠掉落在四大家族的方向,最后一颗自然是在酆都白家那里。

    只是,白斐竟然把珠子带到了帝都,看来他也知道凤凰珠的作用了。

    “一会准备,直接回帝都。”北堂炎想了片刻还是做了这个决定。

    “那毒教教主呢?”

    “先放一放吧,凤凰珠才是最主要的。”

    本来是靠了萧清逸封了颍都,靠着小狸,准备瓮中捉鳖的,现在也得放一放了。

    “我赞成,他肯定也收到消息,知道凤凰珠在帝都,我们在那里等着他吧。”筱铭附和着,毒教教主,水青玹,帝都再见吧。

    “好。”陆渊没有意见,“我等会去安排。”

    萧清逸心中一疼,这个女孩子,就要离开了吧,可能他再也见不到她了。

    筱铭听着几人的谈话,不经意间就看到了萧清逸盯着她微微出神。

    哎……她可以一走了之,可是这个人,这个对她那么好的男子,该怎么办?

    头都变成两个大了,真乱。

    吃过中饭,筱铭正准备去收拾点东西,回去的路上,却看到萧清逸站在花架,傻傻地看着。

    筱铭走了过去,那些花是她和萧清逸一起种的,两个月了,开出的花朵就那样好看了。

    站定在他身后,筱铭突然就忘记了自己该说些什么。

    “若漪。”萧清逸还是喜欢这么叫她,这样她就不是那个炎王的爱人,而是他捧在心头,宠着爱着的妹妹。还是他,喜欢着的人。

    “哥哥。”筱铭点点头,她对他,有着太多的亏欠。

    心里组织好的话,在看到她的那一刻全都消散了,不知道该说点什么。

    两个人就这样站在花架对视着,偶尔一阵微风吹过,粉色的花瓣舞,带走了谁的眷恋与牵绊。

    “哥哥希望你幸福去。”

    “我会的。”

    不知道继续说点什么,两人又陷入了沉默。

    筱铭看着萧清逸黯然神伤的样子,走上前抱住了他。

    “哥哥,对不起,我不能喜欢你。如果,我第一个遇到你的话,也许就不一样了。”

    以前她以为水青玹是她心中那个王子的形象,但是见识过他的手段后,她自然是不敢恭维。

    而眼前这个温和的哥哥,这个如暖玉一般温润的男子,用了他所有的心思,疼着她。

    如果没有北堂炎,如果没有发生的一切,也许她真的会喜欢上这样温暖美好的人。

    可是错过了,爱情里有先来后到。

    那个妖孽一样的男子,邪魅,纯洁,占据了她所有的心神,让她逃不开他编织的情。

    有人说,爱情里没有先来后到,可是她固执地认为,有。

    他们都没有错,错的只是时间。

    时间让她遇到了他,让他了她。可她却先遇到了他,了他。

    她无能为力,她束手无策。

    萧清逸回抱了她,“以后受了欺负,记得还有萧王府,哥哥一直在这里。”

    “嗯。”

    “这里是你的家,一直等着你。”

    “嗯。”筱铭吸了吸鼻子。

    “好好地,幸福去。”

    说完,萧清逸放开了她,摸了摸她的脑袋,“傻丫头。”

    “傻哥哥。”

    两人扑哧笑了出来,带着释怀。

    “哥哥,赶紧给我找个嫂子吧,萧王府需要一个女主人。”

    “好,找到了先给你过目。”

    “嗯。”筱铭看了看寻过来的青苏,知道自己也该走了。

    “哥哥,再见了。”

    “嗯,再见。”

    筱铭五步一回头看着他,这个人,也许真的见不到了吧。

    “筱铭。”萧清逸突然叫住她。

    “辈子,如果你先遇到我,我一定不会放手。”

    “好,那你要先找到我。”

    “一定。”

    筱铭再不回头,直直地向前走去,哥哥,萧清逸,再见了,如果可以,我真的想许你来生。

    萧清逸摘一朵粉色的蔷薇,轻轻摊开手,蔷薇花随着微风越飘越远,如同远去的人一般。

    若漪,筱铭,请你站在我看不见的地方,狠狠地幸福去。

    从颍都出发行了半月有余,几人终于是到达了帝都。

    不过,这一路上其实只需要五日即可,北堂炎特地挑了一条远路,陪着筱铭游玩,看风景,体验民俗。

    越接近帝都,筱铭心中就更沉闷一分。四颗凤凰珠都快要集齐了,那也是她离开的时候了吧。

    可是,妖孽该怎么办?到时候自己真的可以什么都不管不顾,离开么?

    可是如果不离开,那么现代的爸爸又该怎么办?

    筱铭表面上玩着,笑着,但是谁都知道其中滋味,也只得陪着她强颜欢笑,陆渊一路上更是使尽了方法逗她开心,可是收效甚微。

    离开了帝都四月,马车又转了回来停在了丞相府门口。

    夜清风早就立于门口等着,看到筱铭了马车,眼里更是止不住的笑意。

    “孩子,欢迎回来。”夜清风张开了双臂。

    筱铭倒是一愣,末了才反应过来,也伸出手回抱了他,不过这丞相怎么会现代的礼仪,筱铭也没有多想。

    “老师。”北堂炎在身后点头致意。

    “炎儿,一路上辛苦了。”

    “拜见丞相大人。”陆渊十分有礼貌地对着夜清风作了一揖。

    夜清风笑骂道,“这不是陆渊小子么?好几年没见了,还是这幅样子!”

    “嘿嘿,夜舅舅,亏得您还记得我!”

    “这位是?”夜清风看着一袭白衣的离辰询问道。

    “丞相,这是医仙离辰。”

    “医仙。久仰久仰,这几个孩子一路没少你的照顾吧,老夫在此多谢了。”

    “丞相多礼了,一路上还是侯爷对在多有照拂。”

    “好,好,你们都是好孩子了。来,快,别杵在门口了,今天啊给你们接风洗尘。”夜清风拉着筱铭便往里走去。

    “老师,我得先回一趟皇宫,你们先进去吧。”

    “嗯,这也是,去见见你父皇,不过记得来我这里吃中饭啊!”

    “好。”北堂炎向另外三人打了声招呼便离开了。

    夜清风看筱铭盯着北堂炎离去的背影发呆,心里也明了了几分。

    “孩子,你的脸怎么了?”刚才在太阳没注意到,现在到了稍暗一点的地方倒是全部显露出来了。

    “丞相大人,您别着急,那是我不小心刮得,离辰给我配着药呢,再抹几日药就好了。”

    “你吃苦了,哎……”

    “没事的,丞相大人,您多想了,这次出去,我学到了很多东西,还认识了很多新朋友。您看,这就是其中的一个……”说着,筱铭举起怀里的小狸给他看了看。

    小狸也是会认人的,见眼前的人和蔼地看着他,它也舔了舔夜清风的手。

    “呵呵……孩子们都长大了啊。”

    几人就这样陪着夜清风在大厅里闲话家常,说着这些日子来的趣闻异解,倒是一派和乐融融,笑声不断。

    夕洛来的时候,见筱铭不知说着什么,直把夜清风逗得合不拢嘴。

    “丞相大人,小筱。”夕洛打了声招呼,又看向陆渊二人,“小渊子,离辰。”

    “夕洛也来了啊!甚好甚好,留来吃中饭!我这里很久没这个热闹过了。”

    “丞相大人,你不留我我也是要死皮赖脸地蹭饭的。”

    “哈哈……你这小子!”

    “夕洛哥哥,好久不见。”

    夕洛走上前仔细地打量了筱铭,还好这个妹子没事,不然他估计要内疚一辈子了。

    “欢迎回来。”

    “嗯。”筱铭也是很想他的。

    夕洛寻了陆渊身旁的位子,便坐了去。

    听着筱铭和夜清风一老一少聊着天。

    陆渊见夕洛神色不对,眼带疑问地看向他,陆渊自然知道他有话说。

    和离辰说了声便悄悄走到了不远处的院子里。

    “洛,怎么了?”

    “你知道凤凰珠在白斐那里吧。”

    “对啊,你在信笺里写了。”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