饶是经验老长的明景山望了望她堪称惊悚的一张脸,不禁也皱了皱眉,笑笑掩饰道:“李妈妈客气了,你先去忙便是。”

    后面的对话,北堂雪再也听不清了,只觉得整个世界都是莫名其妙的人和物,中年男子担忧的目光,年幼的小女孩被推入荷花池。。。翠绿的竹林,汹涌的大江。。。

    “怎么总是不开心?告诉爹爹。”

    “不是你的东西,你想都不要想,不然的话。。。”

    “哥哥,这竹林可真美。。。”

    “我从前,是不是来过这儿,还有他,好像也在哪儿见过一样。。。”

    这个画面中的人北堂雪还未来得及辨认和思考,又有源源不断的的画面涌入瞳孔,无数的脸庞交错着,北堂雪觉得大脑一刻就要爆炸了,疼的已无力再去思考什么,双手指甲都嵌入了头皮,大脑再也承受不了这种剧痛,一丝痛苦的呻吟声自喉咙中溢出,人已倒在了玫瑰丛中,身体上的痛楚和精神上不断的冲击,虽是紧闭双眼,却始终紧紧皱着眉头,一刻不曾舒展开来。

    “谁?”闻得花丛中的异响,立在一侧的合浔立刻警觉的转头出声道。

    午爰微微皱了眉,目光状似无意撇过对面的明景山。

    “爰爰姑娘可真是让人捉摸不透。。。就连身边的丫鬟都这么不简单,我竟都未听清有什么动静。。。”明景山把玩着手中印着淡雅的蓝花矮脚瓷杯,带着笑意摇头道。

    合浔忙转回了头,紧张的攥紧了衣袖,眼中俱是懊悔。

    “我这丫鬟自小身子较差,便送去学了些健体的功夫,听力比常人是好上一些。”午爰面色不改的答道,话罢便转头:“合浔,去看一看。”

    合浔福了一福,才往花丛中探去。

    明景山但笑不语,眸中添了几分兴味。

    合浔小心的避开尖刺拨开花丛,便见蜷缩着倒地的北堂雪,虽已没了意识,小脸上却满是痛苦的神情。

    合浔皱了皱眉,弯身去,伸出双手便打算把人打横抱起,却总感觉自亭中有一道目光在紧紧锁着自己,稍稍犹豫了一瞬,把双手放在北堂雪腋,一副吃力的模样才把人给半拖半抱的给扶了出来。

    “小姐,是位眼生的少年,像是昏了过去。”合浔把人扶到亭边的大圆柱上倚,才隔着帘子禀道。

    午爰闻言有些拿不定主意,自这人进了东院,她便已经察觉,只是看对方并无恶意,又不懂闭气之道,应是不会武功的,便视而不见,只待他自行离开便是。

    可眼人昏迷了,若是让这软香坊里的人知道,指不定会传出什么不堪的蜚语,自己初到软香坊,决计是不能惹出什么风波的。

    思索片刻,带了些为难的神色:“明公子,依你看,这人该是为何而来?”

    明景山有些错愕的抬了头,这人是在她院中找出的,怎的就把问题推给自己解决了?

    半晌才道:“我且看一看这人是何来头,竟敢藏在爰爰姑娘的院中,不知是何居心?”明景山眸中含笑,配合着午爰。

    话罢便立起了身子,合浔见状赶忙帮其拨开了珠帘。

    明景山漫不经心的望向倚坐在柱上的北堂雪,眼中闪过一丝意外,不由得脱口而出:“小黑鬼?”

    这分明就是自己今日吃酒时,在大街上望见的那个黑脸少年,自己好不容易摆脱了明水浣,想来这找找乐子,怎的他也出现在了软香坊?

    明景山望着头发散乱,一脸污垢,背后还背着一个被压破的菜篮,身体歪斜着紧闭着眼,活脱脱一副乞丐模样的北堂雪,不由皱眉苦笑了一声:“这。。。”

    午爰也走了出来,不解道:“明公子认得此人?”

    “不认得。”明景山毫不迟疑的答道,确实谈不上认识。

    “小姐,我见他气息极弱,应是发了急病才是。”合浔小声的道。

    午爰不置可否的望向北堂雪,还未来得及上前,便见明景山已弯腰身,伸出骨节分明的大手一把捞起北堂雪带着血污的手腕。

    明景山不由在心里疑惑,方才还活蹦乱跳的,怎才一会连脉搏都弱至如此了?且这脉象又不似恶疾突发,再看她身上虽有血迹,但这些皮肉伤决计不会导致如此,虽不明缘由,但也敢确定是药石无济了,只怕活不了几个时辰。

    明景山皱了皱俊眉,有些嫌恶的松开了那纤细的手腕,不解为何自己方才听说他气息极弱会有些紧张,看来自己最近真是太闲了。

    接过午爰递过来洁白的帕子,拭干净了手,驱走那莫名的心绪,方抬头笑道:“回头还一方帕子给爰爰姑娘,找王城最好的绣娘绣上鸳鸯戏水图。”

    午爰只是浅笑,神情中并无欣喜抑或是不悦:“多谢明公子好意。”

    “公子,老爷来寻您了!”明景山刚想开口,便见明全一副被人追杀了模样急冲冲的走了过来。

    明景山闻言皱了皱眉,虽说自家那位父亲大人确实对自己许多行为都很是不满,但也从不会不顾身份来这烟花柳巷之中来寻自己,想必定是有要紧之事。

    “老爷可有说是何事?”明景山往前跨了几步,有些焦急的问。

    明全走到明景山跟前拿袖子抹了抹汗,望了望后面的午爰二人,才苦着脸,用只二人听得到的声音道:“少爷,方才四王爷的贴身侍卫来明府,说小姐与华颜公主在马场似乎起了争执,小姐落了马,眼正昏迷不醒!”

    “水浣性格温善,怎会与那华颜起了争执?”明景山一听自己的妹妹受了伤昏迷不醒,哪里还管什么美人、小黑鬼的,急的便大步流星的迈开了步子。

    “奴才也不知,老爷听闻少爷在此,便让奴才来请您一同前往西郊马场!”明全急的满头是汗,加快了步子跟着明景山。

    二人刚出了东院,明景山顿了顿步子:“你且留,把亭边的那个小黑鬼的后事给处理处理。”

    明全不明所以:“少爷。。。您。。。”

    “别多问了,好好敛了他便是!”明景山急躁的甩了甩衣袖,扬长而去。

    明景山心道自己只是见午爰姑娘一个柔弱女子,不好处理此事,便为美人儿做件事而已。

    “全哥,这哪里来的小叫花啊?”贼眉鼠眼的小厮好奇的打量着像是已没了呼吸的北堂雪。

    “我哪里知道,少爷吩咐的事儿,我们照办便是!”明全便吩咐着其它人挖坑,一边答道。

    “啧啧,这命可真好,这墓地可不少值钱啊。。。敛在这里的可都是与王孙贵戚沾亲带故的!”小厮边摇头感叹便四处打量着周围的坟墓。

    “嘿,乱看什么呐!赶快帮忙,看这天儿八成要落雨的,天也黑了,完事儿了早些回去!”

    “咿?全哥,这旁边竟是北堂家小姐的坟。。。听闻这墓碑上的字,可是北堂丞相亲手刻得!”小厮像是没听到明全的催促一般,瞪大了眼睛一门心思钻研着或新或旧的坟墓。

    明全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堂弟就是太爱耍滑头,有点小聪明总是用在偷奸耍滑上面,时常让自己头疼的紧。

    “全哥,你说这北堂小姐到底是怎么死的啊。。。”小厮抬起了头,一副神秘的模样望向明全。

    明全皱了皱眉:“还能怎么死的,不就是上山礼佛时,马儿受了惊,落入了山崖吗?”当今丞相嫡女北堂府二小姐北堂雪,前些日子被传出上山拜佛因马儿受惊,连人带马车一同落入山崖,寻了数日才寻回尸首,各路权贵云集北堂府致丧,就连圣上都旨哀悼,于半月前入殓,王城无人不知。

    小厮走近了几步,小声的道:“可我听闻。。。当日葬的时候,棺中只有衣冠和首饰。。。”

    明全刚想骂他多事,一道银蓝色的闪电毫无预兆的划破天际,苍白的光芒笼罩了整座坟地,忽而又归入无边无际的黑夜,随之而来的便是一声震耳欲聋的炸雷,藏匿在松林中的乌鸦和蝙蝠被惊得四处窜,在夜空中形成了一片片的黑幕,发出可怖刺耳的叫声。

    一阵冷风袭来,小厮的身形便不停的哆嗦着,咽了口唾沫,喃喃道:“北堂小姐。。。小的只是道听。。。道听途说而已,小的再也。。。也不胡言乱语了。。。”

    明全也被这雷声给惊了一惊,定了定心神,才瞪他一眼吼道:“帮着去把人给埋了,咱们也好赶紧回去!”

    小厮这回闻言倒是赶忙点头,快速的从明全身边走过,拿起了锄头便加入了挖坟大军之中,动作倒是异常麻利,一直不敢抬头。

    明全忍不住嗤笑了一声:“这滑头,竟如此胆小。”

    话罢仰起了头,并未感受到落雨,这才稍稍放了心,刚想走过去帮忙,余光却瞥见夜空中一抹莹亮。

    有些疑惑的抬起头,明全不由自主的瞪大了眸子,在这乌云密布的夜空中,竟悬挂着一轮散发着光亮的圆月!

    “前几日不才过了月圆之日,这。。。着实不该啊。。。”明全望着似乎比任何时候都要明亮的月亮,不解的喃喃道,似乎再阴郁的乌云都无法挡住它的光辉,它就那般安静却强势的挂在那里,给人一种不容置疑的气势。

    一刹那,巨大的闪光再次闪起,明全更是有些不可置信,那闪电,分明是从月中闪现而出的,明全眼见着月中源源不断地吐出呈奇形怪状的树枝形的闪电,向四面八方伸展,将整个天空切割得支离破碎!

    明全甩了甩头,不敢再看,兴许是自己今日太累,眼花了也未可知,据说坟地阴气聚集最重,经常会有一些邪门的事发生,还是早些离开的好。

    “快,填土!”明全刚和一个小厮把北堂雪抬进了约有半人高的坟坑中,便有些着急的催促着。

    人总是这样,害怕与好奇是成正比的,而明全便没能忍住这种好奇,或许抱着自己方才看错的心理,又抬头望向黑压压的夜幕,却见那更亮了一些的月亮,似乎周遭还笼着一层薄薄的红纱,在夜空中形成了一种诡异而美艳的颜色。

    明全呼吸一紧,扯了扯旁边一位小厮的衣袖,刚想说些什么,克嚓嚓的巨雷随之轰响,震得人心收紧,随之而来的便是骤然而落的雨点,不断的冲洗着大地。

    “全哥,您放心,再有半刻钟就填完了!”小厮以为明全看落了雨,心着急。

    “他娘的,疯了!越越大了!”不知是谁,出声咒骂了一声,声音充斥在安静却又因雨滴的声音而变得喧哗的坟地中。

    明全感受着豆大般密集的雨滴的拍打,那是一种近乎泄愤般的拍打,此刻的夜空似乎就正是一个暴怒中的巨人!

    一心只忙着填土的众人,并未注意到渐渐变红的圆月,但也都有些不安,毕竟在这坟地之中,又是这么恶劣的环境,难免会心生畏意。

    北堂雪觉得此刻自己的身子正承受着莫大的压力,有种无法呼吸的窒息感,大脑中已不再混杂的画面,取而代之的却是撕扯的疼痛感!

    对,就是撕扯,像是有人在撕扯着自己的灵魂一般,几次都觉得灵魂要挣脱**离去的时候,就会被一股莫名的力量给强行拉扯回身体之中。

    但自己却发不出任何的声音来宣泄这种疼痛,每每都觉得一秒就要死去,但却偏偏又是活着的,北堂雪如何也想不到,一个人,竟然可以承受这般大的痛楚,还未失去意识。

    又是一道闪电划破黑不见底的天际,但这次却是直直地划到了地面,且在大地之上快速的蔓延着,而它的方向,竟是因雨水的冲刷,而至今尚未被填满的坟坑!

    “啊!”众人惊呼一声,皆是惊得丢弃了手中的铁锹,自顾自的跑到了十米开外的距离。

    明全强自冷静的喊道:“怕什么,不就是个闪电吗!”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