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全强自冷静的喊道:“怕什么,不就是个闪电吗!”

    “全。。。全哥,月亮。。。”小厮苦着脸,带着隐隐的哭腔,伸着发抖的食指朝向散发着红光的圆月,并不停的冒出诡异的闪电。

    话刚落音,一道震耳欲聋地‘喀嚓’声响起,不偏不倚的一道响雷便是直直炸在了坟坑上方,激起一阵泥浆,混着一些被震断的树枝竟是溅到十米开外的众人身上,头上,砸的人生疼。

    “有。。。有鬼啊!”小厮尖叫一声,直挺挺的倒在了磅礴的大雨中。

    众人见状更是惊慌不已,已有几个家丁顾不上许多,跌跌撞撞的往墓园外跑去,只有一个还留在原地随着明全一起。

    明全见几人的背影很快消失在忽明忽暗的雨幕中,雷声雨声丝毫没有要停的意思,似乎要把整个墓园砸碎一般,明全低低的骂了声娘,弯腰拖起昏倒的小厮,不由庆幸还有一个有义气的,焦急的粗着嗓音喊道:“快,把他抬走!我们赶紧出去,再晚些保不住他们几个没良心的把马车赶走,我们只怕今晚出不了这山了!”

    家丁咽了口唾沫,抖着湿透的身子,满脸惊惧的道:“全哥。。。我腿软,移不得步子了。。。”

    明全皱了皱眉,冲他吼道:“走不动也得走,不想死就跟我走!”这墓园当初是选出的难得一寻的风水宝地,临近青山绿水,座北朝南,可好是极好,万一是发了洪荒,头一个淹的便是此处,王城属北方,除了入夏以后,其他季节并不常见这般的大雨。

    若是这雨上一夜,出不了这墓园,只怕凶多吉少。

    家丁滞愣了一瞬,忙不停的点头,晃着如筛子般斗栗着身子,颤巍巍的拉过小厮的一条臂膀扛在肩上,跟着明全一道迈着虽不快,却也还算紧凑的步子往墓园出口处走去。

    身后的月色已近血红,染的整片天空都成了淡红色,闪电、重雷、暴雨,却一刻也不曾停。

    北堂雪若有若无的思绪中,隐隐产生了有种想流涕痛哭的意识来,为什么自己的穿越之路这么奇葩,穿到荒岛就算了,自己不就是想去救自己的姐妹吗,就莫名其妙昏死在了清楼后院,而且自己明明还是有气息的,便被人挖坑埋了,好吧,埋就埋,可方才竟还被雷给劈了,最扯淡的是自己想死都死不了,整具身体被雷劈过像是在流动着一股灼人的烫热感,烧的整个人像是在火海中一般,北堂雪不由暗想,难不成自己还被劈的着火了不成?

    拼命想要睁开眼睛,眼皮却沉重的像是有千斤重,身体更是像被施了定身术一般,嗓子同样发不出任何可以宣泄的声音来。

    北堂雪算是明白了什么叫求生不能求死不得了,这些痛苦之于自己,除了忍受,别无选择。

    “哎呦,这群傻帽儿可算走了,费了我这么大事儿,还被电母那婆子一顿好骂!真坑爹!”一个若有若无的声音响起,清晰的让北堂雪觉得似乎就在耳边,坑爹?古代也有这词?

    “还有脸说!还不是你,当初没把魂魄结好,才出了这些纰漏!”身着黑色长袍,手中拄着招魂杖的黑无常,指着那一身雪白的白无常粗嗓门不满的喝道。

    “这。。。我哪里晓得竟是这个小丫头,她活蹦乱跳的我怎么猜到会少了一魄呢。。。”白无常委屈的撇了撇苍白的脸上那张红艳艳的小嘴。

    “哼,她又不是常人,缺了一魄自然也活的好好的,可今年正是天命之年,她缺了这一魄便不是真正的。。。糟了!血月竟被召唤出来了!”黑无常瞪大了那双牛目,惊异的道。

    “oh**!”

    “什么谢特不谢特的!”

    “这可是最近最流行的络用语,你整天闷在地府,肯定不知道了。”

    “别废话了,定是这丫头宿气散漏的厉害,乘黄那家伙循着气味追过来了!”

    “大哥,现在怎么办?”

    “现在知道怕了!看你回还敢这么大意!如今她的天灵大开,若这一魄未能植入她的体内,这丫头连今晚都活不过了,这后果可不是我们哥俩的两条命能担得起的!”

    白无常急的直跺脚:“这丫头的三魂七魄是它散了修为,集了数百年才投胎转世,若是它知道了因为之前我的失误,把她的一魄给勾走了,今日为了给她强行植魄,又险些害她丧命,指不定会吃了我们!”

    “快,把上回你偷来的掩仙珠拿出来!”黑无常也有些着急,边说边把北堂雪的身躯从泥泞中托了起来,竟是直直的浮在半空,不消片刻,身上的污垢便被雨水冲洗的干干净净。

    白无常挠了挠头,讪讪笑道:“大哥。。。你何时得知的?但她并未位列仙班,身上的气息又不属仙气,顶多算是灵气罢了,这掩仙珠与她无用的。”

    “连你身上的鬼仙之气都掩得住,竟掩不了灵气!事到如今,你竟还想藏着!”

    白无常噎了噎,抬头见月色愈加红了一些,才咬了咬牙:“兴许也可以挡一挡它,叫它一时半刻也找不到这里来。。。”

    说完便凝聚手中精气,缓缓自手心中升起一枚血红色的琉璃球形状的大珠子,手掌一个上翻动,那珠子便漂浮到了北堂雪上方,只听他念了一串古怪的咒语,那珠子咻的一声竟钻进了北堂雪的身体之中,白无常见状一阵肉疼,这灵物可是自己花了大把功夫才搞来的,如今竟白白便宜了这个小丫头了,唉,算了算了,她现在这副模样也是自己害的,就算是补偿她便是。

    不消片刻,月色便颓然变淡,渐渐恢复了原来的玉白之色,雨势也渐渐小了起来。

    黑无常这才松了口气,两指捏出符咒,抛入空中,凭空便出现了一道奇怪的图案,泛着闪闪的金光,又取出手中的招魂杖,望着符咒处挥去,杖生风,符咒便浮在了北堂雪正上方,原本是巴掌大小,竟渐渐与她的身体成了等大,符咒的形状渐渐也发生了变化,像是藏着无数个画面,影影绰绰的人影攒动,九成皆是北堂家父子的身影。

    白无常见状笑了笑:“这北堂小姐的人生还真简单,左右就这几件事。”

    “她本就只是这丫头寄在这个时空里的一缕散魄而已,思想本就不全。嘿!我说你还愣着做什么!想不想回去了?”

    白无常这才笑嘻嘻地上前,踩好脚方位,二鬼便口中念念有词,那符咒随着二人口中吐出的字符缓缓发出刺眼的金光,渐渐压低,直到印进北堂雪的身体中,融为一体。

    “我们还是快些跟上头请罪去吧。”

    “我们都已经将功补过了,我才不去,那不是找骂吗。。。”白无常作势就要遁走。

    黑无常眼疾手快的一把揪起他的衣领,怒喝道:“你可知这回险些铸成大错,如今她身怀掩仙珠,一时半刻是没问题,可如今她已是完体,可只要流出一滴心脉之血,灵气便会散出,届时乘黄一样会寻来!”

    “那又如何,反正它又不知是我们所为,又寻不到我们头上来!”白无常挣脱了黑无常的手,不悦的道,自己这大哥好是好,就是太秉公执法,连自己都不放过。

    “那也不可能一直都能瞒住,倒不如我们去跟上头如实禀告,到时免得无可依仗,占不得理儿,再加上条知情不报的罪名!”不待白无常再说话,就已强行架起他的胳膊,往地遁去,瞬间便消失不见。

    而失了灵力支撑的北堂雪,通的一声又狠狠的摔到了泥坑之中,成了个泥人儿。

    “噗。。。”北堂雪刚刚睁开眼睛,便是吐出了一大口泥沙,随后便是一阵剧烈的咳嗽。

    雨已停,整个墓园安静极了,天空被雨水冲洗的很干净,一轮半圆的上弦月倒挂在中央,周遭晕染着洁净的清辉,一切都是那么平和,像是方才什么都没发生过一般。

    北堂雪站起了身,身体的痛楚都已消失殆尽,取而代之是说不出的舒服,大脑也比任何时候都要清明许多,说的玄乎些,正如是脱胎换骨了一样。

    然而,毕竟还是常人,被折腾了这么久,难免觉得疲惫,北堂雪望了望有些阴森的墓地,虽有月色相伴,但也绝对谈不上明亮,且自己不知出口在何处,不若明早再做打算。

    “大难不死必有后福,我得好好活着去享这后福才是,眼,最重要的便是养精蓄锐。”话罢,便选了个还算挡风的地儿,倚了去,把头靠在上面,心道反正自己已经成了个泥球儿了,左右也不能更脏了。

    殊不知,这挡风的地儿是座修筑的极好的坟墓,若是北堂雪知道的话,不知还能不能睡得这般心安了。

    朦胧间,北堂雪觉得自己第一次睡得这么香,似乎丢了许多年的东西,回到自己身边了一样,发着甜甜的梦,脏兮兮的小脸上满是幸福的神色。

    “爹爹,哥哥,阿雪好想你们。”

    空灵的梦呓声不断在墓园响起,连刚刚受了惊吓的乌鸦们听着,都莫名生出了种安然的心绪来。

    次日,王城内外,提的最多的字眼便是西山墓园闹了鬼。

    “据说昨夜西山墓园升了轮通红的圆月!”卖豆芽的老伯一脸八卦的跟熟客王大婶攀谈着。

    “可不是吗,我昨夜半夜去茅房的时候,就望见正西方的天儿都是通红的,可骇死我了!”王大婶拍着胸脯,一副受了惊吓的模样。

    “爹,娘!我听王大婶说西山墓园闹鬼了!”扎着羊角辫的小娃娃边跑回家,边奶声奶气的喊道。

    正晾着衣服的妇人,瞥她一眼道:“二丫,小心着些,莫要跌倒!别听王大婶瞎说,她说话可没个准儿。”

    “依我看这回八成是真的,听说明府里的家丁昨夜去了那墓园,死的死,伤的伤,好不惨烈!若不是闹鬼,怎会如此?”二丫她爹不赞同的道。

    “唉,你有没有听说昨夜西山墓园出了两个月亮,还了血雨!”学堂里的少年,见先生不在,探着头跟临桌晃着脑袋读书的同窗神秘的说道。

    “那惊雷还炸坏了好些坟呢,今儿一早我就望见不少人去了西山墓园,应是去修筑坟墓!”

    “真是造孽啊。。。”

    “这该不会是天谴吧,莫不是埋在那墓园中作古之人的后代子孙犯了什么罪孽,报应到祖宗的坟头上去了?”

    “去去去,青天白日朗朗乾坤,休要胡言乱语,妖言惑众!”

    而朝堂之上,自也不例外。

    “启禀圣上,昨夜有人亲睹自西山墓园处升起一轮血月,且惊雷四起,暴雨连连,毁坏了不少前朝元老和重臣家眷的冢墓,民间如今谣言四起,传言是为天谴之象!”

    一番话落,堂立刻哗然,不少重臣纷纷站了出来附和着。

    北堂烨皱了皱眉,是否是天谴,他倒是无甚兴趣,可自家妹妹的新墓便是建在此处,不知可有受到波及,琢磨着回府一定要带人去看看。

    史官见状,眼睛徒然一亮,赶紧拿起珥笔记录来,在这朝堂上站了这些年,可让他等到有件值得载入史书的奇闻了,一时感慨果然皇天不负苦心人。

    皇上微微叹了口气,这事儿确实不好办,炸了那些子冢墓自己是没什么感想,左右炸的又不是自家的,可这民间的谣言却不可小觑,若是被有心之人利用,打着顺应天命的幌子,说自己这皇帝做的不合格,触犯了天威,从而打自己龙椅的主意,可就是大事儿了。

    想到这,眼光撇过垂首的允亲王,淡淡的道:“依众位爱卿之见,此事因何而起啊?”

    “回圣上,微臣认为此事只是普通灾害而已,派人前去修筑,再请龙华寺的大师们前去做些法事便是。”明尧之哪里会不懂皇上的意思,莫论此事是否与天谴有关,纵使真有关联,也是万万不能说的,毕竟,这个天谴左右谴不到自己头上来,而若是逆着眼前这位天子的意,只怕是真要遭谴了。

    “启禀皇上,老臣不以为然!所谓万事皆有因果循环,西山墓园已历经三朝近百年,一直都未出过任何状况,敛的多数是我大卫英魂和其家眷,而如今出了如此大的差池,必定不可草草了之,还请皇上彻查此事!让众英魂得以安息!”都察院御史欧阳启说出这义正言辞的一番话来,便撩起官袍跪了去,举着象牙制成的白笏板,恭敬的垂首道:“请圣上旨彻查此事!”

    随后便有七八位臣子跪了去,齐声道:“请圣上旨彻查此事!”

    皇上压心口的不适,在心中暗道:“哼,合着若是自己不彻查到底,便是让我大卫国无数英魂九泉之不得安息了!彻查?这种事情要从何查起,他们的目的分明就是将此事闹大,如此一来,民间谣言只怕更盛!”

    冷冷的望着跪了一地的朝廷重臣,文官武官皆是有之,老少也不尽相同,但唯一的共同点便是,都属允亲王一派。

    而攸允,只同平时一样,静静的立在一旁,并不插言,表情中丝毫未有任何起伏,一副不闻朝事的模样,然而就是这副模样,蒙骗了皇上十多年。

    皇上见状胸口起伏了几,转头望向北堂烨道:“北堂将军可有良策?”

    北堂烨挺直了脊背,恭敬的垂首道:“回皇上,微臣一介武夫,此事非同小可,微臣不敢妄断。”

    皇上的眸光冷了一瞬,好一个不敢妄断,自从北堂家小姐殆后,北堂家便态度模棱两可,北堂烨上朝则是不发一语,北堂天漠更甚,以身体不适为由,自此再也没上过早朝,毕竟其确实痛失爱女,即使作为皇上,也不能说半句不是,如今看来,北堂小姐之死,北堂家已然认定是自己所为。

    明尧之额角渗出了冷汗,见圣上并未应,便知是在待自己开口反驳,可这事要如何辩驳,毕竟欧阳启可是打着卫国英魂的幌子,自己若恬着脸反对到底,岂不是要蒙上不义的名头了吗。

    可若是保持缄默,皇上事后定会迁怒与自己,一时间有些慌了心神。

    眼见那群跪着的官员们,俨然一副皇上不答应便长跪不起的架势,名尧之思量许久,才弯身道:“启禀圣上,微臣认为,欧阳御史大人言之有理,确实不能不给众位英魂们一个交代,可若是大肆搜查墓园的话,只怕更会扰了众位英魂们的清净,古人有云:人死灯灭,动其冢墓,扰其清净,是为大不敬,不孝之举。”

    皇上听到前半句的时候险些又要吐出血来,闻得后半句才稍稍好受些,也知名尧之已是尽力,总不能强行驳了欧阳启的进谏。

    稍加思虑了片刻,和颜悦色的道:“明爱卿言之有理,既都是为了我大卫众英魂着想,诸位便一同商谈出个既不扰其清净,又能查出缘由的法子来,朕依言旨便是。”

    北堂烨闻言暗骂了声老狐狸,便随同众人一同拜大呼:“皇上英明!”

    欧阳启众人心中纵然不快,但却无言以对,眼皇上已把难题推到他们身上来,若是想不出法子来,皇上已不可扰作古的前辈们的清净为由,只怕此事便要作罢了。

    “好了,众位爱卿快快平身,若已有主意上奏便是。”

    众人立起身来,一时都只保持缄默,欧阳启心道:这不是逼着公鸡蛋吗,要彻查又不能扰了所谓清净,谁能想出这法子来。

    皇上见状,很是满意,笑了笑道:“左右不急,众位爱卿若想出了法子,递了折子便是。眼要紧的是先把损坏的冢墓修复才是。”

    又转头对一侧的鹤公公道:“传朕口谕,把此事交由内务府处理,务必办仔细些。”

    “喳,奴才谨遵万岁爷吩咐。”

    “有事启奏,无事退朝。”鹤延寿很有眼力见儿的尖着嗓子喊道。

    “吾皇万岁万岁万万岁!”众臣俯首膜拜,心中各有所思。

    “烨儿,快随我一同去西山墓园!”刚朝回到北堂府的北堂烨,便见北堂天漠一脸焦急的朝着自己走来。

    北堂烨走近,望见北堂天漠自打妹妹出事之后,便愈发消瘦的身形,和紧皱的眉,再也不复从前的伟岸不凡,眼睛微微有些酸涩:“爹,您可是已听闻了昨夜墓园的异象?”

    “唉,全城的人都知晓了,你难不成还想瞒着爹一个人去处理?”北堂天漠无奈的摇了摇头,自己这儿子虽然平素大意了些,但在一些事上还是很细心的。

    “爹。。。”北堂烨有些心虚的低了低头,北堂天漠如今身子大不如前,自己怎能再让他忧心。

    “你这臭小子,何时竟变得这般别扭了,马车已经备好,你刘叔也非要跟着一同去,眼应正在外面候着,咱们还是快些走吧!”北堂老爹笑呵呵的拍了拍北堂烨的肩膀,装作一副轻松的模样来。

    北堂烨无力的扯了扯嘴角,连朝服也来不及换,便随着北堂老爹匆匆前往西山墓园。

    “大人,已封锁了出口,何时开工?”侍卫张崇迈着利落的步伐,行至内务府总领姚格身侧禀道。

    “吩咐去,小心着些,尽量修筑成原来的模样,若是墓碑上的字看不清晰的,仔细记录来,届时回去好方便核对。”

    “是,属这便吩咐去,这些都是王城最好的筑墓师和刻碑匠工,应是没有什么大问题的,属定会好好监督,还请大人放心。”

    “恩,你办事我一向是放心的,但此事是圣上亲自吩咐来的,万万不可疏忽,莫要让有心之人有机可趁,寻着什么把柄。”姚格似有所指的道。

    张崇会意道:“属明白,未竣工前,属绝对不会让不相干的人进来墓园。”

    姚格满意的笑了笑,捋着花白的胡须道:“如此我便先回府了。”

    “属恭送大人!”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