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堂烨确实有日日跟北堂天漠请安的习惯,可今日实在心着急,便破了这个请安的习惯。

    “你说小姐?小姐跟老爷在后花园。。。你说的可是表小姐?”北堂烨神情不定,似喜参忧。

    “小姐是小姐,表小姐是表小姐,奴婢怎会喊错,再说,表小姐前些日子不是已经回了西宁了吗?”小红颇有摸不着头脑的感觉。

    北堂烨闻言,再不迟疑,风一般的出了栖芳院。

    不消半柱香的时间,人已纵身来到了清越亭边,顿了脚步。

    只见北堂天漠与北堂雪同坐在矮石凳上,北堂雪单手支着颚,不知是说了什么,惹得北堂天漠发出一阵阵爽朗的笑声来。

    北堂烨望着这天伦之景,神情是纵使在得知北堂雪出事之后,都不曾有过的热泪盈眶。

    沉浸在温情中的北堂雪自然是没注意到,可北堂天漠是何许人也,自是远远便听到了北堂烨急乱的脚步声。

    “臭小子,立在那里做什么?还不快过来!若不是阿雪替你说情,你看我不好好教训教训你,竟敢瞒着老子了!”北堂天漠止住笑意,故意绷着一张脸冲着北堂烨吼道。

    北堂雪这才转头,便见一身月白长袍,腰间系了一条深蓝色宽缎腰封,愈加衬出他欣长的身材,一头墨发整齐的圈在头顶,冠以银质冠笄。

    棱角分明的俊脸之上,闻得北堂老爹的话,现出了几分少年特有的生动之色,不赞同的扯了扯嘴角,却也不敢辩驳,一副稍显委屈的神色。

    北堂雪见状不由暗叹一声,遗传基因果然是决定帅哥诞生比例的不二因素。

    “哥,过来坐啊。”北堂雪很是熟稔的喊着。

    北堂烨见状,才快步走近,几步便行至北堂雪身旁,双手晃着她的肩,似还是不敢相信,眼睛睁得极大:“阿雪,真的是你吗?”

    “哥,是我是我。”北堂雪有些无奈的答道,今日被小红、王管家、北堂爹问了不百遍了。

    “跟哥说说,这些日子你都去哪儿了?你是怎么从哪些高手眼逃生的?还有,这些日子可有吃饱穿暖,住在何处?啊?”边说边还不停的晃着北堂雪的双肩,双目中俱是关切。

    “哥,别晃了。。。都晕了。。。”

    北堂天漠抬手“啪!”的一声狠狠的打在北堂烨的脑袋上:“快松开!你这缺心眼的,你妹妹能经得起你这傻力气晃吗?”

    北堂烨苦着脸松开了北堂雪,揉着脑袋在北堂天漠身侧坐,不甘心的嘀咕道:“我这不是一时心急么。。。我都这么大的人了,您还这么打啊。。。”

    “你还有脸说你这么大的人了?这么大的人了整日做事儿都没个分寸!”北堂天漠见他还敢顶嘴,一双又恢复了炯炯有神的眼睛瞪得老大,气赳赳的教训着北堂烨。

    北堂雪见状不由失笑,北堂小姐的记忆中北堂天漠便是个极偏心的,对北堂烨打小便要求苛刻,动不动就是棍棒伺候。

    对北堂雪那却是恨不得把月亮都摘来哄她开心。

    可大抵是由于兄妹二人悟性、心性颇有差距的缘故,以至于不管北堂天漠如何对北堂烨严厉,没好脸色,北堂烨却还是自顾自的长成了一副阳光开朗、与沉稳搭不上边儿的模样。

    在外人面前虽是还有些一位大将军该有的秉性和形象,可一旦到了北堂天漠跟前,便又是一副活脱脱永远长不大的模样。

    只是这些日子经过北堂雪的事,人才深沉了些。

    而北堂小姐自幼便是被父子二人捧在手心的,但凡是喜欢的,不必开口便能有人送到跟前。

    可偏偏北堂小姐除了弹琴和叹气就没有热衷的事儿了,以至于北堂天漠掏空心思也难见其展颜一笑。

    由于早产的缘故,身子又是极差的,性子本就相当内敛,所以半年不出北堂府大门都是家常便饭。

    至于朋友闺蜜知己什么的,更是不必提了,统共就只有一人---自己。

    所以,北堂小姐便毫无疑问的成长成了一位极其文弱、文弱中又带着怯懦,怯懦中又夹杂着几丝忧郁的大家闺秀。

    北堂天漠见北堂烨服了软儿,神色这才柔了来,一脸关切的对着北堂雪问道:“你哥说的是,爹方才太高兴竟一时忘了问你了,你一人是如何在西磬江里躲过那些高手的追杀的?”

    “依我看,那些人并无意置我于死地,应是想挟持我的,情急之,我便投了江。。。”这说的确是实话,北堂小姐的实话罢了。

    “阿雪,你怎能那般犯傻!”北堂烨闻言便显出紧张的神色。

    “你哥说的对,所幸老天有眼,倘若真出了三长两短来。。。”北堂天漠摇了摇头,语气中带了几分痛色。

    “哼,这个老狐狸,竟做出此等让人唾弃的事情来!想必他应是想劫持阿雪,从而胁迫北堂家为其卖命,做他的春秋大梦去吧!”北堂烨只要一想到,因为皇上对北堂家的怀疑,险些害的北堂雪丧命,就不禁暗暗心惊。

    北堂雪暗暗叹了口气,所谓用人不疑,疑人不用,皇上这般怀疑北堂家的忠诚,倒是聪明反被聪明误了。

    如若他肯放北堂雪一马,想必北堂家定会同从前一样忠于朝廷,竭力辅佐太子登基。

    只是,北堂天漠推了皇上的赐婚,也难免会让人怀疑北堂家的用心。

    想到这,北堂雪望了望北堂天漠宠溺的眸光,不禁有些动容,宁愿惹来质疑,都不愿牺牲自己女儿的幸福来换取皇上的信任。

    可想而知,他对这个女儿是真的疼到了骨血里。

    只怕经过这件事,即使“北堂小姐”现在已经安然归来,北堂家定是已对宫中产生不小的芥蒂了。

    “阿雪,那西磬江的江水如此之深,你既是落入那大江中,又是如何平安无事的?”北堂天漠微微皱着眉。

    北堂雪见父子二人皆是一副好奇宝宝的模样望着自己,删删减减的解释道:“兴许是我命大,本也没抱生还的希望,待我醒来的时候,才知被江水冲到一处荒岛,为长居岛上的一对好心父女所救,这才险险逃过一劫。”

    见二人并未有不信的神情,北堂雪又道:“在岛上休养了些时日,待身体养好之后,他们便找船送我回了王城。”

    北堂烨显然是不信这一路上真如北堂雪说的这般轻描淡写,自昨日她被饿昏的事,和身上的伤来看,便能得知这一路上必定是凶险异常。

    刚想开口,却见北堂雪对着自己使着眼色,北堂烨微怔了一会儿,才明白她的意思,应是不想让北堂天漠担心。

    北堂烨犹豫了一瞬,还是决定顺着她的意思。

    心道左右日后自己可以派人细细调查,那些伤害过她的人,定要十倍百倍还过来。

    北堂雪见他还算上道,这才松了口气。

    “这对父女可真是对咱们北堂家有了大恩啊,来日为父定要亲自拜谢才行。”沉浸在感恩中的北堂天漠,并未分神去注意兄妹二人的眼神交流。

    “爹,在岛上的日子,我多少听出那父女二人的身份似乎不甚寻常,一直隐居在岛上也是有原因的,并不想为外人所知,我们暂时还是不要过多打扰的好。”

    北堂天漠会意点头:“既是如此,我们便尊重他们的意愿便是,若是日后他们有用得着北堂家的地方,我们定是万万不能推辞的。”

    听到这,北堂雪才猛地想起:“爹,眼正有需要我们帮忙的地方了。。。”

    北堂天漠一滞,显然没想到这报恩的机会来的如此之快:“哦?你所指的是什么忙,有需要北堂家去帮的?”

    “是这样的,这位救我的姑娘是同我一道回了王城的,可到王城之后,我二人便失散了,我担心时间久了,会出什么事。”

    北堂天漠点了点头:“这事确实耽搁不得,一个姑娘家在这人生地不熟的王城,很是危险。”

    北堂烨见父女二人聊得起劲,把他晾在一旁,有些急了,便开始学会抢答了:“恩,明日我便吩咐去,让人着手去找,你且与我说说,这位姑娘的年龄和音容相貌。”

    “和我年纪相当,身量儿比我稍稍高上半指,长相灵秀,肤色白皙,看起来十分惹喜,说话做事。。。有些不经大脑。”北堂雪认真的答道。

    父子二人闻言很是意外,一则是因为北堂雪向来不会说别人不经大脑诸如此类的字眼,虽这话只是陈诉事实,未带歧义。

    二则是因为父子二人潜意识里总认为这恩公的女儿应是个蕙质兰心,成熟稳重的女子,才比较符合救命恩人的形象。

    一时间有些不适应竟是个十五左右的少女,且还是个没什么大脑的。

    璐璐若是知晓北堂家父子已把自己当成了个没大脑的定是要喊冤了,自己只是没出过岛,不谙世事罢了。

    “恩,王城虽大,但既然有线索,找起来应也不难,你且放心便是。”北堂烨许久点头,安慰道。

    “哥,我觉得软香坊的嫌疑应是最大,失散前我们曾于软香坊守门的两位镖师,起过些小争执。”

    北堂烨蹙了蹙眉,也只软香坊可不是个想进便进,想出便出的地,别人或许不知,但他可清楚的很,这软香坊幕后的靠山,便是允亲王。

    若真是被那里的人掳了去,还真不好来硬的。

    但转念一想,如今攸允正极力拉拢北堂家,若真确定了人在那里,应也不难要人,左右不过一个人情,这姑娘是救了北堂雪的,别说一人人情,纵使是一百个也都是无妨的。

    “你放心,我定把人平安无事带回来。”北堂烨信誓旦旦的保证着。

    北堂雪听他笃定的口气,一颗心多少也落了一半。

    “好了好了,有什么事明日再谈也不迟,反正以后有的是时间,阿雪刚回来,当是好好休息才行。”北堂天漠见也没多大的事儿了,便催促着北堂雪回房休息。

    北堂雪颔首,这些日子确实是累极了,只怕不是一两日休整的过来的。

    北堂烨闻得那句以后有的是时间的时候,显得格外的欣慰。

    父子二人便一同送着北堂雪回了栖芳院。

    北堂雪见二人一左一右的把自己护在中间,心中不由的洋溢着暖意。

    小红立在北堂雪的厢房门口,见三人相携而来,带着浓浓的笑意福了一福。

    “阿雪,原先你院子里的那四个丫鬟,前些日子都打发出府了,这几日便让小红伺候着,过几日再寻些背景干净的姑娘到府里来,你选上几个便是。”

    北堂雪自是没意见:“一切全凭爹爹做主,您和哥哥也早些回去休息吧。”

    “恩,你进去罢。”

    北堂雪点头,直到踏进了门槛,回头却见父子儿子竟还保持着负手而立的姿势,全然没有要走的意思。

    北堂雪颇有些无奈的道:“爹,哥,你们快些回去吧,左右我又丢不了!”

    小红掩嘴笑了笑,弯了眉眼。

    父子二闻言也是相视一笑,这才点头转身出了栖芳院。

    北堂雪见状不由笑出了声儿,心道自己可真摊上大便宜了,爹爹哥哥都是个宝,且把自己当成个宝。

    元盛十五年,乙巳月,癸未日,卫国举国震惊。

    北堂丞相府里嫡女北堂二小姐死而复生。

    若说前些日子北堂小姐的死讯无人不知,那若是不知北堂小姐死而复生的事,那你就不是人了。

    关于北堂小姐死而复生的说话极多。

    有人说北堂小姐落入山崖之后得仙人施救,得以存命。

    有人说北堂小姐是阳寿未尽,到阎王爷那转了一圈儿又被遣了回来。

    还有人说北堂家祖上积德,换回了北堂小姐一名。

    而有一种说法传之最为广泛:说是北堂小姐乃仙子转世,先前落入山崖不过是历劫而已,被敛入西山墓园后,那夜的异象便是历完劫后,脱胎换骨的证明,甚至还有人说亲眼看到北堂小姐的魂魄自那血月之中升而,与墓穴中的北堂小姐合为一体,是谓重生。

    并且日后,只要有北堂小姐这个转世为人的仙子在,卫国定可国泰民安,风调雨顺,繁荣昌盛。

    一时间,名不经转,多病多难的北堂家小姐,一跃而成卫国的“吉祥物”。

    而这一千年不遇的奇事,恰好掩过了前些日子,关于西山墓园遭了天谴的谣言。

    北堂家父子心里自然是明亮的,深知这言论定是宫里放出的,看似迎合天时,实则荒诞至极。

    但纵使再荒诞的事情,倘若人人都这般说,再加上几分实象,便能让人信了七八分。

    纵使信不了七八分,至少也没人再会认为前些日子的天灾是天谴了。

    其实,只要百姓们别拿北堂雪当做怪物来看,北堂天漠和北堂烨都是乐于见成的。

    可让二人忧心的是,皇上会借此,再次赐婚。

    忧心归忧心,可比起北堂雪死而复生的事来说,这份忧心显然是被喜悦给盖过了。

    向来冷清的北堂家,上上一片欢腾之意,各处又换上了大红灯笼,府里的人也不再避讳穿着颜色是否犯冲。

    但凡是王城有些名头的,皆是纷纷登门道了贺,你方唱罢我登场,可是把北堂府好好给热闹了一把。

    若是外乡来的,不知事儿的,定要以为这家人是在办喜事了。

    而来北堂府道贺的众人,一方面定是借机巴结讨好丞相府无疑的。

    可更大一方面却是想亲眼一睹这被传为仙子转世的北堂小姐真容,个个都是怀着一腔热血前来。

    可几日来,竟无人得幸窥得半眼,这满腔热血也就被浇灭了大半。

    但众人中也不乏绝非泛泛之辈之人,心道自己一个大男人也确实是不好开口见一位未出阁的小姐,未免惹嫌。

    比如说兵部尚书明尧之,这腔热血便丝毫不减,琢磨着让自家千金明水浣前去看探,这女儿家之间的定不会有惹嫌一说。

    一来二去,众人便纷纷效仿,各是遣了自家的闺女拜访北堂府,若是自家没闺女的,那侄女孙女什么的也都凑活着用了。

    一时间,名门淑媛,各方佳丽不分日夜出入于丞相府。

    北堂小姐是没见着,几日来,却招来了几位公子守在北堂府门口,约莫是这群名媛里有其心仪之人。

    要知道,蝴蝶效应是不分时空的,几番来,便引了不止一群,或文或武、或老或少或贫或富的狂蜂浪蝶们相竞展露风采,想博得佳人青睐。

    自然,大多数都是尚无心仪之人的,而是来寻求心仪之人的。

    到最后,佳丽们甚至是忘记了来北堂府的目的,虽被北堂天漠以北堂雪大伤未愈,需要静养为由,日日不得见着这北堂小姐,倒也不介意。

    且或喜或嗔的,欲拒还迎的倒也果真促成了几对姻缘。

    卫国民风虽算不得封建,可也没人敢明目张胆的示爱,所以,这些痴男怨女,孤男寡女们缺少的只是一个平台。

    而北堂府,不知是走运还是倒霉,阴差阳错的便成了这个平台。

    一时间,更是引得更多的人参与其中,甚至还有不少寡妇、丧偶之人偶尔穿杂其中。

    对心仪的谁谁或是看着顺眼的谁谁,制造那么一两场偶遇,上演或状似无意丢了手帕荷包,或不小心崴脚昏倒等等戏码。

    “你看看你,整日就知道砍柴砍柴,看你啥时候能找着媳妇儿,人家二蛋都在北堂府门口跟刘老汉的女儿好上了!今天甭砍柴了,打扮打扮去北堂府!!”

    诸如此例,各路人马层出不穷。

    北堂烨蹙眉,望着自家门口,近日来有些类似与大型相亲的场面,不禁有些愕然。

    北堂雪这些日子可是憋坏了,可奈何北堂天漠叮嘱的紧,这些日子风头正劲,不好露面,等过了这几日再出去。

    北堂雪虽是无拘束的惯了,但也不是不懂顾全大全之人,只得老老实实的呆在府里。

    可北堂雪无论如何都没想到,这风头竟是足足一个月都没过去,甚至有愈演愈烈之势。

    北堂雪有些想不通了,这些人怎会这般有耐心,对着一脸春意萌动的小红,郁闷道:“这些小姐们,之前被拒,还是要在花厅喝上半盏茶的,可最近怎连茶也不喝了,打声招呼便走,甚至决口不提要见我的话,这又是为何要来北堂府?”

    由于这风头一直没能过去,给北堂雪找丫鬟这事儿也就顺延了来,北堂雪本就没什么要人伺候的习惯,小红一人倒也忙的过来。

    这半月来又实在无趣,既然出不得府,北堂雪便央着小红和王管家,瞒着北堂天漠和北堂烨,让自己扮成丫鬟偶尔去花厅凑一凑热闹,左右那些个小姐也没有认识自己的。

    且北堂雪发现,最近小红明显有移情别恋的恶劣趋势。

    北堂府上都知道小红与三满青梅竹马,早已暗生情愫,小红的爹娘也都默许着,只待二人到了年纪,促成好事。

    可近来小红经常借故出院,回来的时候一张脸比花还要灿上几分。

    三满的现状可想而知,与春风得意的小红比起来,那真是这边天晴那边雨,整日郁郁寡欢,臭着一张脸。

    小红闻言,痴痴的笑了笑:“小姐,您有所不知,这些小姐近日主要的心思可不是来探望您的,最近咱们府门口热闹的很。”

    北堂雪疑惑不已:“不是来看我的,作何还来北堂府,还有,咱们府门口能有甚好热闹的?”

    “就是。。。日日有许多公子,有会吟诗作赋的,还有舞刀弄棒的,有唱曲儿的,抚琴的,昨日我还瞧见有人胸口碎大石了呢!”

    北堂雪哑然,北堂府大门何时成了这副比大街还要热闹的场景了,还胸口碎大石?

    “他们为何都聚在北堂府门口?”这王城虽是昌盛,可也没这般挤吧,表演杂技的竟都来了,何况,王城的府邸又不止一家,作何都聚在此处。

    北堂雪可不信他们也是为见自己而来,一来他们根本没进府,二来他们再怎么表演自己又看不到,犯不着玩儿命吧?

    胸口碎大石,可是个惊险的活儿,一不小心,就成大石碎胸口了。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