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堂雪不由疑惑如今目的已经达到,经过此事,定不会再有没眼色的再往北堂府门前跑了,可华颜公主却没有收手的打算。

    莫不是华颜是觉得开山斧不太适合姚敏,从而想让她改做炮灰?

    由此看来,若不是华颜心眼太小,就是姚敏得罪过华颜的事太大。

    众人自保尚且未能自知,哪里有人会出来求情。

    华颜瞥她一眼冷笑了几声:“莫要再磕了,传出去别人八成还以为是本宫欺凌与你。”

    “臣女。。。臣女岂敢。。。”姚敏闻言赶忙停了磕头的动作,唯唯诺诺的道。

    “你不敢?我看没什么是你不敢的吧?”华颜似有所指,眼底是浓浓的讽刺之意。

    姚敏身形抖了抖,抬头望向高高在上的华颜,见她眼神直直逼向自己,似能看穿自己一般,狠狠的打了个冷噤。

    而在她抬头的一瞬间,北堂雪也是一惊,姚敏相貌虽平凡,可那双受惊的眼睛,竟是像极了安子!

    倘若单看那双眼睛,纵使她与安子已相识多年,甚至还会让她觉得就是同一个人那般。

    华颜动了动身子,张口似欲说话,北堂雪直觉不妙,抢在她开口前道:“姚小姐!”

    华颜呆了一呆,那未能说出的话被其生生咽了回去,转脸望去一脸紧张的北堂雪,添了几分疑惑。

    姚敏更是不解的抬了头,低低的应了一声。

    北堂雪见一直低着头的众人,大多数都抬起头望向自己,认为自己方才失态,尴尬的笑了几声:“姚小姐和众位且试想一,祭祖前三日,圣上便要前往皇陵吃斋念佛,已表孝心,而届时定会路过此处,倘若被圣上看到在祭祖期间,你们却在。。。想必定会使得圣上不悦,那便不是磕上几个头能解决得了,此番公主特意前来提醒,也是一片好意,姚小姐也不必如此惊慌。”

    众人虽不解北堂小姐为何会做出此等以身犯险往枪口上撞的蠢事来,但都明白北堂小姐是在为姚小姐说情,也让今日在场的众人有个台阶,倘若今日姚敏真的被华颜公主如何了,只怕众人出去脸上也都是无光的。

    姚敏错愕的望着已经恢复了一脸淡然的北堂雪,更是觉得摸不着头脑了,北堂雪不是与华颜公主站在同一战线的吗?而华颜公主今日之所以当众让自己出丑,定的已经知晓当年的真相了。

    那北堂雪又怎的会帮自己?还是她这样说,明里是帮自己,实则却是另有目的?

    已被北堂雪搞得团团乱的姚敏,一时竟不知该作何反应。

    华颜公主晃过神来,见北堂雪正望着自己,眼神中无不是真切的请求,皱了皱眉,也不再开口。

    北堂雪这才放心来,毕竟自己与华颜的关系算不得多好,她能给自己这个面子,以后定当要还个人情与她才是。

    北堂雪缓缓立起了身,语气缓和的道:“我知各位日日来北堂府是挂念着我的身子,北堂雪在这先行谢过各位了,近日来已无大碍,诸位也可宽心了,如今正是盛暑,自明日起各位也不必日日前来探望了,还请回府后,替北堂雪答谢各位大人和夫人这些日子的关切之意。”

    带些空灵和稚嫩的声音,荡漾在每个人的心头,仿若一汪清凉的泉水,在这盛夏既是解了酷热,同时去了忐忑不安。

    姚敏此刻若是再怀疑北堂雪对其别有居心的话,那便是得了被迫害妄想症了。

    虽那萦绕在心头的疑问并未消去半分,甚至更盛,但姚敏还是报以感谢的眼神,几不可见的藏着一抹歉意。

    众人虽是松了口气,感叹北堂雪这台阶设得极妙,但毕竟愿不愿让他们这台阶,决定权还是在华颜公主那里的。

    华颜抬了抬眼,也立起了身,行至北堂雪身侧,高挑的身材竟是比北堂雪高上半个头还不止,语气不明的道:“起了吧,回府莫要忘了北堂小姐的答谢,其余的,说不说是由你们自己。”

    “谨遵公主教诲!”立起身的众人,无一不松了口气,也不敢多做逗留,携着家眷、匆匆收拾完‘道具’,便接踵离开了。

    “多谢公主。”北堂雪见人已离去,这才转头道了谢。

    华颜摇了摇头,笃定的道:“倘若你知那件事的真相,定会后悔你方才所为。”

    北堂雪不解,见华颜似有相告的意思,笑了笑:“公主方才的茶水可是没能喝上几口,不若进府避一避凉,再品上一杯好茶。”

    华颜不置可否一笑。

    北堂府后花园,清越亭。

    “你可还记得五年前,荷塘之事?”华颜把身子侧到了凉亭的朱木栏杆旁,缓缓开口道。

    北堂雪微诧:“自是记得的。”

    “你也觉得是我所为吗?”华颜的口气中带上了几分赌气的味道,望着没了笑意的北堂雪。

    北堂雪察觉,华颜在自己面前,竟不再称本宫,而是我,且这副带些孩子气的模样,与人前那位凌厉高贵的华颜公主,竟像是两个人。

    北堂雪翻了翻记忆,实在不觉得寡言忧郁的北堂小姐之前同其有甚交情可言,对华颜对自己的友好,只能用爱及乌,沾了北堂烨的光来解释。

    华颜见她一时不语,自嘲般笑了笑:“也对,毕竟我也从未解释过什么。”

    北堂雪摇头,先前她就觉得此事疑点甚多,如今见华颜亲口这样说来,更是肯定其中定有误会,她总觉得像华颜这种高傲的性子,应是不屑撒谎的。

    “臣女以为,公主并无害我的动机,此事有些说不通。”北堂雪微微蹙眉,这般浅显的道理,想必北堂烨也应当是看得出的,想必是联想到华颜平日的作风,而她又未做解释,这才叫人误会了。

    华颜有些讶异的瞪大了些眼睛:“你果真信我?”

    “这其中并无信与不信的成分,我也只是就事论事罢了。”

    “你倒是头脑清醒,不似你那哥哥。”华颜提到北堂烨,露出了似责怪的笑。

    “我哥那大抵是关心则乱吧。不知公主可是已经得知,当年害我落入荷塘之人了?”其实加上之前华颜的话,北堂雪已经猜出了此人是谁,只是想不通原因。

    “正是姚敏那小贱人!竟害我背了许多年的黑锅,今日好不容易寻个借口整治她,你还拦着我!不也替你出一出气吗?”华颜的娇容之上浮出一抹怒色。

    北堂雪心虚的笑了笑:“先前我也不知。。。事情已经过去,就算今日拿她的性命来泄愤,左右也改变不了什么。”

    华颜深深的叹了口气:“说是这般说,可就是会觉得一口恶气没能出。。。”

    “这姚敏似乎与我并无过节,作何会加害与我?”

    “受害的可不止你一人。。。”华颜努了努嘴。

    北堂雪这才露出恍然的神色来:“姚敏。。。喜欢我哥!”

    “可不是吗,去年灯湖节还亲手绣了香囊相赠呢!那绣艺也当真是亏得她有脸拿出手!”

    北堂雪没能忍住笑出了声,心却已明了,应该姚敏想嫁祸与华颜,离间华颜与北堂烨,才使了这个阴招。

    而当年被推进荷塘的自己,确确实实是个十足的炮灰命。

    竟想不到,看似无害的姚敏,竟也是个有城府,且有胆量的,那时应才十多岁,竟就有如此心计了,爱情委实是个催人早熟的东西。

    “她应也是一时鬼迷心窍做了错事,这件事过后,也该是知悔了。”

    华颜嗤笑一声,似乎并不赞同,咬了一口酥皮绿豆糕,半晌才道:“你此次回来,真与从前大有不同了,这些日子,你。。。你定是受不少苦吧?”口气中满是愧疚。

    北堂雪许久才反应过来她的愧疚从何而来,一时竟忘了,眼前的公主不止是喜欢北堂烨的人,还是当今圣上的女儿。

    想必她应是也得知皇上之前意欲劫走北堂小姐之事了。

    “并算不得什么苦,左右如今也无事了。”从另一方面来看,北堂雪觉得她还是要感谢华颜那皇帝老爹的,若不是他瞎折腾,自己哪儿能舒舒服服的坐在这儿,虽然,这对于之前的北堂小姐来说,实在太不人道了些。

    华颜目光移至亭外,似笑非笑:“你不怪我吗?”

    北堂雪随着她的视线望去,是一片开的极好的白玉兰,在烈日的照射,稍显娇弱的卷起了花瓣儿沿。

    “那本就同你无甚干系,作何怪你。”不觉间,北堂雪早也忘了君臣之别,同华颜以你我相称。

    这世上,一切幸与不幸的起源不过知足二字,而不知足永远是人类的通病,可不知足却也划为两种,为该和不该。

    该有的不知足,是有一个正确的目标,可使人为其努力从而得到想要的东西。

    不该有的不知足,便是从一开始就立错了目标,本就不是自己的东西,盲目的追逐,只会使人迷失心智,姚敏便是一个例子。

    倘若不是当年自己把北堂雪推入荷塘险些丧命,又存了诬陷华颜公主的心思,今日也不会发生此事了,所以说一切皆有缘由。

    正如方才在危急关头,姚敏便只想着保命,什么名节名誉自然都成了次要。

    可此刻得偿所愿捡回了一条命,却又在忧心自己的名声问题了,别人暂且不说,就说那史红药,定会把此事闹的满城风雨不可。

    “七小姐,您没。。。没事儿吧?”跟上姚敏的小丫鬟晓芙,紧张的问道。

    正忧心着的姚敏,此刻见到晓芙更是气不打一处来:“贱婢子!你见本小姐是不是没事?方才你倒是藏到哪里去了!”

    晓芙身形战栗着,不敢言语,递出手中的丝帕,怯懦的道:“七小姐先擦一擦吧,若是被府里的人看到,传到老爷那,又该责怪小姐了。。。”

    姚敏一把夺过帕子,攒了攒额角的血,刺痛感让她忍不住龇了龇牙,狠狠瞪着晓芙道:“回到府里若是敢胡说,仔细你的皮!”

    “哟,姚七小姐,在一个婢子身上撒的什么气儿呀?”一阵调笑声传来,姚敏回头便见史红药被几个名不经转的世家小姐拥簇而来。

    “史小姐、各位小姐安好。”晓芙看清来人,忙的躬身行礼。

    “可真是个讨喜的丫鬟,可比某些自诩大家闺秀的要懂礼数的多。”史红药笑了笑,嘴角的黑痣随之上翘出一个让人不舒服的弧度。

    “就是,庶出归庶出,连祭祖的大日子都忘了可当真让人觉得有些说不过去啊。。。”史红药身旁的一位较为瘦弱的小姐,斜眼看着狼狈不堪的姚敏,晃着头讥讽道。

    “刘小姐,如若不是方才听说,你之前记得先皇的祭日?”姚敏深呼一口气,尽量让自己不至于失态。

    这位刘小姐,父亲是王城一位较富的商贾,主要做些丝绸的生意,一直是在礼部侍郎史源的照拂,生意才做的稳稳当当。

    而作为其女儿的刘画萍,自然也是竭尽所能的巴结着史源的长女史红药,不仅能让父亲的产业更为稳当,平日里跟着史红药,也让她见识到了真正的上流社会的生活,从而深陷其中愈发不能自拔,更是一直以史红药的喜恶作为自己的喜恶。

    “我自然是知道的,哪里比得上姚七小姐,贵人多忘事啊,呵呵。”刘画萍掩嘴笑望着姚敏。

    姚敏握了握拳,也清楚此事哪里还说的清,再与她们纠缠去也是无益:“据我所知,诸位小姐回府的路,是不必经过亭安巷的吧?我还赶着回府,就不奉陪了。”

    “唉唉。。。这就走啊!”史红药对着身侧的几位女子使了使眼色,几个人便疾步走到姚敏前头,状似无意却堵住了出路,虽临近王城大街,但这条巷子平日里也没什么人经过,就是看重这点,姚敏为了尽量不惹人耳目才饶了远路回府。

    “你们这是做什么!莫不是还不让本小姐走不成?”姚敏有些恼羞成怒,怒瞪着拦住自己的几位女子。

    “姚小姐,别急嘛,我回府确实不路过此地,这不是特意来跟姚小姐叙叙旧吗,若你真赶着回府,那我便一同随姚小姐回去可好,正好拜访拜访姚大人。”史红药笑嘻嘻的说着,眼中俱是得意的神色,好不容易寻着了机会,不好好羞辱姚敏一番,怎会甘心?

    哼,什么内务府总统的千金,不过是不受宠的一个庶女罢了。

    “史红药!你。。。你太过分了!”姚敏听闻史红药要见姚格,一时间又急又怕,偷偷对晓芙使着眼色,让她折回去回姚府去请救兵,虽然自己平日里不得姚格的宠爱,但自己的生母三姨太还是对自己百依百顺的,不管自己惹出了什么问题总能想到办法。

    “呵呵。。。我就是过分,你又能如何?”姚敏扶了扶头上的金簪,满眼笑意的道。

    “嘿,你这小贱婢!竟还想跑!”刘画萍眼尖的看到了缓缓后退的晓芙,疾步便追了上去。

    晓芙本就害怕的紧,见已被发现,哪里还敢跑,眼睁睁望着追上来的刘画萍,身子一软竟顺着身后的巷壁跌坐了去。

    刘画萍见状更是得意,伸脚便是狠狠跺向了晓芙:“小贱婢,还跑不跑了!”

    “奴婢不敢。。。不敢了”晓芙带着哭腔哀求道,用手护住头,不知是害怕还是不敢看姚敏。

    刘画萍又是不遗余力的踹了几脚,直到觉得有些气喘吁吁,才停了来,平日里在人前一直扮作知书达理的大家闺秀可把她给憋坏了,今日可好好发泄了一番。

    “哼,真是什么主子养的什么奴才!”

    史红药看都不看刘画萍一眼,只任由她折腾去,只紧紧盯着大惊失色的姚敏,觉得甚是解恨。

    拦着姚敏的三位少女,甚是有眼色的嵌制住姚敏的双臂,姚敏受惊挣扎,几番来都徒劳无功。

    “史红药,你究竟想怎样。。。”姚敏挣脱不得这时才觉得害怕,见晓芙歪倒昏迷在地上,口气有些战栗。

    “啪!”一声响亮的巴掌声回荡在狭隘的亭安巷。

    姚敏不敢置信的望着史红药,尖声叫道:“你。。。怎敢,我爹可是内务府总统姚格!”

    虽然平时史红药也与自己处处作对,但都是言语上的冲突,哪里这般大胆竟敢掌掴自己!

    “哈哈哈哈哈。。。”史红药低声笑了几声,似乎是听到了天大的笑话一般。

    姚敏见状更是不安,用力的挣脱着:“你们快放开我,不然我回府告诉我爹爹让你们好看!”

    “让我们好看?我现在便让你好看!”史红药抬手又是一巴掌,余音还未散去,便又被接踵而来的声响淹没。

    姚敏越是挣扎,换来的便是身后几人的拳打脚踢,半柱香的时间,便渐渐失了挣脱的力气。

    史红药见其不再有动作,觉得没什么意思了,且也打累了,这才停手来。

    “姚敏,你这个贱人!我想把你千刀万剐。。。尚都不能泄愤!”史红药接过递来的趴在,擦了擦沾染上血迹的手,咬着牙道。

    被紧紧抓住双臂的姚敏,头发已是凌乱不堪,嘴角皆是血渍,秀美的脸庞肿胀的厉害。

    她觉得已没了最初的惊怕,取而代之的无尽的绝望,歪在一侧的头,怨恨的盯着史红药,嘴角溢出一抹讥笑:“就你,将军就是瞎了眼都不会看你史红药半眼。。。你就死了这条心吧,就算你今日杀了我,可你敢对华颜公主如何?呵呵。。。”

    “嘶。。。”史红药恼羞成怒的拽起姚敏的头发,强行提起她的头,瞪大着双目,一个字一个字的低吼道:“姚敏,你有种再说一遍!”

    姚敏疼的皱了皱眉,眼神却丝毫不闪躲,声音又大了些:“我说就你这副长相,想得到将军的青睐,那是痴人说梦!趁早死了这条心!”

    “你以为你姚敏长的就是天仙凡吗!不过是又丑身份又低微的贱人罢了!你有什么资格跟我相提并论!”史红药恼的已有些口不择言,手使力,竟是狠狠的拽了姚敏的几缕头发,用尽全力的又是一巴掌掴向姚敏,在其左脸上留了几道深深的指甲划痕。

    姚敏只觉头脑发昏,嘴角不停溢出鲜血,眼睛翻了一翻,人便无力的歪斜到了一旁。

    “史小姐。。。她好像是死了。。。”扶着姚敏的一位少女,惊惶的道,虽然几人平素跟着史红药横行惯了,这也没像今日这般见了血的,毕竟都是养尊处优的富家小姐,一时间都有些六神无主。

    史红药定了定神,剜了她一眼道:“哪里有这么容易死,不过是昏了罢了,我们走!”

    几个少女互看一眼,还算小心地把姚敏放到了地上,心惊胆战的站在史红药身旁。

    “史小姐,会不会闹出什么事儿来啊?”刘画萍也有些担忧。

    “哼,会有什么事,今日她给姚家在公主跟前丢了这么大的人,传出去姚大人定会扒了她的皮!哪里还顾得上她的伤是哪里来的!”史红药不知是安慰刘画萍,还是安慰自己,方才的确太冲动了些,本想扇她几巴掌算了,但她却偏偏要惹恼自己。

    “可公主那句说不说是由你们自己,应是不想此事再宣扬出去的,只怕姚大人也不好得知此事吧。。。”

    “你这个蠢货!这不还是我说了算,明日我就让全王城的人都知道,姚敏藐视先皇祭日,当场被华颜公主训斥有辱门风!”史红药愤恨的盯着姚敏,却不提“与男子厮混”之说,却不是她想错过这个彻底毁掉姚敏名誉的机会,而是自己当时也是参与了的,传出去对自己也无好处。

    一行人离开亭安巷后,不知过了多久,姚敏才缓缓的眯开了眼睛。

    眼神空洞的望着巷子上方的蓝天,嗡嗡作响的脑袋中回荡着史红药那句:“明日我就让全王城的人都知道,姚敏藐视先皇祭日,当场被华颜公主训斥有辱门风!”

    父亲的无视,北堂烨的冷漠,七公主的刁难,史红药的狠毒和羞辱,一幕幕倒映在脑海,甚至已经预知了父亲得知此事后,看待自己那嫌恶愤恨的眼光。

    毫无焦距的双眼中流淌出两道晶莹的泪水,自己究竟是做错了什么,难道喜欢一个人便是一种错误吗?

    喜欢一个人固然没错,错的是为了喜欢一个人而去刻意的伤害无辜之人,可是,已被怨恨和不公冲昏头脑的姚敏永远不懂。

    姚敏无力的闭上了眼睛,觉得自己实在无法承受被全世界指指点点的眼光,自己这种人活着还有什么用,还有什么意义?

    脑子一热间,也不知她是哪里来的力气,双手撑地立起身来,举头闭眼便往坚硬的青石墙壁上撞去!

    “通!”还未触到墙壁分毫,便被一股力量抓住后领,甩回了地上。

    姚敏抬头看到来人,原本绝望的眸中又燃起了希望,咬牙爬到那人跟前,拽着他的衣角道:“是你!我认得你。。。帮我!”

    让人辨不出男女的声音自那铁制的黑色镂空头套中传出,俯视着不堪的姚敏道:“哼,帮你?你如今连活去的勇气都没有,我要怎么帮你?”

    “不,我要活着!我要报仇!我要让欺负过我的人加诸在我身上的痛苦,千倍百倍的还回来!”姚敏眼神中满是恨意,声音清晰坚决的答道。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