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了无数人脉和钱财从西宁国请来了闻名遐迩的养竹大师元子竹,由于元大师这名字起得颇是符合他的职业,绰号便又称竹子园。

    传说中的竹子园大师是个神一般的人物,据说纵使是在沙漠里,也能养出竹子来。

    这竹林的土,也是从西宁国一车一车拉回来的,耗了多少人力物力自是不必言说。

    在长达一个月的时间里,装着养竹土的马车在王城大街上不曾间断过,而在卫国出了名的清俭低调的北堂丞相,此举可谓是轰动一时。

    竹子园大师果真也是名不虚传,不到三个月的时候便完成了这在常人眼中不可能完成的任务,几千株上好的竹苗成活率百分之九十九点九九九,其中有一株便是意外夭折在了北堂烨的脚。

    竹子园大师也相当负责,又细细观察了半月,见竹子的长势甚好,次日便打算辞行,把向来不外传的独家竹肥配方也一并送给了北堂天漠,嘱咐着他只要月月施上一次肥,这片土壤便会一直维持着最适合竹子生长的湿度。

    北堂天漠一一应,感动之余又邀请竹子园大师临走之前再去竹园看上一看。

    大师自是应,可这一看便看出事儿来了,在北堂天漠毒辣的目光搜寻中,终于让他寻着了一片发黄的竹叶,于是便惊骇的问道:“大师您看,这叶子怎地都黄了!若是此般去会不会整片竹林都黄掉?”

    竹子园大师呆了一呆,接过那片叶子端详了一会儿,“这很正常,属于不可控的,并不会影响到其它竹叶。”

    然而北堂天漠说什么也不让他走,非要他在观察一段时间。

    这一观察便观察到了一个落叶缤纷的季节。

    “大师,这竹子现在还都这么细,会不会被雪给压折?”

    竹子园大师又是一呆:“我还从未见过被雪压折了的竹子,竹身去了竹叶并无什么支撑力,且竹子是有韧性的,雪积不了多厚便会掉落。”

    “大师,你之前未来过卫国,自是有所不知,我们卫国入冬大雪便不断,实在不比西宁的气候,不若来年待竹子长出新叶,大师且观察观察再走不迟,也好教一教人们如何做好防冻抗雪的准备。”

    转眼秋去冬来,竹子园大师望着皑皑白雪覆在光秃秃的竹身上,思念着远在西宁的家人,忽然顿悟出了一个哲理,人,不能过分看重钱财。

    竹子园大师足足在北堂府住了两年有余,为了不再让北堂天漠挑出刺来,可谓是倾尽毕生所学的调养着北堂府这片竹林,临走之前方道:“如今这片林子都比我后山那片长势还要好上几分了!”语气自是酸极。

    北堂雪忆起北堂小女且的生平,实在让人很是不解,在这种温馨的环境成长,她那忧郁的性子究竟是如何养成的。

    思索间,已出了竹林到了沁庭院。

    “小女且安好。”守在院门口的小蓝见北堂雪过来,忙的行着礼。

    “我爹可起了?”

    “回小女且,老爷半个时辰前便已起身了。正在院中打拳呢。”

    北堂雪笑着颔首,蹦蹦跳跳的进了院子。

    “爹,我来了!”

    北堂天漠早上素来有打拳练剑的习惯,在自己院中也就未穿长袍大褂,一身白色里衣,更显得有几分亲切感。

    闻听北堂雪的喊声,便笑着转了头,“哟,还真来了啊。”

    北堂雪小跑着走近,到了北堂天漠跟前,仰着脸望着他笑道:“那当然了,我说过我一定要好好学武,来日才可以保护自己,保护爹爹和哥哥,还要保护北堂家!”

    北堂天漠见她这副神采扬的模样,两颊的酒窝若现,两颗微微露出的小虎牙更显出几分娇俏,再望到那双流光溢彩的清眸,脑海中猝不及防地闪过一张精致的容颜,眼睛蓦地有些酸疼。

    “好好。。。”北堂天漠不住的点着头,揉着北堂雪柔软的头发。

    “爹,今天教我什么啊?”

    “教你一个所有高手都练过的功夫!”

    北堂雪闻听笑意更甚:“真的啊?什么功夫?”

    “喏,那边有个茶碗,倒上一碗水,放头顶去蹲马步。”

    “。。。爹。。。”

    “想学功夫自然要先练基本功了,不然根基不稳,学什么都学不成。”

    “。。。。有没有不那么无聊的基本功?”

    “方才谁说要学好武功保护爹爹来着?”

    “我去拿碗。。。”

    “再往蹲一蹲,双手握拳,不是抱拳!放腰两边。”

    “嘿!你这小滑头,这半碗水自然是任由你怎么晃也溅不出水来了!要倒满!”

    “爹。。。开始确实是满的,可蹲着蹲着就剩半碗了。。。”

    守在门口的小蓝听着院内的对话,笑意就没断过,望了望蓝天中浮着的云朵,门侧假山上立着几只家雀儿,叽叽喳喳的叫着,静好且安乐。

    连续三日来,北堂雪已经灭了学轻功出府的天真念头,不过也更加坚定了习武之心。

    虽然蹲马步确实是个枯燥的活儿,可好在有北堂天漠和几个丫鬟陪着,加上北堂雪这不怎么正经的心性,众人说说闹闹的倒也能坚持来。

    “对了,今儿个可是灯湖节,相当热闹,小女且可要去看一看?”小蓝拿着帕子替北堂雪拭去脸庞的汗水,带着笑意问道。

    “灯湖节?那是什么节?”北堂雪半天也没从记忆里翻出这灯湖节的信息来,由此可见之前的北堂小女且可以说是与世隔绝了。

    小蓝滞了好一会儿,近日跟小女且相处的习惯了,竟一时忘了小女且之前是从不关注这些热闹的东西的。

    “小女且,每年的七月七日便是灯湖节,待到天黑之后,在城东的灯湖边会办上一场灯湖会,奴婢小的时候曾去过一次,场面很热闹的,有猜灯谜、挑灯梯、过灯桥啊,灯湖上放满了河灯,可漂亮了!去年挑灯梯的魁首可就是大少爷!”小蓝一脸神往的说着。

    七月七?那不是七夕节吗?“这灯湖节可有什么传说之类的?”

    “是有的,奴婢小时候曾听奴婢的娘说过,说是天上一个叫做织女的仙子凡沐浴的时候,遇见了一个放牛的男子,别人都唤他牛郎,二人之后便产生了情意,并成了亲,可最后被九天之上的王母娘娘知道了,大发雷霆便把织女带回了天庭,并拔头上的银簪划一条银河,挡住了追来的牛郎,只允许二人在七月七日的时候方可见上一面。奴婢觉得,他们真的太可怜了。。。”

    这分明不就是七夕节吗,连故事的主人翁都没变,为什么在这个时空里就变成了灯湖节呢?

    “那为何会取名叫做灯湖节?”北堂雪望着终于燃尽了的一炷香,小心的取头顶的茶碗,才直起了身子,接过小蓝手中的帕子,边往石桌方向走去边问道。

    小蓝替北堂雪倒上一杯凉茶,“因为当年织女便是在灯湖中洗的澡啊。。。故名灯湖节。”

    北堂雪呆了好一会儿,还是觉得这个说法很难接受,大许是人都有先入为主的意识。

    北堂雪偷偷看向打着木桩的北堂天漠,琢磨着能不能出府凑一凑热闹,即使有随从跟着也认命了,好歹也去见识见识这热闹的灯湖节才是。

    可让北堂雪没料到的是,不用自己开口,这机会便自己来了,虽然自己只是沾了北堂烨和黑珍珠的光。

    “烨儿,今晚你当是没什么紧要的事情吧?”

    了朝的北堂烨,日日都会到北堂天漠房中一趟,一来是请安,二来便是谈论一些当的时局,宫里和允亲王的动静、北堂家产业的情况等等。

    自北堂雪跟着北堂天漠学功夫开始,便有了三来:看一看北堂雪。

    北堂烨颔首:“怎么了爹?”

    北堂天漠笑了笑,给北堂烨打了一个眼神:“今日不是灯湖节吗,你晚上带珍珠和阿雪出去走一走。”

    北堂烨现在听到这话,倒也不会怎么脸红了,微微蹙了蹙眉道:“爹,我说了好些回了,我待珍珠真没那种心意,您别老把心思搁这上头了。”

    “你这臭小子!什么叫没那种心思?你倒是说一说,珍珠哪里配不上你了!啊?”北堂天漠一听这话,不禁又虎起了脸,指着北堂烨的鼻子骂道。

    “爹!我何时说过珍珠配不上我了。。。”

    “那今晚就陪珍珠出去!感情是培养出来的,慢慢的就有了,知道吗?”北堂天漠放软了些口气,软硬兼施的劝着。

    “可。。。”

    北堂雪早已支起了耳朵,闻言赶忙捧着凉茶走了过来,打断了北堂烨未说出口的话:“哥,就当出去走一走呗,反正呆在府里也是呆着。”

    北堂烨为难的看她一眼,皱紧着俊眉,似乎在说万一自己的魅力太大,让珍珠喜欢上自己了可如何是好?

    北堂雪白他一眼,给他一个眼神:珍珠明明已经有喜欢的人了,你想太多了!

    北堂烨眯了眯眼,半信半疑的望着北堂雪。

    北堂雪冲他微微点头,复又可怜的看向北堂烨:我在府里都快闷疯了,你就当做做好事,答应爹成吗?

    北堂烨犹豫了一会儿,对着北堂天漠道:“爹,就听您的。”

    兄妹俩挤眉弄眼的小动作自然没能逃过北堂天漠,心中虽是狐疑,但北堂烨既然答应了,他自然也就没什么意见了。

    **

    在北堂雪渴切的盼望,火红的太阳终是耐不住她过于急切的眼光,落入了西山。

    北堂雪觉得此刻自己的心情就是服刑期满,即将出狱的囚犯没什么差别。

    北堂天漠和向师海望着载着三人的马车渐渐远去,老怀欣慰的相视一笑。

    “唉。。。人老了,整日可就看着这些小崽子过咯!”北堂天漠笑着摇头,身上镀了一层余昏的暖色。

    “可不是,只要他们好好的,咱们做父母的也就没什么不高兴的了。”向师海难得也露出一脸的慈爱。

    然而马车中的气氛可没这么和谐了,安静的不可思议。

    自打北堂天漠和向师海二人企图把北堂烨和珍珠促成一对,二人平日里能避开对方就绝不碰面,免得徒增尴尬。

    若不是出府的机会不多,且这灯湖会又新奇的很,估计向珍珠说什么都不会同北堂烨一起出来的。

    北堂烨端端正正的坐在北堂雪和向珍珠的对面,眉头似乎怎么都舒不开那般,利落的薄唇抿成一个冷漠的弧度,面部线条由于绷得很紧,而显出了几分沉重感。

    北堂雪觉着若是他不是自己的亲哥哥的话,她一准儿会以为这是个沉默寡言的忧郁型美男子。

    而向珍珠更绝,干脆闭着眼睛靠在马车一角装睡。

    也不知是由于赶车的三满今日心情不是甚好,还是因为赶往灯湖的马车太多,以至于车速有些不稳,忽快忽慢甚是颠簸。

    马车中时不时便会发出,车板与黑珍珠的头撞击所发出的声响,而黑珍珠只是皱一皱眉,吭也不吭一声。

    北堂雪目光来回在二人身上,不由地满头黑线。

    心道在马车里这样也就罢了,若是待会儿到了灯湖,自己一左一右立着个直挺挺的哑巴,那场景未免就有些毁兴致了。

    北堂雪觉得今日自己虽是以配角的身份出来的,可这机会也稀缺的紧,可不能让这两个人就这么给毁了。

    “哥,我听小蓝说,去年的挑灯梯你可是夺了魁的,这挑灯梯到底是怎么一回事儿?”

    北堂烨早就觉得维持这个表情委实是太困难,如今听得北堂雪开口,脸部便即刻缓和了来,扯了扯有些发酸的嘴角笑着道:“这挑灯梯正如其名那样,不过是一个入云梯顶部挂着一盏灯笼,参赛者不可通过轻功等方式,只可凭借着个人的能力攀爬上去,并过程中不可采用刀剑暗器伤人,最先摘得灯笼便是魁首。”

    “那你今年可还要参加?”

    “你有所不知,这挑灯梯可不是你想参加便参加的。”

    北堂雪不解,“那便是有要求的?可你去年既是得了魁首,那定是符合参赛要求了,难道今年就参加不得了?这可说不通。”

    北堂烨笑着摇头:“要求倒是没有,谁都可以参加,可过不过得了前试就得看运气了。”

    “还要前试?”

    “恩,这前试叫做寻花灯,必须过了这寻花灯才能获得参与挑灯梯的资格,参赛的男子需事先到灯官那里报名,截止名额为一百人。而若是有意参与寻花灯的女子们也需要猜对灯谜方能参与进来,而这灯谜也是一百盏,猜对便能拿走此灯,直到灯谜全被猜对之后,这寻花灯才正式开始。”

    北堂雪了然点头:“这倒是一环扣一环,挺有意思的,可若是始终没人能猜对某盏灯的灯谜,凑不齐一百个女子,那难不成就干耗着不成啊?”

    北堂烨嗤笑了几声:“这种情况从古至今倒还未曾有过,我们大卫国的女子,总不至于此般不济,且既是已娱乐为主,这灯谜难不到哪里去。”

    “那我岂不是没什么机会参加这寻花灯什么的了!”向珍珠闻听还要猜什么灯谜才能参加,有些沉不住气了。

    “可算醒了啊。。。”

    向珍珠看着北堂雪干笑几声,错开话题道:“我都未听过什么灯谜,定是猜不对的了。”

    北堂烨摇了摇头:“那也不一定,这灯谜并不算难,许多姑娘都是不识字的,猜对的却也不在话。”

    向黑珍珠这才微微放了些心:“那这寻花灯又是什么规矩?怎么个寻法儿?”

    北堂烨耐心的解释着:“待名额皆满了之后,男女便需被黑布条给蒙住双眼,男子站在东面,女子挑灯相对立在百步开外的距离,待灯官敲了锣,一炷香为限,便可开始走动,不管是正在参赛的还是围观的人,都不许发出任何声响提示,当男子寻到花灯后,若是确定便是这个花灯的话,便可扯黑布条二人一同退出场外,若对方是位女子且花灯完好,这位男子方可被列入挑灯梯的名单。过时还未寻得灯的,或是其它情况没通过的,一律不得参与挑灯梯。”

    北堂雪闻言,微微膛目道:“若是。。。若是有人趁机想占便宜的,那些女子们岂不是要遭殃了!”

    北堂烨伸出长臂在她头上敲了敲,笑骂道:“你这脑袋,成日里想的都是些什么,咱们大卫国的男子就有如此不堪?且这灯湖会是自古传的,卫国子民都是怀着敬仰的心思,再者说了,你以为那些灯官们都是吃素的不成?若有人破坏规矩定是不会轻饶了去。”

    北堂雪撇了撇嘴道:“我不就是问上一问吗,做什么敲我。。。”

    向珍珠见兄妹二人这副模样,加上她自己本就是个粗神经的,一时也没了什么拘束感,“看来你们卫国确实并非那般迂腐不堪嘛!那你去年寻着花灯的女子是何模样?”

    北堂烨顿了顿方道:“姚家的七小女且姚敏。”

    北堂雪眼前闪过那双熟悉的眼睛,上回自己虽帮她免去了华颜的责罚,这事后来也并未传开,但也不代表姚格就不知情,想必也多少受了些责骂。

    虽已得知她便是当年推北堂小女且落水的人,但也得幸北堂小女且平安无事倒也未铸成大错,又是因情所惑,事情已经过去的太久,北堂雪也并未对北堂烨提起。

    只是为了不让北堂烨再误会华颜去,对他说明了几次当年真不是华颜推她水的,可北堂烨似乎已对华颜反感到了骨子里,说什么也不愿听。

    “哥,你对这姚敏感觉如何啊?”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