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堂雪和向珍珠入座之后,向珍珠扫了一圈儿却不见向师海,便问道:“北堂伯伯,怎不见我爹?”

    “是这么回事儿,昨日大漠国来了一位使者,而这使者听你爹说是你爹旧友的儿子,你爹这一大早便是去驿馆给他洗尘去了。”

    向珍珠的声音猛地一高:“北堂伯伯,我爹可有说过这使者多大年纪?”

    北堂天漠摇了摇头:“这你爹倒是不曾提及,不过既然是旧友的儿子,想必应是与你年纪相当,不过我倒听你爹说,这使者可是你们大漠国的少府。”

    向珍珠表情纠结了一瞬,也不再吱声。

    北堂天漠夹了一块排骨递到北堂雪碗中,笑眯眯的道:“阿雪,多吃些肉。”

    北堂雪点了点头:“谢谢爹。”

    北堂烨转头对着小翠吩咐道:“小翠,给小女且盛一碗银耳莲子粥。”

    北堂雪望着碗中堆得满满的菜有些犹豫:“哥,我喝不粥了。”

    北堂烨不赞同的摇着头“你吃的太少了,你现在正长身量儿,哥同你一般大的时候,都能吃上四五碗!”

    “我能同你比啊。。。。”

    。。。。。

    “阿雪,昨夜睡得可好?”

    “爹,我向来睡得都很好。”

    不知为何,北堂雪总觉得今日的北堂天漠和北堂烨二人的态度异常的和蔼,以至于让她觉得他们有什么不可告人的阴谋。

    果然北堂天漠开口了:“阿雪,爹见你如今身子骨越来越好,应是你身上这枚从龙华寺求来的玉佩显灵了。”

    北堂雪觉着北堂天漠太迷信,一枚玉佩还能显什么灵。

    北堂烨附和道:“我也觉着八成是这样的,自从三年前爹打无光大师那里,为我们求了这块玉石,后又雕成了玉佩之后,你的身子便一日好过一日了。”

    向珍珠好奇的瞅向北堂雪腰间的白玉佩,看着没什么不同啊,真能消病去灾?

    北堂雪看着他俩这一唱一和的模样,不由疑惑,这爷俩今天到底是打算唱哪出?

    便也配合着道:“如此看来,果真是这玉佩保佑。。。”

    北堂天漠满意的点了点头道:“既然如此,我们也应该去龙华寺找无光大师还愿去了。”

    “我昨晚夜观天象,今早又看了看黄历,还别说,今天正是外出上山还愿的黄道吉日!”

    北堂雪嘴角眼角俱是抽了一抽,怎不知北堂烨什么时候变成星象师了?

    北堂天漠笑的愈加灿烂:“如此甚好,那择日不如撞人,阿雪今日便去上山还愿吧,我和你哥哥今日有些要紧事处理,便不陪你一起了,珍珠也一同去好了。”

    向珍珠大许还没能从这突变的事态中迷糊过来,点头道:“也好。”

    北堂雪听到这算是明白了,北堂天漠和北堂烨一早就安排好了让自己上山去还愿。

    可若只是还愿,什么时候不能去,为什么非得今日去?

    思索了一会儿无果,北堂雪也不做他想,不管如何,北堂天漠和北堂烨做什么都是经过思量的,应都是为了自己好。

    强喝完那半碗银耳莲子粥,北堂雪已经撑得有些不行了,北堂天漠对着王管家吩咐道:“王管家,你去吩咐一,给小女且备辆马车,安排几个侍卫护送小女且去龙华寺上香。”

    王管家应了声便退了出去。

    北堂天漠又转头对北堂雪叮嘱道:“备着些点心,免得路上饿着,再带上俩丫鬟伺候着。”

    北堂雪只能连连点头。

    回到栖芳院向珍珠就丧气的道:“本来还打算出去玩的,这好了,要去什么劳什子寺庙,那里都是些秃驴,有什么好玩的?”

    北堂雪笑笑道:“方才我见你点头不也挺快?左右也不差这一天,既然我爹说这龙华寺庙很灵验,你去求一求姻缘不也是很好?”

    向珍珠闻言虽并未显露多大兴致,面色还是带了几分笑意。

    小红也不知究竟是收拾了什么东西,整整也有一大包袱,对着四个丫鬟道:“今日小女且要去龙华寺还愿,要带上两个丫鬟伺候着,你们谁想同去?”

    除了云实以为三个丫鬟都有些喜形于色,毕竟进了府里签了卖身契的丫鬟们是鲜少有机会能出门的。

    几个丫鬟相互看了一眼道:“奴婢们听小女且吩咐。”

    北堂雪扫了一眼道:“那就堆心和垂丝陪我一起吧。”

    云实是没什么反应,光萼的小嘴却有些往弯了弯,神情有些吃味。

    “回再带上光萼和云实,总不能上个香还带上一群丫鬟不是。”

    光萼听闻,知道自己的心思被撞破,有些尴尬地呵呵笑了几声,忙不迭的点着头。

    北堂雪低低叹了口气,当初怕就怕爱闹心思的,这丫鬟多了还得顾着不能厚此薄彼,不然这表面上都不敢说什么,平时也许是没什么,指不定哪天就得整出些什么幺蛾子了。

    特别是光萼这样的,这些日子经过小红的调教,虽是好了许多,但还是吃不得一点亏,凡事总要比其他人占上些甜头才成。

    不稍多时,王管家便过来了。

    把一袋分量足足的银子交到了北堂雪的手里道:“小女且,虽然今年的香油钱早早已经捐过了,但是老爷说这次小女且能化险为夷,且身子也跟着好了,全是靠了无光大师的神通,定要好好表些诚意才好。”

    北堂雪了然的点点头说:“我知道了,爹还有交待什么吗?”

    王管家慈祥的笑了笑:“老爷说了,龙华寺那边也安排好了,午时小女且便依照规矩留在那里吃顿斋饭,若是吃完斋饭暂时不想回府的话,就与向小女且到处逛逛,天黑之前回来便是。”

    向珍珠闻言高兴的差点没跳起来,北堂雪虽是纳闷北堂天漠今天怎的这么放心,但是能出去玩她自然也不会有什么意见的。

    “马车现已备好,为了赶在午时前赶到龙华寺,小女且还是早些动身的好。”

    北堂雪颔首,将钱袋交到垂丝手中:“那走吧。”

    待北堂雪一行人行至府门口的时候,北堂雪才算明白了为何北堂天漠会这么放心了。

    这光天白日的去个寺庙竟还带上些这么多侍卫,一个个的腰间还别着刀剑。

    王管家似乎是看出她的心思,“呵呵,小女且不知,这龙华寺虽是卫国第一大寺庙,香火也很旺盛,可毕竟是山路,但这路上少不了些比较偏僻的地方,多带些人也是有备无患。”

    北堂雪点点头也不说什么,被垂丝和堆心扶着上了马车,王管家慈爱的替北堂雪掀开帘子,又交待道:“小女且路上渴了饿了可别委屈着自己,东西都带着了。”

    北堂雪笑着应,便躬身进了马车,心笑道自己又不是傻子还能饿着自己,再说这去龙华寺的路程统共不过一个时辰,这才吃完饭就饿了,王管家敢情是拿自己当猪养着了吧。

    北堂雪进来后才发现这外表寻常的马车,里面却是极尽舒适。

    不同于前几次出府,坐的那些普通马车,不仅宽敞,这左右两侧皆是软座,铺的都是上好的皮草。

    北堂雪摸了一摸,觉着就算是睡着了往上面磕上一磕,应都没什么痛意。

    马车中央布着一张檀木矮脚长桌,桌上杯盏果盘应有尽有,垂丝便把点心都摆了上去,又冲泡了一壶碧螺春。

    茶香弥漫在马车里,倒是。。。。让北堂雪有些想睡觉。

    “阿雪,这马车还真舒服,这走的应是山路,却一点颠簸感都没有。”向珍珠摸着虽柔软,却凉丝丝的皮毛,笑着说道。

    堆心一副有些手足无措的模样,不敢用力的坐着,似乎是怕坐坏了一般,小心翼翼的道:“奴婢曾未见过这般好看的马车。。。比王婶子娘家二舅的那辆都好看上许多倍。”

    垂丝闻言忍俊不禁笑了笑,伸手敲了敲她的头:“咱们这可是丞相府里的,岂是王婶子家那什么劳什子二舅能比的?”

    堆心摸了摸头,也笑了笑:“垂丝姐姐说的也是!”

    怯生生的语气里满是自豪的味道。

    向珍珠见俩丫鬟翘着尾巴的小模样,打趣道:“怪不得人家都说进了丞相府里的丫鬟,都不想出来嫁人了,不吃苦不受罪的,比一些小户家的小女且也差不到哪里去,你瞅瞅你们主子,自进了马车一声不出,净听你俩说了。”

    堆心和垂丝闻听,有些脸红的低了低头。

    北堂雪抬了抬有些发沉的眼皮:“你们爱说便说,太安静的话,也省得我路上睡着。”

    堆心望了望北堂雪慵懒的模样道:“小女且人可真好,进北堂府之前,奴婢听王婶子说有钱人家的主子都特别的骇人。。。若是做不好事或是乱说话的就得挨鞭子挨棍子的,可是,打从光萼进了北堂府,吃的住的比王婶子家的大妞二妞都好,若不是小女且,奴婢只怕现在还过着吃不饱穿不暖的苦日子呢。。。奴婢愿意一辈子不嫁人,永远侍奉在小女且身边!”

    北堂雪呆了呆,究竟何时在这丫头心中,给自己造就这么伟岸崇高的形象了。

    自己不管她们是懒得管,且她们不生事的话,真的也没什么好管的。

    垂丝闻言也有些动容:“小女且确实是难得一见的好主子,奴婢虽然家在王城,父母也都健在,但是由于王城生意难做,奴婢家的情况也是一日不如一日,不然奴婢的家人也断不会让奴婢卖身进府的,但是所幸奴婢遇到了小女且,奴婢的父母知道奴婢进的是北堂府,也是欣喜万分的。”

    北堂雪觉得有些受之有愧,自己确实并未刻意对她们好或是有如何帮过她们,也只是为自己物色合适的丫鬟罢了。

    “我一向是个懒人,更没你们说的那么好,若是你们真的感恩,用心做事就成了。还有堆心,不嫁人的话可别再提了。女子最大的幸福还是要找一个如意郎君的,等你们到了年纪若还在我身边的话,我便替你们寻个好夫家。”北堂雪笑的一脸爱昧,看着羞红了脸的堆心。

    向珍珠附和的笑道:“别的府里一旦丫鬟签了卖身契想赎回来都难得很,更何况哪有主子还替你们张罗夫家的!到时候可得让你们小女且给你们找个英俊些的才行。。。”

    堆心的脸已红到了脖颈,低声道:“小女且还有向小女且莫要再拿奴婢打趣了。。。。。”

    垂丝显然稳重的许多,淡然的笑着道:“奴婢的亲事就不必麻烦小女且了,奴婢。。。奴婢自小便与吴公子定了姻亲,吴公子说,待他考得了功名,就。。。。就会迎娶奴婢。”

    北堂雪闻言点了点头,“这般甚好,那你便可安心等着你的吴公子八抬大轿来娶你就行了。”

    堆心一脸艳羡的道:“垂丝姐姐你命可真好,说不定吴公子得了状元,那你便是状元夫人了!”

    垂丝嗔了堆心一眼带了些娇羞道:“别瞎说,他哪儿有那本事,得个举人就了不得了。”

    一路上也就在众人的谈笑中度去了。

    马车刚停稳,就听得车夫道:“小女且,眼已经到龙华寺山脚,请小女且车吧。”

    堆心光萼闻言便躬身跳了去,替北堂雪和向珍珠掀开了帘子,小心地扶了马车。

    抬头望去眼前是一座巍峨的大山,在山顶处立着一座雄伟的宝刹,阳光投射来,使得整座寺庙闪着金色的光芒。

    寺庙建的位置甚高,山脚除了一条蜿蜒的石径之外,其余处全是绿色景物,并未如何经过人工的刻意雕琢,加上有些雾气萦绕,徒添了几分仙气,这金光闪闪的寺庙,倒也不会显得俗气。

    就这样看上去,就让人心生了几分信服感。

    经历了这一些无法用科学解释的事情后,北堂雪对这些神佛之说也不是全然不信的了。

    “这里就是龙华寺啊,这么高,但这山路又不比前面的陡峭,为何不赶马车上去?”向珍珠疑惑的问道。

    此话一出,只见旁边不少人都齐刷刷的盯向她们,眼神里充满了鄙夷。

    北堂雪和向珍珠一时都呆了呆,不知自己究竟做了什么十恶不赦的事情。

    车夫恭敬的解释道:“向小女且非卫国人,自然是没听过龙华寺,龙华寺乃我卫国第一大神寺。前来礼佛的香客们,不管贫贱富贵,纵使贵为国君,也得车徒步走上前,以显虔诚之意。”

    北堂雪便向四周望去,果然是停了不少马车,再看马车的样式不尽相同,应是贫富皆有。

    向珍珠听完有些尴尬地点着头,挽着北堂雪往山上行去。

    车夫留在山脚看守马车,十来个侍卫和垂丝堆心便随她们一同上山。

    这山路确实修建的还算平整,坡度也不算高,但是走的久了还是让人觉得有些累。

    北堂雪转眼看去向珍珠一副轻松的模样,就连堆心和垂丝也没有丝毫疲惫的神情,那些个昂首挺胸的侍卫们自然是更不用提了。

    合着只有自己觉着累,这身体还是太寒掺了些,后天的锻炼固然能改善,可若是先天的基因不怎么好,这锻炼也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

    北堂雪越走越累,越累便走的越慢,侍卫们自然也配合着她的速度,总不能把自家小女且丢在身后,自己噔噔噔疾步如。

    气喘吁吁的北堂雪看着这些侍卫走三步停上一停,就像是在看风景的速度,再配上他们警惕肃穆,目不斜视的表情,看起来很是怪异。

    北堂雪望着还见不到尽头的山路,顿了步子笑了笑:“各位侍卫大哥,不如我们先停一停好了,我见此处风景还挺好,且我们今日左右也不赶时间,就先歇一歇好了。”

    垂丝配合着道:“奴婢们好不容易出府一趟,不如多欣赏欣赏这美景。”

    北堂府内侍总领北堂霄上前拱了拱手:“小女且说的是,多谢小女且体恤属,各位兄弟原地休息一会再走。”

    于是这群巴不得几分钟就能冲向山顶的侍卫们,一副累的半死的样子走坐到了两侧的石头上“休息”去了。

    北堂雪看着这些深得其心的侍卫丫鬟们,倍感欣慰。

    本算是和乐融融的,可偏偏还有个不怎么有眼色的向珍珠,“这里除了这些光秃秃的石头和绿油油的树,哪儿有什么风景好欣赏的,我看我们还是先上去吧,赶紧还完愿吃了斋饭就山,再去别处玩不比在这看什么风景好!”

    北堂雪无奈的望了望拆台的向珍珠,坐在垂丝擦拭干净的大石块上方道:“我走的累了,想歇上一歇。。。”

    “这才走了几步。。。真不成,不若待会我扶着你上去。”向珍珠坐到北堂雪身侧,关切的道。

    “都说了要诚心了,我得自己走上去。。。”北堂雪平日是虽是爱耍个滑头什么的,可她却对这龙华寺莫名有种信服感。

    “那累了便歇歇,莫要强撑着。”

    北堂雪点头应,近日同向珍珠相处来,同是有些执拗的二人,不觉间倒也生出了几分真切的情谊来。

    “北堂姑娘。”清润的声音毫无预兆的响起。

    只听这声音北堂雪便知是谁,毕竟前世听了那些年。

    北堂雪目光中带了些欣喜,转头望去果然是宿根。

    他一袭玄青色长袍立在石阶之上,笑容清浅,眸光温润的望着北堂雪。

    同那天晚上相比,在这明媚的白日里,又多了些明朗的味道。

    “宿公子。”北堂雪笑着颔首,眉眼俱是惊喜。

    “自灯湖会一别,在日日期盼能与北堂小女且再见,不想今日倒真是圆了这个梦,看来这龙华寺果然名不虚传,宿某定要前去还愿才好。”这话说的倒有些露骨了,但从这人清澈的眼眸里,却让人觉不出丝毫冒犯之意。

    北堂雪也自当成玩笑话:“宿公子可真爱说笑,不过这龙华寺确实灵验,今日我来此也正是来还愿的。”

    向珍珠嗤笑道:“阿雪,我说你最近怎么老是打喷嚏,敢情是被人惦记着的呀!”

    宿根敲了敲手中的折扇,却不展开,笑颜逐开的道:“若果真如此,那北堂姑娘想是一天十二个时辰都在打喷嚏了。”

    堆心垂丝一听这话俱是红到耳根了,连带着向珍珠也有些意外这看似温润无害的宿根,竟还是巧舌如簧的主儿。

    北堂雪见他三句话两句没个正经,也不虚作:“宿公子对只见过一面的姑娘便如此惦记,只怕今日我这两个丫鬟今日也得回去打喷嚏了。”

    宿根滞了一瞬,似是没想到北堂雪会说出这句话来,既岔开了自己这话的意味,又偏生让自己无言以对。

    宿根也不否认,只又笑着说:“既然北堂姑娘同是来还愿的,应不介意在随行吧。”

    “我若是介意呢?”北堂雪玩笑着反问道,对宿根,虽刚认识,兴许是因为面貌的问题,总让她做不出对待陌生人的行为来。

    虽自己心里清楚的很,他是另一个人,却还是有种认识了太久的熟悉感,思想可以控制,潜意识却不可左右。

    宿根眸色带上了几分无赖的意味:“这路是大家的,宿某如今也行的累了,想在此休憩一番,想必北堂小女且应是没理由介意的。”

    说完便自顾自的坐到了一干侍卫的旁边,竟与那些五大三粗的侍卫们也能聊得相当的投机,大有相见恨晚去饮他个三百杯之势。

    向珍珠一脸揶揄:“阿雪,这个公子应是那晚寻得你花灯的那位吧,长的还真是俊俏。”

    北堂雪对向珍珠夸奖人的词穷程度感到意外,但凡是长的好看的都是那句真是俊俏。

    休整完后,浩荡的众人方又朝着龙华寺走去。

    “北堂小女且今日是来还的什么愿,不知是不是姻缘?”

    姻缘?就这北堂小女且整天闷在府里能有什么劳什子姻缘?

    “宿公子说笑了,因我之前身体极差,家父曾来过龙华寺请无光大师为我消过灾,如今我身体已是大好,家父便催我前来还愿了。”

    宿根的目光带上了些怜惜:“如此,是该好好还了这个愿才好。”

    在几位女流都有些抬不动脚的时候,龙华寺三个金光闪闪的大字终于出现在了眼前。

    走近寺门,便有一个小沙弥上前询问,北堂霄上前与他说了来意,小沙弥一听是北堂丞相府里的,便双目带笑走了过来。

    “无光大师卜算到今日北堂小女且要来,特让小僧在此等候。”

    北堂雪一怔,这无光大师难不成真有这么神?

    “待会还要麻烦小师傅带我前去引荐无光大师。”

    “阿弥陀佛,北堂小女且不必多礼。”

    几人进得寺门,在这有些磅礴的建筑中,北堂雪立即自觉形象矮小了来。

    走到大堂之中,香烟缭绕,诵经声,木鱼敲打声隐隐伏伏。

    络绎不绝的朝拜者来来往往,跪在蒲团至少双手合十,举过胸、额、头,然后平扑在地上。

    大概是这龙华寺香火颇为鼎盛的缘故,北堂雪清晰的看到叩头的石板许多地方都凹了去。

    正中间是一座巨大的镀金佛像,周边两侧则是一些其它的佛神,佛像大小高矮胖瘦各不相同,神情动作千姿百态。

    有的咬牙切齿,怒目而视,有的朱唇微启,面带微笑,还有的盘膝而坐,双手合十,有的金鸡**,手舞钢鞭,有的眼睛半闭,手持经卷,还有抱着圆鼓鼓的肚子,笑的眼睛弯弯的弥勒佛。

    垂丝被引着去捐了香油钱,回来的时候手中拿着三炷青香,拿起火折子帮着北堂雪点着,方小心的递给璐璐北堂雪。

    堆心替北堂雪铺好了蒲团,二人就退到了后方的人群之中。

    北堂雪努力让自己的身子挺得直些,以配合这肃穆的气氛,虔诚的双手并拢把香插到鼎炉之中。

    可由于香实在太多,以至于北堂雪插了几次都没能稳住,得亏这香比较结实。

    奈何在北堂雪孜孜不倦的努力,还是未能成功的让这三炷香同时站稳脚跟,加上其个子太小,长期保持这个姿势让她觉得有些不济了,眼睛被这些香熏得的太久,几乎要落泪来。

    不由感慨,上香,也是个技术活儿。

    北堂雪眨了眨酸疼的眼睛,正无措间,一只微凉的大手轻轻的放在了她的手背上,北堂雪微微一惊,不待反应,那手借力轻轻在自己手上一按,香便稳稳的立了上去。

    “上个香竟都上不好。”低低却带着磁性的男声响起。

    再接着,那双修长的手又把自己的三炷香稳稳的插在了旁边。

    北堂雪转头望去,却是慕冬。

    慕冬看却不曾看她一眼,双手合十,直直的跪了去。

    北堂雪也恍然过来,然后缓缓的跪叩了三个分量不是怎么足的头。

    跪在地上北堂雪余光偷偷瞥去身侧的慕冬,觉得这人似乎不怎么恶劣了。

    慕冬似有所察,转头望向北堂雪,却见她一副泪眼朦胧的模样,不觉有些愣了愣,只觉得心脏某个地方徒然软了来,很没由来。

    北堂雪见他这一愣,随即也跟着愣了,他这么看着自己做什么?

    北堂雪还未来得及思考,慕冬已然起身施施然离去了。

    北堂雪这边刚立起身来,堆心便凑了过来,神秘的问道:“小女且方才上香这么久在跟佛祖说什么啊?啊!小女且,你怎哭了?”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