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根只把北堂雪送到北堂府门口,任由北堂雪如何邀他进去喝杯茶水,歇一歇再走,他都婉拒了,倒是一副极其守礼的模样,总让北堂雪分不清究竟哪个才是真正的他。

    大许是由于跟黄书航高谈阔论了一午,喝了五六杯茶水的缘故,走了这么远的路,北堂雪竟也毫无饿意。

    且北堂天漠他们晚膳又不回来用,自己一个人吃饭还要折腾膳房,实在是没什么必要,让小红去膳房支会一声儿,北堂雪便独自回了栖芳院。

    然,还未进院子,便听四位丫鬟在叽叽喳喳不知在讨论着什么,好像还是同自己有关,北堂雪意识止住了脚步,在自己的院门前,干起了偷听的勾当。

    “还有什么,都说说。”光萼好奇的扯着堆心的衣角。

    “还有一位公子,长的煞是好看!”堆心脸红扑扑的道。

    光萼眼睛转了转,语气酸酸的道:“有多好看,难不成比咱们的大公子还要好看?”

    堆心苦恼的皱着眉头,似乎陷入了两难:“说不上来谁更好看些,我们的大公子自然是无人能比的。。。不过这宿公子比大公子多了一些。。。一些。。。这可怎么说呢?”

    光萼着急的道:“你倒是说说,到底是多了些什么啊?”

    堆心苦着一张脸:“我确实是不晓得怎么说,就是感觉宿公子比大公子好相处。。。”

    垂丝见她这副表情,不由失笑:“多了些风趣,让人觉着如沐春风。”

    “对对对,就是这样!”堆心笑弯了眼,终是找到了合适的词,虽然这词还不是她想出来的。

    北堂雪讶然,原来宿根这般招人喜欢。

    云实在一旁擦着石桌,扭头道:“那你们与小女且出了龙华寺去了哪里?”

    堆心骄傲的道:“我们去了西郊马场,那里可是只允许皇亲重臣望族子弟进去的!”

    这些生活本离这些丫鬟太远,乍的一听,都是惊讶。

    可若是仔细想想,不过也只是一处骑马的地方而已。

    光萼一脸艳羡:“那你们可有进去啊?”

    “这倒没有,小女且想带我们进去来着,但我和垂丝姐姐胆小的很,都不敢进去瞧。”

    光萼不着痕迹的白了堆心一眼:“小女且带你出去也是白去,还不如让我去,真是可惜。。。”

    堆心平素里见惯了她这副口气,也不生气。

    “虽然我们没进去,但是在外面瞧着就很是威风,那围场也不知究竟有多大,根本望不见头儿,柱子可高了,外面还站着好多拿着大刀的侍卫呢。”

    “有多大,这么大?”光萼抬手比划着。

    堆心摇了摇头:“这么大呢!”

    “看来你们还真是太闲了,竟开始在背地里叨咕我的事儿来了。回再让我逮着,看我不拿个比它还大的砍了你。”北堂雪佯怒着走了进来,但这些日子已把她的脾气摸清了的几人,哪里听不出她是在吓唬几人。

    可四人还是赶紧住了嘴,堆心喃喃着道:“小女且,那可不行,奴婢说不定还没那刀大呢,都不够你一刀砍的!”

    “那就一刀切了你们四个!”北堂雪咧开嘴巴,露出两只虎牙,有些阴险的扯了嘴角。

    四个丫鬟听罢,一哄而散。

    **

    待北堂天漠一行人回来的时候,已近二更。

    北堂雪早早便吩咐了人,几人回来的时候定要来告知自己,听到消息,北堂雪便由小红陪着匆匆去了偏厅。

    然而气氛似乎并不如北堂雪想象中的沉重,听向师海那毫无负面情绪的笑声便可得知。

    “爹。”

    几人见北堂雪出现,都有些意外,“阿雪,怎么到这个时间还未歇息?”

    北堂雪见几人的表情,除了向珍珠外都还算正常,总算放了心。

    倒不是说向珍珠的情绪无关紧要,而是因为她的情绪起伏向来便与别人不同。

    “你们没回来,我哪里睡得着啊,我可还惦记着我的糕点呢。”

    向珍珠努了努嘴:“就惦记着吃,怎不想想我们可有被那位皇帝陛刁难?”

    北堂雪不介意她酸溜溜的口气,走到她面前伸出手:“你既然回来了,定是没怎么被刁难了,糕点,可是你自己主动要带给我的。”

    向珍珠还是一副不怎么高兴的模样,但还是拿出了用锦帕包的方方正正的糕点,大力的塞到了北堂雪的怀里。

    “你吃火药了啊,莫名其妙。”

    向珍珠哼了一声,也知此事同北堂雪无关,不好对她发脾气,只得独自生着闷气。

    北堂雪见此,坐到了黑珍珠身边,将糕点摊开在二人中间的小案上,也不再理会她。

    “我跟你说了多少次了,那只是权宜之计,你以为爹愿意?”向师海见她如此,也生出了些郁气。

    向珍珠一语不发,只低垂着头,这倒不像她平日里的风格。

    北堂天漠拍了拍向师海的肩膀,“好了好了,向兄,你也莫要再责怪珍珠了,她毕竟还是个孩子。。。”

    北堂雪刚咬了一口的杏花酥还未咽,这才觉事情好像不似自己想的那般,什么也没发生。

    可方才进来的时候,几人的表情又不似作假,以此看来,今晚的宫宴确实没出什么大事儿,但可能有那么一件不怎么小的事情独独发生在向珍珠身上了,且这事旁人觉得没什么,却让当事人向珍珠耿耿于怀,郁郁寡欢。

    空气一时沉默,只隐隐听见向师海的叹气声。

    北堂天漠看了向师海父女二人,无奈的摇了摇头,好一会才道:“向兄,时辰不早了,咱们先去休息吧。孩子嘛,可不就喜欢较真儿吗?兴许想上一晚,明日也觉得没什么了。”

    “珍珠,你放心,你北堂伯伯我,可不似那些封建的老古董,我北堂家的儿媳妇,就得找你这样的!”北堂天漠随着向师海起了身,半真半假的笑着道。

    向珍珠闻听,又气又笑:“北堂伯伯,您怎总没个正经儿啊。”

    北堂烨这些日子也习惯了这种打趣的方式,并不再觉得别扭,对着北堂雪使了个眼色,三人这才走了出去。

    北堂雪愣了愣,不知北堂烨是太高看她的理解能力,还是他的眼神传递能力。

    自己貌似根本就不知其中的弯弯道道,要怎么做?

    “怎么啦,被西廷玉气着了?”北堂雪试探的问道,当然她清楚西廷玉虽是个极让人抓狂的,但绝不至于让向珍珠这般伤神,依她的个性,还不是一拳头的事儿吗?

    可总也要开个话头,而西廷玉又是极适合的话头。

    向珍珠转头望着北堂雪一眼,并未回答她的问题:“今晚我跟你睡一起吧。”

    北堂雪见她表情极其认真,更是确定了里头有事儿,点了点头。

    其实今晚这宫宴,元盛帝之所以邀了向师海父女,确实是有自己的一番打算的,只是打算之前不曾想到西廷玉,更不知西廷玉智商虽有些不怎么符合自身年纪,但情商还是没受智商过多波及的。

    缘由得从大漠减贡一事说起,早朝过罢的元盛帝便让人召了几位心腹大臣进了御书房。

    自然,在这之前也是抽空吐了血的。

    三位大臣当一合计,便是义愤填膺,神色俱厉,分析了大漠的出发点,设想了其背后隐藏的野心,随后更是批判了大漠此举让人不齿,背信弃义,狼子野心昭然若揭。

    元盛帝见他们一副怒不可遏的模样,悠悠一叹,“你们说的这些,朕都知道,不必再细说了。”

    以明尧之为首的几位大臣一听,即刻高呼圣上英明,皇上真是料事如神云云。

    元盛帝又是叹了口气,不由庆幸还好自己被西廷玉一顿好气之后,承受能力强了一个等级不止。

    “别说这些没用的了,朕喊你们过来,是要你们想法子解决问题的。”

    “依照臣看,他们这分明是在挑衅我朝,此举嚣张至极,想当年,我朝护国公北堂老将军,仅带了一支不到千人的军队就将他们打得落花流水,磕头求饶!请皇上即刻旨,让臣带步讨伐大漠,让他们认清现状,我大卫绝不是他们能辱没的!”

    说红了脸的长髯瘦高的中年男子乃是二品骠骑将军周满纶,元妃的亲哥哥,也就是洐王的舅舅。

    从这名字来看,便不难发现周将军父母对其美好的寄托,满纶,满腹经纶。

    所谓人算不如天算,当初被父母打的鼻青脸肿还坚持要学武,离家出走的周满纶,为了证明自己,头脑一热进了北堂家大军的行

    彼时正是征战的年头儿,乱世出英雄不假,但还是出鬼雄的机会比较大一些,当然,更多一部分人是成了无名鬼雄,死在了战场上。

    而若是既有幸活命,又立了些战功的,便是成了为数不多的英雄了。

    而周满纶便是这为数不多中的一位,而这其中,少不了北堂傲群的知遇和提拔。

    待到衣锦还家时,却发现双亲早已离世,独独撇了一个小妹在叔婶家寄活,周满纶顿足捶胸,堂堂八尺男儿哭的不能自抑。

    哭罢觉得既已无可留恋,第二日便携了妹妹回京,因此女有几分姿色,在十六岁的大好年华,被元盛帝看上,一纸皇诏,寥寥几句,踏进了华贵的宫门。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