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堂雪掀开帘子,“哥,西少府娇弱骑不得马,可马车又太挤,来来回回免不得磕碰,伤到西少府就不好了。”

    马车内的西廷玉气闷的哼了一声,却被向珍珠的眼神威慑住。

    北堂烨半知半解的恩了一声,不知她接来准备说什么,待视线移到北堂雪红了一大块的额头,目光一凝:“你额头怎么?”

    北堂雪跳马车:“就说太挤,不小心磕到的,我同你一起骑马好了。”

    北堂烨犹豫了一番,望了马车一眼,方点了头:“此次要去西山,上回你去龙华寺也该知道,大半都是山路,你仔细着些,莫要离我太远。”

    北堂雪见他同意,笑着点着头,提着裙子快步行至北堂府门前,翻身便上了那匹原本是为西廷玉准备的褐色高头大马。

    若论长相,本应是个娇滴滴的闺秀模样,做起这样潇洒英气的动作来,却竟也不让人觉得十分突兀。

    北堂烨见此,便对三满挥了手:“走吧,别赶得太快。”

    三满应,这才又缓缓赶动了马车。

    北堂烨转头望着跟上来的北堂雪,虽知她如今骑技不差,但见她这瘦小的体格坐在这么大一匹马上,总觉得还是不放心:“可得记得我的话,别离我太远,骑慢些。”

    北堂雪笑嘻嘻的点着头,难得也不嫌北堂烨啰嗦。

    “哥,我们这是要去西山哪里啊?”

    北堂烨口中所说的西山,可大了去了,西山不过是对王城以西与西磬江中间地域的一个囊括词而已,西山墓园,龙华寺等等便都是在建在西山的。

    而王城以东却大多是一些富宅,良田之类,主要是以平地为主,难得见到高山崇岭。

    北堂雪的话问出了好大一会儿,也不见北堂烨回答。

    北堂雪转眼望去,却见他左顾右看,显然是根本没听到自己的话。

    其实他这副心不在焉的模样,自打从那晚从灯湖会回来,已是屡见不鲜了。

    “哥,你究竟在找什么?”

    北堂烨回神笑着掩饰道:“并未找什么,我只是。。。只是随便看看而已。”

    北堂雪点着头,“哦,随便看看?那你还真挺随便的。”

    顿了顿,方又忍笑补道:“一路上但凡是有人的地方,你可是连摆摊卖胭脂的地儿都没放过。”

    北堂烨单手握拳咳了咳,“哪里有,真的只是随便看看。”

    纵然没男女之情这边的经验,但北堂雪见他这副表情,也是敢肯定上**成了。

    “哥,你若是看上了哪家的千金,不妨与我说说,再怎么说你妹妹我也是个姑娘家,这姑娘家的心思你一个男子哪里有我懂啊。”

    北堂烨的俊颜之上徒然浮现一抹虚色,显然是被北堂雪说中了心思。

    内心纠结了几番,衡量着说还是不说,瞥眼望见北堂雪一副胸有成竹的模样,心道兴许她说的还真是那么个理儿,女儿家的心思,自己自然还是没她懂的多。

    半晌才小声的道:“只是。。。是在灯湖会那晚偶遇的一位姑娘。”

    忆起那晚他立在湖边的身影,北堂雪恍然。

    “可知是哪家的姑娘?”

    北堂烨学着她方才的口气,笑着道:“我若知是哪家的姑娘,还用得连胭脂铺都不放过?”

    北堂雪失笑,确实,依照北堂家几代男子都是这种直来直去的性子估计,若真是得知,只怕直接上人府上去了。

    不难发现北堂烨笑里的失落之意,北堂雪只得安慰道:“既是在灯湖会遇到了,应一时半刻也出不了这个王城。”

    “怕只怕她根本就是王城人氏。”

    “北堂大将军,您可是咱们王城女子做梦都想嫁的人,怎会为了一个一面之缘的女子,失神到如此地步?”

    北堂烨见她调笑自己,神情又恢复了以往的神采奕奕:“失神还不至于,只觉得她与寻常女子不同,不过是一时觉得新奇罢了,过些日子我也便忘了去。”

    说是这样说,他凭空却想到前些日子见北堂雪用她那惨不忍睹的字,写成的一句诗词。

    平生不知相思,刚懂相思,便害相思。

    守城门的将领见是北堂烨,恭敬了行了军礼,验也不验马车,便直接放了行。

    约莫出了城门一刻钟的时间,平直的官道便换成了一条有些崎岖的山路,好在不算很险,可容得北堂雪与北堂烨二人并排行过还尚有余。

    北堂雪望了望四周的景色:“这不是去龙华寺的路吗?今日是要去龙华寺?”

    “哪里,西山里的路大多都是互通的,并非是去龙华寺,不过离龙华寺也不远。”

    北堂雪会意点头,望着眼前天然的美景,呼吸着山里特有的味道,不禁有些心旷神怡。

    不成想,越往山里行去,路竟越发的宽敞了,颇有些别有洞天的味道。

    一块刻着苍劲有力的“桃云山”三字的巨石立在一个十字路口。

    北堂烨指向路石的方向:“这便是桃云山了,我们要去的地方。”

    北堂雪好奇的驱马走在前头,两侧渐渐多了些虽然低矮却并不简陋的房,甚至还有一些酒楼铺子之类。

    且每间前,不管是住宅还是商铺都会种着三两棵桃树,在挽仙楼前经历的那件略带惊险的事过后,北堂雪再见这密集的桃树,未免有些心有余悸。

    却不知,她那次可不是略带惊险,而是险些丧命。

    北堂雪嗅了嗅,才觉这空气中似乎还夹杂着淡淡的酒香,且越往前去越浓郁上了一些。

    有些好奇的问“哥,这桃云山是做什么的?可不怎么像是村落。”

    北堂烨只当她从前不曾关注这些,耐心的解释着:“桃云山是卫国桃花酒的不二产地,你看,这里家家户户都种着桃树,且后山更是漫无边际的桃林,这里的百姓世代以酿酒为生。”

    北堂雪闻言笑了笑,并未言语。

    桃花酒。自己也亲手做过。

    桃花性味甘,平无毒,入酒既能增添香味,更是能滋阴养颜,顺气消食。

    桃花酒一般每年的农历三月三日或清明前后采集桃花,这采桃花也是极有讲究的,采集东南方向枝条上花苞初放开放不久的桃花那是最好的,其它的则是次了不止一星半点。

    这些都是那年去采桃花时,自己与赵关说过的。

    虽说同是一棵树上开的花,但这方位不同,酒的味道就会变了,只要是懂酒之人,一尝便是能辨出的。

    采集完桃花后将桃花倒入酒坛中,加上等白酒,以酒浸没桃花为度,加盖密封,浸泡三十日之后启封。

    第一次取酒完毕可将桃花捞出,再次置入酒坛做第二次桃花酒,只是这次便要浸泡上四十五日,且味道也不如第一次鲜醇了。

    北堂烨又道:“快入秋了,所以最近正是储酒的旺季,各地的酒商也都前来采购,或是商谈长期合作的事宜。我们正好也该来验酒了。”

    北堂雪呆了呆:“验酒?,莫非我们在这里也曾有订的酒不成?”

    北堂烨点着头:“北堂家可不是只会打仗,咱们祖上怎么说也是经商起家的,爷爷当年刚在王城安定来之后,便暗收了几间酒坊和酒楼,只是没人跟你提起过而已。”

    这也倒是,乱世是靠刀枪才能站稳脚跟,但是这太平盛世,商业却是保证利益的根本之道,不管是一个家族,乃至一个国家也是如此。

    北堂雪笑瞥他一眼道:“合着你今日是例行公事来了,说的好听,带我们来玩。”

    北堂烨也不辩解:“两者又不相违,再说这里景美,酒好,岂不是也合你意?你这丫头,总是得了便宜还卖乖!”

    这些日子,北堂烨多少也看出北堂雪爱酒,虽疑惑,但也被北堂雪搪塞了过去,久而久之,潜意识里也习惯了,早早就接受了这个比之前大不相同的妹妹。

    北堂雪笑了笑,确实是合心意的。

    “那你验酒的时候,可得带上我才行,我还能帮你试酒呢!”北堂雪轻拍着胸口,毛遂自荐道。

    北堂烨只当她爱玩,哪里信她真懂什么酒,却还是点着头应,不过是验酒,又不是什么危险的事情,她愿意跟去,自己也就没什么意见。

    “不过这几日,我们要歇在哪里?”北堂雪见他答应,笑容更深,露出了两颗虎牙来。

    但凡是熟悉她的人都琢磨出了一个规律来,北堂雪若是自然笑到露出了两颗虎牙,不必多疑,那定是打从心眼儿里的开心。

    北堂烨见她开心,口气更软了些:“这里有咱们一间小酒楼,每年这个时候桃云山的客栈酒楼都供不应求,若没这间小酒楼,只怕找个落脚的地方还真不容易。”

    北堂雪明了,这酒楼大概不止充当落脚的地方,顺道还是能打听到些酒市的消息的吧?

    北堂雪望着愈加热闹的前方漫不经心的道:“这里合我意是合了,只怕马车里那位怕是要不答应了。”

    西廷玉这厮,不消多想,绝对是对这山山水水酒酒的都是不怎么感冒的。

    北堂烨就笑了笑,也不答话。

    一行人已进了酒市,倘若换做平时,骑着马的北堂家兄妹二人,定要要招来不少目光注目的,可如今正是各地酒商汇聚桃云山的日子,一来二去俊男美女也见了不少,且都顾着介绍自家的酒,便也无人顾遐北堂烨一行人的到来。

    天气多少还是有些热的,路的两旁都摆摊支起了大纸伞,置了几张长形桌,上面皆是摆放着一坛坛开封或许待开封的桃花酒。

    开酒铺的,便在铺子外面挂起了品卖桃花酒的旗帜或是招牌来。

    尝酒,讲价,叫卖的声音此起彼伏,虽不似王城那般的繁华,倒也欣欣向荣。

    “阿呀,可要熏死我了,难道这里的人都是酒鬼啊!”

    马车里转来西廷玉的“娇嗔”,让兄妹二人的嘴角都是一抽。

    “你有完没完,我告诉你,再啰嗦的话,我把你丢车你信不信!”

    “珍珠。。。不要这样嘛,人家只是说一说嘛。”

    穿过热闹的酒市,再往前去,不难发现房越来越少,兜兜转转过了许久,才到了一处较为偏僻的地方。

    北堂烨将马慢了来,伸手指着前方道:“那里便是了,因为离酒市较远,所以平素也鲜少有人过来吃饭或是投宿,也极少有人知道这里竟还有些一座酒楼。”

    说到最后,北堂烨的声音里带着笑意。

    北堂雪望去,便见一座临湖而建的二层大酒楼安静的立在那里,顶层层翘的和角,使面形成了巧妙的曲线。

    二楼阁楼四角处全是朱红的木制廊柱,雕着看不仔细的精致花纹。

    酒楼后面是如画般的青山绿水,门前两侧各两棵足够一个环抱那般粗的老柳树,整座酒楼华贵却不世俗,给人一种幽静灵秀之感。

    北堂雪不禁咂舌,这也叫一座小酒楼?看着甚至不比鸿运楼差到哪里去。

    只怕这里少有人来,不仅是因为远离闹市,重点还是因为价格不菲吧。

    兄妹二人刚了马,便有一个皮肤略黑,长相憨厚的年轻男子过来牵马,像是提前已经得知北堂烨这个点儿会过来一般。

    “少东家,我爹娘先前不知您今年要提早几日来验酒,前几日便出去了,许是还要几天才能回来。”余光带些好奇的望向北堂雪,却不敢细看。

    北堂雪发觉他的动作,不禁失笑,这古代的人,还真是害羞的可爱。

    北堂烨摇头,“无妨,这是我妹妹,日后你直接喊小女且便是。”

    “嗳,小女且好,小的是阿庄。”阿庄敦厚的点着头,给了北堂雪一个九十度的躬身礼。

    北堂雪笑着虚扶一把:“好了,不必如此。”

    向珍珠、西廷玉,和两个丫鬟也了马车走了过来。

    西廷玉仰着头望了望挂在正中间的招牌道:“望月凝,这名字还真不错!”

    向珍珠抱臂向北堂雪走来,瞥他一眼懒得说话。

    三满将马车停好之后,走到阿庄跟前,熟稔的拍了拍他的肩膀,倒是一副大哥的模样的道:“大叔和婶子呢?”

    阿庄笑了几声,喜气的道:“我阿姐生了对双胞胎,我爹娘去探望了,让我留看着酒楼。”

    “哟,好福气啊!”

    三满也跟着笑起来,二人皆是一副自己当了爹的模样。

    北堂烨摇头失笑,看来对这阿庄这家人也颇为信任,一间酒楼就这样扔给他们一家人照管,一年也才来一次。

    北堂雪跟着北堂烨走了进去,打量了一番大堂的布置,倒与王城那些酒楼全然不同,约有十来米长宽的的大堂之内,竟只零零散散的置了九张漆红木方桌。

    且就是这九张方桌,还是空空如也的,不见一个人影儿。

    只瞧着这布置,便能断定这东家确实没什么想将这酒楼办的多红火的打算。

    众人在楼里用罢了午膳,皆是忙起了各自的事儿来。

    北堂烨难得出来一次,又已是跟宫中告了假的,也不急着去验酒,左右要呆上几天的。

    便拉着北堂雪观摩着这处酒楼,不知为何,北堂雪隐隐觉得北堂烨像是对这酒楼的感情很不一般。

    西廷玉饭罢,显得很兴奋,拉着向珍珠和两位丫鬟做起了“游戏”,两位丫鬟毕竟人微言轻,只得臣服在他的傻威之,却不知他是与向珍珠说了什么,她竟然也肯同意陪他玩起了“游戏”。

    而三满和阿庄则一副兄弟重逢的模样,搬了条长凳,二人坐在大堂中长聊了起来。

    北堂烨领着北堂雪上了二楼。

    二楼总共只有八间客房,四面各两间,每间房前与栏杆都有着较大的距离,便又在每面的栏杆旁置了几张矮桌和木椅,坐在此处望景,却是再好不过。

    北堂烨却不坐,倚在精致的栏杆上,望着眼前的碧湖,声音带了些笑意:“小的时候,你身子不好,爹便带着我一人经常来这桃云山,后来。。。次数就渐渐少了。”

    北堂雪突然想起北堂天漠说,这是他与自己娘亲相识的地方,不免猜测一二。

    “爹娘在此处相识,难道娘亲是桃云山的人不成?”

    北堂夫人据说是难产而死,也是因此,北堂小女且即使被保了来,身子一直很差。

    所以,自打出生开始,北堂小女且也从未见过她的娘亲,而北堂家父子也不曾提起,又似不愿提起。

    北堂烨望了她一眼,不可查的叹了口气:“说真的,我也不知娘亲是哪里人氏,娘亲走的时候我还太小,小时候也问过爹,但是爹不肯说。后来长大了,我也不再问了。”

    北堂雪疑惑,天竟有不愿将结发妻子是何方人士告知儿女的父亲?这是什么道理?

    “我想大致是爹对娘亲感情太深,不愿提起她的事,未免伤怀。”

    北堂雪颔首,北堂天漠的专情,是人人皆知的。

    即使从不提起,但这些年都未娶,连小妾都从没纳过,已是最好的证明了。

    “娘亲叫什么?”北堂雪半晌问道,这才意识到,北堂小女且可以说是对自己的母亲一无所知,而这原因,却是因为打从她出生起,她身边的人都对她守口如瓶,只字不提。

    “月凝。”北堂烨不迟疑答道。

    “望月凝的这个月凝?”

    “恩,就这还是我无意中听阿庄的爹娘提起的,若是问爹,只怕又要拿鞭子了。”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