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景山口气冷淡,直直的打量着她。

    伤了他的人,就像这么三言两句化解掉,真是痴人说梦!

    “告官?我才不怕你们,是你们自己骑马不看人,就算告官,也是先告你们!”

    明景山对着十来个侍从挥了手,示意他们闪开。信步走到北堂雪面前,口气兴味:“呵呵,你可有证据吗?”

    他告官,还需要证据,知县一见他就可以直接宣布结果了,这样问北堂雪,不过是觉得这人有些意思,逗她玩一玩罢了。

    北堂雪指向身后几个被乱马所伤的人:“你们伤了人,还做不得证据吗?”

    话罢回了头,即刻傻了眼。

    眼前的人。 一身灰白缎袍,宽大的袖口处绣着精美的紫色牡丹图纹,袍内露出银色镂空木槿花的镶边。

    腰系玉带。手持象牙的折扇,只是这衣服便让人觉得富贵之气可见一斑。

    再见他头上的羊脂玉发冠,一头墨发束起, 浓眉一双泡在水银里的黑水晶,清澈明亮。只眼尾轻轻一扫,便让北堂雪觉得失神。

    那嘴角一抹若无的微笑,更是平添一抹风流,她呼吸一紧——好一张翩若惊鸿的脸。

    北堂雪自认来到这个时空,见到的美男实在太多, 有北堂烨那般的俊朗不凡。 有宿根的清朗阳光,有慕冬冷漠孤傲, 有四王爷的阴柔之美。

    但眼前这位却是能给人一种无法抗拒的吸引力。 特别是那双眼睛, 仿佛藏着无限的情思,偏又冷清至极,只怕心肠软些的姑娘,只是一眼便会陷了进去。

    北堂雪暗骂了声妖孽。掐了掐自己的手心,不敢再看那双眼睛。

    明景山将他的反应看在眼中。不由失笑,对着受伤的几人挥着衣袖道:“来说一说,你们的伤,是怎么来的?”

    几人惶恐的摇头,“小的方才没长眼睛,冲撞了明公子的马,还请明公子不要追究。。。”

    “我的伤是不小心磕到的。”

    “我,我也是。”

    北堂雪又傻了。

    “小鬼,听到了吗?”

    明景山用扇柄,敲了敲北堂雪的肩膀,让北堂雪抖了抖,反应还算快的闪开。

    看似没用什么力,却让她疼的龇牙咧嘴,这人还真是够阴的!

    等一等,明公子?

    该不会是那个在软香坊一掷万两的,只为一夜美人在怀的明景山吧?

    看这作风,还真是像。

    明景山见她走神,又好气又好笑,气的是竟有人敢这么不把自己放在眼里,笑的是北堂雪在这个关头还能走得了神。

    “你且说一说,这事情怎么解决?”

    北堂雪回神道:“我说赔汤药费你不同意,应该是你想怎么解决吧?”

    明景山被她呛住,也是,自己到底是想怎么解决?

    转眼看到她背后灵气不凡的小小花,眼睛一亮!

    “你身后是何物?”

    “。。。 只是一条稍大些的狗而已。”北堂雪也确实一直这么认为。

    “哦? 还真是无奇不有, 我平时竟还未见过此种犬类。”

    你没见过的多了去了,你以为你是百科全书啊!

    北堂雪腹诽着,只盼着北堂府的人赶紧来接自己,好歹充一充人数啊,别让她孤军奋战。

    “把它给我,便放你走。”明景山突然道。

    本就钟爱有趣之事,蓦地见了没见过的兽物,依照他的性子,不动上一番纳为己有的心思才见鬼。

    北堂雪一时没反应过来,“啊?”

    就这么容易放了自己?

    “嗷呦~”小小花用声音提醒着北堂雪,一副哀怨的模样——主人,你可不能真把我卖了啊。

    北堂雪晃过神来,不对,小小花怎么能送人呢。。。

    北堂雪抬脚便要走,他却先一步拦在了前面。

    “怎么,不愿意?”

    北堂雪抬头望向他,却像没听懂他的话一样:“既然公子不在乎那一点医药费,那也实在没办法了。”

    明景山眼光一闪,她竟敢驳了他的意思?

    这条道本就不怎么宽阔,被他和手一挡,还真是挤都挤不过去。

    住在山里的一些百姓,要进城也只有这一条路好走,一时间已有数十个人被堵在这个路口,却也不敢指指点点。

    北堂雪见这阵仗,脑海中突然出现一个词——强抢民女。不对,强抢民狗啊。

    “哼,我家少爷给你面子你别不识好歹 !” 一个长相粗鄙,类似家丁的男子说道。

    北堂雪不禁感慨少爷与家丁的区别还真是一目了然。

    明景山也不阻止他,半晌道:“ 我实是喜欢这东西,今日你将它留,我保你安然离去,若你执意不肯成全的话。。。”

    后面的话虽未说完,但傻子也知道是什么意思。

    自己喜欢便要夺人所爱? 这人还真是自大又自私。

    “公子此话差矣,难不成只要是公子喜欢的,就算别人不愿意,公子也还打算强人所难?说到成全,还请你开一面才是。”北堂雪的语气不卑不亢,挺得笔直的腰板自有一番这事儿没的商量的味道。

    小小花站在北堂雪削弱的背后, 觉得很感动。

    “嗷呦 ~” 为主人加油鼓劲儿。

    “你以为我家少爷跟你商量你就把自己当什么人了, 告诉你,把这个畜生抓走,再将你送官,也是合情合理!”

    什么?抢了她的东西还要将她送官?还合情合理?

    这究竟还有没有王法了?

    北堂雪后面一位挑着菜筐的老大爷, 扯了扯她的衣袖小声道:“这位小公子,不如就给他吧,看你应该是外地来的吧,眼前这位可是兵部尚书家的大公子明景山, 惹了他你可没处儿讲理去。。。”

    还真是那个纨绔子弟,真不知明水浣这般温柔,知书达理的女子,怎会有这么一个市井无赖的泼皮哥哥。

    北堂雪转头对老翁道:“ 这位大爷,没事儿的,我就不信还没王法了不成!”

    若她是个贫苦人家也就罢了,可她的身份。总还不至于连一个宠物都护不住吧,她就不信,这事闹大,他能捞到半分好处。

    老翁布满皱纹的脸上有些着急,稀落的眉毛皱了皱道:“不是,主要是我赶着去城里卖菜,您不答应他,我这过不去啊。。。”

    北堂雪嘴角一抽——大爷您还真是实诚啊。

    看了看后方越来越多的人,也觉影响不好,她是存着拖延的心理的。可这些靠山吃山做些小生意过活的人,显然是耽搁不起的,若不能赶在午时前进城。这一天的菜怕是卖不掉多少了。

    “小鬼,考虑的怎么样了?本公子可没多久时间跟你耗去。”

    望了望明景山自大的模样,计上心来。

    这办法虽有些得罪人,但也好让他死心,反正自己身着男装。只要她不说自己是丞相府的小女且,谁又知道呢?

    北堂雪抬首望向他,“不是我不给你, 而是我给你你也带不走。”

    “平生我最不喜两种人,一是不知好歹,二是目中无人。”明景山呵呵笑了两声。“区区一个宠物,我带不走?”

    北堂雪在心里暗笑几声,得。你最讨厌的两种人,你自个儿全给占了。

    北堂雪继续道:“这东西脾性很怪,你定是驯不了它的,万一伤了人可不好了。”

    “ 你驯的了本公子却驯不了?”明景山漂亮的眸子微微眯了一眯, 眼底冒出了些许怒气。

    北堂雪见状得意。就知道他得上这激将法的当。

    “不如,公子便试一试。 若是你驯不了它,便放我们离开。”

    景山自然不信自己不如一个小鬼,前年围猎,一头猛虎都死在他的拳,何况这个东西?

    果然,明景山颇为不屑的扬起巴:“若是我驯服得了它,又该如何?”

    北堂雪双手抱臂,毫不在意的道:“悉听尊便。”

    明景山听着这胜券在握的语气,不由得打量着眼前比自己矮了两头的瘦弱少年,这样细细看来,忽觉眼前陡然一亮。

    只见他肤色雪白,双眼满是自信的神采,如新月清晕,漂亮的嘴角往上勾出一个利落的弧度,却不会显得乖张。

    这眉眼和神情让明景山愈加肯定在哪里见过。

    几不可见的闪了闪眸光, 带着桀骜的笑意道:“如此甚好,若是我赢了,你和那头家兽都得跟我回去。”

    北堂雪闻言不觉一怔,莫不是眼前这人还是个断袖不成?!

    亦或者自己触了他的逆鳞,他要把自己带回去泄愤?

    北堂雪想了想,觉着后者的可能性大些,想到这里不由感叹还好小小花不会输,它的能耐她还是知道的。

    殊不知,小小花的能耐她确实不知道多少。

    “我答应你。”北堂雪的表情依然镇定,“你和它谁先倒就算输,点到为止,不可杀手。”

    “哈。。。” 明景山嗤笑了一声,不屑的撇开了脸。

    北堂雪摸了摸小小花的头,用眼神知会着它:“不许伤人听到没?”

    小小花挥了挥尾巴点头,从北堂雪身后跑了出来,趾高气昂的看着明景山。

    明景山望着它,眼睛越来越亮——果然不是凡物!

    头微微低了低看向北堂雪:“ 那么,现在可以开始了?”

    北堂雪点头闪到一旁, 明景山望着眼前约莫有半人高的猛兽,几乎能确定自己一脚就可以将它踢得站不起来。

    小小花一副牛逼哄哄的模样,打了个哈欠。

    明景山见状轻笑一声,低声道:“小东西,待会儿本少爷便带你回家。”

    说话间,以一种极快的步法,往小小花移去, 然而小小花只是直勾勾的望着他, 一动不动。

    这表情在围观的众人眼中,都觉着它这是被明景山的气势给吓着了,身后的家丁们, 已开始欢呼出声。

    北堂雪暗叹道,家世显赫,有一幅好皮囊,武功上乘,该是标准的优质男,可怎偏偏就这么恶趣味的一副性子。

    令众人咂舌的是,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明景山已经——被小小花用两只前爪给死死的按在了地上。

    “嗷呦!” 小小花冲着北堂雪挥舞着尾巴。

    周围寂静的仿佛连一根针的声音都藏不住, 方才还在欢呼的人,脸上的笑意还未来得及完全消失。

    事态转变的实在突然,似乎没几个人看清楚经过, 自然也包括北堂雪。

    只记得明景山到了小小花眼前的时候, 一秒便被按到了地上,速度之快已然不是肉眼能分辨的出。

    然而明景山却很清楚,就在那短短的时间里, 它竟跃到了自己的上方,自己还未来得及惊讶便被这股巨大的力量给冲击的倒在了地上。

    但他却只觉得明明就是被它的前爪微微一碰。 怎会就有如此大的冲力? 若是它用尽全力,他绝对相信自己会被那股可怕地力量撕裂成碎片。

    明景山忽然有些后怕。

    “还请公子愿赌服输。” 北堂雪淡淡开口,神情中不含一丝奚落之意。也无得意的神色。

    小小花见北堂雪对自己摆手, 开心的往她身上扑去,柔软的爪子环住北堂雪的腰,大脑袋讨好的往北堂雪身上蹭了蹭, 自己这次可是很听话。表现的很好,抱一抱主人,主人应该不会再打自己了吧?

    “啪啪啪!”北堂雪毫不客气往它头上拍去,小小花赶紧松开了爪子,委屈的哼唧了几声, 干嘛又打自己。 而且这次还打了三次。

    北堂雪见他不语,也不等他的回答,带着小小花转了身。围观的人都不自觉的为她让开了一条路。

    家丁们这才反应过来, 赶忙上前去扶起明景山。

    明景山捂着发疼的胸口直起身来。

    等着进城的百姓,各自散开,不再多做停留。

    毕竟,明家的笑话可不是他们该看的。更不是他们看得起的。

    但明面是不敢说, 这背地里就不知道被传成什么模样了。

    明景山却不在乎这些。 直直的盯着那个青色的身影,和跟在她身后讨好的晃着尾巴的异兽,眼中闪过一丝势在必得的精光。

    好看至极的嘴角更是勾出一抹惑人心神的冷笑。

    “少爷,要不要小的。。。”明全不敢想象自家少爷吃了瘪,还能笑的出来。

    明景山刚想点头,抬头却见枫林深处隐约一顶紫色宫撵晃动,皱了眉道:“回府。”

    明全不明所以,少爷有仇必报的性子,今日怎就变了样儿了?

    明景山扫他一眼,道:“来日方长。”

    北堂雪其实心里不是不怕的,毕竟这么多人,她一个弱女子,来硬的,吃亏的肯定是她。

    所以见没人追来,这才是松了口气。

    可一抬眼便见前方一行人马缓缓走来,侍卫在前,高高的步撵珠帘垂,看不清里面的人,虽不似明景山那般莽撞,却一眼就能看出不是寻常人家。

    之所以没做轿子而乘了步撵,很明显是来赏景出游的。

    看来这西山枫林的美景,欣赏它的人还真不少。

    北堂雪叹了口气,折身转了头至另一条小道上避开,免得再惹什么麻烦。

    同行的百姓见状,也纷纷效仿。

    北堂雪有些哭笑不得,这古代的尊卑天差地别,还真是让人没办法。

    “你,过来。”有侍卫的声音传来。

    北堂雪望着那指向自己的长枪,觉得今天出门没看黄历是件大错。

    她究竟是找谁惹谁了啊。。。。

    “这位大哥是在喊我?”

    侍卫虎着一张脸,“不是你是谁啊,快过来!”

    你让我过去我就过去,你当你是谁啊。

    想是这么想,说当然不能这么说的:“敢问是有什么事吗?”

    侍卫现出不耐,和另一个几步来到了北堂雪跟前:“我家主子让你过去你就过去,别那么多废话!”

    话落,一人一只胳膊,将她禁锢住。

    小小花吼了一声,刚想有动作,便被北堂雪的眼神摄住。

    小小花今日已经惹了祸端,可万不能再出什么乌龙了,她倒要看看,究竟是谁要见她?

    半拖半拉的将人拽到步撵跟前,二人便放开了她。

    北堂雪疑惑的往里面看去,然珠帘密碎,在光线的折射又泛着光芒,实在窥不得半分里面的情形。

    步撵之上的珠帘轻晃,伸出一只雪白的手来,冲她招了招。

    北堂雪登时呆住。

    谁能告诉她,这究竟是什么情况?

    难不成自己这身男装衬得她整个人特别的出彩不成,在这深山之中,得了某位出外赏景的富家小女且青睐?

    可,这桥段美固然美,她却是位如假包换的女儿身啊。

    北堂雪咳了咳,“这位姑娘,你是不是认错人了?”

    “这位公子生的好生俊俏,不知可有婚配呀?”较弱低迷的声音响起,让北堂雪起了一身的鸡皮疙瘩。

    不觉瞪大了眼睛,还真让自己猜对了!

    北堂雪硬着头皮道:“姑,姑娘,我早已婚配。。。家中妻儿还在等着我回家吃中饭。”

    步撵内传来刻意压低的笑声,轻轻拨开了珠帘之后,笑声放大:“瞧你这幅死相,还真以为自己有多了不得的魅力啊?”

    北堂雪看清面前的人,顿时目瞪口呆,反应过来被气得跳了脚:“好你个小凉子,竟然敢耍我?”

    华颜扶了扶因笑的太过而晃动的宝钗,半晌才止住笑意:“上回在北堂府,你不是还扮鬼吓我?我这是以其人之道还之彼身罢了。”

    “那分明是你偷了我的山海经好不好,我都还没看完那一卷!”北堂雪越说越气。脸色微微发红,女儿家的娇态暴露无遗。

    步撵旁马上的肖远一愣,他说呢,公主何时结识了这么一个玉面小公子,原是位姑娘。

    “啧啧,什么偷不偷的,说话这么难听。。。来,上来。”

    北堂雪白了她一眼,抓住她的手,上了步撵。

    “还生气啊?”华颜将冰镇的一只荔枝放到她手中。笑嘻嘻的道。

    也就方才知道被耍的那一瞬怒气挺旺的,其实想想又没什么,她这人虽然记仇。但绝对不是对朋友。

    北堂雪将荔枝剥开,忽地想起来,“对了,有人要来接我的,别待会找不到我干着急!”

    华颜点了头。吩咐人掉了头,又对一侧骑着马的肖远道:“肖远,你看着些,若遇到北堂府里的人,知会我一声儿。”

    “我来了也一个多时辰了,咱们就回去得了。总共这里回王城就一条路,与他们错不开的,放心吧。”

    北堂雪点了头。隔着帘子往外歪着头看了一眼,好奇的问道,“嗳,这个可是禁卫军统领肖远?”

    她注意到,华颜对他说话用的是我。而不是本宫,可见关系匪浅。华颜点了头。“是他,我们自小一起长大。”

    相传王城风靡万千少女的有四人,北堂烨、明景山、太子、肖远。

    北堂烨是自己的亲哥哥,北堂雪当然要拍拍胸脯表示认同的。

    至于明景山,刚刚见过,撇开性格不谈,也不得不承认是万中无一的美男子。

    那个草包太子,就没见过了。

    肖远,刚刚也没来得及怎么仔细看。

    北堂雪私心觉着,其实宿根也能排进去的,只是他不似这四位这么高调,活在别人的瞩目,没怎么被民众发掘而已。

    华颜见她似乎是在走神,晃了晃她的胳膊:“上回还欠你们一顿饭的,今日还你如何啊?”

    北堂雪回了神,对上回桃林的事始终觉得害怕,“别去挽仙楼了。”

    华颜应,也没问为什么。

    北堂雪脑海中却浮现姚敏的脸庞,总觉得她跟那个怪怪的铁面人见面,这件事压在她心里太久,觉得始终想不通,横竖不对劲儿。

    “你可知姚敏有没有什么。。。比较,比较奇怪的朋友?”

    相信视姚敏为眼中钉的华颜,对她应该多少比自己了解。

    华颜呷了一口茶,眼角微微上翘,悠悠的道:“有我在,谁人敢和她做朋友?”

    北堂雪闻言一口花茶没咽去,呛得咳嗽个不停。

    华颜帮她拍着背,无奈的道:“喝个茶也不会喝。。。”

    北堂雪缓过气儿道:“你也没必要在她身上浪费功夫了,我问过我哥,他对姚敏真没那个意思。”

    华颜撩了撩发,得意的点头:“我自然知道他是看不上这等庸脂俗粉的。对了,你突然问起她做什么?”

    “没什么,随口这么一问。”北堂雪犹豫了一会儿,却还是没将姚敏的事情说出来,反正同自己无甚大干联,且这传出去对她一个未出阁的姑娘家确实影响不好。

    损人不利己的事儿,她才不会去干。

    “子烨。”

    步撵停,传来肖远的声音。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