几人神情几变,一来觉得没了听觉还能拿到最优实在令人惊诧,二来是震惊与怎会有人能如此轻描淡写的说自己“聋了”,且还一直这么冷静!

    田连惋惜的简直是要去撞墙了,这么好的一个苗子,竟然是听不到了!

    君姑姑见多识广,笑着道:“你不必如此激动,这被相克食物所致的失聪,是有药可医的,消不了一个月,便可恢复听觉。”

    北堂雪知她在说什么,点头道:“这算不得什么大事,枸杞和菊熬药喝上些时日便无碍了。”

    君姑姑眼神一闪——这丫头既然知道的这么清楚,想必是不可能不知道那两种食物相克。。。又怎么误食了?余光扫见她面色坦然,眼神清澈见底,心隐隐有了计较,只怕是遭了人算计。

    田连一听能医治的好,这才松口气,瞅了瞅北堂雪是越看越喜爱,道:“我方才与向子南有个约定,若是今年有人能超越了明小姐,我便收她为关门弟子,你可愿意啊?”

    向子南瞪他一眼,“哼,自己想将人家收到门便是了,还拿我的话当借口,平时怎没见你如此守约了!”

    田连现在心情极好,也不与他争辩,忽然想起北堂雪现在听不到。又在纸上将原话抄了一遍,递给她看。

    北堂雪受宠若惊,觉得摊上了天大的便宜,自己何其有幸,竟是能拜得史上留名的琴师田连为师!

    当即点头,“多谢田先生厚爱,待我痊愈,定登门行拜师礼,正式拜先生为师!”

    田连却是摇头,似乎是怕拖久了人没了一样。“我不好那一套繁文缛节,什么礼数不礼数的,你若是愿意。今日便在丁香院让祭酒见证,敬一杯茶便可,你看如何啊?”

    北堂雪见他如此爽快,越发觉得开心,“好!一切全凭师傅做主便是!”

    田连被这师傅二字给乐的不行。觉得这个徒弟遇见的太晚。

    本欲离去的众人,皆被此事惊住,觉得这才是今天高-潮中的高-潮!

    田连竟然收了关门弟子,关门弟子是什么意思,就是以后再也不收徒弟!

    且田连虽在国学院中授琴艺,但面的学子们最多一个月才有幸见他一次。自有别的先生教授,学子们最多只能称他一句先生,师傅二字自是差的太远。这般说来,北堂雪则是他第一个弟子,最后一个弟子,也是唯一一个弟子!

    明水浣远远望着筑台之上奉茶的北堂雪,咬紧了牙。

    **

    “怎会啊?我们几个也没事啊。。。”人都走了差不多的时候。华颜几人都还留在三楼之中,是觉得北堂雪这事来的蹊跷。

    北堂雪知她的意思。“那盘银耳。。。里面放了蜂蜜,只我一人吃过。”

    慕冬抬眼望向她:“知道是谁?”

    北堂雪觉得自己已经适应了“聋人”的环境了,懂了慕冬的意思,却并不想将明水浣说出来,毕竟没证据,还得惹来一堆麻烦,今日她抢尽了明水浣的风头,且还捡了一位好师傅,觉得已经报了仇了。

    “殿多虑了,不过是巧合罢了。”

    周云霓闻言只觉庆幸,还好自己没吃,不然的话叫她什么都听不见,那最差的定是要落到她的头上去了,却又打心眼里嫉妒北堂雪的好运气。

    慕冬见她不愿说,垂了眼睑,不再说话。

    几人拜别了君姑姑出了丁香院的时候,遇到了明水浣。

    她浅笑着走近,一脸的真诚:“北堂小姐可真是一鸣惊人,今日得了最优,真是恭喜。”

    北堂雪一笑,凑到她的耳边,“呵呵,真是抱歉,让你失望了,还得到了你想要的。”

    明水浣身形一僵。

    **

    北堂雪“聋了”的消息让北堂天漠吓得够呛,非得将李太医请了过来,得了他的准话儿说没事,这才放心来。

    接来的日子里,北堂雪几乎是足不出户,自然也不知道如今的自己已经声名大噪。

    再说一说丁香文学宴的其它三项,棋项的最优竟是真的让华颜夺了去,而诗项最优还是在明水浣的头上,画项是由一副长河落日图胜出,正是白泠泠所画。

    几年来的丁香文学宴总算是有了变化,不似三年来,丁香宴后讨论的皆是明水浣,今年众人口中的主人公,成了北堂雪。

    且不知是谁将她参赛当日暂时聋了的消息说了出去,一时间更是让众人惊叹不已,传为了天人。

    酒楼茶肆。

    “当日我见了北堂小姐,一身的白衣静静的坐在那里,眼睛都没睁开,一首《阳春白雪》来,叫几位先生都惊叹不已!让田连先生当机立断当众收为了关门弟子!”

    “就是不知长相如何啊?”

    “长相也是人间绝色!绝对让人过目不忘!”

    “切,都被你给说了仙儿了。。。不过也是寻常女子罢了,不过就是生了副好皮相,有了个好家世罢了,从小习琴,弹得好也在情理之中!”

    “你说什么!你敢侮辱北堂小姐?”

    “就是,你说的轻松,你能在什么都听不见的情况奏出一首完整的曲子来吗?”

    “哼,真是口出狂言不知所谓,能被田连先生看中,又岂能是寻常女子所能比的。”

    先前开口的人觉得一瞬间成了众人公敌了。

    --

    “小姐,六王爷来了,现在凯旋亭等着您过去呢!”

    璐璐正坐在北堂雪的房中,有模有样的替她把着脉。

    北堂雪现在已能听到声响,只是必须离的很近才行,听到宿根来了,这才抬起了头:“在哪儿?”

    “在凯旋亭呢!”

    “好了知道了,我待会过去。”转头看向璐璐,“我还需多久能痊愈?”

    “就这一两天的事儿了,说不准半个时辰后便恢复了。”

    北堂雪神情一喜——她可真是怕了这种什么也听不见的感觉。

    “走,咱们去花园赏花去!”

    璐璐起了身,北堂雪自然没瞒她自己同宿根的关系,便调笑道:“是赏花还是见人呐?”

    北堂雪疑惑的回头,“你说什么?”

    璐璐抿住笑,“没说什么,没有。”

    --

    “六王爷,您今日怎得闲来了北堂府?”

    “偶然路过”的周云霓见宿根独自坐在亭中,提步走了上去,每一个动作都风情无限,让人移不开眼。

    宿根冲她微微点头,将视线转到荷塘中去,如今已是一塘碧绿,上面托着几十来朵尚未开放青里带白的细长花苞,映着满塘的碧水,就像一个个独站高阁看风景的白衣**,不搽粉黛。自然白净,丝毫没有一丝人间烟火味,一阵凉风拂过,淡淡幽香扑鼻。

    几只蜻蜓张着在阳光显得几近透明的翅膀,安静的立在上头。

    周云霓坐到栏杆旁,扫了一眼宿根的侧脸,便觉心跳快了几分,见他左手边一个白玉鱼缸,低了低头望去,竟是两只玲珑娇小的鱼儿。两眼中间鲜红如同鸡冠,其余皆是银白色,尾巴更是近乎透明。

    “六王爷。这是什么鱼?”

    “红头白龙睛。”

    周云霓点头,一看便知这鱼十分难寻,“可是,可是送给表妹的?”

    这些日子宿根回回来都会给北堂雪带上礼物,虽然都是些解闷儿的小东西。却都是花了不少心思的,周云霓看在眼里,觉得十分不舒服。

    宿根嗯了一声,“她如今听觉还未恢复,未免会觉得不安,我便想找些其它的东西转移她的注意力。”

    周云霓咬了咬唇。想起吴妈的话来——就算他对北堂雪有意又如何,如今什么都还来得及,只要她肯功夫。人是谁的还不一定呢!

    想到这儿,心情平复了不少,将视线放到花丛中,指向那一片鹅黄色的花丛,忽而惊喜的道:“呀! 那莫不是鹤望兰么?”

    宿根循着她指的方向望去。果然见那处大致有十来株一米多高的鹤望兰开的十分明丽,色彩夺目。宛如一只只仙鹤翘首远望。

    鹤望兰可是极其难养的,又怕暴晒又需要阳光,且极不抗寒,就算是护理的极好也是需要四五年后才能开花。

    “这鹤望兰我只在书上见过的,真不曾想今日能有幸亲眼一窥真容。”周云霓微微一笑,神情柔和入骨。

    宿根微微点头,“鹤望兰在卫国确实难见,想来周小姐在西宁长大,应不是第一次见这鹤望兰吧?”

    周云霓神情一滞,随即笑道:“确实是第一次见。”

    宿根扯开嘴角一笑,不再多言,起身离开了亭子,走到了一丛蜀雪花前,望着含苞待放的花朵,眼中含着笑意。

    她就如同这待放的花朵一般,一日比一日愈加光彩夺目了。

    蜀雪花俗名一丈红,要说这花有何独特之处,便是特别的抗寒,喜光,极易成活,不择土壤。纵使你把一株幼苗随意扔在某个角落,只要有土壤,来年它都能开得一副昂首挺胸的模样出现在你眼前。

    花茎直立挺拔,丛生,但从不分枝,花茎上有绒刺,给人固执且坚韧的感觉。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