周云霓见状气从心来。瞥了北堂雪一眼,阴阳怪气的道:“表妹对别人的孩子倒是亲的很,对我这表姐竟是显得生分至极。还真不是常人所能及的。”

    北堂雪轻笑了一声,将小晴晴递给了云实,“抱晴儿回去,该吃奶了——”

    云实小心的接过,抱着小晴晴回了小红那里。

    北堂雪这才望向周云霓,“周小姐今日怎得闲来了我这里,不去六王府?”

    自打上次周云霓来她院中大闹一场,打了垂丝之后。绝非在必须的情况,北堂雪从不以表姐称呼她。

    周云霓也习惯了她周小姐周小姐的喊,听她话中有话。是指的她近来日日去六王府的事情——她是存着趁虚而入的心思的,但最多也就是在花厅喝了一杯茶,连宿根半个手指头也没瞧见过。

    这般被北堂雪提起,不由便觉得没面子,挺直了腰背掩饰尴尬。换上了一副讥讽的声音,“表妹消息既然这么灵通,想必也该听说了城中最近传的最开的一件热闹事儿吧?”

    北堂雪哪里听不出她是有话等着自己,偏偏不愿顺着周云霓的意思问去,“城中的谣言素来是以讹传讹,我不爱刻意去打听。自然不比表姐知道的清楚。”

    周云霓被她阴着损了一把,脸上的笑终究挂不住,愤愤的瞪了北堂雪一眼。冷哼了一声:“表妹向来牙尖嘴利,但聪明如表妹总不该不知我指的是什么吧——未过门的六王妃未嫁先失宠,被六王爷冷落,可是近来城中百姓茶余饭后所津津乐道的事情。”

    堆心一咬唇,暗自瞪了周云霓一眼。近来小姐跟六王爷确实是闹僵了,她们谁也不敢在北堂雪面前提起。可真是不知这位表小姐怎生就长了这么一张唯恐天不乱的嘴!

    北堂雪在心里叹了句坏事传千里,也估摸着传的这么开只怕也少不了周云霓的一份功劳,她跟宿根的事情她比谁都清楚,二人都默契的觉察到是该冷静一番好好梳理梳理情绪,矛盾的确是产生了,但冷落二字倒是将她生生造就成了一副可怜的怨妇形象,未免太不符实。

    “哦。”北堂雪轻轻点头,一副‘原来如此,我知道了’的模样。

    周云霓终于知道什么叫做人气人气死人了!——“你!”

    北堂雪深知如何能让一个人抓狂,且对方还是一个胸大无脑的周云霓,毫无难度,屡试不爽。

    见周云霓眼如此,不由更滋生了恶趣味,咧嘴一笑,无害至极:“表姐不必为了这不足为道的讹传如此气愤,说来我竟不知表姐对我的事情如此在意,真是受宠若惊,可谣言止于智者,区区小事罢了,表姐还是宽心吧。”

    周云霓脸色由青变白,再由白变黑,胸口剧烈的起伏着,开口欲言却不知该说什么,一时又羞又气。

    堆心和光萼互看一眼,想笑又不敢笑。

    争香捂着嘴巴肩膀笑的抖了起来——还好自从上次挨了一顿之后,她便绝了助周为虐的心思,转而弃暗投明,不然就北堂雪这张让人无言以对,气死人不偿命的嘴巴,怕是她要吃不少哑巴亏了。

    “哼,你同我在三言两语之中占得上风又如何,真有本事就不会被外人笑话了,若真的没嫁先被人家嫌弃了,到时哭的还不知道是谁呢!我送你四个字,好自为之吧!”周云霓说的义正言辞,慷慨激昂的模样,一挥云袖便转了身。

    北堂雪心觉得好笑,“周小姐,好自为之吧是五个字才对。”

    周云霓脚一顿,脸一红,“。。。”

    又听背后幽幽传来了北堂雪的声音,“正所谓礼尚往来,我也送表姐四字箴言——好走不送。”

    周云霓觉得一阵气血翻涌,强行压转身狠狠给北堂雪几巴掌的冲动,气冲冲的出了栖芳院。

    倒不是她多有克制力,而是她有自知之明,依北堂雪的功夫,若她真的动手,只怕最后一顿好挨的是她自己。

    午时过罢,北堂雪只身出了府。

    堆心知她想要一个人散散心,便没硬要跟着,只交待着早些回来。

    却不知北堂雪并非是去散心,而是接了午爰的帖子。

    二人平素甚少来往,毕竟身份差别太大,只偶尔一叙,彼此欣赏。

    约在了扬絮楼。

    楼前仍是紫色珠帘掩之,素手拨开之后,便有青衣女子上前,“北堂小姐,随我这边请,午爰姑娘现在厢房等候。”

    北堂雪一皱眉——午爰是如何得到这扬絮楼的客牌的?

    转眼望去前面带路的女子,这装束分明是扬絮楼中的统一装束,可这长相却是与午爰身边的合浔如出一辙,意识的问道:“敢问可是合清管事?”

    女子笑意从容:“正是,北堂小姐好记性。”

    “合清管事总该是见过午爰姑娘身边的侍女合浔姑娘吧?”话意不言而喻。

    合清略一颔首,“那乃是奴家胞妹,因受过午爰姑娘恩惠,执意相随。”

    北堂雪了然,这么一说,午爰跟扬絮楼的关系不错,倒也有理由可循,于是不再多问。

    行在前面的合清嘴角带笑——果不其然,这北堂小姐确是个心思玲珑的人儿。

    “不行,说什么都不行,若你执意不肯,我便托人花重金将你赎出来!”环形而建的厢房,最后一间房中有女子低泣的声音。

    另一女子叹了口气:“畇畇,有那幻魂香在,我的守宫砂又被遮住,没人发觉,也不会有事的。”

    “可 ,可幻魂香也只在你房中。。。之时有效,你平时总也免不了被那些臭男人占便宜。。。你何时受过这种委屈!”

    “待殿大业一成,我自然不会再呆在那里。。。你别再劝我了。”

    “殿,殿!你心中只有殿,我们说什么你都不听,你眼里究竟还有没有我们姐妹的情谊了!暖暖,你真的变了!”女子带着哭腔的声音提高,起身推门而出。

    “畇畇!”

    北堂雪这厢和合清行了一半,忽见自长廊的尽头冲来一个俏丽的身影。

    北堂雪意识的让开身子,近了却见那女子满脸的泪水。

    合清没有唤住她,对北堂雪笑笑道:“那是我们楼中的侍女,脾气向来最大,想必是在哪位客人那里受了委屈罢。”

    待北堂雪进了房后,便见珠帘攒动,一刻便露出一张安静的脸来。

    午爰给她的感觉向来是不卑不亢,淡然处世的感觉,像是无欲无求的女子,但转念一想,人生在世总有想得到的东西,只是有人表现的激烈,有人隐藏的好罢了。

    “午爰姑娘。”

    “北堂姑娘请坐。”午爰伸手示意,“说来已同北堂小姐两月未见了,近来可好?”

    北堂雪身边认识的人中也就数午爰最为稳重,较于华颜、璐璐白泠泠几人来说,午爰更像是一个知心姐姐的角色。

    本就是想让她开导一番自己的,也便不瞒着她:“什么都好,唯独有一事扰人烦心。”

    午爰是聪明人,不必她细说自然也清楚所为何事,外面的传言本就流传甚广,更遑论是什么事儿都能拿出来讨论的清楼妓馆之处。

    “六王爷是世上少见的好男儿自然不必我多言。”

    北堂雪淡淡垂眸,“所以,是我太贪心了对不对?连受到一点点怀疑都容不得。”

    午爰笑着摇头:“贪心不过是因为在乎,你只是太爱钻牛角尖,感情本就复杂十分,为何你非要理得这么清晰呢?若是真的理的清楚,这世上就不该有这么多痴男怨女了。”

    她,不就是如此吗?

    北堂雪不知如何作答,她确实是一心想着要将脑海中混杂的思绪理清楚,但是却不知从何理起。

    午爰轻轻一拨琴弦,道:“就像一首好的曲子,本不该被框制住,否则便失了真谛——同是曲子,却都不同,同是感情,每个人的看法也不一样,这本没有对错之分,端看你如何对待了。”

    她素手抚音,音符流转,却是北堂雪从未听过的曲目。

    一曲过罢,北堂雪将视线从琴上移开,“这是何曲?”

    午爰低笑了几声,不答反问:“你觉此曲如何?”

    “行云流水般不羁,却又偏偏使人柔到了心里去,当是极妙的曲子。”

    午爰嘴角笑意不减,“其实这不过是我临时起意一奏罢了,未过多去思考。”

    见北堂雪眼中浮现讶色,又道:“只要是好曲,何必去在乎曲名,真正对你好的人,你心中应也有考量,切莫因小失大。你或许会认为他的多疑让你心存芥蒂,但你的固执又实在无法动摇——但这些,并非最紧要。”

    北堂雪意识的脱口而出:“那什么才是最重要的呢?”

    “情投意合。”

    北堂雪心中一荡,觉得长久以来的迷茫被什么东西击中。

    午爰喝罢半杯茶,漫不经心的道:“昨日听一位大人醉后谈起允亲王有意谋反,可将我们楼中的姑娘吓得够呛,连给他灌了三碗醒酒汤,人醒了之后惊出了一身冷汗,被有心人传到宫中,只怕是——”

    有些事情大家心里都有数,但就是不能说的禁忌。

    北堂雪微微回神,“这些话自然是不能在明面上说。只怪这一位生了一张不把风的嘴。”

    午爰微微一笑,口气带了些苍凉,“这些大事,我这种清楼女子也只有听天由命的份儿,如同水上的浮萍,日后王城真要如何了,竟也不知该往哪里去。”

    北堂雪听她语气感伤,安慰道:“此话还言之过早,毕竟都还是大卫的子民,两边不管是谁得势。应都不至于过度祸及子民。”

    午爰却是摇首,“若是宫中得势自然是好,可我私听闻那允亲王却是不折手段的。背地里不知做了多少伤天害理之事,我们楼中的一位姑娘的亲弟弟便是被他强行掠去培养成了死士,那姑娘的一家全被灭口,只有她得幸存活。。。如此残虐之人,怎堪担负天大任?”

    北堂雪眉头一皱。她对攸允的印象本就极差,眼更甚。

    “允亲王虽蓄势待发,身上背负的是谋逆的罪名,但毕竟不得民心,届时两军开战,胜负都是未知。”

    她还能说什么呢?总不能说北堂家保持中立。见机行事追随强者?

    “有北堂丞相和北堂将军在,身后是北堂家百万大军,相信必能歼灭贼子。还我大卫安宁。”

    北堂雪冲她复杂一笑,垂首过半,忽而有些哭笑不得。

    午爰眼神微动。

    忽然一阵脚步声传来,珠帘一阵响动之后,几个青衣女子进了房。

    为首的一位生的妩媚。像是有些焦急,凑到午爰耳畔。用只能两个人听到的声音道:“不好了,畇畇她收拾细软说要离开扬絮楼,眼在后门和姐妹们僵持,说是非走不可!”

    午爰目光一恍,即刻起了身,对北堂雪报以歉意的笑容:“北堂小姐,眼有急事,便先失陪了。”

    “午爰姑娘先去忙吧。”

    直待午爰跟几人急慌慌的出了房门,北堂雪脸上方现出思索的神情。

    若是她此刻再觉察不到午爰身份的可疑,那便是笨到家了。

    看方才那情况,她不止是同合浔姐妹二人关系极好,甚至是跟整个扬絮楼里的女子关系都不错,且方才那几人看向她的目光分明带着尊重的意味。

    北堂雪眼前忽然闪过保元殿的宫宴之上,那十二名扬絮楼女子为首的那一位,蒙着面纱,额间描着花钿奏的一曲凤求凰。。。此刻与午爰的身形融合在了一起。

    难道她真的是扬絮楼中之人!

    扬絮楼很明显是个销金窟,去宫中表演都要看心情,难请至极,又兼做这酒楼的生意,说楼中的女子个个过着大小姐的生活也不为过。

    最大的疑点来了——有这样一帮朋友,午爰为何还要去软香坊那种地方,看她心性,绝非水性杨花,乐意沉迷清楼生活的女

    子。

    那么,就是有目的。

    每个人的经历不同,性格不同,所谓目的也万万种,要她猜测,她还真的猜不出来。

    但唯一能肯定的是,她对自己没有恶意,如果真的有只怕早就动手了,至少目前没有。。。

    北堂雪重重叹了口气,觉得不管是在灯红酒绿的现代,还是在时空错乱的当,只要有人在,便有无穷尽的尔虞我诈,不经意间便能发现一个人,远远不似表面来的那么简单。

    她虽对午爰没太多情谊,也并非彻彻底底的坦诚相对,但从未刻意欺瞒过她什么,如今忽然发现不对劲,未免觉得心里有些不舒服。

    叹一口气,起身行至廊前,栏温泉雾气萦绕。

    为了方便宾客观景,栏边都设有石凳,北堂雪一落座,便觉有些凉意袭来,还未入深秋,石凳上还未被套上柔软的毛坐,自然发凉。

    双手交叠与栏杆上,巴搁了上去,一阵秋风乍起,一池的莲叶不住的颤抖,温泉冒出的白气被风吹开,散到了北堂雪眼前,给她的双眸沾染了些许雾气,乍一看像是蓄了泪在里面。

    北堂雪浑不在意,眼睛一眨不眨,心中思量的是要不要主动跟宿根认个错?

    在马车里,她的反应的确太过,她在门前还说了那么多伤他的话,第二天听人说,那一夜他都站在那里没走。

    午爰说的对,不必要事事都要钻牛角尖。

    每次二人有矛盾,都是他来哄她,现在想一想,自己是不是真的太任性了?

    想到宿根平日里的好,越发觉得自己对这段感情一直都是只得到,没怎么付出过。

    她是真的不知道该怎么去爱一个人,她现在明白了,要学着怎么去爱一个人。而不是因此为理由让宿根一直迁就她。

    她有她的固执,不想动摇,宿根应该也有自己的不安,他那样的环境长大,患得患失也可以理解。

    忽然觉得一切都是那么简单,本不似她想的那么复杂,是她小题大做,自寻烦恼了。

    思索间,忽听一个微醺的声音传来,“小鬼。”

    北堂雪吓的一抖,却见明景山不知何时坐在了她的身边,单手支在栏杆上,眸光带笑的望着她,黑眸犹如耀眼的晶石,一如既往的惑人心神,身上带着酒香。

    北堂雪对他印象差到不能再差,成日里就知道捉弄调戏与她,让她防不胜防,一皱眉:“你何时过来的?”

    “你想事情太入神,我来了半晌了。”

    北堂雪不置可否,淡淡扫了他一眼,起了身同他错开一个位置的距离。

    明景山轻笑了一声,“这么怕我?也没见你对谁这么防备过。”

    北堂雪看也不看他,“怪只怪明公子举止太异于常人,让我实在没办法拿对待正常人的方式对待你。”

    “哦?这么一说,我在你心中的地位也非常人能比的了?”

    北堂雪扯开一个假笑,“厚脸皮和曲解语义的能耐确实非常人能比。”

    明景山像是没听懂她的意思一样,“总之我在你心中是不同的。”见北堂雪想要开口又抢在前面道:“小鬼,别想不承认——”

    北堂雪只觉无语,“我没想不承认,我只是想说西街街头的叫花子爷爷,在我心中也是不同的。”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