扛着北堂雪的男子闻言兴奋不已,忙将人放到了地上。迫不及待的便开始扯她的衣衫。

    “恩?!”带着威胁的声音响起,那男子手动作一顿,扭脸赔笑道:“嘿,我怕大哥嫌麻烦,先帮大哥把衣服给脱了,头回一定是要给大哥的。。。”

    为首的男子闻言哈哈笑了两声,弯身来,粗鲁的扯掉了北堂雪外套的那件锦缎绣花短襟,盛着银子的荷包掉落了出来,男子捡起打开。两眼放光的清点了一番,“哟,不少银子呢!”

    “大哥。这是什么啊,是不是宝石啊?” 灰衣男子伸手抓了几粒萤石,正是先前北堂雪放进荷包中的。

    为首的男子瞅了一眼,一巴掌呼在他的头上,将荷包系上。“去你妈的宝石,不过是破石头罢了!没见过世面!”

    灰衣男子忙不迭的点头:“还是大哥见多识广。。。”

    为首的男子哼了一声,跪坐在北堂雪身边,一脸的淫-欲,“今日可真是沾了大便宜了,这么标致。。。”

    说话间拿那粗糙的黑手在北堂雪脸上摩挲着。口水都快流了出来。

    躺在雪中的北堂雪被刺骨的寒冷唤回了几丝神智,隐隐觉察到有几只手在身上游走上,那种感觉让她意识的想抗拒。

    好像是几条恶心的毒蛇在她身上攀爬着。。。

    这个认知让她一阵恶寒。微微睁开眼睛却是一张狞笑着脏极了的大脸,在她眼前慢慢的放大,眼见便要印到她的脸上来。

    北堂雪霎时间清醒了过来!

    伸手推开了眼前的男子,往后匍匐了几步拉开了同她的距离。

    再看自己衣衫半解的模样,雪白的肩膀裸露着。心大骇——若再晚一点清醒过来会发生事情她真的不敢去想!

    “她醒了!”

    “醒的还挺快!我还以为得昏个个把时辰呢!”被推开的男子起了身,一边逼近她一边道:“也好。老子可不想上一个什么反应都没有的。。。嘿嘿,我劝你别白费力气了,也省得遭罪!”

    “你们休想。。。”北堂雪打了个冷战,又不着痕迹的往后退了几步,却见那男子忽然俯了身,伸手便抓向她的肩膀。

    北堂雪一惊,强自控制住颤抖的腿,转身想要逃,却被他一把抓住了脑后的青丝,一刻整个人便被甩出了三步开外。

    “啊!”北堂雪意识的痛呼了一声,扭脸看去,只见左肩已猩红一片,是被肩一枚尖锐的石子险些刺穿,鲜血正源源不断的往外冒,染就了大片的红雪。

    “臭娘们,敬酒不吃吃罚酒!这可是你自找的!可别怪我们不懂怜香惜玉了!”为首的男子啐了一口唾沫,转头对二人道:“一起上!”

    北堂雪摸到头上的银钗,紧紧握在手中,心脏紧缩着,一双染着冷气的杏眼盛满了恐惧。

    --

    此刻的龙华寺已被北堂烨快翻了个底朝天,寺中方丈得了消息震惊不已——丞相府里的千金在龙华寺中凭空消失了,若有差池整个寺庙都会被牵连也不无可能!

    不敢耽搁,当命了一百武僧前去四处探找。

    却根本没人想到去偏僻的后山。

    周荣琴怀有身孕自然不能一直随众人去找,被刘庆天遣了人护送回府,走的时候一脸担忧。

    “少爷,四处找了都没人,小姐该不会是已经不在寺里了吧?”堆心双手死死的攥着,手心都被掐出了血来,是觉得一辈子都没这么害怕过。

    北堂烨一皱眉,觉得不无可能,立刻让人带了守门的僧人前来问话。

    将北堂雪的样貌和衣着细细说了一遍,那僧人却还是摇头,“阿弥陀佛,小僧确实没见过北堂小姐出府,也没见到有可疑之人出入,今日香客并不算多,小僧记得很清楚,并未有生面孔。”

    北堂烨一握拳,眼见天色转阴,心急躁不已。

    “你们寺中只有正门一个出口吗?”

    那和尚想了一会儿道,“这倒不是,后殿还有一个偏门,但出去的话只能入得后山,山路曲折,少说也要绕两个时辰才能出山,且野兽出没频繁,所以根本没有香客会走后门,一来二去便被废弃了。由于无光师叔住在后山的缘故,所以也未上锁——”

    北堂烨眼睛一闪,“偏门只能通往后山?”

    “阿弥陀佛,若小僧没记错的话,确实如此。”

    “北堂霄,吩咐去,留几个人在寺中继续寻找,余的人全部随我去后山!”

    --

    北堂雪望着几人一副凶神恶煞的模样,越发觉得想逃出他们的魔掌只怕难如登天。

    三人显然不是第一次做这种事情,很聪明的从三个方向靠近北堂雪,将她围了起来。

    灰衣男子瞅准了时机,几步扑了上去,钳制住了北堂雪受伤的肩膀,将人直接提了起来,扯开干裂发黑的嘴唇得意的笑了一声,“哼,老子这就让你尝一尝什么叫做欲仙欲死!”

    话落,将人狠狠一推,撞到了身后的一棵两人环抱的大树,力气之大震的树上的积雪“唰唰”的往掉落,大片的砸在北堂雪的身上。

    男子几步上了前,伸手撕裂了北堂雪身前的一大块衣料,露出了浅蓝色绣着白兰的肚兜。

    北堂雪深吸一口气,眼睛果决。

    忽听身后同伴的惊呼声响起:“老大小心!”

    男子动作一顿,抬头望去北堂雪,但是,晚了。

    只觉眼前一股猩红的热流喷洒而出,脖子似乎被什么东西划破刺穿了过去。。。

    “你。。。”他错愕的瞪着一双眼睛,迅速消散的意识不允许他再多做思考。

    北堂雪颤抖着将握钗的右手收回,见他在自己眼前缓缓倒地,一双眼睛死不瞑目的瞪着,觉得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她真的杀了人了。。。

    一个活生生的生命就这么死在她的手里!

    不管之前了多么强的决心,不管做好了多么强的心理准备,可真的到了这一步才发现这种恐惧有多浓厚。。。

    “老大!”

    “啪!”响亮的巴掌声响起,将失神的北堂雪打回了神。

    男人的怒吼声几乎快要将她的耳膜震碎,“我要杀了你这个贱人给老大报仇!”

    强咽口中涌出的鲜血,北堂雪再次举起了手中的银钗——

    脑海里一个声音告诉她:不是他死,就是你亡,现在不是害怕的时候!

    那男子险险躲过,显然是有了防备,握住北堂雪的手腕,大力的一捏,骨头错位的声音传起。

    北堂雪痛的脸色一白,手中的银钗应声而落。

    另一个男子趁机从后面擒住了她的臂膀,“这么杀你她太便宜她了!让她尝一尝生不如死的滋味!”

    二人互看一眼,达成了共识。

    北堂雪挣扎不得,眼见身上的衣衫已被撕扯的四零八落,那男子冰冷的手凑到她的背后,便要去解那最后一层屏障。

    “畜牲!滚开!”北堂雪怕极,用尽了全身的力气也无法挣开半分,唇早已被自己咬破。

    唇上的痛意叫她维持住了最后一丝冷静,忽而低了头狠狠的咬向了那男子要去解她肚兜的手臂,两颗尖利的虎牙穿过劣质的布料,狠狠的扎进了皮肉中!

    “啊!”男子痛吼了一声,一把甩开了北堂雪直直退了几步。

    北堂雪趁后面的男子分神之极,一把挣开,克制住双腿的颤抖,朝着与他们相反的方向跑去。

    背后是男子的喝声,“快追!”

    “站住!”

    北堂雪此刻大脑中一片空白,甚至感觉不到刺骨的寒冷,只想着要逃。

    忽然脚一踩空,来不及惊呼,人便直直坠落了去。

    紧跟而来的二人见状慌忙顿了步子,小心翼翼的靠近,却见前方竟然一口深井!

    大许是时间太长没人清理的缘故,井口被乱枝落叶和积雪覆盖住,就算是常人途经只怕也会坠入,更遑论是慌张到了极点的北堂雪。

    “我去!”灰衣男子此刻怒气冲天,本就没什么脑子可言,此际更是什么也没想,弯身便要井。

    另一男子见状慌忙拦住他:“你疯了!这井这么深,你去还有活命的机会吗?”

    灰衣男子顿动作,不甘心的道:“可这个贱人。。。。岂不是便宜了她!”

    男子冷笑了一声:“她如今在这井中还能是便宜了她?只怕过不了明天便会冻死了!有她受的!”

    灰衣男子想一想也是,微微点头,算是认可了他的话。

    “老规矩——这银子分一分,如今老大不在了,咱们便各一半儿。”说话间将北堂雪那荷包自怀中拿了过来。

    银子分完之后,灰衣男子一把将荷包丢进了井里,咒骂了几声。

    “走吧,先将大哥埋了,天黑之前出不了山遇见野兽就麻烦了!”

    --

    天色渐渐暗沉,空气越发的冷冽,山中的风本就大,刮在人的脸上比刀子还利。

    龙华寺的后山从所未有的热闹。

    数百武僧和北堂家侍卫仔细的搜寻着,不敢放过一寸土地。

    可人再多也抵不过这偌大的后山,更要命的是待太阳彻底消失在西方之时,空中飘起了碎雪,使环境更加恶劣了起来。

    “少爷!小姐,小姐的衣服!”堆心死活要跟随一干人一同进山找人,一张脸冻的通红的脸在看到此处一地血迹狼藉。和北堂雪的衣衫之时顿时煞白一片。

    北堂烨闻声赶了过来,身形一震。

    撕碎的衣料、遍地的血迹、凌乱的脚印。。。

    想到一种可能让他再也冷静不来。

    得了消息赶来的宿根将这一幕尽收眼底,心中的恐惧蔓延了四肢百骸,脸上是从未出现过的狠厉,对身后的暗卫们了死令:“若是找不到人,你们的脑袋也就别想要了!”

    迁怒,赤果果的迁怒。

    可是没人敢有半句反驳的话。

    北堂雪迷糊中似乎听到了宿根和北堂烨的声音,却又像是在梦中,“我在这里。。。”

    回答她的只有若不可闻的回音。

    周身是一望无际的寒冷和黑暗。

    时而听到有脚步声响起,却都会渐渐行远。

    身体的热量以不可思议的速度消失。从未有过的绝望将她包围。

    宿根若有所感的在井边顿脚步,见雪中有星星点点的光亮闪烁,心疑惑。弯腰捡起一块指甲大的绿色萤石,放入手心。

    听前方举着火把的侍卫提醒到:“王爷——前方有人的脚印!”

    王爷?

    是他来了吗。。。

    北堂雪冻僵的手指微微一动,呼出的气息已微弱至极。

    那牵起她心中希望的脚步声却踏着雪越来越远,直至消失不见。

    不知为何,模模糊糊间。北堂雪竟觉得他就这样走出了她的生命。

    这个想法无比突兀,却让她心口有发疼,眼角一滴晶莹的落水滑,没入了发际之时,泪痕便顿时被浓重的寒气拭去,没有痕迹。

    夜过子时。人人都没了力气,浑身没有一处是热的,四肢早已僵硬。加上一直找人连口热水也没喝,此际可谓是饥寒交迫。

    北堂府的暗卫和宿根带来的暗卫们还撑得住,寺中的武僧却没经过太严苛的训练,已有人冷的连路也走不动,被人扶着回了寺中。

    堆心也仅靠着一缕意念支撑着。雪水早将鞋袜浸透,一双脚疼的已经麻痹。

    擦去脸颊的泪水。低声道:“小姐,您可万万,万万不可以有事。”

    山中一阵杂乱的马蹄声响起,火光隐现。

    众人不由驻足望去,心疑惑,谁人竟然在此深夜赶路,还是在这深山之中,这山路曲折,树木杂乱,能策马而行之人,马术定属上乘。

    来人的方向正是北堂烨几人这里,马蹄渐顿,火把的映照,众人看清了为首的男子,身披大氅,神色比山中的温度还要冰冷。

    “参见殿!”

    慕冬翻身马,没有多言,对着身后数十位身着黑甲衣的随从吩咐道:“三人去南山头,三人去北侧,四人去东面——一寸也不许放过。”

    “是!”

    十名黑甲侍卫快速而又有序的分散开来,顷刻间没了身影。

    凡有见识的都看得出十人绝非普通侍卫。

    北堂烨眼神一闪,“多谢殿深夜赶来相助。”——不管太子此次如此援手是为了什么,他都不想去推辞,毕竟现在的情况来看,多一个人,找到北堂雪的几率便越大。

    当然,依照慕冬的性子,他推不推辞都起不了什么作用。

    这个恩,于情于理,他北堂烨需得记。

    宿根若说平素是顾及慕冬没被别人察觉的心思,那么现在就是顾不上再去顾及了。

    他的母妃虽不是被皇后害死,但他幼时记得皇后确实是视他母妃为眼中钉,明里暗里没少陷害过她,不然,皇上也不会想也没想便将责任安在了她的头上。

    所以,要他对慕冬有好感确实不可能,且二人自幼便看不对眼,身上的气场明显相斥。

    众人不敢耽搁,继续往前搜寻。

    慕冬驻在原地未动,目光带着不容察觉的波动。

    北堂烨几人都已行远,紧随而来的北堂霄和堆心走了过来,见慕冬立在此处,略一震惊,又见慕冬将目光放在二人身后,行礼过罢提醒道。“太子殿,后面都已经找过了,并未发现小姐。”

    “王爷他们在前方发现了脚印,劫持小姐的人应是往东面去了。”

    慕冬淡淡“嗯”了一声,错过二人身侧,径直走向了二人身后。

    北堂霄和堆心对看了一眼:“。。。”

    ——合着人家根本就没听进去他们的话。

    但也不敢斗胆再说什么,望了一眼慕冬的背影,这才去跟上北堂烨一行人。

    雪有增大的趋势,冷风在空山中肆无忌惮的呼啸。

    平稳的脚步声在嗅到空气中的血腥味之时,乱了一拍。

    眸光一紧。顿了脚步——目光定在了雪中点点光芒之上。

    弯腰捡起,放在手中一握,目光顿时亮起!

    她应该就在附近。。。

    雪簌簌而。很快在他肩上积了一层。

    井口早已被落的枯枝掩住,很难看出面是一口枯井。

    萤石被雪掩埋了大半,只有少数仍散发着微弱的光芒。

    周遭细寻了一遍,皆没发现有可以藏人的地方。

    难道这萤石只是她遗落在此的而已?

    慕冬微一皱眉,盯着散发着弱光的一地萤石。向来运筹帷幄的人第一次产生了不确定的心理来。

    忽而目光一定!

    ——为何眼前小范围内的积雪明显比其他处要少许多?

    抽出腰间佩剑,看似在上空轻轻一挥,剑气扫过之处白雪和枯枝尽数翻到两侧,竟是露出了一口深井来!

    怪不得,此处积雪明显比其他处要浅上太多,想来应是积雪借着枯枝的缝隙落进了井中。

    本该漆黑不见底的深井在白雪的映照可见度极高。

    垂眼望去瞳孔顿时收缩。虽是有积雪掩盖,但那井底蜷缩着的分明是一个人形!

    大脑根本没去仔细思考,一刻人已纵身跃了井中。

    明显觉察到井中温度要比上面的温度低上太多。

    弯身将积雪拂去。便露出了一张苍白无比的脸庞来,让慕冬心头一紧——真的是她!

    分不清更多的是庆幸还是。。。恐惧。

章节目录

天才凰妃太抢手所有内容均来自互联网,全本书吧只为原作者盗幕笔的全本小说进行宣传。欢迎各位书友支持盗幕笔并收藏全本小说天才凰妃太抢手的章节